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皖峰法师的一生

作者:天通

  公历2017年5月19日,是我们无比尊敬的、原安庆市佛协会长、迎江寺方丈上皖下峰老和尚往生十五周年忌日。今天,我作为后辈,又想起了与皖老和尚点点滴滴的殊胜因缘,感念他对我修行路上的关怀与指导、根据座谈会安排,我在这里再次和大家一起,共同追怀老和尚慈悲而精进的一生。

  皖老俗姓聂,名火印,字绍周,一九一五年出生于潜山县梅城镇高集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皖老生而多难,五岁丧父,十五岁母广,至二十一岁寸终感悟人生大意,于潜山三祖寺礼妙慧上人剃度为僧:翌年于庐江县冶父山实际寺得具足戒。后回到潜山三祖寺,一九四O年受僧众推举,开始担任潜山三祖寺住持,兼潜山县佛教会副会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皖老在潜山发起创办战后灾童教养所,以救助在战争中失去教养的孤童-一九四七年春,皖老参加安徽省佛教会在迎汗寺举办的僧伽培训班,结业时因一篇《佛教改革之我见》论文受佛教界重视,并被派往桐城大宁寺担任监院,兼任桐城佛教会秘书长。一九四七年冬被请人迎江寺担任银钱副寺,为本僧、月海二位法师的随从秘书。一九四八年,为追寻一代净宗大师印光法师的足迹,皖老来到江苏省苏州市灵岩山寺参学。该年夏天,江苏徐州特大旱灾,皖老受该寺方丈妙真法师委派,参加上海佛教界徐州放赈救灾委员会进行放赈救灾工作,其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良好的道德风尚受到上海佛教界及徐州民众的一致好评。该年秋天,皖老人住灵岩山佛学院进行系统的佛教理论学习,直接受教于当时著名的学问僧直纯法师。

  一九五O年,皖老因学业优良,回到苏州灵岩山寺,担任灵岩山佛学院监学。一九五一至一九六六年期间,皖老曾先后担任灵岩山寺总务副寺、念佛堂堂主、灵岩山寺监院等职,并先后被选为政协委员、吴县人民政委会委员及苏州市佛教协会理事。

  “文化大革命”期间,皖老受尽迫害,身心均遭受到极大的摧残,然而他信仰坚定,初心不改。一九七O年,他被分配到国营天平山果园当了一名工人。

  一九八四年,应安徽省安庆市委统战部以及迎江寺两序大众的迎请,皖老回到阔别三十六年的故乡安庆,开始担任迎江寺住持。一九九三年升座为该寺方丈。

  为恢复佛教寺院,皖老拖着多病的身躯,冲破阻力,上下呼吁,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迎江寺回归僧人自行管理。为了让这一全国重点寺庙尽快恢复对外开放,皖老按照“寺要像寺,僧要像僧”的要求,不顾年老体弱,南北奔波,积极筹措资金。由于他在佛教界的巨大号召力及在信众中的崇高威望,在极短的时间内,为迎江寺的修复争取到一笔又一笔资金,加上社会各界的热情支援和慷慨捐赠,使面目全非的迎江寺得以在短短几年里恢复到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皖老也因此而被视作迎江寺一代中兴祖师。

  一九九三年,为了修复年久失修的振风塔,皖老在手术不久后带着虚弱的身体驱车千里,南下广东,募得资金六十余万元,终于在修旧如旧的原则下对振风古塔顺利进行了历史上的第九次大修,余资另修复了民国时建筑大士阁及明代建筑广嗣殿。

  皖老一生不蓄钱物,对待生活一向俭朴,然而他对社会公益事业却热心捐助。据不完全统计,皖老到安庆十八年来为社会公益事业捐款计约四十余万元,这些钱全是他平时节衣缩食省下来的。

  皖老对佛教文化建设也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他组织编纂了《迎江寺志》,亲自著书立说,先后出版《迎江寺传说》、《止观禅》、《怎样做一个居士》、《古今大德嘉言懿行录》以及《迎江寺珍藏书画集》等著作多本。一般人都熟知他的名言:“死后留书不留钱。“这些,都是他留给安庆佛教的宝贵财富。

  2002年5月19日,农历四月初八,皖老于迎江寺预知时至,正念往生。

  我们将继承皖老继志,以皖老为楷模,为重兴如来家业、建设美好安庆尽我们的力量。祈愿皖老乘愿再来!阿弥陀佛,谢谢大家。

  (天通法师为安庆市佛教协会会长、太湖西风禅寺住持)

  摘自:《东南佛国》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