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五台山文殊菩萨彩塑发展演变

作者:周祝英

  

  摘要:五台山是文殊菩萨说法显灵的道场。早在北魏时就成为闻名天下的文殊菩萨圣地,随之文殊造像也相继流行。特别是在唐时,作为文殊菩萨道场的五台山,以文殊菩萨为主的殿堂塑像更是满目皆是。五台山文殊菩萨彩塑是五台山佛像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存有从唐代至今各个朝代的30余尊千姿百态的文殊菩萨彩塑,充分体现出各个时代的社会变革以及不同时代的艺术特征与发展演变过程,从而折射出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它不仅是宗教艺术,而且也是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文化遗产。

  关键词:五台山;文殊菩萨彩塑;佛教艺术;历史演变;时代特征

  五台山是唯一见诸佛经由佛祖“敕封”的文殊菩萨道场,位居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亦是世界五大佛教圣地之一。五台山自后赵时期传入佛教,北魏时期成为演习华严的圣地,唐代达到鼎盛,被正式确定为文殊菩萨道场。文殊菩萨是般若智慧的化身,是诸佛之母、七佛之师。五台山佛教享有崇高的地位,备受历代帝王的尊崇与扶持,特别是唐代宗对五台山文殊菩萨尤为崇奉,并在不空三藏的请求下,今天下所有寺庙内都置文殊师利菩萨院,塑文殊像;又从五台山诸寺开始,在天下寺院的五观堂中于宾头卢上首安置文殊菩萨为上座。由此,文殊菩萨造像遍及每座寺庙,从而使文殊信仰遍及全国各地,五台山便成为中国佛教首府。五台山至今保存的唐代以来各个朝代文殊菩萨彩塑,在佛教艺术中占有重要地位。

  一、“华严三圣”彩塑源子五台山

  五台山早在北魏时就已成为闻名天下的文殊菩萨圣地,随之文殊造像也相继流行,特别是在唐时,作为文殊菩萨道场的五台山,以文殊菩萨为主的殿堂塑像更是满目皆是。从现存的唐代以来丰富多彩的文殊菩萨彩塑,可充分体现出各个时代的社会变革以及历史连续性与发展演变过程。

