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生年不过百,常怀千岁忧

作者:张嘉霖

  ——以《心经》为例,浅析佛教对人生限制的理解与破解之法

  人生在世,难免受到种种力量的限制,如舆论、家族、性别等,若要将其归类分析,则大体可分为“人我之限”和“死生之限”。“人我之限”主要是指一个人的自我评判与社会等外界评判的冲突,“死生之限”则是人与另外一个世界无法跨越的鸿沟。这些限制的影响虽大,但也不至于决定一个人的一生,人们仍然可以通过种种方法突破限制,让生活尽可能接近自己想象中的模样。本文将从《心经》入手,试分析佛教对人生限制的讨论及其克服之法,并给出笔者的个人思考。

  《心经》全名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由玄奘法师从梵文翻译而来,意为度过生死苦海,到达涅槃彼岸的诀要。《心经》虽然不过二百余字,但由于出现了诸多佛家术语,所以易记难懂,那么在分析《心经》之前,首先应弄懂这些术语。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为例,人们在引用时,多将“色”单纯理解为“女子外貌之美”、将“空”理解为“无”(即“有”的对立面)。实际上,“色”是指一切物质现象;“空”是一个稍复杂的名词,一行禅师将其解释为互即互入(interbeing)。另外,“不异”意为“不离于”、“即是”含“相等”、“同一”之意,所以,这四句话可视为对“诸法空相”的扩写:一切物质现象的存在都是各种关系的因缘集合,没有任何事物是完全独立的。

  《心经》中另一个重要概念是“涅槃”,在世俗语言里,它主要指“熄灭”的意思,但在佛学理论中,这是信佛之人的终极追求:断绝一切烦恼,生命不再受到束缚。而达成这一追求,则需借助“般若”这一智慧,般若观空,从此内心再无烦恼和束缚。

  理解这些概念后,我们可以把目光再投回到“人生限制”这一主题。佛家有理论名曰“人生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由这“八苦”可以归纳出,人们痛苦的根源在于“欲望”,有欲而有执念,而这些执念反过来限制了人本身,如“人我之限”是担心自己满足不了别人要求、得不到外界认可,“死生之限”则缘于对此生已有之物的挂念。

  那么,人们应当如何突破这些限制呢?佛家认为,人们应当破除“我执”。《心经》用“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些句子来劝告人们:你从未失去什么,只是换了种形式拥有;你并不是死了,只是换了种形态存在一一这样想,便能放下执念,是突破了人生的种种限制。

  许多人对佛家理论有所误解,认为佛教要求人们放下一切情感,要求人们过着一种没有感受、没有回应、没有兴趣的生活,让人失去了探寻生命意义的动力,这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人生不值得追求,太过消极、“是一种精神鸦片”。

  但是,如果一个人真正参透佛教思想、理解了“空”的理论,那么,他(她)将变得善良、包容、乐观;如果这样的人越来越多,那么我们所处的世界可以变得更为美好、和平。

  既然万物“互即互入”,那么在我们享用美食时,就会自然地想到那些吃不饱饭的人,我们在享受到好的事物的时候,就会想到那些还身处困境中的人,所以我们会自觉做出些行为来改变这一状况;既然“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那么,我们理解一件事物就不会只从这六根六境出发、只看到(observe)幻象,而是“观身如神,观受如受,观行如行”(《四念处经》),进入到想理解的事物中去,与它融为一体,成为参与者(participant):既然“空”(interbeing)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那么变化与无常都是很自然的事情,没有“无常”便没有生命,没有万物的存在,所以,我们对生活中的变故能欣然接受。

  简言之,《心经》认为人生之所以有种种限制,是人们的欲望无穷无尽,如对人间爱的渴求、对世上物的占有欲,这些欲念永远无法得到完全满足,人们便自觉有了“人我之限”和“死生之限”,而破解之法便是放下“我执”,参透般若智慧,理解“空”(interbeing)这一概念:万事互即互入,一件事物消亡也是它换了种方式存在,那么,人们便可以不再执着于某事,摆脱痛苦,突破人生的限制,自在取舍,轻松过活。

  最后,以《心经》的句子作结:“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去吧去吧,去到彼岸吧!大家一起去彼岸吧。愿觉悟可以尽快达成!

  摘自:《磨镜台》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