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现代修行法要管窥之二

作者:不详

  三昧

  四、愿生趣行菩提心——即刻得名真佛子

  菩提心为一切诸佛之种子,是净法长养之良田,若发起此心,勤行精进,则得速成无上菩提。“此菩提心,诸善中王。必有因缘,方得发起。”“如昔诸善逝,先发菩提心,复此循序住,菩萨诸学处。如是为利生,我发菩提心,复于诸学处,次第勤修学。

  (一)菩提心及其分位

  菩提心又称无上菩提心、无上道心、无上道意,亦有略称道心、道意、觉意。其本体就是利益一切众生、让他们获得如来正等觉果位的希求心,正如《现观庄严论》所说:“发心为利他,求正等菩提。”菩提心的体相是缘二义的思心所,即愿我成就无上菩提果,且缘一切众生同证菩提,亦可标示“上求菩提,下化众生。”菩提心的内容,简述表述为四弘誓愿,即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菩提心有胜义与世俗菩提心之分。胜义菩提心是指无分别智慧,在登入圣地菩萨的相续中才有,已经证悟自心远离戏论的法界义。对我等凡夫来说,是世俗菩提心,又包括愿菩提心与行菩提心,行尤可贵。从资粮加行道至佛“地”,依次又有信行、净依、报得、无障四种分位。而菩萨所发菩提心以大悲为根、以利物为意乐、以大乘为所信、以种智为所缘、以胜欲为所乘、以大护为所住、以受障为逆难、以增善为功德、以福智为自性、以诸度为出离、以地满为究竟。

  (二)生发菩提心的利益与功德

  生发并尽力践行菩提心有断除罪障、获诸胜乐、行持速成、圆满福德、名称佛子等殊胜利益,是迅速提升行持,成办利乐的无上殊胜窍诀,有不可思议之妙德。佛教修持经常在皈依与发心仪轨中唱诵到:“菩提心妙宝,未生者当生;已生勿退失,展转益增;长。”因为菩提心在修行中的特殊重要性,有人甚至把它编入了“世界佛歌”,直接成为歌词来吟唱。《华严经》中有个比喻:诸鼠见到猫眼,会心惊肉跳,无法堪忍。同理,依靠殊胜菩提心的利益,能从根本上焚毁五无间罪等一切严重罪业,所谓“能焚诸罪行如末劫火。”《入菩萨行论》也讲“以是善行恒微弱,罪恶力大极难挡,舍此圆满菩提心,何有余善能胜彼。如人虽犯极重罪,然依勇士得除畏,若有速令解脱者,畏罪之人何不依。菩提心如未劫火,刹那能毁诸重罪。”省庵大师在《劝发菩提心文》中指出:“入道要门,发心为首;修行急务,立愿居先……苟不发广大心,立坚固愿,则纵经尘劫,依然还在轮回;虽有修行,总是徒劳辛苦。”生发行持菩提心,众生能更为方便获得殊胜安乐无上菩提,并迅速证得无上佛果。众生一旦生起了菩提心,即具足圣因,其所行的一切法,皆成究竟等觉果位之因,因此能迅速积聚大资粮。且一切诸佛菩萨古往今来都是依靠修持菩提心而得以成就,而不修菩提心绝无成就之可能。寂天菩萨告诉我们:“佛于多劫深思维,见此觉心最饶益,无量众生依于此,顺利能获最胜乐。”又云:“生死狱系苦有情,若生刹那菩提心,即刻得名诸佛子,世间人天应礼敬。”

  (三)在生活及逆缘中检验与行持

  生发了菩提心,可名为佛子,也就是广义的菩萨了。菩萨的体性是怎样的呢?弥勒菩萨告诉我们:“大悲及大信,大忍及大行,若有如此相,是名菩萨性。”对修行人来说,想脱离三界轮回,想解除父母眷属众生的痛苦,想往生极乐世界,或享受出世大乐,必须要恒常修持菩提心,唯有修持菩提心才能满足众愿。因此,必须在生活中切实践行,“为成自他利,当作胜皈依”。念佛恩、父母恩、师长恩、施主恩、众生恩、生死苦、尊重己灵、忏悔业障、求生净土及为正法久住等十种因缘,令己生发。对有利于众生的事不遗余力行持,且毫无怨言,常作自他交换,爱他胜于己,他苦同自苦,绝不会同众生争利益,彻底地把贪嗔痴放下和遣除,从日常生活中“点滴”处观察,从“利益”和“好利”处警戒。特别是遇到违缘时,只要对众生有益,都要清醒觉知,坚持不懈去行持,充满欢喜并且毫无怨言。如《大乘庄严经论颂·发心品第五》所说:“爱他过自爱,忘己利众生,不为自憎他,岂作不善业。”“大悲恒在意,他苦为自苦,自然作所作,待劝深惭羞。荷负众生担,懈怠丑非胜,为解自他缚,精进应百倍。”

