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静安寺珍藏的佛舍利

作者:中流

  上海静安寺内珍藏着两颗稀世之宝的佛陀舍利。一颗为前方丈持松法师二十年代初自东瀛请回。一颗为现任监院慧明法师去年访问尼泊尔时获赠于加德满都斯瓦扬布寺。

  持松法师是著名学者、书画家、一代密宗大德。先后三次东渡,两登高野山,习古义真言宗、新义真言宗与台密,得阿阇梨位,传回千年绝学唐密,并于静安寺内设立密宗坛场。历史学家苏渊雷教授书幅赞之为“开元遥接三大士,东密亲传第一家。”1938年,抗日军兴,烽火遍地,战乱不宁。已随持松法师学密的在俗弟子许华翰,于其昆山路寓所辟一8平方米小型密坛,清静庄严,潜心修密。持老将东瀛请回之佛舍利,嘱许居士善为珍藏。这一藏即达半个多世纪。十年动乱期间,许老家多次被抄,珍藏的这颗佛舍利也下落不明。但令人惊异的是,许在抄家后的废物堆中仔细搜寻,竟又奇迹般合浦珠还。从此他将这颗弥足珍贵的佛陀舍利,包得严实,珍藏于身,不敢懈怠。直至去年,高龄93岁的许华翰居士忽于辞世前数月,发心将这颗圣物献给静安寺供奉,一段殊胜因缘,传为沪上佛界佳话。

  据佛教史籍记载,释迦牟尼于公元前544年古印度拘尸那迦罗城涅槃后。遗体火化,佛舍利为八国共分,各在本国起塔供奉。去年适逢释迦牟尼涅槃2540周年。2540年后的今天,若要获得一颗佛陀舍利,也可谓“难于上青天”了。然而,佛家讲因缘。这一非财富所能计、非荣耀可比拟的胜因法缘,竟又落到慧明法师身上。去年12月1日中国在尼泊尔蓝毗尼(释迦牟尼诞生地)修建一座中华寺的奠基仪式隆重举行,慧明法师为中国佛教代表团成员,访问尼泊尔。在朝拜加德满都斯瓦扬布寺时,随喜功德,仗因托缘,竟得一位98岁比丘慨然惠赠一粒佛陀舍利。

  舍利,梵语音译原为“室利罗”(SARIRA)。据《法苑珠林》卷40载:“舍利者,西域梵语。此云身骨,恐滥凡夫死人之骨,故存梵名。舍利有三种:一者骨舍利,其色白也;二者发舍利,其色黑也;三者肉舍利,其色赤也。菩萨罗汉等亦有三种。若是佛舍利椎打不碎,若是弟子舍利,椎击便破矣。”元·瑠绩《霏雪录》:“舍利,按佛书室利罗,或设利罗。此云骨身,又云灵骨。有三种色,白色骨舍利,黑色发舍利,赤色肉舍利。”《金光明经》言:“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无上福田。”《玄应音义》卷6载:“舍利有全身、碎身之别。”全身舍利即高僧或大善知识示寂后,坐缸入土,虽经年代久远,时空变迁,全身不朽,常保原形而栩栩如生。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十世班禅喇嘛遗体装金后即为全身舍利。碎身舍利指荼毗后之大小珠状结品体。静安寺珍藏之两颗佛舍利,即为碎身舍利。品莹如玉,玲珑剔透,大于米粒,坚固无比。佛骨长存,叹为珍稀。(今年5月4日《新民晚报》)

  摘自:《上海佛教》199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