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三进宝通寺——修学佛道的小故事

作者:巨轮

  皈依佛门以前,也曾零星地了解一点佛学知识,懂得些修学佛道的意义。但如何去修证,每天应作些什么功课,这些具体的内容,则五师父传授。听别人讲的和从书本上看到的法门甚多。单从念修来讲,有的说念佛好,万人修万人去;有的说念经好,六祖惠能大师就因听到《金刚经》中“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句而悟;有的说《大悲咒》十分灵验;有的说六字大明神咒威力无比,是法门之总持。不一而足。一个佛门弟子到底应该怎样修持,念修法门到底应该念些什么东西?真是莫衷一是。带着这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佛门的老师父,就这样,我第一次去了宝通寺。

  那天,虽然不是什么会期,但中午,这里敬香、游览的客人仍然不少。师父们都各有执事,十分忙碌。好不容易在山门内看到一位年纪较大的比丘,他正在放生池旁数着念珠转悠。我赶上前去,打了招呼。然后,将我的想法讲给他听,向他请教:“念经、念佛或念咒,应该如何配合着修持为好?”他一听,眼睛一瞪,胡子一翘,不耐烦地说:“念经就念经,念佛就念佛,心无二用。”说完很快就走过去了,似乎是怕我继续纠缠他,搞得我真有点没趣。

  我非常扫兴,一个人到大殿拜佛。拜到南海观音前,我恳求菩萨发慈悲,指点弟子走出迷津。拜完佛,又请了些佛书,就定出山门,乘班车回家。车上,我回味着刚才与老师父谈的话,心想,他的态度虽然生硬,可指点我的话确是不错的。“念佛就念佛,念经就念经,心无二用。”修佛道修的不正是这一颗心吗?佛说:“制心一处无事不办。”以后,我就照着这个法子去修,忌修杂、念杂了。这样一来,自我感觉自然好多了。

  第二年,菩萨生日那天,我又去了一趟宝通寺,想感谢老师父的指教。其时,他正忙,在山门口帮助另一位师父检票。我笑着喊他道:“老师父,您好哇。”他愣了一下不解地望着我。我说:“我去年曾请教过您如何念佛念经的事,记得口马?”

  “什么念佛、念经,没有的事。”他似乎早巳忘却了。

  找还想继续提醒他,他不耐烦地说:“什么事都没有,别找麻烦。”便继续千他的事,不予理会了。我又碰了一鼻子灰,不愉快地走开了。

  和上次一样,找又到大殿各尊佛、菩萨的圣像前,顶礼叩拜,并请了一些法物:走出山门又思索着老师父说的话:“什么念佛,念经,都是没有的事”;“什么也没有,别找麻烦”,这不是“万法皆空”,教我要“放下一切”吗?老师父莫非是位悟道了的高僧,大慈大悲,语重心长?我心中顿时肃然地生起-厂无限敬意,暗暗地感谢他,祝他健康长寿-

  1994年,我在寺里认识了—一位名叫德悟的师父(比丘),我们很谈得来,我把一篇自己写的学佛心得体会的文稿递给他,征求他的意见、他看了以后,十分赞赏,并建议我将此稿的复印件送一份给方丈师父,请他提提意见:德悟师父说:“——位真正学佛的弟子,应该皈依三宝。”叫我拜方丈为师。说完便帮我把稿子送到方丈——道根法师那里,向方丈推荐了我。回转身来他告诉我说:“今天机会不好,方丈马上要去医院检查身体,嘱改日再来相见。”离开了德悟师父的禅房,我朝大殴走去。正巧,送方丈去医院的小轿车与我擦身而过,德悟师正陪伴在里边。真可谓“失之交臂”也。

  我家远住农村,距离位于武昌的宝通寺七十多圣地,来一次要转三次丰,现在拜不成师父,这一拖不知又会到哪年哪月,叫人好不遗憾。我快怏地走进了大殿,求佛菩萨慈悲加持,吉祥如意。刹那间,忽然心明眼亮,口占一偈:

  我进山寺师出寺,道是有缘又无缘;

  芒鞋踏破无寻处,莫非禅道藏里边,

  这一进一出,一有一无,两不即一的“不二法相”,不正是“中道”与“禅那”吗?这不正是宇宙间道之所存,行人们心之所住处吗?想到这里,不觉心中大为快然。

  为了寻求佛道,我三进宝通寺。第一次老师父给了我“有办法”,要修个“一心不乱”,第二次他老人家又传给了我“无为法”:“放下一切”,“什么事也没有,别自找麻烦”。第三次方丈和尚虽未讲一句话,然其行事及与我的关系,构成了无缘中有缘,有缘中无缘和“里的出去,外的进来”的态势。亦有亦无,非有非无;进进出出,进出交错的一刹那,都暗示了“中道”的哲理,使我懂得了“法”。这就是我三进宝通寺的收获。原来,“宝通宝通”者,依三宝可通之谓也。

  摘自:《普陀山佛教》2001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