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菩萨六度一行三昧

作者:崇朗法师

  我从2009年4月份到2011年年底一直跟在老和尚身边,老和尚生病住院期间,我一直在他身边,我觉得我们应该对师父的精神与教法有更深的体察与继承,比如师父的僧团建设理念与师父生活禅的核心框架等。师父是个入泥入水的人民和尚,亲和温煦,平易近人,师父随时所显现的都是菩萨行。马来西亚的素闻法师说过,老和尚已经把华严的奥秘都融入到生活禅的教法中了,就看我们看不看得到。我对素闻法师说的这个话深有同感,为什么呢?回想起来,老和尚一直在以身表法,以行示范。

  善学与活用

  第一是老和尚好学善学,有活学活用的习惯。老和尚的包里随时装着几本书,一有空就看书,还作注,批改别人的注,对或者不对,都写得很清楚。但他从来不在床上看书,他对文字的那种敬重真是少有。

  老和尚治学非常严谨,他的文章从来都是清清朗朗的,和他的人一样,甚至于他的日记也这样。有一次,生活禅的短信上发错了一个字:“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工作人员把这个“徙”字敲成了“徒”字,他为这个字至少发了两条短信公开忏悔,其心意之诚敬,语言之恳切,至今都难忘。我想,那样一条短信,他写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再用电脑敲出来,错一个字在所难免,知道的人也不会刻意怪罪,但是老和尚公开忏悔,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我们老和尚对因果的重视。他的阅读量非常广,有一次,他给我打电话,因为我是学医的,而他想用《黄帝内经》里关于阴阳五行的东西,于是他就找我确认,问我对不对,真是“不耻下问”。老和尚特别注重准确,有一次,我把“以感恩的心面对世界,以包容的心和谐自他,以分享的心回报大众,以结缘的心成就事业”的顺序背错了,老和尚长叹了一口气:“唉!我的教法连我的弟子都影响不了。”这些看似简单的文句都有老和尚生活禅教法的次第在其中,身为弟子,我后来才明白老和尚的苦心。

  老和尚非常善于活学活用,他也常常引经据典,但总是不离佛法,他有一次在一本书上写着:“何处青山不道场?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后边这句话是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话,但是师父在前面加一句古诗,把它写在书的扉页上,就特别有生活禅的禅味。

  师父的文章在教界和学界都得到了普遍认同,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的文章能够满足各方的需求,这在教界是为数不多的现象。老和尚这种好学善学的精神总叫我想起《华严经》里的善财童子,善财童子发了菩提心之后,广学博参,非常恭敬地请教了一百多位老师,老师们所教的内容善财童子都能很快学会,然后依依不舍地去请教下一位老师,师父就有善财童子的这种菩提心与好学善学的精神。

  布施与般若

  菩萨六度里,布施第一。我想大家都知道老和尚每年倡修希望小学,修桥铺路,还带出一个古建队,把湖北黄梅四祖寺的村民从四祖寺带到黄梅芦花庵、老祖寺,带到河北邢台大开元寺,帮他们脱贫致富。四祖村的人以前对出家人有看法,老和尚带领大家帮着四祖村的人修桥铺路,村民们逐步看到出家人真的在修行,还帮他们致富,他们都非常感恩老和尚。老和尚一到下午晚课之后,常拄着拐杖,到村里转一转,访问周边的商户,问问他们的生意啊,生活啊,跟大家没有隔阂。湖北四祖村的村民称本老为本老爷爷,称老和尚为净慧爷爷,这种恩德,一直到他去五祖寺晋院的时候,整个五祖镇,全镇的人出来列队欢迎,放鞭放炮,献花。老和尚在柏林禅寺也是,师父到哪儿,哪儿都欢迎。他常说,如果我们连周边的人都度不了,何况别人呢。

  2010年夏天,他给黄梅县全县的乡级千部和县级千部们讲课,讲五戒对于和谐社会、和谐家庭的重要作用,劝导领导千部守五戒,五戒是根本。在黄梅县的一个礼堂里,二三百政府官员,他讲了三个小时,现场没有人离席,这是跨出一大步。很多政府官员乃至于大企业家,都因此不再喝酒了,也并不影响他们办成事情,反而因为他们不喝酒了,更容易建立大家相互之间的信任,因为每一句话都是在清醒的状态说出来的,不是在酒桌上趁着酒兴而说出来的,内心的诚意与认真是不一样的。

  十年前,老和尚就提出了建设环境,他跟政府建议,不要挖山开矿,应该大力提倡生态旅游,保护生态环境,搞文化建设。黄梅一个县基本有五六座寺院,天下禅宗问黄梅,黄梅这里有其独到的风光,老和尚就呼吁省政府县政府创建大的宗教氛围,他用自己对禅的自信与自觉来影响周围的人。换言之,他也是用这种方式唤醒大家对文化的自信与自觉,唤醒当地人对当地文化的古今相续,他把整个地方都度化了,让大家跟文化去结缘,这也是他爱国爱教的体现,但是师父从来都是一个禅僧的本来面貌,六度在师父身上是全体起用。

  忍辱与持戒

  师父充分地证明了六祖大师那句“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我们很难想象老人家这么德高望重,还会有人不喜欢他,他还得修忍辱。

  佛陀在世时,也有老婆婆乐见阿难尊者而不乐见世尊,这种示现非常有意思。我曾经亲自看见有人打电话骂老和尚,我们常人的反应通常是挂断电话,生一下闷气再忙别的事情,或者直接忙别的事情去了,但老和尚不是这样处理的,老和尚耐心地听对方骂,对方骂一句,他念一句阿弥陀佛,对方骂一句,他念一句阿弥陀佛,老和尚听了一个多小时,念了很多佛,然后很耐心地问他:“您骂完了吗?祝您全家吉祥!”这样的情景有两次,这种忍辱里边也就有持戒。