  关于五台山文殊菩萨彩塑的始创年代,没有明确的文献记载。《古清凉传》载:“中台南三十余里,在山之麓有通衢,乃登台者,常游此路也。旁有石室三间,内有释迦、文殊、普贤等像,又有房宇、厨帐、器物存焉。近咸亨三年(672),俨禅师于此修立,拟登台道俗往来休憩。”哒就是说释迦与文殊、普贤组合的三尊像,最晚在初唐就已出现。令人欣慰的是五台山南禅寺和佛光寺至今还保存着唐代文殊菩萨彩塑,虽然历经沧桑,但保存完好,堪称我国佛教艺术宝库中的精华。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代,经济、文化和艺术都得到空前发展,交通发达、中外文化交流频繁,特别是唐王朝所施行的兼收并蓄的文化政策,使得不同思想体系、艺术形式互相撞击、互相吸收。在这样的历史氛围中,佛教的发展也进人一个极盛时期,佛教艺术更是达到一个高潮。五台山南禅寺大佛殿内保存有唐德宗建中三年(782)重修的17尊彩色塑像。南禅寺作为一座在唐武宗会昌五年(845)大规模的灭佛事件中幸存下来的寺庙,被认为是东方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建筑。南禅寺这组彩塑的配置形式主要是中为释迦牟尼佛,左为骑象普贤,右为骑狮文殊。这组一佛二菩萨的形式又各分为释迦五尊、普贤五尊、文殊五尊等三组,佛坛两边各有护法金刚一尊。文殊菩萨头戴花冠,青丝高盘,上扎有长长的红色绸带。文殊面如重金,肌肉丰润饱满,双眉弯曲秀长,眼帘下垂,目光远视,神采奕奕,鼻梁直挺,嘴唇宽厚,两耳厚大,佩戴玉环,颈部肌肉外突。上身着云纹紧身衣,肩着莲办形披肩,胸佩璎珞,腰系一带。右手上举与肩平,作拈花状,左手轻放在左膝盖上。下穿紧身长裤,结跏趺坐在狮子背上的四层硕大仰莲座上。狮子雄健威猛,高扬脑袋,张开大口,四肢结实,稳健地向前行进,颇有一番勇往直前的气概。其左前方是气势非凡、身穿紧身长袍、脚穿黑色高皮靴的于阗王牵着狮子,一童子站立在于阗王身边,他身体前倾,双手合十,弯腰抬头凝望着文殊菩萨。形态生动,天真可爱。文殊菩萨前后有两尊胁侍菩萨赤脚站立于肥硕的莲花台上,他们头戴花冠,上身袒露,胸前饰有璎珞珠宝,两臂缠绕彩带,从手腕上一直飘落到地面,大有“吴带当风”之感。这组一佛二菩萨的彩塑格局,称为“华严三圣”。华严三圣的思想和造像源于五台山,是五台山华严宗人对佛教文化的巨大贡献。唐代时五台山著名的居士李通玄至大华严寺研习《华严经》,提出了“华严三圣”的思想,他说:毗卢遮那佛、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是《华严经》中的三位圣者,这三人构成法界之体。这一法界具有三德:毗卢遮那佛是法身的果德,文殊是因位的智德,普贤是因位的行德。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一、总别关系;二、主伴关系;三、因果关系;四、体用关系。而后大华严寺的高僧澄观国师继承和发展了李通玄的这一“三圣”思想,提出了“三圣圆融观”。他说:“三圣之内,二圣为因,如来为果。”文殊、普贤二圣法门互相融通。他们至佛果之因已经完成,因之立场与果之立场同一,且归属于佛果境界。由是文殊、普贤和毗卢遮那佛就融为一体了。此后以毗卢遮那佛居中,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居其两边的“华严三圣”造像就应用而生了。因此说,李通玄和澄观国师是五台山华严学的奠基人,华严三圣的思想、造像都是他们创造的。

  这三位圣者,主尊毗卢遮那佛理智完备,左为司智的文殊菩萨,右为司理的普贤菩萨。如两菩萨左右反转时,显示理智之涉人胎藏界曼陀罗。有的一佛二菩萨的主尊是释迦牟尼佛,文殊、普贤侍立于左右。毗卢遮那佛是释迦牟尼佛的法身,佛有三身,即法身,报身,应身。法身为毗卢遮那佛,报身即卢舍那佛,应身是释迦牟尼,其实卢舍那也是毗卢遮那的简称,二者异名而同义,体现了佛法中法报同一不二的意思。南禅寺这组彩塑就是主尊为释迦牟尼佛,而且文殊居右,普贤居左。文殊和普贤被认为是释迦牟尼佛和毗卢遮那佛最重要的助手,即二大胁侍菩萨,这种格局也与大乘两部重要经典《法华经》和《华严经》密切相关。《法华经》即《妙法莲华经》,是释迦牟尼去世前最后所说之法,成熟高深,是大乘佛教的重要经典。此经是由文殊传授而来,由普贤传授下去,文殊、普贤二菩萨协助释迦佛弘宣此经,因此说,这种释迦牟尼佛为主尊,文殊、普贤侍立于佛陀两侧的形式是根据《法华经》而塑的。《华严经》特别推崇法身佛毗卢遮那佛。认为无限的宇宙是华藏世界,整个华藏世界不过是毗卢遮那佛的显现,毗卢遮那意为遍一切处。《华严经》还特别强调文殊和普贤的作用。“普贤行”被当作“菩萨行”的范本,文殊则是解说佛法、引导信徒实践“普贤行”的典范。以毗卢遮那佛为主尊、文殊、普贤居左右的“华严三圣”之格局,就是依据《华严经》塑造的。南禅寺这组塑像是五台山现存最古老的文殊菩萨彩塑,是唐代艺术的典范。

