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海上禅林建筑导览——真如寺

作者:朱杭

  相传三国时期,西域僧人康僧会来到孙吴布道传佛,他东游至上海龙华,遂建龙华寺塔,开上海佛教之始。至今一千七百多年来,上海佛寺建筑随着佛教弘法而历代发展,至今保留有唐宋经幢拂塔和元代大殿等实物。近代以来,上海的佛教进入大发展期,继而成为了近代全国佛教复兴的中心。改革开放恢复宗教政策后,佛教建筑也成为上海城市建筑类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类。《海上禅林建筑导览》系列以上海地区古代和近现代上海佛寺建筑为对象,介绍寺史钩沉、伽蓝布局和建筑特色,用图文展现上海佛寺建筑的古貌新颜。

  真如寺,又名万寿寺,位于桃树浦畔,白建立以来就是一方名刹,镇以寺名,真如镇由此渐兴,现属上海市普陀区。

  真如寺大约始建于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原为真如院,僧永安改院为寺,元延祐七年(1320年)僧妙心清额重建真如寺。后真如寺几经损毁,仅大殿与殿前一棵古银杏树躲过劫难,留存至今,大殿不仅是上海市现存唯一的元代木构建筑,也是江南地区仅存的三座元代木构建筑之一。

  大殿面阔与进深均三开间,室内施人字形假屋面,斗拱用材高13.5厘米、宽9厘米,相当于《营造法式》八等材,斗拱为四铺作单昂做法,昂作假昂,后尾挑斡,显现出过渡时期特征。由于其独特性与历史实证价值,大殿1959年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同佛光寺东大殿一样,真如寺大殿的发现过程亦充满着偶然与幸运。1950年,因交通调整,真如寺山门牌坊列在拆除范围之内,为避免破坏重要文物,市政府邀请华东文化院蒋大沂前往勘察,在判定牌坊为清代建造的同时,蒋大沂意外发现大殿梁底有元延祐七年题字,引起了重视。后邀请中国建筑史奠基人、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教授刘敦桢先生共同前往复查。

  刘敦桢先生等人对大殿进行测绘的过程中,发现几处不甚合理之处。其时,大殿面阔与进深均五开间,外观重檐歇山造。但上下檐间相距很近,下檐未施斗拱且低矮。细看之下,下檐的博脊不但遮盖了上檐额枋,还遮去了上檐斗拱的一部分;东西两侧的博脊,因与斗拱冲突,竟截去昂嘴的前端。整体比例并不协调。其次,殿内木柱柱端多数做卷杀,以明间四金柱的最为秀美,次间又有两柱未施卷杀。再者,此殿额枋与斗拱等木构细节做法,有多种时代叠加痕迹:

  故刘敦桢先生等人,在此次调研之后,判定正殿原为单层歇山方三间殿,清代时于四周各加建一间副阶,成当时的五开间重檐歇山形式。“包括元明清三代不同的作风,它的建造年代,也就错综复杂,疑窦丛生,不能简单解决。但大体上,可分为元代创建,和明代重修,清代扩增三个段落来讨论。”[《真如寺正殿》刘敦桢,《文物参考资料》,1951.08.29]

  另殿下额内有双钩阴刻墨字:“音大元岁次庚申延祐七年癸未季夏月乙巳二十乙日巽时鼎建”,刘敦桢先生认为双钩乃元人题记常用的方法,没有伪造的必要,因此基本可认定大殿建于延祐七年。

  1963年上海市民用建筑设计院对大殿进行落架大修时,恢复元代三开间单檐歇山原貌,大部分柱子、斗拱等主要结构构件均为原物,立面窗户按推测恢复为壶门形制。

  在修缮过程中发现正殿使用木材主要为柏木、红松、杉木等,柏木与红松材质的木构件在细部处理上更多地具有早期特征,杉木应为清代修缮、增建时更替或增补的。这进一步地增加了真如寺大殿为元构的可信度。

  由于真如寺重要的历史价值与宗教价值,1991年成立真如寺修复委员会,完善寺院格局,恢复守吓中轴线,并增建足够的生活用房,建筑风格主要为宋元时期的风格。

  现真如寺有四个出入口,其中东南入口为主要出入口,位于兰溪路上,以三开间山门牌楼为入口标示。自东进入山门后折向北,经天王殿、大殿、观音殿到达真如佛塔,礼拜真佛。再转向西,顺桃浦河侧的幽长碑廊信步至六和园,院内布置有放生池,于一方小天地内参禅悟道。寺东侧,临兰溪路布置有法物流通处与多功能厅,隔离开城市喧嚣,西侧与南侧环绕水道,自然清净+至今,真如寺已成为喧嚣城市中的一方净土,古韵新颜,重焕荣光。

  参观指南:

  上海市普陀区真如镇兰溪路399号(近铜川路),地铁1l号线真如站5号口出站,向西步行680米。

  (作者系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历史建筑保护设计院建筑师)

  摘自:《上海》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