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读《灵感录》的点滴考据

作者:李维赡

  莆田广化寺流通的《金刚经灵感录》,是根据《石注金刚经灵感录)>译为通俗语的。石成金字天基号惺斋,扬州衍桥墅人氏,约生于清顺治16年,所著《传家宝》四集,其中四集卷之六有《金刚经石注》,但无“灵感录”,大概附载于单行本中。广化寺印本共56条,各条系从《法范珠琳》、《太平广记》、《金刚证果分、《受持果报录》等书摘取而来。第46条题为《石匣出经名书勒石》,大意是:

  明万历年间,黄梅汪可受由水路往北京,在舟中拜梁皇忏,在河里发现许多蚌蛤集结一处,拾取检视,原来是一石匣,其中有《金刚经》一部。带到北京后,在摩河庵磨石碑,请当时著名书家董其昌、焦蛇、米万钟、邢侗等多人分段书写,精工雕刻。人们闻名多来慑印,时间久了,石碑字迹模糊。僧人另置石碑准备重刻,苦于没有好书手。泰昌年九月,礼部侍郎李腾芳得一梦,梦见摩诃庵需要写碑,疑莫能明,亲自到庵中去了解,确有其事,碑石已经磨好。于是邀集翰林院官员侯梦泽,何象冈、刘蓬玄、陈居一、姚孟尝、颐九畴、孔玉璞、陈秋涛等32人,分工书写,并捐资助工,刻成嵌置壁上,完成了善举。

  此书所记。远溯隋唐,一时难于稽考。唯提到李腾芳、汪可受,我知道确有其人。李腾芳字子实号湘洲,湖南湘潭入,与我同族,是高塘李氏第10代旁系祖先,笔者是第2l代。《明史》第216卷有《李腾芳传》,腾芳自万历37年辞官回乡,因擅去降职,家居十年,万历48年复出至京,9月擢升礼部侍郎。万历帝于此年7月驾崩,光宗朱常洛于8月继位,拟改年号以次年为泰昌元年。而光宗于9月病逝,只得将万历48年9月至12月称泰昌元年。腾芳于11月请假省亲离开北京,后官至礼部尚书。其在京任职时间很短暂,《灵感录》所言职务时间、姓名都是确切无误的。

  据家藏《李文庄公集》(即《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第179卷所载称为《李湘洲集》),其第三卷制词(即任命官员的圣旨,多为褒勉之词,相当于荣誉状,由翰林院官员起草,此为存稿),第25篇题为“整饬霸州等处兵备、山东布政使司右参政,兼按察司佥事汪可受”,文中写道:“(尔)起家茂牢,抗步容台。政本循良,名既高于治郡;学原经术,望尤重于衡文”。则汪可受确有其人,曾任县令。礼部官员、知府、主考等职。

  记得《聊斋志异》(会校会注会评本第11卷)中的《汪可受》一篇,大意如下:

  汪可受,湖广黄梅县人,官至大同巡抚。自称能记三世。第一世为秀才,在僧寺中读书,强占了寺中的骡子,死后被罚变骡还债,安心服役,业满自然死亡。再世出生于农民家庭,生下地就开口说话,父母惊异以为怪物,绝其生命。三吐投生汪家,经历记得清清楚楚。知道前生因说话而送了性命,不敢再开口,都以为是亚人。汪父是个老秀才,有天正在写八股文,友人来访,只好搁笔去接待。汪可受还只几岁,看见其父文章没写完,不觉技痒.代为续写完篇。汪父转身看见文章,家里别无他人,觉得很可怪。次日特地命题留纸在书案上,离家外出。过了一阵子悄悄回来,只见这才几岁的孩子伏案作文。已经写好几行了。孩子发现父亲突然来到,不觉开口请求饶恕,不要弄死他。老秀才五十岁,仅此一子,并非哑儿,又善于作八股文,大喜过望。从此努力培养,汪可受很早就入学中举成进士,官至巡抚。

  过去阅读《灵感录》这一类记载,常疑为与《聊斋志异》等小说一样,或出于虚构。今读《石匣出经》和《聊斋志异·汪可受》,深信确有其人,增进了正信。附带指出一点,据《聊斋志异·梦别》及注,蒲松龄的叔祖蒲生汶字澄甫,万历壬辰进士,与李腾芳为同年;所记人物或为可靠之传闻,不宜生疑而妨碍正信。特抒一得之见,以告读者。诸书具在,皆可复核,并非诳语。

  摘自:《广东佛教》199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