>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深深海底行——读《高旻寺四寮规约》有感

作者:慈愿

  高旻寺为近、现代禅宗第一大禅林,从来果老和尚始,宗风大振,名播海内外。四方禅者莫不向风皈投,一时盛况空前。“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高旻寺的香”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若欲探究高旻寺兴盛的原因,研读—下《高旻寺四寮规约》,即可略知一二。

  《四寮规约》是近代高僧来果老和尚住持高旻三十余年,眉毛拖地,深虑法门晚秋,惟恐后之来哲,行止无依持而写的。《四寮规约》包括:客堂规约、库房规约、禅堂规约、丈室规约,洋洋洒洒数十万言,周详备至,体现了一代高僧大德的殷殷悲心。而从《四寮规约》中我们可看出高旻寺之所以兴盛,正是在于他们的僧人彻底地放下了五欲,以道自欲,清净无为,在坚定的修行路上,淡泊自在,深深地沉浸在佛法的汪洋大海中,而甘之如饴。高旻寺的道业兴隆,佛法昌盛,是体现在高旻寺的方方面面的。兹略举三方面来说明。

  一、规矩严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从上至下,从小至大,莫不以规矩为办事的准绳。佛教更是注重规矩的宗教。比丘戒、比丘尼戒、沙弥戒、沙弥尼戒、式叉摩那戒等等,三千威仪,八万细行,莫不是规矩,是僧人的行事规范。正因此,佛法才得以绵延几千年。佛教东传中国,自百丈立清规始,中国僧人的行为准则主要依清规而行。《高旻寺四寮规约》则是在清规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演变来的。在《四寮规约》中可以看出,高旻寺的规矩是非常严的,严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这可以从《丈室规约》中来果老和尚一段话看出:“这边常住规矩不但诸方比不上,任是世界各国的丛林,也恐怕比不上,此地乃是专门守规矩,学参禅的地方。”高旻寺把守规矩、学参禅摆在了首位。佛陀临终遗训“以戒为师”,也足见戒的重要性。戒是三学之基,是得禅定、开智慧之本。它是度佛法大海的舟筏,无戒则诸事不办。规矩是戒的一种变种,僧人必须守规矩,才能佛法兴。《四寮规约》数十万言,从穿衣吃饭、洒扫巡夜、行住坐卧,事无巨细,莫不规定得清清楚楚。如《客堂规约》中“寺内僧俗人不准往杨子桥三叉河各村镇”条:“寺内任有重要事件,派定一人每日上街,库房副司、客堂知堂僧值各首领,及僧人小价小工,万不能私往各镇,查出即将去镇之人衣单,随时统出山门,虽已私出,不能私进。”又如“常住内外首众犯迁溜单扩假规则”:“犯过迁单者,不问首领清众,迁单后出外满三年,方许来寺,能自愿改过前非,誓不再犯,可准依法销假;又溜单出外后,满半年欲回寺销假者,亦准依法销假。有告假扩假,出外满一年回寺,可准依法销假。最要紧者,首众犯犯上规矩,迁单不能销假;如迁过二次单,不能销假。溜单者,若私带常住衣物出门不还者,回不销假。若溜过三次单者,不销假。扩假者,若私自化缘,及私带寺僧出外者,回不销假。扩假三次者,回不销假。当知规矩,首众犯事迁单后,至死不能销假。”高旻寺规矩之严便可见一二了。至严之中也还有方便,还有变通之处。何以故?来果老和尚讲:“观今后办道人之根性,大非昔比,不能不曲垂方便一点,一则拥护正法久住门庭,一则不断末世行人佛种,两得之功。”

  二、淡泊处世

  “心静茅屋稳,性定菜根香”。高旻寺是很朴素的,朴素而实在。它表现在高旻寺的人、物、事上。“佛寺以朴素为庄严”,住在佛寺的出家人也同样是以朴素为庄严的。高旻寺尽可能地淡化了一切五欲,绝世染,离攀缘,他们恬淡自在地生活。粗衣淡饭,融在浓浓的法喜之中。淡泊明智,宁静致远,正是这种以道自娱,使他们真正成为禅者、丈夫、天人师!