  禅定与精进

  师父的禅定功夫一是在他对于静坐禅修的坚持,一是他在生活中的保任。老和尚很忙,但是即便在火车上,他也要打坐。他79岁的时候,有一次从湖北到石家庄,火车上没有座位,那时候的动车很难买到票,他就在动车接轨的地方,把伽蓝桂一脱,打坐三个小时。下车以后,我说,吃饭吧。老和尚说,先处理事情。一直处理到凌晨十二点多。无论是做任何事情,他都在用功,即便在病中,老和尚也没有显过病态,没有在我们面前失过威仪,睡觉也是。只要我们看到他的时候,都在表法,他病得再难受也是在书桌上看书,从来不在床上看书,卧室就是睡觉,书房就是看书写作,茶室就是喝茶。他这种禅定功夫是在虚云老和尚这里继承下来的,虚老抽屉的第几本书是什么书,都记得清清楚楚。老和尚也这样,有一次他在北京,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你打开东边的第几个柜子,第几个柜门,中间第几本书,你给找出来。老和尚完全继承了这种传统。这是老和尚日用的观照功夫。

  老和尚自己的生活品质不同凡响,他总是那么从容。每次上殿,都是老和尚在等别人,从来不是别人等他。每次他让我扶他下去的时候,先要叮嘱我定好时间,但每次我去的时候,老和尚已经起床,收拾好,搭好衣,泡好两杯茶,等我喝。他总是把事情安排到别人前边,而我们总是卡着点去做事,慌慌张张地去,老和尚缓缓的,很从容的,他做什么事情都从容,这就是一种很轻安的状态。有时候他在写文章,还帮别人改文章,但他接待客人也很多,有客人要接待的时候,师父马上放下笔,去认真地接待客人,总是祝愿客人把烦恼留下来,把吉祥带回家,思路全在客人身上,客人走了之后,他回去写文章,马上就能够回到当下,拿着笔继续写。我们至少需要五六分钟的换频道的时间,老和尚不用,他拿起笔来马上写,客人来了,又接待客人,思路中断,也不起任何烦恼,然后马上回来接着写,也不挂碍客人。

  他在日用中给我们示现,修行不择根,把握在当下。

  他和本焕长老有一段对话,本老问师父:“法师在用什么功夫?”

  师父净慧上人答:“安住当下。”

  师父说的“安住当下”不是口头语,而是真的做到安住当下了,时时安住当下,包括老和尚圆寂。他说:“我太累了,我要走。”说完马上就走,完全禅者的风范,一般人根本做不到,从说要走到呼吸停止那一刻,哪个人能做得到?古人也为数不多。这都是生活禅的一行三昧,六度万行皆在当下。

  信心与道力

  老和尚特别重视僧伽的教育,他办佛学院,重视学风道风建设,重视僧格养成,强调修行第一,总是要大家融入僧团。坚持两爱,树立双风。两爱是爱国爱教,双风是学风道风。学风上强调“丛林学院化,学院丛林化”,提倡“以学导修、以修促学、学修并重”的教育理念。道风上强调,第一是建设四化:僧团的道风建设要坚持传统化,僧团的管理要坚持律制化,僧团的弘法要坚持大众化,僧团的生活要坚持平民化;第二是防止四气:俗气、阔气、霸气、宫气。每一个方面,老和尚都用他平易亲切的语言总结归纳得十分到位,但是生活中,老和尚没有过多的言语,而是用他完善的人格来摄受我们。老和尚那么大年纪了,磕头总是五体投地,问讯总是九十度,那么大岁数了,他对佛陀的仰望还是那么虔诚,老和尚腿疼,咳嗽,还是坚持进禅堂,坚持领众熏修,每天睡两三个小时,还坚持上殿打坐,这些都是以行示法,用身教摄受大家。

  说实话,修学部有从疑到不疑的过程。关于信心的建立,老和尚用他的信心,他的道力,对我们作了殊胜的示范。佛教讲,圣者往生怎么走,人往生怎么走,畜生道怎么走,我还不太敢确认,因为我还不能自己做主呢。但是老和尚往生六小时之后顶门还是发烫的,十个小时后,被褥还是正常的体温,老和尚荼毗,深夜一道彩虹从天空中射下来,开窑捡舍利子,七彩的,蓝的、红的、黄的、乳白色的、珍珠色的都有,品莹剔透,他用生命上这一课,我们再不信,我们是不是傻子,反正我是信了。后来他又给我们示现了一次,分拣完舍利一个月之后,我回到四祖寺,明基法师让我将灵骨再分类,作标明,封存起来。我打开来一看,骨头里又长出了很多舍利子,缸底下满满一层,骨头缝里长着白色的骨舍利,圆圆的,我当时叫崇谛师一起看。我们俩抱在一起欢呼,那种快乐难以言喻,老和尚用他的信心,他的戒定慧三学的实际道力诠示了佛法的不可思议,他用生命在教育我们人生的圆满,佛法的尊贵,僧宝的尊贵。

  他曾经在玉泉寺五叶堂说,我在你们身边的时候,你们不懂得珍惜,等我走了,你们就知道了。老和尚在的时候,我们还在母亲的怀里撒娇,一夜之间,我们都长大了,不行也得行。我总觉得我们突然是大人了,老和尚在历练我们。生活禅,一般人听觉得很普通,很平常,实际上是很高峻的,老和尚一行三昧的道力给我们做了特别殊胜的示现。所以,我们一定要既懂得佛法的道理,也要有师父净慧上人那样真实的实践的道力。

  (作者:河北省邢台市玉泉禅寺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