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学会善待自己

作者:袁一

  离苦得乐是我们的天性使然。佛陀教导我们离苦得乐之路。“缘起见。和“无害行。是佛教教义中最扼要的心要。

  我们在世间生活,无时无刻不在面对缘起。同二元世间的利损相遇是我们无可回避的实情。我们不能仅仅视之为缘起就去漠视什么。我们不应落于消极。我们要明白,局限和分裂是二元世间的粗显呈现与特征。我们无法回避这样的事实状况。因而在无害行之中,我们需要恪守“自他平等”的见地。一味索取或者忍让,都是一种执著。若执取生起,即失正知见。

  那么我们该怎样灵活运用“缘起见。去行持。无害行”,同时又不落于执著呢?

  大乘佛法和金刚乘强调以“菩提心。为修持道。借此来消除我们心性中自他二元的习气和局限。基于这样的见地,在这条通往证悟的路上已然没有自他。任何有助于证悟而该做的事情,都可以做。当然,同时我们不能忽略应该视环境和状况去行事,例如一些和法律相抵触的事情,虽然大乘佛法和金刚乘最强调的是发心,但我们却并不能随便以“菩提心。的名义去肆意妄为。我们需要尽量维护世间正当的秩序。若执己目的,即失菩提心。

  实际上,当一个缘起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只有回避、助长抑或息止三种选择。这三种选择在本性上也不外乎皆为“缘起。”

  “回避缘起。很简单,就是不为当前缘起的显现而勾召。好比人家踩了我们一脚,我们只是笑笑或者默默让开,并不再做更多的回应。

  “助长缘起”是一种转化,我们增加缘起来与当下的缘起和合,令事情的发展能够达至某些世俗的正当目标或者是从中寻求自他心性的证悟。

  “息止缘起”也是一种转化,不过这个转化是让缘起的非实存之本质得以直白呈现。鉴于我是个实修习气很强的人,所以我只习惯通过禅修的话题,给出比较具体的讲解。

  一般来说,我们的禅修都需要经历一段不断消除轮回心智中那些业力习气种子的过程。通过“诸法无我”我们可以知道,由于这些业力习气的种子原本就非实存,因此它们才能够被消除。而让它们产生的根源,则来自于我们粗显心智中的执著。也就是说,所谓业力习气,皆因我们对缘起执实,方才成“种”累积。所以,消除业力习气的过程,实际上是消除执著的过程。

  “有漏皆苦”,一切苦乐都是我们粗显的心在感知和定义。这使得只要消除了我们粗显心智里的执著,那么即便这些事情被一再地回忆或谈论,它们都不再具有引发我们被动生起那些挥之不去的负面情感的力量,这便是“诸行无常”。由于没有什么和合而成的显现能够一成不变,这也使得我们离苦得乐成为可能。

  总之,当一件令人不愉快或者可能引发痛苦、烦恼的事情发生时。我们有很多方式可选,而并非只是局限在回避或者承受上。

  随着修持的不断深入,一位好的修行者,会自然具备息止他人造作的缘起之力量。这种能力的使用并不能以修行者自心的执著来简单视之。恰恰这正是修行者能够圆融世间,视环境行事,尽力而为的积极态度之表现。佛法从不消极,只是强调事实。接受并遵循事实,才是究竟的皈依。

  流连世间,苦乐相随。我们总有自己难以忘怀的快乐或者悲伤。那些所有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虽然本性上都不外乎缘起自性空,但我们却不能当它们从未存在过。同时,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去强行封存什么记忆。

  当我们能够静静地坐下来,直面自己的痛苦,细细地看着它生起的全过程。我们便会发现,很多时候,真正的痛苦来自于记忆中主动或被动的挥之不去。是我们对记忆的执著在一直给我们制造困扰。而所谓“无害行”,并不局限于不伤害众生,也包括我们应该学会不再伤害自己。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欲利他者,必先自利。那种相濡以沫变成咸鱼的坚持,只是一种无谓的牺牲。只有当我们能够娴熟地自救,我们反而才能更好地利他。这和飞机上氧气面罩脱落后,要自己先戴上再帮他人戴,是一个道理。

  所以,我真正想说的是:善待自己,但别太看重或看轻自己。一切苦乐、利损、毁誉、称讥,无非缘起,无有实存,请多关心自己的证悟,不要再伤害自己。

  如果我的讲解能有微尘如许之功德,我亦回向一切有情,祈愿一切有情皆能证得无上菩提。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