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溯源探赜观水望云——读《世界佛教通史》

作者:俞学明

  从2006年设计选题,到2015年12月出版。历时9年,由20多位学者参与写作,最终形成14卷15册出版,其内容横跨世界,纵深2500多年。仅凭这些数据就可以知道,新近面世的、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魏道儒研究员主编,中国社科出版社出版的《世界佛教通史》,是一部规模何等宏大的皇皇巨著。此成果的面世,可谓佛教学术研究的一个重大消息,也是佛教学界对国际学界的一份厚重献丰L。

  该书开创了全景式阐述佛教从起源到20世纪在世界范围内波澜壮阔、纷繁复杂的兴衰演变历程的新模式。其覆盖面之广、历时之长、内容之丰富、资料来源之多元,在佛教通史写作中具有填补空白的意义,为人们全方位、多角度、多视角地研究佛教提供了重要窗口。通读此书,我认为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涵盖面广

  对自己研究范围和对象的定位,决定了该书所阐述的“世界”“佛教”“通史”的涵盖面。正如该书《序言》指出的,其所研究的佛教,是“起源于古代印度,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流行了2500多年的一种世界性宗教,包含着不同国家和地区信教群众共同创造的精神产品和物质产品。”因而,该书大大地拓展了现有的佛教史类成果的时间跨度和内容跨度,从佛教创始时代的印度政治、经济、社会、宗教与文化及其与佛陀创教讲起,直到20世纪末佛教在世界的发展样貌,时间上跨越了2500多年;地域上,从印度、中国乃至亚洲佛教的叙述,拓展到亚洲以外的欧美各国佛教发展的追踪溯源;领域上,不仅展示佛教自身的发展脉络,而且试图联系影响佛教兴衰变化的政治、经济、民族、科学技术和思想文化等因素,系统阐述佛教各思潮、派系、典籍、人物、事件、制度等,兼及礼俗、典故、圣地、建筑、文学,艺术等内容。这种包罗万象、全景式的描绘目标,既形成了该书宏大的叙事规模,同时又意味着在内容的择取、细节的阐发上,需要有高明的驾驭力。

  二、有方法论的自觉

  作为一部专业领域的通史著作,从浩瀚的资料和海藏的信息中梳理线索,又要汇集众多学人参与研究和写作,形成具有既显明专业素养,同时又有统一线索的求同存异的作品,最重要的一项工作莫过于对方法论有共识。该书明确指出,“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坚持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原则,以史学和哲学方法为主,同时借鉴考古学、文献学、宗教社会学、宗教人类学、宗教心理学、宗教比较学,文化传播等相关学科的理论和方法。”这种方法论的确定,既凸显了我国当代佛教研究的主导性方法——哲学和历史学,因而能够呈现当代佛教研究成果的特色面貌;又融摄了多学科方法的运用和成果的吸纳,从而更好地揭示佛教发展的丰富内涵。其指导原则,则确定了该书采取学术性立场,尽可能全面、完整、有重点、深刻地还原佛教从地域性宗教到有普遍影响力的世界性宗教的演绎面貌,揭示佛教与政治、社会、文化、制度、艺术、人及其生活方式等层面的互动,从而展现世界佛教的通貌。

  同时,在具体的写作中,作者对自己的叙事处理也并不仅仅是按部就班的描述,而是有着对宗教和宗教学研究的方法的自觉反思。如第一卷“印度佛教”部分,作者在反思唯学术立场和佛教本位立场的特点、优势和局限性的同时,提出一种温和的容受佛教本位立场的“建设性的学术立场”,强调在从事古代传统文化研究时,要在叙述中对“佛教中在科学以及常识之外的境界与现象”留下充分的意义空间与事实空间,从而更完整地显示学术研究的意义,并且关顾相当多人的宗教情感以及传统文化的价值。要把这种贴近对象的同情性态度以及忠实叙述,作为谨守的基本原则之一。因而,在概念的设定或者叙事时,暗含了作者一直坚持的一个原则:在无法确立“历史事实”时,按照“宗教事实”进行叙述无疑是一种可取的选择。作者对研究立场的思考和拣择的说明,也为读者在阅读该书中更为审慎、真切地了解佛教提供了很好的建议,为阅读本身提供了接受和反思的空间,这也正是严肃的学术在观点和内容之外、又隐含在阐释逻辑中的、给大众和其他研究者提供的最为宝贵的财富。

