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杀生与忏悔——读《藏羚羊的跪拜》

作者:董良

  最近读了当代作家、散文家王宗仁创作的《藏羚羊的跪拜》,很受触动,由此文忽然想到了佛教的杀生与忏悔,并将此作为篇名。

  这篇散文描写了西藏一位猎人打死了—只怀有幼崽的藏羚羊后,为此深感忏悔,从此放弃打猎,全力从事护生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长发披肩,留着浓密大胡子,脚蹬长统藏靴的老猎人。这个老猎人身上经常挂着一支磨蹭得油光发亮的杈子枪,他身后跟随着两头驮着沉甸甸各种猎物的藏牦牛。这个猎人无名无姓,云游四方,所猎获的兽皮常用来卖钱。所卖得的钱除了自己消费外,还将其中的一部分救济路上遇到的朝圣者。他每次救济朝圣者都会含着泪祝愿:上苍保佑,平安无事。

  一天清早,当老猎人从帐篷里出来,正准备喝酥油茶时,忽然看到对面不远处有一只肥胖的藏羚羊。老猎人看着到手的猎物,自然不会放过,他马上回到帐篷里拿起杈子枪,举枪向藏羚羊瞄准。令猎人感到奇怪的是,藏羚羊并没有像一般猎物一样,见到猎人迅速逃走。它“只是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他,然后冲着他前行两步,用两条前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与此同时,只见两行长泪从它眼里流了出来,老猎人的心头一软,扣扳机的手不由得松了一下。”他心中清楚,藏羚羊向自己下跪自然是求他饶命。但他是个猎人,自然不会被藏羚羊的这一跪所打动。他双眼一闭,按动扳机,砰的一声,藏羚羊便栽倒在地。它倒地之后,仍然是跪卧的姿势,眼中还在继续流着泪。

  藏羚羊打死后,老猎人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即将藏羚羊开膛、扒皮。他眼前总是浮现出藏羚羊给他跪拜求生的可怜身影。他不停地思考:藏羚羊为何要给自己下跪?在他狩猎的几十年中,第一次见到猎物向自己跪拜求生的情景。夜晚,他躺在地铺上久久无法人眠,两手不停地颤抖……

  第二天,老猎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那只藏羚羊开肠扒皮。当他用尖刀割开藏羚羊的腹腔,他惊吓得叫出了声,手中屠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原来,老猎人看到藏羚羊的腹腔中安静地卧着一只小藏羚羊。这只小藏羚羊已经成形,但已经死了。直到此时,老猎人才明白这只身体肥壮的藏羚羊,为何要缓慢弯下笨重的身子向自己下跪,原来,它是乞求猎人留下自己孩子一条命。

  老猎人知道,作为慈母,藏羚羊的跪拜是神圣的,令人动容的。他马上停止了对藏羚羊的开肠破腹。他在山坡上挖了—个坑,将死去的藏羚羊和它尚未出生的孩子一起掩埋了。一起埋下的,还有他的那只杈子枪。

  从此,老猎人从藏北草原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到哪里去了。

  几年之后,这位老猎人再次出现在藏北草原上。他此时的模样虽然没有大的变化,但他的心变?。多年前藏羚羊跪拜的一幕,使它的良心受到了强烈的谴责。他决定用自己的后半生保护藏羚羊,以弥补自己当年犯下的错误。为了生存,他在草原上开垦子—片荒地,种上青稞。为了保护藏羚羊,他将埋藏在雪地中的杈子枪又挖了出来。

  一天,老猎人在草原上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在活动。他知道那是偷猎者。他把身边几只小藏羚羊带到一个隐蔽之处躲起来,自己则带着杈子枪,一步步靠近偷猎者。这时,老猎人看到偷猎者的枪正瞄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藏羚羊。老猎人见形势危急,大喝一声“住手!”然后冲上前去打掉偷猎者手中的枪,怒气冲冲地对他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偷猎者见形势不妙,想马上开溜。老猎人一把将他拽回,把自己当年打死藏羚羊的事告诉了偷猎者。

  偷猎者听后十分感动,从此不再打猎,与老猎人—起保护藏羚羊。

  佛教主张众生平等,动物与人—样,都有平等的生存权。若杀害众生生命,不仅会造下杀业,来世还会堕落地狱中受尽诸苦,即便投生为人,也会短命而亡。对于造作杀业之人来说,若能像这位老猎人—样,及时忏悔自己的杀生之过,积极奉行并劝人戒杀护生,则可以将功补过,即使遭受恶报,也会比不作忏悔要减轻很多。一个世俗的猎人,对自己所造的杀业,能够及时良心发现,忏悔自己的罪业,我们信佛之人更应当从这个事例中得到警示,在平常的日子里应心怀慈悲,爱惜物命,主动戒杀护生。

  摘自:《曹溪水》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