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采撷以“创新”为名的高岭之花——我向弘一大师学什么

作者:孙心悦

  清末,政府奉行“闭关主义”,一系列的闭关自守政策曾一度让中国陷入落后守旧、任人宰割的境地。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通过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促进了我国经济的发展,然而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为了节约经济成本,人们逐渐走进了直接照搬照套的怪圈,甚至缩短剥夺思考、创作的时间,以既有的标准化流程制作产品,致使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类同品,造成消费者购买欲下降,大大降低了市场竞争力。究其原因,无外乎于缺少创新。纵观人类的发展历史就是一部创造、创新的历史。古有仓颉造字,让人可以记录生活;汽车、飞机的发明更大大方便了人类的日常,创新是人类发展的原动力。

  究竟什么是创新?我们常常用“超乎寻常、不同凡响”来定义创新。而创新也有更学术的定义,是指以现有的思维模式提出有别于常规或常人思路的见解为导向,利用现有的知识和物质,在特定的环境中,本着理想化需要或为满足社会需求,而改进或创造新的事物、方法、元素、路径、环境,并能获得一定有益效果的行为。那么,我们究竟如何创新?以人为鉴、见贤思齐,学习先贤的智慧能让我们明理开悟。祖籍浙江平湖的先贤李叔同学贯中西,艺专多科,在众多领域都有着开创性的贡献,是我国著名的书画篆刻家、音乐家、戏剧家、教育家、诗人、学者,是中国新文化运动和中日文化交流的先驱。

  弘公的一生惊艳卓绝,屡创第一,在艺术、教育、佛学领域给后人留下了奇珍。而他创新的形式并不是单一的,按照现代的创新类型分类,突破性创新、渐进式创新以及再运用式创新这3种创新的类型他皆有所猎。

  突破性创新——打破陈规,改变将练和大步跃进

  1906年,李叔同在日本独立编辑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本音乐杂志《音乐小杂志》;同年,在日本和留日学生曾孝谷一起创立了话剧团体“春柳社”,先后在东京上演话剧《茶花女》和《黑奴吁天录》,开中国话剧之先河;1912年,李叔同在担任《太平洋画报》文艺编辑期间,首创图文并茂式的艺术广告,有别于原来单一的文字广告形式,成为了中国报纸艺术广告画的第一人;1913年,在浙一师的校园里创办发行了我国第一本校友会刊物《白阳》;同年,在《白阳》上发表了他创作的学堂乐歌《春游》,这是我国音乐史上第一首三声部合唱曲;李叔同先生撰写的《近世欧洲文学之概观》和《西洋美术史》手稿,使他成为了第一个撰写欧洲文学史和西洋美术史的中国人;1914年,李叔同在浙一师任教时,首用男性裸体模特进行美术教学,成为开创我国裸体写生教学的第一人。

  渐进式创新——采取下一步逻辑步骤,让事物越来越美好

  1903年,李叔同翻译了《法学门径书》(玉川次致著)及《国际私法》(太田政弘等著),弥补了我国近代法律学上国际法公权与私权译作的空缺;在主编《太平洋画报》期间,开辟.“西洋画法”专栏,率先推广西洋绘画思想,是中国传统绘画改良运动的第一人;1914年,在浙一师成立了第一个由师生组织的研究金石篆刻的社团“乐石社”,进行书画印和木刻创作,并出版《木板画集》,成为了中国现代木刻倡导和创作实践的第一人;出家后的弘一大师振兴了在中国失传八百年多年的南山律宗,倾身精修成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世祖。

  再运用式创新——采用横向思维,以全新的方式应用原有事物

  1905年,李叔同改编民间乐曲《老六板》,填词创作《祖国歌》,当时的进步青年上街游行,高歌护国,成为近代倡导救国歌曲创作的先行者;在浙一师任教期间,开设野外写生课,成为中国美术教学中倡导和推广野外写生的第一人;李叔同是把五线谱引入国内教学的先驱者之一;1924年完稿的佛学著作《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把复杂的戒律化繁为简首次以制表的形式呈现,简洁明了方便青年学僧研修;出家后的大师,在书法形式上不断探索,融人佛法创造出其独有的“弘体”书法。

  纵观弘一大师一生的成就,一次次的创新和变革让他在历史的长河中被铭记。而今敬仰先人,除了感叹昔时何等惊艳卓绝,我们更需探究弘一大师是怎样成为一个不断创新的开拓者,了解创新人才所需具备的特质能让我们更好地学习弘一大师,提升自己。

