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寒山寺的钟声

作者:薛来彩

  选择在初春的季节去苏州,我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此时寒意未尽,春色渐萌,游人不多,正好可以品味寒山寺钟声里的那种空灵旷远、孤孑清寥的意境。

  一千多年前的一个秋夜,一位书生进京赶考,名落孙山,带着一身的落魄郁郁还乡,途经苏州。此时天色已晚,姑苏城门已关闭,客船不得不停泊在枫桥,书生不得不留宿在客船中。他躺在简陋的船上,听着潺潺流水声,看着窗外夜色,明月已落,乌鸟啼鸣,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这时,寒山寺悠悠的钟声传来,传到他耳中,想到战乱频仍,壮志难酬,孤苦寂寞,他不禁百感交集,愁从心来,于是随口吟咏道:“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位书生就是唐代诗人张继,他留下的这首《枫桥夜泊》,连同寒山寺的钟声一起穿越千年时空,一直回荡在人们心中。

  寒山寺的钟声是悠远的,诗意的。它使一位落魄诗人从此声名远播,千古留芳;也使一座本来默默无闻的寺庙成为江南名刹,驰名中外。寒山寺的钟声,我已向往已久,今天到苏州怎能错过?怎能不亲耳聆听?

  穿过枫桥镇,登上铁岭关外古老的枫桥,迎面便见寺院门前照壁上“寒山寺。三个大字,心中默诵着《枫桥夜泊》,耳边仿佛响起了古钟那宏亮而悠扬的声音。

  我来寒山寺,是寻景,更是寻声,那流传了千年的钟声,自孩提时期起就在我的心中回响。有人说张继的《枫桥夜泊》,把外乡变成了人人心中的故乡,唤起了人们心底里的乡愁。的确,现在浮躁的城市、忙碌的人群已经把故乡隔离得越来越遥远,使困在心里的乡愁不知到哪里安放。于是便自然想起这首诗,诗中的那份宁静落寞的时光,悠远的钟声,满怀的愁绪,使人无法忘怀。

  这座位于苏州城西阊门外的寺院,距今已经一千多年,本来叫“妙利普明塔院。,但到唐代因为高僧寒山来此主持,才改名为“寒山寺。”现在的寒山寺已经远非当年的缚茆结庵,殿堂恢弘,佛像庄严,重建的普明宝塔为苏州古城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每年除夕,宾客云集于此,在108响钟声中辞旧迎新,祈祷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一位远道而来的游客,背一只旅行包,颇为激动地说自己千里迢迢赶来就是因为《枫桥夜泊》,是张继让寒山寺、枫桥、苏州闻名于世的。就为这一点,苏州人民就得永远感谢张继,记住张继。正如作家范小青所言:“《枫桥夜泊》千古传唱,不管是苏州人还是他乡人,也无论什么文化背景,只要吟诵起来就有苏州的画面扑面而来,成为苏州的符号、苏州的印记。”

  进入寒山寺,我径直寻找张继所描写的那口大钟,但是工作人员却告诉我那口大钟早已毁于战火,藏经楼南侧钟楼的大钟是清代重铸的。

  钟楼前聚集了很多游客,他们排队等待上楼敲一敲这口大钟,听一听“夜半钟声到客船。那种美的音韵,给自己、给他人一份美好的祝福。我也上到钟楼,亲手敲响了这只历经沧桑的大钟,敲响我美好的心愿——愿世界和平,愿人民幸福。

  “当!当!当!”的钟声响起,我在这钟声里体会着月落乌啼、江枫渔火的古典境界,倾听着这跨越时空的美妙音响,愿这钟声将我美好的心愿传播远扬。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