  五、无勤安住本净界——自净显现兮任运自成

  无勤自住兮远离二取,明空离执兮周遍平等:自净显现兮任运自成,本性无改兮离戏实相。观法如化,知一切法,悉皆空寂,是故三昧常寂,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凡夫无觉解,佛令住正法。诸法无所住,悟此见自身。非身而说身,非起而现起。无身亦无见,是佛无上身。”雪窦禅师讲“三界无法,何处求心?白云为盖,流泉作琴,一曲两曲无人会,雨过夜塘秋水深”,实在是意蕴悠长。

  (一)了空觉照分别心

  弥勒菩萨在《辩中边论颂》说“唯所执依他,及圆成实性:境故分别故,及二空故说。”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诸法及世界,本质上是因为我们的分别心遍计所执使然,是因为颠倒和迷妄,事实上,“此境实非有”。《楞严经》讲“迷妄有虚空,依空立世界;想澄成国土,知觉乃众生;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沤灭空本无,况复诸三有?”《圆觉经》则讲:“宛如空花,从空而有”。皆同一理也。因此,不辨相知障悟真实,就不能得道。六祖惠能大师指出“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即名于此岸。离境无生灭,如水常通流,即名为彼岸,故号波罗蜜。”又说“善知识,凡夫即佛。烦恼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烦恼:后念离境,即菩提。”可见,“此岸”、“彼岸”;迷悟等之间本无差别,正是因为我们执境实有,因为分别心,而幻现彼、此,并因此迷而不悟。也因此禅宗大德明示,如不在诸法实相和心性本源上下功夫,一味读经研教或坐禅,是与证悟菩提大相径庭、背道而驰的。神赞禅师有一天看见一只苍蝇在窗子上嗡嗡碰壁而不得出,“借题发挥”而启悟同修:“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大痴,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白云禅师藉此有悟而启发后人说:“为爱寻光纸上钻,不能透处几多难,忽然撞着来时路,始觉平生被眼瞒”。《华严经》讲“了知一切法,自性无所有。如是解法性,则见卢舍那。”都是指示我们,直指本源,当下彻悟。现代一些修行人不从自我心性下手,却总是外视别人,且揪住别人的过失不放,最要改变。“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但自却非心,打除烦恼破。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果能如此,相信是个明白人。

  (二)修持平等心

  “觉了一切法,犹如梦幻响。”“通达诸法性,一切空无我。”㈦了悟一切空寂,实无一法。当我们分别、执着“有”时,佛陀就教我们“辨相”而看破、放下,因为这个世界虚妄不实的,有了妄想、分别、执着,有了颠倒、恐怖、挂碍,众生就会就流浪生死,而且苦痛不己。能“修对治”,“照见五蕴皆空”便离苦得乐,“度一切苦厄”。既然一切法都是空的、是幻化不实无自性的,那一切法也就是平等的。因法分你我,烦恼由此生。所以《金刚经》讲“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通过不停地串习,我们可以逐渐弱化分别心、生起了平等心,有了“世界一合相”、“众生一合相”,心性会逐渐趋向柔和、平和,烦恼的烈焰也逐渐熄灭。寂天菩萨在《入行论安忍品》讲“是故一切法,依他非自主,知已不应嗔,如幻如化事。”也因此,“若无我我所,远离诸戏论,一切无所得,是名上尸罗。”佛在

  《圆觉经》中借文殊菩萨“慈悲之问”而开示我们:“知彼如空华,即能免流转?又如梦中人,醒时不可得。觉者如虚空,平等不动转。觉遍十方界,即得成佛道。众幻灭无处,成道亦无得,本性圆满故。”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无需赘言,说即不中,所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

  (三)无作止任灭

  《大智度论》讲一切法:“略说有三种:一者有为法;二者无为法;三者不可说法,此三已摄一切法”。而有为法属妄念作为,其相有生、住、异、灭,无为法灵明觉照,不生不灭,无缘实智,为入佛地之必然途径。是故《金刚经》讲“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既然一切空寂,诸法平等,实无一特别之“法”,本自具足,那就当放下万缘,无勤安住。审视古往今来高僧大德,无不是如此。惠能祖师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是强调本自具足、本自圆成。又启悟门徒卧轮说“慧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则是强调不要刻意造作止灭。也就是《圆觉经》说的“法中除四病,无作止任灭。”悟道是没有造作、刻意的止行、散乱失却清醒的觉知和执著于寂灭的。因此,有大勇气的修行者要勇于作“减法”、在心性处“归零”,无勤而安住。下面分别审视并欣赏和礼拜汉藏两地高僧大德的证悟偈语。

