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廊下的一杯茶

作者:正慈法师

  忽东忽西行旅营,孤僧影独客栈前;养性禅中径沿泉,清茶入境衲子吟。

  远足回来精舍,临近傍晚无他事,已五月了,天忽的又清清凉的。行囊杂物各就各位,香如故居的房门也开着,一个人突然觉得好累,忽闻惜春秋廊下的滴滴滴滴声,雨水打在挡水蓬中,正好刚刚吃过晚饭,身上有些燥热和焖湿,不太舒服。

  这个廊道搭建的时间并不长,在这样的时刻,静静地坐着,恣意地听着初夏傍晚时分雨水落下来的声音,不去想一路旅途跋涉的劳顿,就这样子呆呆的坐在廊檐下,顿然洗掉所有的疲惫倦怠。心安稳些了,提醒自己独享这一份尘嚣过去的安宁,我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空间,打开老旧的抽屉,有一小筒的香,我抽出一支燃香供佛前,淡淡然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焚香既毕,摄受神情,惦念的还是一壶茶香,一杯热气腾腾、茶色泛青、斟满了香气的一口茶汤、茶水。回到房间拿一壶出来,十分安闲地斟满了水,让它烧起来,想要泡壶普洱,也想煮一壶老白茶,可惜都没找到。正好在茶几上看到了武夷肉桂,那就随缘吧。放人比平常量更多的茶叶,倒人烧沸的开水冲泡,水量却有意的少。冲得浓浓的茶之香,重重的味之醇,吸人口腔的清冽甘甜,咽人腹中回味不已,滋味满满的正能量,舒心的无与伦比哟!顿然身心舒爽,有了气吐神宁的精气神。不过是一杯茶,不过是一杯水,却在前后对比之下,神识却有天地悬殊,天壤之别呢!

  佛诞节的前夕,纪念伟大慈悲的佛陀,我煮上一壶白茶准备明晨供养,

  那天刚刚进入夜幕时分,白昼更替中,太阳公公落下去了,寺上人尽境净。晚餐过后无事,落坐廊道旁,想要以玻璃壶煮上满满的白茶。洗过茶,加温烧至茶水在壶中沸腾不止,茶香四溢,淡淡的香味、夹杂着淡淡些许的檀香,调低温度,让茶与水慢慢地丰富着它们之间的兼容互动过程。

  此时此刻,用茶用意煮一壶白茶。

  仿佛只有煮一壶白茶,一壶清清白白的白茶,这样一种干净的物质来奉献佛陀,才能代表我内心最好的一种呈现,才能表达我的心。

  茶的禅意,茶的清香,弥漫在此时,在此刻,在这个温润的季节,在此刻恬淡的时光。望着清亮的杯沿边,一片片的茶叶,在壶中、在杯中,色彩、色泽的变化,泛起茶者无限的遐想!

  这一切的完成,只有在你我忙乏后,闲静时,有如一处不大却有禅境的空间环境里,不期而然的,时不时才会进发出来的念想。

  其实平常也常泡茶、喝茶。一样的茶,却在不同的情形之下,存在如此大的差别,可见心境、茶境、环境,对于常人的影响和差异。我以为这就是茶禅的味道,禅与茶、茶与禅,两者相遇,势必会产生、触碰出更多,既是主观的、又是客观存在着的气息。茶意、禅意之间似乎就存在着某种无以言表的禅意空间,已经蕴含其中。常常我在想,申时的一盏热茶,有时喝好了,有时候人思维不亚于你跑过了千米冲刺后的理性与感性的兴奋情绪,大脑是如此的清晰、清净。别小看了一杯小小的茶水,是因为我们没有静下来了解它,没有坐下来好好地喝杯茶,与其结缘,与其平等地对话。平时我们都太忙碌,不让脚步停留,不给自己一点时间空出来,面对自己,面对生活,面对自己真实的、真正的人生!茶就是在渐渐地呼唤我们,茶用无言的方式和方法,用行动来告诉大家,生活又何尝不是一杯茶,个中的滋味,自己最晓得,故有品茶与品人生,有太大的区别吗?

  摘自:《佛教文化》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