  佛陀常教导弟子这世间是苦,教导弟子多欲为苦之本,生死就是从渴爱这个大欲而来。教导我们看破放下,说世人贪著世乐,就如刀口舐蜜一样,实在愚蠢可怜。他在鹿野苑首转四谛法轮,便讲苦、集、灭、道。在《金刚经》中他进一步指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因此出家人当“常念知足,安贫乐道。唯慧是业”。要修道,道在哪里?道在平常日用中。“六根门头都是贼,劫我性命家财,只要主人公惺惺不昧,独坐中堂,.贼便化为家人矣。”来公不愧为法门龙象,他深得个中三昧,故高旻寺处处都在平常日用中用功夫。

  六根门头都是贼。我们欲界众生,饮食实是一大欲患。而修行又必须断这个大烦恼。《库房规约》中“常住内外每日食油盐数量事则”规定:“斋堂寺居大众菜,每人平均约半两,不多不少,除云水堂及工匠、小价等禅堂住众,食油每人平均约一两,除外寮各人等……如欲腌菜,各人自备。常住查出私给,库房照一罚十。常住大众若无米,任是一粒米,大众同飧;任是茎菜,大众同味”,这条规约就体现了利和同均的思想。我人之身乃四大假和而成,须赖饭食以给养。吃饭,乃是“正事良药”,若能在饭食上看破、放下,不起贪念,则可兴丛林,感龙天,服大众,速出世,得解脱。否则,若贪著食味,使寺院成为游食之场。“这家饭硬,那家菜淡,为这一点小小口味,违反一点小小规矩,在生为天下人吐涕唾而弃之,死后也要安身于火轮之上,五无间苦而受之,一时无复再来人矣。”多么可怕啊!行人岂可不慎?“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吃了不了道,披毛带角还。”

  要离尘,就要绝尘想,出家人当如莲花不著水,日月不著空。高旻寺在这一点上,斩钉截铁,真正做到了“宁为道而死,不违道而活。”他坚决而果断地谢绝了一切佛事经忏。高旻寺认为:“最大法门,非高旻寺为之大法门,乃禅宗一法,尽人有之,而不能得其门而人者,必学悟人之法,以人其门,故名大法门也,此法最空寂静,绝喧闹泯尘嚣,忘人我灭对待,方与此法相应,否则,以最大法门,作热闹事,大锣鼓,铛铪,张小姐,李太太,见之如财神,喜之如至戚,招待之周,敷衍之善,令人没齿”,则“大法东来灭矣”。因此,“高旻寺为永久参禅学道之丛林,任何大经忏,小佛事,概不接受,永不应酬,宁可开水过堂,饿腹坐香,自愿守道而死,不愿违道而生。”

  三、福慧双修

  佛陀是福慧两足尊。我人之修行,也是要福慧圆满。福慧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缺一不可。有福没有慧,大象挂璎珞;有慧没有福,罗汉托空钵。只有福慧圆满,才能自利利他,圆成佛道。高旻寺非常注重福慧双修,事事讲究明因识果。不但珍惜现有的福报,更要修未来的福报。不管是清众还是职事、老和尚,都要发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时刻为大众着想,踏踏实实地修行做事。来果老和尚在《丈室规约》中说:“培福的人,拈一根草这点少福都不肯让人抢去。”并举佛世时,佛陀亲为一瞎比丘穿针线的故事晓谕大众,引佛语:“我于三大阿僧祗劫中,万事在后,唯有培福在先。我若不勤求福业,何佛有待我成?极至于穿针之微少福德尚不肯舍,何况其他。”阐明培福的重要。

  培福,说起来是很容易的,做起来却是难之又难,非发大菩提心之人不能行。它要在平常细微处着手,这就要克服惰性,难行能行。如在大炎热的夏天,不要说做事,就是让人闲着,啥事不做,也是耐不了的。然而,这正是培福的大好机会。来公讲:“福在热中求,德在苦中培,若不受热,大福难得;若不受苦,至德难成。”因此,“当行堂的,能在这个大炎热天,不动声色,不发脾气,不打支扎,不怕淌汗,不怕闷热者,此人已修清净信心,不久当得无上法味。若各人事一见天热,遇事即生烦恼心,此入定不能在佛法中担当大事。”

  我们从《四寮规约》中可以看出高旻寺兴盛的原因。《四寮规约》不愧是出家众的一部宝书,它可为行人的典范;高旻寺的僧众们正是立定了冲天大志,所以他们放下了一切。

  修行,就要踏踏实实地去修行,来不得半点虚假。“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没有“深深海底行”,又焉得“高高山顶立”呢?高旻寺的僧人们就是放下了一切,把自己深深地沉下去了,所以他们才淡泊自在,甘于寂寞,咬着菜根,馨香无比。我们都应该向他们学习。

  高旻寺是朴素的,朴素得让你觉得有点清贫;高旻寺又是庄严的,庄严得让你肃然起敬。

  摘自:《普陀山佛教》2000年冬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