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秋灯丛话》故事选释释文

作者:初学

  苔炉寺僧

  予邑答炉寺僧夜行河畔,见一人蹲沙际,云:明午有驴骑人而渡者,我辈得脱矣,互相庆慰。僧叱之,不见。心知为尧而异其吕也。盟日伫俟水次,停午有妇人乘蹇同夫至,后随一驹将渡,驹跳郑不前,夫乃负之以济。僧悟,牵其裾,告之故。夫惧,偕妇掖。夜半二鬼课于寺,曰:吾等沉论水底数十年,今幸得代。以尔饶舌,超拔无期,行且祸尔矣。连扰数夕,僧为礼匡了肆。

  我家县城苔炉寺,有一僧人远行办事。一天夜里路过河畔,看见÷人蹲在河沙边上对其他人说:“明天中午将有驴骑人渡河,我们几个终于可以脱苦了。”说完,几个人相互庆贺。僧人知是鬼神,大喝一声,人随即不见踪迹。心想,此鬼必将祸害于人,于是改变行程。

  第二天,僧人早早等在水边守候来人。此日中午果然有—对夫妇到达河边,夫人骑在驴上,后面跟着一小驹。将渡河时,随行涉驹在河滩跳跃不前,因为河水不深,女人的丈夫,把小驴驹背上准备渡河。僧人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连忙抓住男的下裙,不让前行。并把昨天晚上遇到的事告知对方。那男的一听,惊恐万分,顾不得许多,拉着老婆儿立马逃走……

  当天夜里,有两个鬼到僧人所在寺院里,对僧人说:“我们几个,在水中沉论已经数十年了,等到今天才有代我们受死的,因为你多嘴的缘故,我等超拔无期,那么,只好祸害你们以行报复!”之后,一连几天晚上僧寺都被鬼骚扰。直到僧人们为鬼做了超拔礼佛后,方才了事。

  评曰:僧者,僧宝也。凡夫迷于生死,堕落不知,唯有佛法救之。僧修学佛法,能为众生指点迷津,不但能救人,也能度鬼。

  夜宿旅客

  某邑旅。唐中有室多怪异,操扁闭不敢宿。后一客,嗤其妄,强启之。秉烛而寝,夜分风声肃肃,门忽辟,有女子塞裳入次,态绝人,妆束尤为,青觉徐步至客前。客谛视,谓曰:莫丽如卿,诚尤物也。若生人有此,岂不可慰我旅邸寂寥。女闻吕,摇首散发,形容顿改,旋自取其首,冒几上。某笑曰:适虽异类犹觉可怜,今作此伎,备可憎极矣。遽吹灯寝。达旦寂无所见,自是怪绝。

  有一家旅店。此旅店院子中有一客房常闭,听说屋子里常出闹鬼怪异之事,就算会武术的高人也要避开,至今无人敢住。

  某日来一旅客,听到这个传闻,耻笑那些人胆小怕事,打开房门,强行进驻。到了晚上,点了根蜡烛,就睡了。夜半时分,先是一阵风吹来,门突然自己打开,有一女子只穿着遮掩下身裙子闯进来,姿态魅人,样子暧昧,轻轻走到客人床前。客人用眼坚定凝视此女,久久不为所动,丝毫不怕。然后说:你太美了,却是专门魅人的怪物。你若是人,是帮助我慰藉旅途之寂寞啊!此女鬼听旅客之言后,知道对方不动心,便另用招数——摇头散发,花容顿改,把自己的头摘下来,放到在桌子上。旅客立马大笑,说:刚才因为你是与人不同的异类,只觉得你可怜,现在用此小计吓唬我,又变成可憎之人了?说罢吹灯,倒头便睡。到了第二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从此过后,此地再也没有怪异的事发生。

  评曰:女色喻贪,头摘下恐吓人喻嗔,凡夫失去正知正念喻痴。人多为贪嗔痴三毒所获,不得自在苦恼不已。若能降服贪嗔,自然不为外境所转,安眠自在也。

  摘自:《曹溪水》2017年第3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