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传喜法师:感受生命纯阳的力量

作者:传喜法师

  佛法微妙难宣,不可言说,但若无人说,虽慧不能解。所以末法时代,那些在努力地说着“不可言说”的人,他们是暗中明灯,能让我们彻见宝物所在。我们去亲近、去追随、去承侍,就是为自己寻找到了一枚定海神针,生死疲劳的苦海就有了渡过的希望。

  像我师父,平时面对的大多是老年信众,深入说法的因缘并不具足,师父就善巧而为,应机而化,为他们授皈依,教授念佛,劝他们吃素。当我带一些有基础的信众去亲近时,师父就会讲法了,讲十二因缘,讲唯识。更特别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师父身边,他就会讲更甚深的,深到有一些需要我一辈子去努力参悟的法。而有时,甚至讲都不用讲,他的眼睛只是看着我,像海一样深刻安静,然后眯下来,我也眯下来,入定。

  师父身上弥满的都是纯阳之力。事实上佛性本来就是纯阳的,但分别一起,它就变阴。比如我们的后背有时是阳的,但前面的五脏有可能就是阴的;后脑勺是阴的,前面的五官有可能就是阳的。怎样得其用又不落于阴,这就叫都摄六根。六根,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一边看着色声香味触法,一边用着眼耳鼻舌身意,却不住而生其心,让生命保持佛光遍满的状态、纯阳充满的状态,这时你就能体会到定的喜乐。

  我跟师父单独相处时,很多时候只是相对打坐,虽不言不语却仿佛恒时处在师父无声的法音之中。日子长了,就会产生心灵的感应与交流,这是作为弟子,得到的最珍贵的加持与呵护。像师父要圆寂前,我莫名地推掉所有事情,去陪师父住了四天。带着摄影师,给师父录像,作采访,白天晚上依偎在师父身边。即将离开时,我跪下来给师父顶礼,请师父摸顶,那是我与师父最后一次肌肤的接触,师父温暖绵软的手放在我的头顶,汩汩而下都是他甚深的、慈悲与智慧的灌顶,那一刻的鲜明感受成为我永恒的记忆。

  慧日寺的存在,汇集了诸佛菩萨的加持,更离不开师公的无形守护。大家来到慧日寺,在法堂里还能看到师公,大家要以此殊胜的因,下功夫于戒定慧的熏修,去体验生命的进步与坚固。要想这一生解脱是非常不容易的,即身成就净土,还是即身成就地狱,都在你自己的把控。能体解大道,不退初心,念兹在兹,正觉正见,把精气神尽悉用到三无漏学的修行,你的生命自然就能蓬勃生长,充遍饱满的纯阳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