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老挝的上座部佛教

作者:寅亮

  一、老挝人民信仰上座部佛教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是位于中南半岛的内陆国家,面积236,800平方公里,全国约有382.8万人口,60多个民族,主要是老龙族、老听族,过去老挝王国曾定上座部佛教为国教。据1975年底统计,老挝全境有佛寺1896座,僧侣24,000多名。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佛教对于老挝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领域,都有着很密切的联系。

  老挝人信仰希那衍那佛教,即南传上座部佛教,俗称小乘佛教,依据的南传大藏经有八万四千卷,其中经藏二万一千卷、律藏二万一千卷,论藏四万二干卷,多直接用巴利文、梵文刻写在贝叶上,绳穿成册,俗称贝叶经,所以老挝属于巴利文语系佛教,普通信众因语系限制,不能直接读经,必须通过少数懂巴利语的比丘的讲经,才能理解佛教教义。

  佛教传入老挝,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纪以前,今日下寮占巴塞著名佛教古刹瓦普寺,就是当时的遗迹。但最初占主导地位的是婆罗门教和原始的鬼神崇拜。其后约在公元七、八世纪,大乘佛教由中国云南地区传入上寮,公元十四世纪起,上座部佛教以空前的规模传入老挝并得到流行,成为今日老挝佛教的源流。澜仓王朝建立后,遣使到高棉引入上座部佛教。高棉王室派遣摩诃巴沙曼和摩诃提桑卡率领的二十位比丘使团进入老挝传教,到赛耶谢塔第王时,达到鼎盛时期。1560年迁都万象,留下“勃拉邦佛”作为镇城国宝,将川铜更名为琅勃拉邦,意为“勃拉邦佛之都”。同时又在万象乃至全国各地修建佛寺、佛塔,其中著名的有帕乔(玉佛)寺、帕色坎(合金佛)寺、翁德寺、西刹古寺、西孟寺、因丙寺、瓦岗寺等。1566年又在万象市东动工修建别具一格的“帕塔舍利洛迦朱拉玛塔”,就是作为今日老挝佛教中心和国家民族象征的“塔銮塔”,同时还铸造了许多有名的佛像。

  1698年以后,虽然澜沧王朝分裂,并从1778年起分别论为暹逻和安南王朝的附属国或属地。但是上座部佛教已经扎根于老挝,而统治老挝大部分土地的暹逻也同样信奉上座部佛教,所以依然保持其主导地位,没有受到什么冲击。只是于1941年至1942年间,由于泰国上座部佛教内部分裂,出现大部派和法相应派,老挝佛教受其影响也出现法相应派的信众,但这派信众仅在万象郊区和下寮,尤其是在占巴塞省的一些佛寺中活动。

  关于上座部佛教所以能在老挝流行绵延不衰的原因,老挝佛教界和一些学者认为是由于昭法昂的引入和历代王朝的推崇,这是不够全面的。因为佛教本身在发展过程中已容纳了婆罗门教关于“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部分教义,比婆罗门教有一套更完整的理论,上座部佛教不同于大乘佛教,着重“自我解脱,依靠自己寻求觉悟”,严格遵守“过午不食”,并不禁肉食,他们实施寺院基础教育,每个青年男子都要进寺院做一段时间僧人,使佛教在社会上有重要影响。

  二、佛教在老挝人民生活中的影响

  老挝主要民族老龙族,全国90%以上的人民信仰佛教,斋僧礼佛,出家为僧已成为社会生活的习俗。一入老挝国境,到处可以看到佛教信仰的风尚,老挝人见客时一般合十为礼,在民间祝福仪式上,多用“舍突”(意为善哉!“阿弥陀佛!”)为答。民俗节日、婚丧礼俗等多按佛教教义办理,以为人死是“脱离苦海”,葬礼中少有悲哀气氛,同时也请僧人诵经超度。一般都火化,把死者双手作合十状,出殡时在高脚屋前搭一个三级木梯,意为“皈依三宝”。火化后骨灰存放佛寺。佛教在老挝人民的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可归纳为这样七个方面:1、人民群众把寺院作为学校,送子弟出家受教育。2、把寺院作为医院,僧人利用草药偏方为人治病。3、借庙会之机,传递信息,物资交流,议论事务。4、把寺院作为公共活动场所,尤其新年节日,男女老少都到寺院参加各类活动。5、人们外出,以寺院为歇脚点,在寺内住宿,生活得如同家中一样。6、在寺院学习各种工艺技术,如雕刻、木工、陶瓷、冶炼等。?、将寺院作为创作文学作品和保存传播文学艺术的基地等等。特别是文化艺术方面。佛教对老挝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影响和作用。老挝现行的通用文字从巴利文佛经演化而来,不仅十分形似,而且许多巴利文和梵文语汇,尤其是意识形态方面的词语,逐渐已转为老挝语。僧侣是当地的知识分子,老挝的文化艺术与佛教有密切关系。近代还开办巴利文学校,培养佛教人才,使佛教教育推向高一级发展。另外,老挝的历法一直以佛历为主,近代才开始改用公历,但老挝的历书,仍由高僧制定。

  摘自:《上海》199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