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与中国皇帝》之:楚王英宫廷奉佛

作者:黄复彩

  佛教源于印度,而兴于中国,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然而,佛教究竟何时传入中国,这却是历来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一般认为,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佛教开始传入中国。此后半世纪到一世纪左右,从历史上开始有了佛教传入的记载。这段记载所描述的就是后汉明帝的同父异母兄弟楚王英的奉佛行为,以及他因奉佛而遭怀疑终至于被流放和自杀的过程。

  楚王英是光武帝与许后皇妃所生的儿子,与汉明帝为同父异母兄弟。据说光武帝并不喜欢这位许后皇妃,因此也就不喜欢许后所生的儿子。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英被封为楚公,直到十年后才重新被封为楚王。受母亲的影响,楚王英的封地楚是一个极小的领地,后来,当权者觉得有些不甚过意,便有意将临淮的庐(今泗州一带)划归楚管辖。楚王英直到建武二十八年才正式赴任。

  难得的是,后汉明帝对这位同父异母兄弟给予极大的同情,据说二人在太子时就有着极好的感情。当明帝即位后,为了表达对这位远赴边境的兄弟的抚慰,除不时给予赏赐外,另又于永平元年(公元58年)特封楚王英的舅父许昌为龙舒侯(今安徽庐江县西)。

  楚王英“少时好游侠,交通宾客”。交际宾客,在当时被认为是贵族的时尚,也是贵族们为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威望从而达到提升自己的一种重要途径。由此可见,即使是做了小国楚王的英,在经济比较困顿的情况下,也还是希望通过交际宾朋的途径来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博得一些资本,也由此可见楚王英少时的理想和抱负。然而现实的残酷,却使得这位少年才俊难以有新的作为,寄身边境,受朝廷排挤,再加上小人的奸佞,这一系列的打击似乎一次一次地让楚王英感到理想的难以实现。于是,他开始寻找新的精神空间。

  忽然有一天,明帝收到一张奏折,上说楚王英:“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洁斋三月,与神为誓,以助伊浦塞桑门之盛馔。”从以上的内容,可以看出楚王英当时的行为爱好和信仰对象。楚王英的信仰是中国的黄老之术与西方的浮屠、伊浦塞、桑门不加区别的杂说不清。

  佛教的传入,在当时还是由从西域归来的商人零星的口头提供,虽然人们开始知道佛教中的“神”以及佛教的宗教实行者“伊浦塞”(佛教在家居士)、“桑门”(佛教僧人)以及浮屠(寺庙、佛塔),但对佛教却缺乏进一步的细致了解,这就是楚王英信奉的事实。然而这一切却被小人和告密者视为“图谋不轨”或有反叛谋乱之心。

  这样的密告对于明帝来说,不能不引起注意,但是,对楚王英一向投以好感的明帝却并不肯将这位同父异母兄弟作严厉的制裁。这一年,明帝诏令天下一切有罪之人可以用“纳缣”的形式为自己赎罪。楚王英心知肚明,于是立即派遣郎中令呈黄缣白缣各三十匹,以谢明帝对自己的恩典和宽恕。明帝受到这些缣后非常高兴,于是,当着所有臣子们的面,明帝为楚王英辩解说:“楚王英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洁斋三月,与神为誓,何嫌何疑?”不仅如此,明帝还赏赐楚王英一定的盛馔,以供楚王英供养出家的或家的佛教信徒。就这样,明帝一句话就堵住了告密小人的嘴,从而为这位同父异母兄弟开脱了罪责。

  然而楚王英在奉佛的路上越走越远,他不仅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为仁祠,甚至又“交通方士,作金龟玉鹤,刻文字以为符瑞。”永平十三年(公元70年),楚王英再次被控有反叛谋乱,检举者甚至例举出楚王英与渔阳、王平、颜忠等人共同造作图谶,策划谋反的官员,说楚王英联合这些人制作图谶,以谋宰相之官位,并以诸侯、王公、将军及二千担的俸禄设置郡守等官吏,是一种违背人臣之道,大逆不道,应当诛之云云。

  这一次,明帝似乎不能不引起一定的重视了。但明帝仍然觉得下令诛杀自己的亲兄弟是一件不忍的事情,但却不能再为其辩护,于是,明帝不得不下达撤消楚王英的王位,将之贬谪至丹阳(今泾县)的诏令。

  然而楚王英在被贬丹阳时,并不像通常的犯人一般披枷带锁,而是由一支较为浩大的游行队伍,这支队伍除了楚王英,更有追随英而信奉佛教的大批士族以及民间的佛教信仰者,江南的佛教,也由此而播及开来。楚王英一路行进,一路打猎,倒也悠闲自在。不仅如此,明帝还让他享受五百户的食封。这的确是一种极为宽怀的处置,由此可见明帝对奉佛的兄弟的某种理解。所作的诏书,不过是遮人眼目罢了。

  永平十四年(公元71年),楚王英终于接受不了被谪的现实,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听到楚王英自杀的消息,明帝十分悲痛,第二年,明帝专程行幸彭城,特地召见了楚王英的母亲许后皇妃以及英的妻子,在凭弔英的墓地时,明帝甚至流下悲怆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