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学习弘一大师护生即护心的崇高理念

作者:李亚

  李叔同(弘一法师)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39年活跃于红尘,24年苦修于佛山寺院,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犹如一轮皎洁的明月,为饱经风霜的中华大地洒下片片清凉。时至今日,大师仍受到社会各界人士与佛门僧俗弟子广泛的敬仰与怀念、尊重与崇仰。

  大师的高贵,不仅在于他超世绝伦的精湛才艺,更在于其巍峨皎洁的精神品格。正如他的得意门生丰子恺先生所说:“我崇仰弘一法师,为了他是‘十分像人的一个人”’。对弘一大师之才艺,我们只能是高山仰止。但是大师的高尚品德,即使自己不能成为圣人,只要心中存有一丝弘一法师的高贵僧格,跟随自己,为自己奔跑,抵制物欲的袭击,使心不为形役,至少我们可以为之去努力、去学习。

  如今的社会处处是物欲横流,利欲倾心,在利益的驱使下有人丧失了人性,致使人与人之间不和谐,人与动物之间不和谐,人与大自然的不和谐……我们应该学习弘一大师护生即护心的理念。爱护生命就是爱护我们的心,是净化心灵之法,更是祥和社会之道。

  去杀机,施慈悲,存善念,护生灵,这是法师的一大心愿。大师护生,大及禽畜,小及虫蚁。如丰子恺回忆说:“一公(弘一法师)护生已成自觉行为,1928年他乘船途中,见一老鸭关在笼里,十分可怜,便出资将鸭赎出,携归养在庙中。”再读《群蚁乔迁》云:“墙根有群蚁,乔迁向南岗,元首为向导,民众扛糇粮,浩荡复迤逦,横断路中央。我为取小凳,临时筑长廊,大队廊下过,不怕飞来殃。”一片仁慈,从字里行间汨汨流来,莫不催人善念。

  弘一大师的《因鸟之歌》云:“人在牢狱,终日悲欷。鸟在樊笼,终日悲啼。聆此哀音,凄人心脾。何如放舍,任彼高飞。”本歌将鸟比人,让人体会鸟身在樊笼的痛苦,容易激发人们同情和怜悯之心。人们自然也乐意接受“任彼高飞”的建议。透过字里行间,我们看到是一位主张惜生、护生的仁人君子,更是一位头脑清醒的先哲,充分认识到鸟是人类的朋友。他追求的是一种人禽共乐的境界。

  动物的生命固然是尊贵的,但草木植物,在大师眼里,同样具有生命,读大师的《生机》诗:“小草出墙腰,亦复饶佳致,我为勤灌溉,欣欣有生意。”短短20个字中,赞颂了小草顽强的生命力,还表示自己愿为小草的顺利成长助一臂之力。包含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无限生机,爱护一花一草,在大师看来,也是维护宇宙平衡的一种美德。

  法师歌颂生态和谐,希望天地万物,各适其时,互不干扰。在弘一法师眼中,生物是何等的祥和,何等的快乐。法师有一首《咏蜂》诗云:“行遍江村未有梅,一花忽向暖枝开,黄蜂何处知消息,便解寻香隔舍来。”诗歌颇具逸致,从寻香采蜜中既歌颂了黄蜂的勤劳,又展现了和平世界里人蜂和谐相处、互为欣赏的情趣。再以《护生画集》上的一首题诗为例,《冬日的同乐》云:“盛世乐太平,民康而物阜。万类咸喁喁,同浴仁恩厚。昔日互残杀,而今共亲爱。何分物与我,大地一家春。”读着此诗,眼前出现一幅冬日阳光之下,一老一小在屋外晒太阳,身旁围着猫、犬、鸡、鸭,个个自得其乐。全诗描绘的人畜同乐、大地一家的景象,正是今天环境保护主义者追求的目标。从生态平衡的角度去领略这首诗,我们就会深刻感受到弘一法师写此诗的良苦用心。

  说到护生即护心的理念,不得不提及《护生画集》。1927年,弘一法师和弟子丰子恺开始商议编绘《护生画集》计划。一个盟约,六集《护生画集》历经半个世纪,终于功德圆满。正如《护生画集》的第一册上,弘一大师就在跋文里指明了《护生画集》的原则,即:“以艺术作方便,人道主义为宗趣。”四十六年来,他的弟子丰子恺始终遵循着这一原则,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里,任凭阴晴风雨,坚持不懈,最终实现了他“世寿所许,定当遵嘱”的诺言。

  《护生画集》全套六集。以漫画的形式,讲述了二百多个爱护生灵,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小故事,涵盖了人对动物的慈悲,对植物的慈悲,对环境的慈悲,画风质朴可爱。此画集外在强调护生爱物,但护生实为护心,保护好自己的慈悲心,才是护生的真正目的。充分体现了大师大慈大悲的精神。

  在科技不断发展的现代社会,人类与动物共同生活在这片更加科技化的环境下,我们更加需要用包容慈爱的态度,对待身边的一切生灵,爱护赖以生存的自然。大师透过诗、词、歌、书法、绘画多种艺术的表现出来的护生即护心的理念,与时下倡导的环保意识、生态意识不谋而合,值得后人重新审观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以此机缘养成自己善良、博大、容忍和慈爱的心灵。当世上一切人都幡然醒悟,当世上一切人都具有仁慈之心而惜生护生,则世界是何等和谐。那时的天下,必将如法师所言:“朗月光华,照临万物,山川草木,清凉纯洁。蠕动飞沉,团圆和悦,共浴灵辉,如登乐国。”

  李亚: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馆员

  摘自:《莲馆弘谭》第十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