  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也保存着唐大中十年(856)塑造的一组气势庞大、神态各异的35尊彩塑。其格局是“三佛二菩萨”,中间为释迦牟尼佛,左为弥勒佛,右为阿弥陀佛,三佛左边为普贤菩萨,右边为文殊菩萨。这三佛显然与寺院一般供的三身佛或三世佛有所不同。佛光寺大殿主像的这种排列在近代极为少见,但早在东魏时开凿的天龙山石窟中的三尊像,即为正壁释迦牟尼佛、左壁弥勒佛、右壁阿弥陀佛。佛光寺东大殿三佛两侧,文殊菩萨居右,普贤菩萨居左,这与南禅寺中文殊、普贤所居位置相同。这种三佛二菩萨的排列格局,在唐以后未见承传,应是孤例。在五台山佛殿中,也有“竖三世佛”或“横三世佛”的两侧塑有文殊和普贤的布局。佛光寺这组文殊彩塑,跟南禅寺的布局相同,也为文殊5尊,文殊头戴花冠,冠中央嵌一佛像,双手捧云头如意,右手在上,左手放在垂坐的膝盖上。两腿垂膝坐于狮背上,脚踩莲蹬。文殊服饰独特,胸前作如意头,双臂作云纹,两袖翻卷作火焰状,显示文殊菩萨智慧无穷,气度非凡之势。文殊骑的狮子健壮凶猛,张口左视,四爪各踩一莲,威风凛凛地向前行进着。

  佛光寺东大殿这“三佛二菩萨”,分别由释迦7尊、弥勒7尊、弥陀7尊、文殊5尊、普贤5尊及两边金刚与佛殿主和主持建造者等35尊彩塑组成,虽晚于南禅寺,但以其规模宏大、气势非凡、技艺高超、保存完整,声振海内外。如此庞大的阵容,只有在繁荣昌盛的唐代才会出现。这些彩塑造型优美,形象生动,体态丰满,雍容华贵,线条流畅,工艺精湛,显示了我国佛教极盛时期的艺术成就,是我国现存唐塑中极其珍贵的艺术佳品。

  五台山西南的定襄洪福寺正殿内保存有宋代文殊菩萨彩塑,其布局是正中为释迦牟尼佛,左为文殊菩萨,右为普贤菩萨。释迦两边有阿难和迦叶两大弟子,文殊、普贤两边各有一尊胁侍菩萨,最外两边各有一尊金刚,由9尊彩塑组成。这组“一佛二菩萨”与南禅、佛光二寺中的最大区别是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跟释迦佛一样,均结跏跌坐于束腰须弥座上,左边文殊须弥座的束腰部分中间的拱卷内雕有小卧狮子,这三尊彩塑均有背光,高低相同,均施说法印,充分体现了文殊、普贤、佛三圣一体,密不可分。文殊菩萨以智、普贤菩萨以行,辅佐释迦牟尼佛弘扬佛法。文殊菩萨面额丰满,衣纹流畅,继承了唐代的写实风格,而又脱离了唐代雍容华贵之态,虽然脸部丰满,但颈部且少了层层项圈,呈现出由富态逐渐转向秀丽的过程。

  五台山佛光寺不仅保存有唐代彩塑,还保存着金天会十五年(1137)的文殊菩萨彩塑。这组塑像有别于唐宋时期“一佛二菩萨”或“三佛二菩萨”的格局,而是专门建文殊殿主供文殊菩萨。由此可见,文殊菩萨作为至高无上的崇拜对象独立塑造供养,从而也揭示了文殊信仰的兴盛状况。殿内佛坛上塑有文殊菩萨等7尊像,文殊头戴花冠,身着法衣,袖口也是向上翻卷呈火焰形,手持如意,半跏趺坐于狮背的莲台上。这组彩塑是在文殊5尊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文殊老人和佛陀波利,成为文殊7尊的布局。这组彩塑是我国目前所见最早的文殊7尊像,其结构协调。线条柔和,具有宋、辽彩塑的遗风。