  原美国心理学会主席吉尔福特(J.P.Guilford)研究认为所谓创造性人格,即非智力因素,主要有以下8个特征:

  (1)有高度的自觉性和独立性;

  (2)有旺盛的求知欲;

  (3)有强烈的好奇心,对事物的运动动机有深究的意愿;

  (4)知识面广,善于观察;

  (5)工作中讲求条理性、准确性、严格性;

  (6)有丰富的想象力、敏锐的直觉、喜欢抽象思维、对智力活动和游戏有广泛兴趣;

  (7)富有幽默感,表现出卓越的文艺天赋;

  (8)意志品质出众,能排除外界的干扰,长时间地专注于某个感兴趣的问题中。

  李叔同年幼时在二哥文熙的教导下诵读《百孝图》《格言联璧》《文选》等,其兄教督甚严,不得少越礼貌,使叔同养成了独立自觉的习惯。年少时,遇到不会的对联、格言就会向兄长请教。17岁的他在给徐耀庭的信中说:“弟拟过五月节后,邀张墨林兄内侄杨兄,教弟念算术,学洋文”。年幼时接受国学教育,少年时在南洋公学接受新学,后又赴日本学习艺术。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年少时期的李叔同有旺盛的求知欲,积极的求知态度及对知识创新的敏感、热情。不同理念的教育让他有了广博的知识积淀。在浙一师任教时初到学校,还未上课,不用看点名册,就能把学生的姓名都叫出来。他上课讲求最经济地使用授课时间,凡课本中必须在黑板上写出的东西,都会预先写好,上课时常常看表,精密地依照预定的教案,一分一秒也不浪费。在从事教育工作时注重条理,讲求准确性和严谨性。无论是《行已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论》还是《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论》,那个“二十文章惊海内”的翩翩佳公子对创新始终有着敏锐的直觉,而在美术、音乐方面的成就和将艺术用于广告创作的灵感更体现了大师丰富的幽默感和卓越的艺术才能。皈依佛门后的大师,清修戒律、精研佛法,几十年如一日的专注于佛学,不为世事所扰。正是具备了这些优秀的特征品格,使得中国近代文化的发展历程中有了弘一大师这样一位值得我们学习的智者。

  创新并不是一个静态的,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何让创新保有活力、能持续地运转是我们值得思考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先贤的精神是我们奋勇向前的捷径。如果用一个词语来概括大师一生在创新和变革中的态度,那便是“勇猛精进”。“勇猛精进”是李叔同于1918年写给好友夏丐尊的一幅横批,以此期望师生振兴国教。当然,这也正是李叔同赞赏和奉行的人生态度、处世之道。“勇猛精进”一语原出自《无量寿经》卷:“勇猛精进,志愿无倦。”又如《大般若经》中有精进菩萨,名“善勇猛”,后来以勇猛精进泛指刻苦学习,不断进步。

  新时代下,在面对机遇与挑战,寻求创新和变革的时候,“勇猛精进”应被赋予新的内涵。“勇”即要拥有创新变革的勇气。人在相对固定的环境中,依托周围的生存因素会形成自己的舒适区,既定的观念会让人固步自封、停滞不前,创新变革的第一步就是需要练就一颗强大的内心,让勇气成为创新的源动力。“猛”即猛烈、猛决。万事开头难,好的开始便是成功的一半,做事先聚气,聚气就好像人拉弓弦,弓不满则箭不疾。创新变革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一个前期积累储备的过程,需要时间和忍耐力,一旦积累完毕到用的时候就如决大河于万丈山崖,势不可挡,猛烈果决而发。“精”即精工细作,对于创新和变革不能仅限于宏图大愿,制定详细的计划,在细节处斟酌揣摩,有利于创新的推进。通过完成对单个细节的打磨,能让宏图大愿落地而不成为空谈。“进”即锐意进取,在创新和变革的过程中不能满足于一时的成功,时刻保持前进的动力不停滞才是保证创新不断前进的关键所在。“勇猛精进”契合了时代脉搏,符合了当前的需要。“勇猛精进”意味着在创新时我们要大胆地解放思想,勇敢地追求事业,用自己的专业技术战胜困难,让创新的成果可持续发展,使得社会不断向前进步。

  在弘一大师的一生里,他用心制艺,以艺弘法,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财富。大师的精神指引我们前行,让我们有了勇猛精进无转退的决心和毅力。正如《华严经》中所发的那个弘愿:愿一切众生,得不老不病,常住命根,勇猛精进,人佛智慧。

  孙心悦: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讲解员

  摘自:《莲馆弘谭》第十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