  三、强烈的问题意识和现实关怀

  在浩瀚的历史长河和资料信息中,探索一条清晰的路,既给读者们一个全景的展示,又在其中贯彻作者们的问题意识和价值关怀,本书的编写组有着充分的认识和表达,

  本书贯穿“世界”“佛教”“通史”三个核心概念的是“传播”。本书对当前全球化时代的宗教、文化、文明的相遇相处有着真切的关怀和深刻的洞察,力图通过展示佛教传播的方式、特点、内容和价值为线索,展开对世界佛教发展的演绎。因而,其目标不仅仅是静态地展示,更重要的是通过历史史料的挖掘和解读,呈现佛教从起源到世界各地传播的动态过程,以及传播过程中与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人及其生活方式之间的互动。这种角度和关怀,具有超越地域、超越具体宗教、超越具体文化的普遍价值,因而能够为人类文明共同体的共生共处提供有益的借鉴。

  本书选取了佛教“传播”的四个侧面:

  首先,在全球范围内的宗教传播和文化传播方兴未艾、风起云涌的形势下,该书敏锐地注意到了佛教从地域性宗教到世界性宗教扩展的特色——和平传播。佛教的和平传播在世界宗教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佛教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传播,既为自己找到了一席之地,甚至有着更为全面、有力的发展,同时又未与各国的政治、文化之间产生尖锐的冲突,更毋庸说造成战争和血腥。以历史和逻辑相统一的方法研究宗教,正可以从佛教的和平传播历史中寻找规律,从而为世界和乎,文明共生、文化互助提供良好的借鉴。

  其次,本土化是宗教传播和文化传播中非常重要的主题。宗教传播和文化传播的两极,是殖民化和本土化。前者是通过宗教和文化的移植,完成对当地文化的大规模、根本性的改造;后者则是宗教与文化通过与当地文化的互动,融人当地文化,并形成既保有自己的特色、又与本土文化并行不悖、甚至相得益彰的新形态。佛教和平传播得以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佛教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融人很多国家和地区,成为当地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并作为重要的资源和力量参与当地文化建设和发展。因而,研究佛教在世界各国家地区的本土化过程,总结其规律,探索佛教形成本土特色的原因,分析佛教本土化和佛教传播功效之间的关联,既有利于准确、全面地展示佛教的生动样态,也可帮助人们加深对全球化时代文化的流动和相处的认识。

  再次,在宗教传播和文化传播的内容上,本书择取了教义体系、礼仪制度和文化艺术三个侧面作为理解佛教传播的主要关注点。这一方面能够吸取佛教学术研究中比较充分的教义体系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能够在礼仪制度和文化艺术两个维度拓展对佛教通貌的全面理解。三者在佛教兴衰中的互相作用,构成了人们对佛教认知的丰富性,使得本书尽力脱离了色调单一的专门史可能,而拥有了更为丰富的色彩。

  最后,本书特别关注了中国佛教在世界佛教中的地位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凸显了作者作为中国佛教学者的主体身份,也使得对佛教传播具有最为特殊价值的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在佛教传播中的地位和意义获得了更为充分的表达。因而,该书既是世界的,又是中国的;既是学术的,又是文化的;既是迁移的,又是本土的;既是静态的,又是互动的;既是历史的,又是现实的。这种高远的学术理想与务实的工作相结合,才能让世界佛教生态的源流迁变完整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俞学明,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教授。)

  摘自:《世界宗教文化》2016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