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我心目中的老院长明学长老

作者:释会根

  十一月初四,是印祖圆寂七十六年纪念日。晚上十点过,听到消息,我们敬爱的老和尚走了,我顿时泪如雨下!

  记忆中,与老和尚直接接触有两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那还是前年正月十六日,我因为报考佛学院的事情,来到了丈室,推门而入,一位清瘦的长者坐在办公桌前,整个房间十分简朴,除了一张老式的床铺,一张办公桌,几个书架,再有就是堆满桌面的各式药品,以及书架上整齐排放的书册(后来,我才知道,都是寺院的财务账本),老和尚慈祥地看着我,问我有什么事情,我赶紧将自己的想报考佛学院的事情告诉了老和尚,并且觉得自己年龄偏大,已经超过了报考允许的年龄限制,老和尚听了我的叙说,又很平静地问我的籍贯、什么学历,之前做什么工作,在哪出家等等,然后说道:只要有道心,灵岩山都会成全。一听到这句话,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然后,老和尚亲自帮我找报名表,先查目录册,再找具体文件,老和尚有条不紊的做事方式,令我十分感既!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老和尚把我叫住,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包,让我接着,我一下子就懵了——打扰老和尚那么长时间,走的时候还有红包拿!我逢忙摆手,不敢要,老和尚说那是压岁钱,让我拿着就好,我只好拿着,顶礼老和尚后,离开了丈室。

  第二天,当我把报名表交到老和尚手里,他仔细地看了我的简历,并且用笔将我的错别字改正了过来,我当时脸一下就红了。随后,老和尚告诉我什么时候来复习和考试,并且叮嘱我早点到。

  经过复习、考试,我顺利地进入了佛学院学习,每学期开始的时候,老人家都会到讲堂为我们做开示,给我们提要求,在学修上要“教宗天台,行归净土”,在日常教学中,“可以调皮,不能捣蛋”,在对待学僧的态度上,老人家要求法师们“教鞭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老人家的慈悲和智慧,赢得了所有法师和同学们的尊重,他就同一颗大树,在为我们遮风避雨,呵护着我们的成长。

  “学修一体化,学僧生活丛林化”,老和尚在办院伊始,就提出了这个方针,上佛学院了,但是还必须在丛林生活中历练,不能失去僧人的本分,这也是老和尚,老院长对每期学僧们的期待!

  今天,是老人家离开我们的二七之日,时间真快,人潮涌动的灵岩山又恢复了平静,时间会让很多事清流失,人的记忆也会有忘却的时候,但是,我们的老院长,如同历代的高僧大德一样,非为留芳青史,而为的是能让佛陀的正法常住于世,能让更多的有缘众生感受到佛陀智慧和慈悲的光芒!

  祈愿我们的老院长莲登九品,不舍众生,乘愿再来!

  [本文作者:释会根,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第十八届学僧,写于明学长老二七之日。]

  摘自:《苏州佛教》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