  《上师瑜伽·速获悉地》之“呼唤上师”共有33位大德,从普贤王如来到虹身成就的阿秋喇嘛,其中主要是宁玛派成就祖师,也包括莲花生大士这样的大德,从“呼唤”与“祈祷”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祖师大德们成就的主要方法与特征,主要就是明空离执、无勤安住、任运自成等方面,其中,有8位祖师的呼唤祈颂词中有“无勤”之意,而这三者其实就是“一体三面”,若从这三个方面来究竟,几乎囊括全部33位祖师。能明空离执,方能无勤安住,再而任运自成。离戏实相,自净显现,无勤安住,非常关键。

  六、普皆回向无穷尽——回因向果生极乐

  虽然诸法皆空,然不众善奉行,便落入顽空,不仅失却生命的意义,且不能从轮回中解脱。“譬如合中宝,无灯不可见,佛法无人说,虽慧莫能了。亦如目有翳,不见净妙色,如是不净心,不见诸佛法。”在自度的基础上,还需大力助人与弘法,并真诚回向。回向是佛教修学过程当中,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一种修行功夫。他不仅是判断大小乘学修的分界线,是检验行者修学慈悲与菩提心的一个重要标准,也是提升修学水平的一个重要窍诀。

  (一)回自向他坚持不懈

  回向当然可以回向给自己,也可以回向给他人。《地藏菩萨本愿经·校量布施功德缘品第十》讲:“如是善事,但能回向法界,是人功德,百千生中受上妙乐,如但回向自家眷属,或自身利益,如是之果,即三生受乐,舍一得万报。”回“自”向“他”即是回小向大、回少向多。所谓回“自”向“他”即是将“自己”所修的一切功德,真实愿意回施其“他”法界一切众生。回小向大即将自觉自度的小乘之心,回向转趣於大乘的自利利人。“回少向多”是清净回向的结果,真实回向的善根福德虽少,但若能以欢喜心大回向,愿善摄一切众生,所产生的福德仍然难以计算,必将“有形归无形、有为归无为”。因此,回向是实践“自他两利”、“怨亲平等”的大乘菩萨道的最佳法门;因为回向的对象可广及法界一切众生,包括历代怨亲债主。回向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体现,唯有了悟“人我一如,怨亲平等”精神的人,才能真实回向。一念回向心,皆不可思议,是故在菩萨一切行中推为必然和上首。也因此,无论修什么行门,做什么功德,皆应回向,菩萨行更是如此。《大乘庄严经论·二利品第六》中讲“世间求自乐,不乐恒极苦。菩萨勤乐他,二利成上乐。异根于异处,异作有异行,凡是诸所作,回以利众生。”古德说:“三宝门中福好修,一文施舍万文收”。回向的功德,无疑是功不唐捐的,一切所修的布施、诵经、念佛、行善等功德,皆应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期与法界众生共成佛道,同证菩提。而修行中若能回向怨亲债主,则可以化解恶缘为善缘、化阻力为助力。因此,我们要坚持不懈地修持回向,一般无特殊情况,如疾病、死亡、高考、违缘等特殊情形,皆应作普遍回向。

  (二)清净回向回因向果

  行善之后,一定要如理清净回向。要回“事”向“理”即‘三轮体空’,也就是“内不见己,外不见人,中不见所施之物”,其功德自然普遍广大,而如大海、甚至如虚空界一样的无穷无尽了。尤其,善业在没有成熟前,还有可能遭到损坏。什么情况会毁坏善业呢?主要有:夹杂嗔心、自诩炫耀、于善生悔和颠倒回向四种过失。一念嗔心起,劫善皆毁坏。炫耀己修行,善功气球灭。若起后悔心,或以贪嗔痴,皆为颠倒行,伪善无功德。因此,回向应避免不净的回向,即这种有执着的回向。《般若波罗密多经》里讲过,凡是有执着的善根,就像有毒的食品。虽然在吃有毒食物的时候,也许还会感觉味道鲜美可口,但当毒发之时,就会痛苦异常。回向应仔细审查自心,并按《普贤行愿品》来作回“劣”向“胜”、回“因”向“果”的回向。回劣向胜即将随喜二乘凡夫之福,回向欣慕无上菩提,是趋向佛果的究竟回向。回“因”向“果”即将“因”地所修的一切功德,回向到最高无上的佛果,皆一理也。“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龙树菩萨认为这八句两偈是整个《普贤行愿品》之精华,若时间紧迫,能至诚念诵这八句就相当于念诵了全部的

  《普贤行愿品》。再简而言之,若能念诵

  “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也是可以的,是可作为净土资粮的回向。当然,在审察自心之后,也按照汉、藏大德归纳的回向偈来诚心回向。若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完)

  摘自:《汕头佛教》2016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