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夏夜,相约大足北山石刻

作者:徐先惠

  傍晚时分,我开始向北山出发。与往日不同的是,心中多了几分期待,因为我要在这个夏夜,去赴一场与大足北山石刻之约。

  夕阳西沉,山路蜿蜒,路旁树木葱茏。路上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林中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有风从耳边拂过,空气中裹挟着泥土,青草、野花的淡淡香气。

  夜幕降临,路灯渐次亮起。山间树影斑驳,月色朦胧。行至半山腰,抬头,便望见掩隐在青山绿树间的北山石刻。暗红色的大门历经岁月沧桑,显得古朴、厚重。我小心地放轻脚步,屏神凝望,唯恐我的到来惊扰了千年的遗梦。

  大足北山摩崖造像始刻于唐末,至南宋结束,石刻位于大足城北2千米的北山上。以大佛湾为中心,遍及其四周的观音坡、营盘坡、佛耳岩、北塔寺共五处。长达500多米。岩高约7米,沿崖造像。从南到北形状若新月,龛窟如蜂房。造像500赊尊,细腻精美,技艺娴熟巧妙,保存较为完好,展示了公元9世纪末至12世纪中叶(晚唐、五代、两宋)中国民间佛教信仰及石窟艺术风格的发展、变化。作为大足石刻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誉为“中国石窟艺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

  走进大门,沿着蜿蜒幽深的通道,一步步向北山石刻靠近。灯光幽暗、柔和,夜幕下的北山石刻俨然是另一番景象,宛若来到美轮美奂的佛门仙境。石壁上一尊尊石刻佛像动感十足,金碧辉煌,散发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我面前不再是一堆冰冷无情的石头,而是一个个鲜活灵动的生命,刹时变得栩栩如生,有血有肉。或站或坐,或嬉笑或安详,有的秀丽婀娜、有的体态丰腴,有的双眼炯炯、有的闭目凝神,神态各异,惟妙惟肖,更显华美和神韵。

  一位工作人员为我们讲解:这是运用3D投影技术以及声、光、电合成的特效,并新增了动态影像,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明暗交错的灯光变幻,巧妙地弥补了造像风华褪色的视觉缺陷,恢复最初的原始全貌,重现古代石窟造像建造寸富丽堂皇的迷人风采。

  你看,那转轮经藏窟中,一可爱的小女孩正在玩耍、嬉戏,笑容可掬,天真无邪;媚态观音衣袂飘飘,脚踏莲台,一颦一笑尽显妩媚,让世人无不为之倾倒;普贤菩萨头戴宝冠,侧身坐于大象背负的双层莲台,脸庞圆润饱满,娴静秀雅,含颦欲笑,不愧为“东方维纳斯”的美誉;送子观音诃利帝母凤冠霞披,身着华服,慈眉善目,左手抱一小孩,俨然一位人间慈母。

  高高的多宝塔在绿树光影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巍峨、俊秀,多宝塔下的岩崖上,两尊大佛双手平放在膝上,仪态端庄,神情安详,笑容恬淡,足以让人融人其中,纯净得不带一丝杂念,让人心怀慈悲。大佛前面的香炉香烟缭绕,有香客正点燃香烛,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虔诚地烧香祈愿。

  置身于神秘的石刻佛门圣地,我感受到佛祖所带来的清净与祥和。夜幕下,山间灯影星星点点,树影婆娑,凉风习习,空灵美妙的佛音袅袅,在山林上空飘荡,顿觉超凡脱俗之感,我的心温润而恬静。仰望巍巍北塔寺,轻轻翻阅千年的时光,细细聆听一个个古老的传说,我仿佛听到坚硬的石壁上叮叮当当的凿打声,我已穿越时空回到久远的唐宋时期,感受悠远辉煌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和谐的民间生活场景,领略博大精深的佛教艺术魅力。

  怀一颗敬畏、虔诚的心,在夏夜,相约大足北山石刻,我感觉一道佛光自夜空划过,普照大地一切万物,为天下苍生带来安康与和谐。

  摘自:《四川佛教》2016年第3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