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性明上人传

作者:齐贤

  上人名宽褴,性明其字也。俗姓蔡,原籍益阳十一里。生于清代光绪32年农历十一月初三。兄弟四人,上人行二。自幼不嗜荤腥,性慈善而有奇志。年20,忽有出尘念,再三位恳父母,得许之。乃投宁乡沩水之滨回龙山白云寺,礼会缘长老祝发。以其宿根深厚,信仰诚笃而具慧性,仪数年,精读《法华》、《楞严》、《起信》等经论,兼习《四书》、《左传》及历代古文名篇与唐宋诗词等。悟解及诗文,渐入佳境。受具足戒后,深感人命无常,若不及时理解佛法,终将空过此生;乃往南岳佛学讲习所依上灵涛法师学唯识,三年后回山侍奉师座并任常住执事。自此,远近皆闻其贤。

  上人一生行状,当以勤习教理,严奉律仪,怜贫恤苦,慈育后学四者以概括。其学唯识,于《成唯识论》、《解深密经》、《摄大乘论》等典籍,反复诵读至百遍而不禅烦。每于疑难之处,静坐思维务求通晓。其奉律也:当上人住世之后半生,运动频繁,环境特异,持比丘全戒,实非易事。乃以奉持五条根本大戒为圭臬,无犯丝毫。并随时口念弥陀。兼修净”上。虽颠沛流离,始终不渝。从不自损威仪,为僧俗所共仰。至于怜贫恤苦,为—匕人天性所然,——向白奉甚薄,爱惜财物,而于邻里老弱病残,有告其困乏者,则必解囊相济,亦不白以为德。因此三十年后,山后山前依旧口碑裁道。

  若其慈育后学之心,尤为独具。近世佛门人才寥落,上人深以为忧,故每见后学中聪慧者,慈爱倍加,复循循诱导。其徒侄妙谈智力过人。因乃师一明法师任职南岳.不克亲诲。上人爱之甚于己徒,竭其所学以教之。及彼18岁时,愤于抗日战争已持续五年而败局日深,亟请出山参军抗战。伯侄间,几经论辨,终为其爱国热忱所感,乃资助出山从军,临别嘱以有困难可函告;当年此事,曾为寺中大众所非议。三年后,妙淡在胜利声中还山,戎装拜见,上人欢喜,命著僧装侍于左右,复朝夕教之。明年,益阳弘畅长老着人持函求上人遣妙淡去益主办佛学讲习所。上人欣然遣行。又明年。妙谈应邀去武昌任《正信分月刊编辑,亦常在其他报刊发表文章,上人读之,如老农丰收,甚为喜慰。解放后,妙谈迫于形势,回家乡教书。上人雨伞芒鞋,步行百里亲至其家,嘱以他日法轮再转时,应多为佛教教育事业效力。上人有徒孙名道初者,童年即依座下受教,动乱中离寺回家,危难期间,常来省候,每当别时,必以他时应尽力复兴回龙山为嘱。如此由相信政策而相信未来,由深爱道场而叮嘱后人之长老,在当时虽有背离现实之嫌,而今口不能不敬服其先见之明也。

  回龙山原住僧众80余人,蔚然为一子孙丛林也。解放初期,陆续星散,独上人非住持亦非监院,仅为常住一普通执事耳,毅然抱定金可销骨可铄而志不可夺之决心,艰难苦守不忍离去,虽经无数狂风巨浪终不动摇,以其衰老之躯,躬耕山—亡少量田土度日。偶有香火收入,亦必尽数布施劳苦大众。上人之道心、苦行与风范,其谁能匹!一九六七年,农历四月初一日,上人升高梯、登屋顶,整治漏隙,以其体弱力衰,失慎堕地逝世。村人闻讥,匍匐登山,含哀殓葬。昔时深受其惠之老者病者,尽皆望山啜泣。

  上人辞世十余年后,政府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道初还山,主持宁乡教务,得其旧时司学德龙法师相助,成立县佛教协会任会长,并任县政协常委。恪遵上人遗命,努力复兴寺宇。数年之间,极具成就。亦堪告慰在天之觉灵也。

  上人出家数年后,复接引其幼弟来山.同礼会缘长老出家,法号一明,上人既为其胞兄,复为其师兄,如无著之与天亲,长捷之与玄奘,教之督之,速其成才。受戒后,亦去南岳依灵涛学唯识,依空也学天台,皆有成。先后任南岳祝圣寺讲师,回龙山监院各数年。解放后,在益阳组织僧尼兴办织布工厂,生产自救。曾任益阳首届人大代表。圆寂于1982年,世寿68岁。

  赞曰:

  善根宿植,正信出尘。禅观益智,净律严身。学依衡岳。栖止沩滨。心存释种,泽及乡邻。慈育后学,行寄来人。道尊无著,友善天亲。般若之德,菩提之因。

  摘自:《广东佛教》199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