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南台寺的禅机

作者:尹金良

  晨起,读到怀辉大和尚转的一段话:在无锡闭幕的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上,莫言说:“每次去爬山,爬到山顶都是庙,佛一直都在山顶。伟大的宗教从来不需要科学证明。”

  坐在画室,望着云雾缭绕中的南台寺,想象着禅定中的怀辉大和尚,不知此时,他又悟到了哪重禅机。

  南岳的僧人中,与南台寺的怀辉大和尚,白云寺的松良法师最为相得,时相走动,喝茶聊天,偶尔也小住几天。

  多年前,松良法师来访,嘱抄一份药方,说是南台寺祖师爷石头和尚希迁传下来的。

  一读之下,竟是一篇奇文,名为《无际大师心药方》(唐德宗赐谥希迁为无际大师)。

  文曰:“凡想齐家、治国、学道、修身之人,先须服我十味妙药,方可成就。”

  这十味妙药就是:

  “1、好肚肠一条:2、慈悲心一片;3、温柔米半两:4、道理三分;5、信行要紧;6、中直一块;7、孝顺十分:8、老实一个;9、阴骘(阴德)全用;10、方便不拘多少。”

  而且,“这十味药要在宽心锅内炒,不要焦不要躁,去火性三分,于平等盆内研碎。三思为末,六波罗蜜为丸(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做成如菩提子大小即可,每日进三服,不拘时候,用和气汤送下。果能依照这样服药,包你百病都可痊愈。”

  “这十味药若能全用,可得上福上寿,成佛成祖;若能用四五味,也可灭罪延年,消灾免祸。若一味不用,则后悔不及,有病即使祈祷神明,也无可救助了。”

  抄毕,心中如有清流淌过,一片空明洁净。从此,心中警悚,时常诵读反省,自觉心气平和一一想那松良法师原来竟是给我送药来的!

  石头和尚希迁和他的禅宗思想也便如清溪一般,常在心中荡涤,为我清洗心中的尘埃。

  南台寺“倚栏星宿近,下榻白云深”,是个清幽的好去处,被誉为“曹洞祖庭”,历代大德高僧辈出。自唐代希迁和尚在此布道弘法,嗣法弟子二十一人,各人皆开宗立派,形成了著名的“曹洞、云门、法眼”三宗,佛法鼎盛,美誉天下。

  据载,唐代高僧希迁和尚活到九十一岁。生前自采自制草药,煎熬服食。一日,他召集门徒告别,宣告:“我将西归,圆寂一月后,身躯若有变化,即火化入土;若无变化,则不必搬移,留此躯壳在世。”

  言毕,合掌垂目,寂然不语。

  第二天晨课之际,众弟子入法堂礼拜时,见他端坐蒲团之上,气息全无,早己圆寂西归。但依然容颜如生,两目有神,满堂异香,经久不散。

  过了一个月,肉身不但未腐,反而浑身香气四溢,竟“肉身成佛”了,成为佛教中一段千年传奇。

  希迁和尚在南岳生活了五十年,除传法弘道外,更深通医理音律武术,行医济世,造福百姓。

  南台寺东有一座大石岩,形如台状,他在石台上搭个茅庵住下,在石头上讲经说法,济世度人。四方佛门弟子云集座下,尊称他“石头和尚”。

  当时,马祖道一在江西,与他齐名,人称他二人为“并世二大士”。两派法嗣兴隆,南禅禅风大振,海内域外,声名远播,以致学佛修道之人,“江西主太寂(即马祖道一),湖南主石头,往来憧憧,不见二大士为无知矣。至江西者必参马祖,入湖南者必访石头”,在江西湖南之间奔走不息,故形成了禅宗“走江湖”一说。

  希迁和尚的禅法,继承慧能曹溪一脉正统,又吸取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合万物以成己”著为一书一一《参同契》,为佛教不朽的传世名篇,充分阐述了禅理,言简意赅,哲理深奥。

  希迁和尚在《参同契》中以通俗明了的偈语,反复强调了“理”与“事”的互相印证,在日用行事上下功夫,从容绵密,圆转机变。让人思宋,如水流花开,灵台清明,自然有悟。传到日本的曹洞宗,至今每日晨课仍念诵此偈(《参同契》)。

  希迁和尚另一代表作《草庵歌》,更以超脱通达、诙谐幽默的语言,点破世间的生死迷津,广为流传。

  “庵虽小,含法界,方丈老人相体解……青松下,明窗内,玉殿朱楼未为对……百年抛却任纵横,摆手便行且无罪。千种言、万般解,只要教君长不昧。欲识庵中不死人,岂离而今这皮袋。”

  禅和佛,似乎离我们很远,希迁和尚却以他独到的体悟,向我们昭示了,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是禅,万物皆有佛性,见性便可成佛。

  当我们静思已往,返观内心时,禅意禅机己如山间清泉流过,无声却有心地,洗净了沿途的沙石花木、鸣禽走兽;洗净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七窍灵台。

  深山的南台寺,云雾中的禅机,那样令我神往。

  摘自:《磨镜台》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