  元代时,藏传佛教传入五台山,使五台山成了汉、蒙、满、藏等多民族思想文化交融之地。文殊菩萨是东方各民族的共同信仰,再加上皇帝的扶持,极大地促进了五台山佛教的兴盛发展。这时的佛像塑制艺术,在以往写实风格继续流行的同时,出现了写意的倾向,并运用二者相结合的塑造手法,展示出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五台山广济寺保存有元代文殊菩萨彩塑,其布局是“一佛二菩萨”,建造年代为元至正年间(1335—1340),位于大雄宝殿内的佛台上,中为释迦牟尼佛,左为文殊,右为普贤,也是最为常见的“华严三圣”格局。这三尊彩塑均结跏趺坐于六角束腰须弥座上。这些塑像与佛光寺的唐塑、金塑相比,显得豪迈奔放,受到了蒙古族的影响。在此组塑像背面还塑有骑狮文殊、骑朝天吼观音、骑象普贤三大士像。

  以上所述的唐代南禅寺、佛光寺,宋代洪福寺,金代佛光寺文殊殿和元代广济寺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内这些不同时期的文殊菩萨彩塑更是五台山弥足珍贵的塑像艺术佳品。

  二、以文殊为主尊的彩塑

  明代五台山文殊菩萨彩塑俯拾皆是,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殊像寺文殊殿内塑于明弘治十二年(1489)的以文殊为主的12尊像。这一布局在五台山文殊彩塑中也是独具特色的。文殊菩萨骑狻猊像,总高9.87米,文殊菩萨头戴五佛冠,身披袈娑,面颊丰满,神态自然,右腿盘屈,左脚自然下垂踩在莲花上,半跏跌坐于狮背上硕大的莲台上,狮子高3.05米,形状与佛光寺东大殿唐塑狮子极其相似。但与前面所讲的骑狮文殊像很明显的区别就是这尊骑狮文殊像有十分华丽壮观的背光,这也是骑狮文殊像首次出现背光的彩塑。文殊右前方是天真活泼的善财童子,左前方为修罗天,左右两侧为佛陀波利、化老人和于阗王,身后两侧站立着四尊体态丰满,容颜丰腴,温文尔雅,衣着华丽的胁侍菩萨。文殊菩萨最前方两边分别有韦驮菩萨和金刚。殊像寺这尊文殊菩萨彩塑造型优美,神态逼真,独具匠心,如出神工。康熙皇帝叹为“瑞相天然”,乾隆皇帝三次至殊像寺瞻仰文殊圣像,并作诗4首,颂扬殊像寺的文殊骑狻猊像,同时还仿此于北京香山宝相寺塑像,又令丁观鹏绘制了巨幅画像,挂于宫中,朝夕瞻礼。这幅画像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五台山现存的明代文殊彩塑还有塔院寺大慈延寿宝殿文殊菩萨像。其布局是中为释迦牟尼佛,左为文殊,右为普贤。一佛二菩萨又分为三个独立组合,文殊菩萨3尊一组,文殊居中高大,左右两边为无量寿佛和阿弥陀佛,均结跏跌坐于莲花台上。这种以文殊菩萨为主尊两边为佛的塑像极为少见,在五台山也是孤例。文殊彩塑比两边佛像高大,顶结五髻,两耳垂肩,胸部裸露,身着袈裟,手执如意,面部老成,长有胡须,塑像特殊。五台山现存明代之前的文殊彩塑并未发现这种留着胡须的文殊像。此像被称为黑文殊,清代时,五台山有五色文殊像:菩萨顶有黄色文殊,罗睺寺有白色文殊,显通寺有绿色文殊,殊像寺有蓝色文殊,塔院寺有黑色文殊。从而为文殊菩萨造像增加了新内容。这组塑像的背后还塑有文殊等三大士。明代文殊彩塑还有广宗寺大雄宝殿内木制佛龛,上层佛龛供华严三圣,中为毗卢遮那佛,左为文殊,右为普贤,这3尊彩塑造型基本相同,只是手势不同,两边菩萨的莲花座略低于毗卢遮那佛座,头上都戴五佛冠,冠中有五化佛,表示五智之德,均有头光和背光,结跏跌坐于莲台上。充分体现了三圣圆融思想,即华严三圣代表佛教的全部,文殊与普贤相对于佛完全是平等的,他们各有分工,共同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

