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白云青鸟 山谷回音

作者:皖峰

  皖峰大师往生十五周年了。白云青鸟,山谷回音。

  十五年光阴,有些事物会随时间飘散,皖峰大师的精神形貌却不能磨灭。他就像一座山,一座闪耀着温煦的信仰之光,一座给人以心智启悟的精神之峰。

  正如此,皖峰上人让我们长久景仰。记忆是最好的纪念,纪念的本质也出白记忆。

  皖老生前,我和他接触并不算多,但记忆中的几个场景一直存留在我心底。它让我不时生发“归来”或“回家”的怡然之感。“知返”也是佛理的一部分?这是我青年时代曾经有过的朦胧意识,及至后来又从皖峰大师得以感知。因而这种觉念越发的明晰。人生所领受的启示有时看似偶然,其中却可能含有某种命数机缘。这让我产生一种悠悠的思绪。

  回想20岁时,在初冬的日子,我经常走过一座小小的红庙。早晨,是去一个叫做“白沙”的地方,担土挑堤;晚间回家,吃熟悉的晚餐和在一张老木床上睡觉。红庙处于我去和来的中途,当然也不可免地进入我人生开头的部分。早上由于离家很早,东天才透出一抹灰白,我就背负这一抹灰白,从东向西走去。白昼在我的背部一点点展开,脚下的路也渐渐变得清朗。而到晚间,回家的路是一时比一时黑,而且漫长得似乎总也走不完。疲乏的躯体倚仗着酸涩的双腿,更倚靠着浓浓的黑暗在移动。直到看见红庙隐约的灯火,才会精神一振:家已经不太远了。疲乏的身体得到慰藉,人也随之浮生一种走近家园的幸福感。红庙和家园就这么长久地和我的记忆融为一体,温煦,熨帖。也许这就是一种宗教情怀或宗教精神?“红庙”常常让我寻味,它让我意识到存在的遥远,就不再只想着生存的无常与短暂。

  以上这段似乎和皖峰大师无关的叙事,其实和下面我要说的也许有一种宗教情感的叠加,而我个人对佛教的认知由此有了一种递进性。“回家”这一心念也是宗教精神的内涵吧。

  2002年元月14日傍晚,我在报社的同事、著名作家黄复彩先生代表皖峰大和尚,邀请本地十几位文人朋友到迎江寺做客。我也有幸忝列其中。黄昏余晖斜映在振风塔和佛殿瓦檐之上,寺院内弥漫着一片幽幽的梅花清香。我们进到皖峰大师雅静的方丈室,老人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让我们人座饮茶。他一再说:你们莫拘束,莫拘束,要像回自己家一样,要像在自己家一样呵。他这么反复说着,我觉得轻松了许多,陌生感很快消除了。皖峰老人有些病弱,面目清癯,目光专注,总带着一种和蔼可亲的微笑。他说话声调不高,却又语重心长。通过交谈,我发现他很善于将佛理以浅易的形式表达出来,让我们受到启悟。通过他身后的窗户,可见院中一株高大的梅树,枝杈间开满黄灿灿的腊梅——满院的梅花清香正是由它散发出来的。腊梅的形质与气息,和皖老的形貌构成一种独特的画面组合。

  那个夜晚,在寺庙中,我们吃了一顿难忘的素斋,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餐后,还举行了《迎江寺志》一书的签赠仪式。《迎江寺志》由皖老主持编纂,而由复彩主修,历时数载方成。皖老以疲弱之躯,一册一册地亲笔签名,以赠在座的作家朋友。我看到他的手有些颤抖,签完一册就要停下来歇口气。签到最后一册,由于受赠者姓氏笔画较多,皖老更是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是一位坚忍的老人。

  当年农历四月初八,皖老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回想起来,我和迎江寺,和皖老结缘,都和复彩的引领不可分。他几次带我去迎江寺面见皖老并聆听教诲,皖老并赠我他亲自撰写的《怎样做一个居土》一书。后来,我和妻子赵军应邀为皖老、复彩合著的《迎江寺传说》设计封面,知道他们从自筹经费起始出版这部书的不易。《迎江寺传说》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和欢迎,重印数版,发行量超过万册。

  我也对复彩和皖老亲如父子的情感有一些侧面的了解。一次是家父在安庆石化医院泌尿科医治前列腺疾病,由手术而住院。皖老也由于同样的疾病在那里住院医治。在长时间的住院过程中,复彩天天不离左右地服侍照顾他,比我这个儿子照顾父亲还要无微不至。以致有病人家属私下悄悄问我:复彩是这位皖老的什么人,如此的孝敬之情真是少见了。

  后来,皖老患部的创口很长时间不能愈合,情况复杂,险情屡现。又是复彩力排众议,担当重责,选择了一种正确的治疗方式,使得年逾八十的皖老的晚年生活保持了一定质量。

  作为长年在同一个办公室相处的编辑同道,我对于复彩编著《迎江寺志》历时数载的艰辛过程也有所了解。他自己其时人到中年,工作及家务也相当繁杂,但能够一心竣成《迎江寺志》,真是功德无量之事。

  皖老去世之后,他的陵墓建在天柱山南麓一处向阳山坡上。几年前的一个春日,我曾陪同主持修建的复彩前去拜祭。皖峰大师静静地长眠其地,让后世长久景仰。·

  也是因为受到这样的感染和影响,我曾撰写过有关迎江寺题材的《寺与塔的风景》、《浮生之塔》等几篇散文,发在报刊上,前一篇还被收入《迎江寺志》以及中国旅游名胜丛书。

  上月我从北京回乡,特地携孙子绍宁到迎江寺参拜,经过皖老曾经的起居室,一种追怀的心意猛然浮现,不能自己。祈愿皖峰大师乘愿再来!

  (作者为原安庆晚报副刊部主任、著名作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