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清光历历照中天——受曹洞宗法侧记

作者:宗舜

  说明:

  这是2009年,蒙恩师净慧长老传授曹洞宗大法典礼之后写的一篇回忆文章,最早发布在博客中。净慧长老知道后,非常重视,特意亲自审读,亲笔修改其中文字错误、记忆不确之处,并吩咐《正觉》杂志刊载。明天又是谷雨,恩师圆寂已经三周年,特与各位朋友再次分享此文,一是作为悼念,不忘法乳深恩;二是希望当年恩师殷勤叮嘱的三点,时时引以为戒。法子是法的继承者与传承人,丢了法,我们就是负恩之人。

  南无度人师菩萨摩诃萨!

  曹洞正宗第四十九代嗣法门人宗舜腾睿

  谨记于丙申谷雨前一日

  己丑年五月初十(2009年6月2日),在河北邢台玉泉寺,我和另外十六位法兄,正式接法于净慧长老,成为禅宗曹洞正宗第四十九代传人,法名腾睿。恩师在法卷的“表信偈”中写道:

  西园相见十年前,亲切乡音问老禅。

  皎洁一轮空界月,清光历历照中天。

  读到这四句,我心下的感动,无以言表。因为老人家这偈子,写得亲切入微。恩师曾任《法音》的主编,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即订阅《法音》,对于老人家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但真正见面,还是在1999年苏州西园寺主办的佛教教育研讨会上。老人家在西园寺参观后,特意到我当时住的西花园侧的小院看望我,相谈甚欢。现在我还珍藏着当时与恩师在我书房的合影照。

  老人家当时曾赠凤眼菩提手珠一串,我至今宝藏,未肯予人。

  2005年,柏林寺邀请我去夏令营做讲座,与恩师再次相逢。当时禹磊特意从北京赶到赵州,一同拜谒老人家。禹磊至今记得老人家在丈室中,向我们谈及“坐缸”的事情,我们从来没有听人这么详细介绍这个。当时老人家感慨道:现在知道这些事情的人越来越少了,再不好好学,将来真要失传了。随后,我又应邀到黄梅四祖寺作夏令营讲座,老人家亲自带我参观收藏的虚云老和尚的各种遗泽,有照片、手迹、法卷等等。我这两次的讲座,老人家都是从头陪听到尾,时有会心微笑。我不仅感动,更加感恩于老人家对后学的奖掖。

  求法前曾在法华精舍拜见恩师,进门老人家就笑道:老乡来了!然后看我半天,叹气说:怎么几年不见瘦成这样,我都不敢认了。并让我坐在他身旁,亲自动手泡茶。我呈上鼓山根据明末木板重刷的《寿昌语录》,问老人家有此书没有。老人家说没有,翻了又翻,爱不释手。我说:实在没有什么供养您的,想着这书少见,所以拿来作为请法的缘起吧。老人家开心地笑了。后来传法前晚,老人家给大家介绍法脉,我才知道所传正是寿昌所传之鼓山法派!因缘如斯,不可思议!

  说到因缘,我接曹洞宗鼓山法派的法,冥冥之中,当有夙缘。1999 年,我开始研究俄藏黑水城文献,对其中宋代真歇清了禅师的《劫外录》致力尤深。《真歇清了及其黑水城本〈劫外录〉》一文五万字,一次性发表在《中国禅学》第三卷上。而真歇清了禅师,正是曹洞宗第十代祖师。2003 年到 2007 年,我校点整理鼓山为霖道霈禅师著作一百五十万字,而为霖道霈禅师,正是曹洞宗寿昌鼓山续派第三十三代祖师。

  更神奇的是,求法所搭咖啡色七衣,我很近没有搭过了。因为生病免上殿过堂,讲经时候搭红色祖衣,基本上用不上这件七衣。但是,我今年三月回武汉时,整理东西,偏偏就把这件七衣带到北京。而求法之时,正好用上!我至今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带这件七衣到北京来,就是觉得应该带上。

  传法的头天晚上,在丈室,老和尚对法子殷殷开示。不仅讲了宗门传承,也讲了很多对我们的要求,包括对当今的人和事的一些评判。他很沉痛地说:宗门今日已经很凋敝了。从上祖师,都是以心印心,并无传法这件事。而且印心也就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没有什么仪式。我净慧并无法可以传给你们,之所以做这件事,只是为了禅宗一脉不断传承,也为了不辜负虚公老人家的一番苦心。

  老人家回忆说:1952 年春他和佛源长老一起在云门,从虚云老和尚接续云门宗法脉。其后数日,虚老又将临济、曹洞、沩仰、法眼四家法脉源流亲付恩师。虚老一身兼祧五宗法脉,恩师受虚老五宗传承,亦佛法一大因缘也。

  当晚老和尚还具体提出几个要求:

  第一,以后吃饭或者宴请,不要学俗人,举杯如敬酒状。非酒作酒想,本身就犯戒。而出家人学俗家人那一套,靠举杯拉关系,从形象上就在矮化佛教。

  第二,不要穿千花衣、千佛衣。袈裟本身即是坏色衣,上面描金绣花,已经违背佛制。更绣佛像,低于腰腹,乃至坐在身下,更是不恭敬。明代莲池大师在《正讹集》中已经斥责过。老和尚说,赵朴老当年曾见《法音》上刊登的某大和尚穿千花衣升座照片,连连敲着桌子说:俗不可耐!俗不可耐!老和尚说,在长者居士眼里花衣如此低俗,比丘实宜三思。

  第三,信众供养的血汗钱,不可拿来办铺张的升座开光典礼。现在升座开光,耗资甚巨,浪费财富,连累信众,对佛教影响极为负面。以后各位有升座、开光之事,应当简朴。

  这些话,看似很细,其实因为我的数位法兄,已经是一些大寺的住持,平时往来接待乃至将来升座开光事情颇多,故老和尚严词以告,希望我们引以为戒。我虽然没有当方丈的事情,但觉得防微杜渐,甚为紧要,所以格外牢记!老和尚最后说,既然成为禅宗传人,就要像个禅宗传人的样子,要加强学习。起码法语开示,必须文从字顺。现在有的法师写的“法语”,连通顺都谈不上,更不要谈教化的意义。所以,老和尚一再说,同门师兄弟之间,要相互学习。还有很多话,都是针对我们法子而言的,不便全部公开。当时凤凰网特意去了五位编辑录像报道,但是这个开示老和尚不许录音录像。今特选数语,留给自己时时反省。

  感谢玉泉寺常住师父们的玉成,感谢龚居士、孙居士、庆圆的陪同。感谢凤凰网崔明晨主编、李保华、薛巍等朋友的全程音影纪录。

  感谢所有关心和祝福我的朋友们。

  祈愿你们吉祥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