  明清之际是五台山佛教的第三个兴盛时期,文殊菩萨彩塑遗存较多,菩萨顶大文殊殿塑于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的文殊、观音、普贤三大士彩塑,是五台山藏传佛教彩塑的典范。此尊文殊菩萨身后为高大华丽的背光,头戴五佛冠,面部圆润略长,胸部裸露,饰以璎珞,宽肩细腰,肩膀插花,半跏趺坐于狮子背上,十分庄严威仪。这尊文殊菩萨彩塑,藏传佛教艺术风格鲜明,且比明代彩塑清瘦俊秀,下颌显明,腰细肩宽,装束更加华丽,表现了清代佛像之特点。

  五台山现存清代的文殊菩萨彩塑还有镇海寺观音殿内的文殊、观音、普贤等三大士像,显通寺观音殿文殊、观音、普贤等三大士像与大雄宝殿内三世佛背后的三大士以及千钵文殊殿内的老文殊,黛螺顶文殊殿内的五方文殊彩塑,慈福寺文殊殿的文殊、观音、普贤三大士等。镇海寺观音殿内的文殊等3尊塑像均长有卷曲的胡须,顶为螺髻,身披袈裟,手结说法印,结跏趺坐于须弥座上,这尊文殊像看去年高历深,虔诚道深,是五台山为数不多的留有胡须的文殊塑像。在三大士右边还塑有骑狮文殊像,这尊塑像除一些装饰外,通体为白色,因此称为白文殊。黛螺顶文殊殿内的五方文殊彩塑,是将五个台顶的五方文殊像合塑于一殿:即东台顶聪明文殊,南台顶智慧文殊,中台顶孺童文殊,西台顶狮子吼文殊,北台顶无垢文殊。五台山是文殊菩萨演教之所,五座台顶各供一尊文殊,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很多信众,由于路途遥远,体力不支,再加上气候恶劣、时间不足等诸多原因,不能礼拜全部五方文殊,留下遗憾,鉴于此种原因,黛螺顶模仿五个台顶的文殊菩萨像,汇集一处,形成了五方文殊殿,满足朝山信众的愿望。从此,把登临黛螺顶集中礼拜五方文殊称为“小朝台”,把朝拜五座台顶称为“大朝台”。

  民国年间的文殊菩萨彩塑。主要体现在龙泉寺、南山寺、普化寺、尊胜寺等寺庙中。最有特色的是普化寺大雄宝殿内的一佛二菩萨,即“华严三圣”,中为释迦牟尼佛,左文殊,右普贤。这组塑像均结跏跌坐于须弥座上,这3尊彩塑除了发型与手势不同外,其余均相同,佛为螺发肉髻,文殊和普贤是短直发。更为独特的是“华严三圣”左边还塑有老文殊,老文殊光头白须,满额皱纹,身着袈裟,神态自然,右腿翘起,左腿下垂,游戏坐于狮背上,是五台山鲜有的一尊老文殊像。龙泉寺文殊殿有骑狮文殊、观音殿有三大士像;尊胜寺藏经楼下层为文殊等三大士彩塑、文殊殿供有五方文殊像。

