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走近佛法

作者:正慧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武则天的这首诗偈充分地表达了陷入轮回迷途的众生有幸见闻佛法时的欢喜之情,千百年来成为众多修行人诵经之前必不可少的发愿文,几乎每部佛教经典的目录后、经文前都有这四句话。据说,八十卷的《华严经》是在洛阳大遍空寺由法师实叉难陀翻译过来,呈送给武则天。武则天看后,体悟了经文的玄妙稀有,非常地欢喜,有感而发写下了这四句“开经偈”。后来的许多高僧大德想再作一首,却都是无法超越。笔者也非常地喜欢这首经偈,不仅读起来朗朗上口,而且寓意深刻,令人回味无穷。若说因喜爱这首“开经偈”而喜爱佛教经典,貌似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当你走近佛法,熟读经典,尤其是了解了一点点佛法的法理法义之后,你再来读此诗偈,你会觉得是如饮甘露,如醍醐灌顶,口舌流香,眼中放光。你会更加地随喜赞叹佛经的无边妙义和博大精深,感恩佛菩萨的大慈大悲。

  笔者是前两年接触到佛法,于去年农历九月十九皈依了佛门。回想一下皈依之路,可谓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追溯忆河,竟不知佛菩萨是何时进入我的世界,只觉冥冥之中似有安排,似听到了心底里的丝丝呼唤。

  以前进寺院只知道磕头行礼,姿势虽不正确,但怀的是虔诚、敬畏、恭敬、祈请的心,求佛菩萨保佑家人平安如意,但从未读过佛教典籍。大约三年前,家姐有幸接触佛法,到认同,再到钻进去一发而不可收。她不断地对我耳濡目染、言熏行教,甚至苦口婆心地劝我也皈依,好好学习大乘经典,了生脱死,脱离六道轮回,解决生生世世的烦恼,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得大自在,愿身再来,普度众生。又给我几本大乘经典如《大乘妙法莲花经》《大佛顶首楞严经》《心经》等。也恰好我那时得了一场大病,有居士说我得的是业障病,只要诚心地念佛持咒、如法吃素、听经闻法,我身上的众生听懂了,闻明白了,就不纠缠我了,会离开我身,病就好了。我也想寄希望于佛光普照、奇迹出现,使我消灾免难,“药到病除”。家姐帮我想了许多办法,寻到一个短期修行,听经闻法的机会。我也抱着出现奇迹的侥幸心理:若是万一遇见高僧,用手对我一指,或是给我一颗药丸,我咽下后,病立马消失,恢复我潇潇洒洒,健步如飞的本色也不枉此行。何止不枉此行,那真是得大饶益,大幸运。因此不顾身体不适,坐了两天的火车去了山西某寺院,每天听经闻法、拜佛持咒,晨钟暮鼓地一住就是十来天,走进寺院,走近佛法,体验出家人的生活。因寺院正准备马上到来的浴佛节,所以很遗憾,直到离开寺院也没有听到过寺院主持(方丈)关于佛法的任何开示。期间,我参加了拜忏、三时系念法会、浴佛节等活动。家姐嘱咐我如有皈依仪式,就皈依了吧,但是又很遗憾,这十来天并没有这个仪式,所以虽身在寺院,未能进入佛门;也没有遇见高僧,更无从谈什么出现奇迹。

  返家后,离家不远的寺院每年只有两次皈依仪式。上半年的四月初八本打算去参加,可是那天的天气非常糟糕,不仅冷且风大的很。飞砂走石,老天爷不成全,也只好作罢。下半年的九月十九皈依日还没到来,我已经住进医院,躺在病床上遭受地狱般的痛苦折磨……

  靠着亲人们的爱与支持、佛法的调心和滋润,还有我自身强烈的求生想法、坚强的意志,终于半年后顺利出狱(出院)。回家修养(包括住院)期间,我每天读经诵咒,看相关视频,电影等。家姐常常给我作开示,我逐渐地走近佛法,不断地闻思熏修。

  由于出院不久,身体尚在逐渐恢复当中,故来年的上半年的皈依仍旧不能参加,也许还是时机未到。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到了下半年。被佛法浸润的我,心量和心胸不断扩大,认识和觉悟也有所提高,向佛法的真正含义又走近了一步。确实有归依三宝的需要了。农历九月十九那天,终于水到渠成,走进了佛门。记得那一天,天公的脸色不错,看来若是时候到了,天地鬼神人都会来成全你。

  扪心自问,自入佛门,不够努力,离精进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却觉得收益颇多:很多事儿不再执著,能放下了;不容易起嗔恨心了,心更柔了,对“无常”二字有了深一层的理解。既然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何不好好珍惜遇到的人和物!世间事,除了生死,都是小事儿。而生和死,又是受你的业力操纵,所以啥都别当个事儿。我们凡夫只管管好自己的一颗心,让它像莲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学佛学的是什么?就是学佛陀一样把自己的心量调大、再调大,包容万法。那样,万法都是你,你也是万法,你还能生起嗔恨心吗?没有嗔恨心,不会得大病。王凤仪老先生在《化性谈》中曾说:“只是一个不怨人,就能成佛。怨气有毒,不怨人三个字妙到极点了。”

  所以佛法就是心法,佛就是心,心就是佛:一切唯心造,万法皆从心;心是一切美好,幸福,力量的源泉。真真是:佛不度人,唯人自度;佛也不救人,也唯人自救。

  摘自:《四川佛教》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