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爱党爱国爱教的典型

作者:陈力钊

  今天,我有幸参加安庆市佛教协会在这里隆重举行的皖峰法师圆寂十五周年纪念大会。在此,我仅以市宗教事务局一名老工作者和皖老朋友的身份,并代表我老伴,表示对皖老的敬意和祈祷!

  皖峰法师是我市潜山县人,2l岁由于家庭变故等原因,出家为僧。随着良师的引导,很快成为佛门中的一位英才,一位大德。26岁开始担任三祖寺方丈和潜山县佛教协会会长。32岁时,他以优异成绩结业于安徽省佛教协会在安庆迎江寺举办的僧伽培训班,受到迎江寺方丈月海法师的器重,被留住江淮第一大寺——迎江寺,以协助方丈月海老和尚处理日常事务。33岁只身到苏州灵岩山寺,就读于该寺佛学院及宁波观宗佛学院,由于禅修长进,达到“不倒单”之禅境,先后担任佛学苑监学、念佛堂主、总务副寺监院等职。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宗教政策得到落实,1984年,皖峰法师应安庆市委统战部以及迎江寺两序大众的邀请,来到他阔别36年的迎江寺担任住持,肩负起劫后余生的迎江寺的整理修复与恢复正常的宗教活动。

  1988年秋,安庆区划调整,我首任新组建的安庆市民族宗教事务处长。这样,我与皖峰法师有了接触和认识,成了知心朋友。

  大家知道,“文化大革命”中佛教遭到严重破坏,安庆迎江寺首当其冲,佛像被砸,佛经被毁,寺门封闭,僧侣被赶出门,寺院成为“阶级教育展览馆”,一部分建筑成为居民住宅的大杂院,悲惨至极!要把这满目疮痍的迎江寺恢复到往日的面容,显然,皖峰法师面临严峻的考验,是一场艰苦的大战。然而,皖峰法师并没有被这极度困难所吓倒,他坚信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坚定依靠统战、宗教部门和佛教四众弟子艰苦努力,经过五个寒暑,终于修复了天王殿、大雄宝殿、毗卢殿、振风塔、藏经楼、广嗣殿和观音海岛,改建了文物室、接待室、迎江楼,新建了宜园(放生池)、盆景园,重塑了佛像,迁走13户住户和驻寺个体摄影部及知青服务部,治理了宝塔的白蚁,寺容寺貌焕然一新,还一个完整、安静的迎江寺,成为我市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窗口,佛教生活日趋正常,受到各方面的称赞。这是他对迎江寺卓越的贡献,因此赢得党和政府的信任以及广大佛四众弟子的广泛尊敬。党和政府也给予他极高荣誉,他先后担任安庆市政协委员和市人大代表等职,积极发挥了参政议政的作用。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皖峰法师坚忍不拔的精神得来的,是他爱党爱国爱教的具体表现。今天,我们纪念他,就是学他这种坚忍不拔和爱党爱国爱教的精神!

  皖峰法师,他是一个认真的禅的修习者,更是一个不倦的禅的实践者,“身虽尘刹外,犹怀国统一”,“死后留书不留钱”,这是他至理哲言。他对支援救灾、希望工程、资助贫困儿童等慈善事业,非常热心,慷慨解囊,捐物达39万元巨。这些都是感人之举,我们就要学习这种慈悲济世的精神。

  皖峰法师待人真诚,不任何人只要找到他,都热忱相待,开诚布公,坦白无私。为落实宗教政策,我们坦诚相见,见面多多,也就无话不说。他政治素质较高,做事把握恰当,值得我学习。我革命生涯40余载,三分之一是从事纪检工作,临近退休时“出家”——做宗教工作,深感业务生疏。从此,我们谈得来,成为忘年之交。我认为交朋友就要交这样挚友。今天纪念他就要是学习他的这种开诚布公、坦诚相交的精神。

  2002年5月,当我得知皖老圆寂,离我们而去,十分悲痛,我们不仅失去一位大德大师,我个人也失去一位老朋友,当即填写一首词《菩萨蛮》(词牌名):“大师西去僧伽泣,禅林突被凌风击。塔下起经声,皖公须慢行。潜心修佛力,六十多年立。功德越层峰,禅心一片生。”藉以表示我的悼念。

  转眼之间,皖老圆寂已15周年。为纪念他,我又写就四句小诗:“大师驾鹤已成仙,留给人间尽佛缘。功德无量功圆满,人们尤颂皖公禅。”以此拙句权作对皖公的怀念。

  最后祝与会领导、大师和朋友们健康长寿,万事顺达!

  (作者为安庆市原宗教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