  现当代五台山文殊菩萨彩塑更是形式多样,是每座新建寺庙必不可少的塑像。例如金界寺文殊殿的千钵文殊、善财洞大雄宝殿的“华严三圣”、集福寺文殊殿的三大士、狮子窝文殊殿内的五方文殊、东台顶文殊殿内的文殊骑狮像、殊像寺藏经殿的沐浴文殊等。竹林寺千手千钵文殊殿的千钵文殊,头戴花冠,顶有坐佛,其身后四周伸出的千只手心中均托有结跏趺坐的佛像,千钵文殊泥塑贴金,庄严慈祥,衣纹流畅,飘带从两臂垂于地面,赤脚站立于肥硕的莲台上。竹林寺大雄宝殿的“华严三圣”中的文殊菩萨站立于狮背莲台上。我们所见的文殊塑像不是骑狮,便是结跏趺坐于莲台上,这种站立在狮背上的仅此一例。据近年西安南郊三爻村出土的北魏始光三年(426)三尊像,主尊交脚弥勒,两胁侍菩萨就是站立在狮背之上。还有敦煌108窟佛龛左侧绘手持净瓶,站立在狮子之上的菩萨,这就说明,“在佛教艺术中应该先有菩萨站狮像的出现,然后才有骑狮文殊图像的出现这一演变过程”。

  综上所述,从五台山现存历代文殊彩塑,可以看出它的发展演变。唐代格局为一佛二菩萨或三佛二菩萨,文殊塑像均由文殊骑狮及于阗王、童子、两位胁侍菩萨等5尊组成。宋代也为一佛二菩萨,但文殊居为佛左,且与佛一样结跏跌坐于束腰须弥座上,显示了佛与菩萨三位一体的思想。文殊彩塑像,主要有两种形式,佛与骑狮文殊、骑象普贤组合,或与不骑狮文殊、不骑象普贤的组合。释迦与文殊、普贤三尊以及文殊5尊造像的形成,并没有一定的造像经典仪轨依据,而是随着我国大乘佛教特别是大乘法华、华严思想的发展逐渐形成的。金代时把文殊菩萨独立出来供养,专设文殊殿,从唐代时的文殊五尊演变为文殊七尊。元代在沿袭前代一佛二菩萨的“华严三圣”布局外,还在此组像的背面塑有骑狮文殊、骑朝天吼观音、骑象普贤三大士像。广济寺三大士像是五台山现存最早的三大士彩塑。“大土”,音译为“摩诃萨”,意思是“伟大的人”,是对菩萨的通称。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曾经下诏书,佛改称金仙,菩萨改称大士,僧人改称德士。佛教中最伟大的菩萨是文殊、观音、普贤,所以三位菩萨合称为“三大士”。“三大士”像有以文殊菩萨为主尊的,也有以观音菩萨为主尊的。并且有的配置坐骑,有的坐于莲台上。明代时五台山文殊彩塑更是形式多样,技艺高超,出现了场面壮观的文殊12尊,成为五台山最为高大精美、气势震慑的文殊彩塑。从而体现了五台山佛教艺术中以文殊菩萨作为主要造像题材,以及文殊信仰的发扬光大。清代时又加入了浓厚的藏传佛教艺术风格,虽然在文殊菩萨造像的形制布局以及体状身态,是前代文殊造像的沿袭,但在制作工艺和色泽彩绘方面更为精细与艳丽。民国年间的文殊菩萨造像从整体来说没有什么显著地变化,只是面部造型比清代较为丰满。现代所塑的文殊菩萨像大都仿造明清之制,大多塑造精致,例如竹林寺的千钵文殊,比例匀称,端庄威严,做工考究。但也有极少部分文殊彩塑工艺粗糙、色彩艳俗,恐难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摘自:《五台山研究》2016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