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莫让放生变杀生

作者:文远

  最近在看《护生画集》,画集以关爱生命为题材,劝养护慈悲心为宗旨,由丰子恺先生画漫画,弘一法师书写诗文合著。《护生画集》第一集第四十八幅画名为。幸福的同情”:画面中爷爷带着两个孙女站在岸边,爷爷一手提着竹篮,篮中几条鱼。一手拿着一条鱼正在放生,河中则有两条鱼在不远处游,想必也是爷爷所放。留白处弘一法师书写白居易的《放鱼诗》:香饵见来须闭口,大江归去好藏身。盘涡峻激多倾险,莫学长鲸拟害人。根据画面我兀自想象,爷爷在放生鱼儿时,嘴里絮絮的叮嘱鱼儿们见到香饵时不要张嘴贪吃,因为可能被再次钓上岸。在汹涌的江水中是藏身保命的好地方,寻得自由后也不要像凶恶的鱼一样出来害人。

  看完画,读完诗,思绪飘到生活中:每天清晨,跑步到兴庆宫中锻炼身体的我,总会在湖畔看到许多居士念经,脚边放着几箱鱼,念完经,他们便将箱中的鱼倒入湖中,我知道他们是在做功德——放生。

  这本是善事,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不光是因为箱子太小,鱼太多,放生没开始就有不少鱼儿翻着白肚皮死了,还因为不远处就有不少钓鱼客将竿放在湖中静静等着鱼上钩。看着此景,我就在想他们究竟是在放生,还是间接地杀生?

  在我看来,居士们所为,表面看似做善事,结果却恰恰违背初衷。之所以如此说,待我慢慢道来。先说说在湖中放生的那些鱼,它们入水中,本以为可以自由地游来游去,却被那鱼钩钓上来,最后成为腹中物。即便没有人钓它们,每天放那么多鱼入湖,是不是适合在这个水域?会不会导致生态的不平衡)虽然居士们是怀着善良的心去购买动物放生,但是那份慈悲却被利益熏心的商贩利用。曾经听闻有些甲鱼、乌龟刚被放生就又被他们抓回去出售,如此反反复复许多次。他们是挣了钱,可那些动物却不堪折腾而死,如此岂不是与原来放生的本意相背?

  放生,是佛教中的一种修行,重在将那些或被困于笼中、或在野外受伤继续治疗、或即将成为人盘中餐的动物解救下来,放归大自然中。因此,放生本身没有错,只是需要注意方式、地点等等。既要保护动物的性命,也得保护生态环境的和谐。有些人为了做功德,不管什么动物都放,哪怕是外来生物。譬如巴西龟,它被列为世界上最危险的loo种外来入侵物种之一,野外生存能力极强,会食用鱼、虾等水生生物的幼体。只要有合适的池塘、水域等,它都会繁殖,很多地方已经出现泛滥的情况。

  在兴庆宫放生的那些居士,虽然他们是那么的虔诚,又费钱又费精力,但是他们放生的地方不合适,鱼儿入水之后,很可能就会被那些垂钓的人钓上岸成为盘中餐,而且他们在装鱼的时候应当找个大点的箱子,鱼就不会因为太挤缺氧而失去生命。

  恰当的地点,正确的存放方式以及放生适合当地生态的动物,才能让人、动物、生态环境和谐。千万莫让放生变杀生,放生动物的同时,也请不要忽略维护生态的平衡。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