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加强自身建设,建立如法丛林

作者:郑颂英

  在1993年10月中国佛教协会六届会议上,提出并号召加强佛教自身建设——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以后在无锡市的祥符寺举行过教制工作会议;在福建莆田市广化寺举办过戒期一O八天的规范传戒。三年半多的时间过去了,为了整顿振兴佛教的共同事业,各地佛教界应如何以实际行动来响应中国佛协这一正确而重要的号召呢?

  当前,我国正面临着迎接和促进港、澳、台回归祖国的统一大业,在香港有相当多的人民特别是实业界是正信的佛教徒;在台湾不仅民间佛教普及,各大宗派都有佛学院,如华严学院、法相学院……,而且军政界中要员也多有虔诚的佛教徒,他们都关注着祖国佛教的现状。上海是全国的枢纽,国际的窗口,我们上海的佛教界应如何努力加强自身建设、建立丛林规制,和办好佛教文化出版事业,来响应中国佛协号召和迎促港、澳、台的回归呢?

  信仰建设是以后四个自身建设的基础,如果没有佛教的正信,就不可能有以下的四个建设;如果不是由正信的佛教徒来从事佛教的各项工作,也就不可能办好佛教的各项事业了!怎样是佛教正信呢?佛教也可以说是“因果教”,全部佛法都离不开因果,都是阐明四圣六凡“十法界”的因果性相的!能够确信并通达“十法界”因果的事和理的人,则为正信的佛教徒。

  一提到佛教,人们就很自然地想到寺庵殿堂,这确实是佛教的象征与重点。建立寺院僧伽的道风与规制,办成如法丛林,是佛教最重要的一步!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丛林制度的四个重要制度是:上殿(全体僧伽除病假外一律上殿做早晚课,晨钟暮鼓,庄严肃穆:);过堂(全体僧伽搭衣列队,鱼磬念佛进入斋堂,吃一律的一饭一菜的“过堂饭”,大众餐毕,再列队念佛而出。没有大和尚吃“小灶”的。昔宋朝程明道、程伊川兄弟入寺,正逢僧众过堂,睹此威仪唱念,不禁叹道:“三代礼乐尽在是矣!连儒学巨子也为之感佩了!);诵戒(每半月一次,全体僧伽举行“布萨”,将全部戒律读诵对照一次;有违犯者,出来发露忏悔,若犯枝末轻戒,本来是“防护戒”,并没有作恶犯罪害人的,忏悔即清净;如果犯了根本重戒,则要作“羯摩”,商议如何处置?重则开除出僧团,或如何处罚,这样使僧团保持清净和合。)结夏(每年农历四月半到七月半的三个月,为“结夏安居”期,都不出一定的界线,在寺内学戒修定,比平时更加精进用功。在佛世,弟子们在这三个月的戒定熏修下,往往得到证果证道,所以七月半安居圆满之日,定为“佛欢喜日,僧自恣日”,施主们以盂兰盆盛诸美食供佛及僧,称为“盂兰盆会”。比丘如不参加结夏的,那一年就没有戒腊了。)如能实行以上四种规制的,就是如法丛林了。

  此外,在印度是僧人日中一食托钵乞食制,包括佛陀同样如此。僧团不自办伙食,因此,从沙弥起就是手不过财,没有私人的钱财。至今在原始佛教的国家如泰国等,僧人外出,连公交车辆对僧人都不收费。但佛教传到我国后,托钵制没有能实行,而代之以僧团自餐的丛体制,应是财物归寺院集体所有制,寺院给僧伽以四事(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供养的待遇,每月发给少量“单钱”,以供零化所需,以符合手不过财的精神与僧家自称“贫僧”、“贫衲”崇高的素养!

  敬希四众师友为迎接回归,振兴佛教作贡献!

  摘自:《上海》199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