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迦叶佛与迦叶尊者

作者:慧冲

  佛教中,迦叶佛与迦叶尊者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人物,而且有很多人误认为他们是同一人,但其实他们一个是佛,一个是罗汉,一个是佛的前世之师,一个是佛的大弟子,鉴于很多人在这方面认知上的不足,本人搜集了一些佛教史料,特做详细说明。

  迦叶佛,作迦叶波佛、迦摄波佛、迦摄佛。意译作饮光佛,又称迦叶如来。佛经中记载,迦叶佛是过去七佛中的第六尊佛。在《长阿含经·大本经》中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迦叶佛于贤劫中出世,属于婆罗门种姓,姓为迦叶。父名为梵德,母名为财主,子名为集军。当时的国王名为汲毗,国王所统治的王城为波罗耐。迦叶佛在尼拘律树下成佛,他举行一次说法领会,有弟子两万人参加,其上首弟子有提舍及婆罗婆二人,执事弟子名为善友。

  迦叶佛骑一头狮子,形像十分威严。有关迦叶佛的本生处,法显的《佛国记》中说:“舍卫城西五十里到一邑,名都维,是迦叶佛的本生处,父子相间处,盘泥洹处,皆悉其塔。”

  据说,迦叶佛又是释迦牟尼佛的前世之师,预言释迦牟尼必定成佛。《贤愚经》中记载:过去久远劫时,有大国王,名叫波塞奇,率领百千个小国家。他有一个太子和公主,太子名叫宝髻,公主名叫牟尼。尽管波塞奇国王统治着一个强大的国家,太子却不愿从政领军,只想着供佛斋僧;公主更是经常诵经念佛。当时有位比丘,名叫圣友,也经常到处去乞化油膏等燃灯的用具,回来至诚恳切地燃灯供养迦叶佛及僧众,很久都没间断。这件事给公主牟尼知道了,她非常欢喜,命人请圣友比丘来,对他说道:“我也发愿奉持布施,你燃灯所需的灯油、用具,由我来供给好吗?。圣友答应了。从此,圣友燃灯用的一切酥油,灯柱等用品均由公主提供。迦叶佛前的燃灯更加清亮了。迦叶佛知道这件事后,十分赞赏比丘圣友和公主牟尼的义举,迦叶佛为圣友授记:“你将在未来之劫成佛,名号定光如来。”又为公主牟尼授记:“你将于未来之阿僧祇(佛教的一种时间计量)劫成佛,名号释迦牟尼。”后来公主牟尼果然托生为男身,历经苦辛,得无上大道,证得圆满正觉而成佛。成为释迦牟尼佛(“过去七佛。的第七佛)。

  又《四分律·比丘戒本》记载:“一切恶莫作,当奉行诸善;自净其志意,是则诸佛教。”即迦叶佛所说之戒经。

  迦叶尊者,即摩诃迦叶。是释迦牟尼佛十大弟子中的大弟子。又作摩诃迦叶波、摩诃勖叶、大迦叶、大迦叶波、大迦摄。略作迦叶、迦叶波、迦摄波。意译大饮光或大龟。在佛弟子中,有“头陀第一。、。上行第一”等称号。尤以修苦行而著称。

  据《根本说一切有部苾刍尼毗奈耶》中记载:迦叶尊者的父亲是摩羯陀国尼拘律城的首富,因为老而无子,所以求神送子,神即禀告帝释天主,天主即命一个即将命终的天子去受生。天子却说:“我有宿愿,于世尊处,专修净行,恐生于彼,为我障碍。”天主便安慰他说:“汝勿忧虑,我当助汝,于一切时,令无放逸。”正因如此,大迦叶在童年,即从明师学习各种技艺典籍,一经耳目,即能永志不忘,从小就能。威仪进止,无不明察,及四吠陀,悉皆明了。”大迦叶长大成人后,娶毗耶离城迦罗毗迦村迦毗;罗婆罗门之女,虽然与贤妙女结婚十二年,但由于夫妇二人相约不耽五欲之乐,故“不同室而眠。“不互相触。”等到他的父母亡故之后,大迦叶。遂舍所有产业,告知其妻,自行出家。”

  大迦叶在佛陀为他剃度后的第八天,、即证得阿罗汉果。

  大迦叶在俗时,虽以富贵闻名,但身上并无骄奢淫逸之好,反而于出家后,少欲知足,常行头陀行。由于修习头陀苦行,他不愿过竹林精舍或只园精舍的僧团生活,而是喜欢露天静坐,冢间观尸,树下补衣。他认为尸臭和白骨,对修无常、苦、空、无我、不净观等,大有益处。

  《增一阿含经·弟子品》中云:“十二头陀难得之行,所谓大迦叶比丘是。”由于其人品、梵行为同辈所推崇,故被尊为教团之上首,亦深为佛陀所重。所以佛陀对他也特别优待:“佛从无始以来未曾呵责,以其德行深厚,无有过咎;又欲令于佛灭后,维持大法,纵使若有小缺,不以致责,欲令后世众生,深心尊重故。”佛陀还曾经在大众面前,将座位分半座给迦叶就座。

  后来大迦叶的年纪大了,佛陀觉得他不用再着粗重的粪扫衣,住阿兰若,便劝他回到僧伽中来,着轻好一些的居士施衣。但大迦叶拒绝了佛的好意,说:“我今不从如来教,所以然者,若如来不成无上正真道者,我则成辟支佛。然彼辟支佛,尽行阿练若……行头陀。如今不敢舍本所习,更学余行。”

  佛陀听了迦叶的话,意味深长地说:“将来我的正法,不是毁于天魔外道,而是毁于僧团的腐化与堕落。若要正法久住,僧团巩固,一定要像迦叶那样过严肃的生活。”

  另外据《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说,有一次大梵天王在灵鹫山,为了要令一切众生得大利益,请佛说法,并把一朵金色的波罗花献给佛。这时佛答应了大梵天王的请求,高升法座,却一句话不说,手里只是持着波罗花朝大家看看。在座的人都不理解,唯有摩诃迦叶破颜微笑。

  佛很高兴地当众宣布:‘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咐嘱摩诃迦叶。,同时还把平素所用的金缕袈裟和钵盂授予迦叶。

  《四分律》中记载,大迦叶自波婆城归来的途中,闻佛入涅槃之消息,遂至拘尸那城礼拜佛足。不久,迦叶担心正法可能散失与错乱,因此乃在王舍城集合五百比丘,从事经藏与律藏的结集。这次王舍城的结集,完全是由迦叶所主持、策划的。后世佛法的流传,与这次结集有极大的关系。

  佛经中还记载,大迦叶一百多岁时,传法给阿难,就到王舍城西南八里多的鸡足山入定:因为大迦叶曾受佛嘱,要在佛涅槃之后,守着佛传给他的衣钵,在山中入定,等待弥勒佛出世的时候,再将佛的衣钵传给弥勒佛。《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第四十中云:尔时大迦摄波(即大迦叶)复作是念:“我先已许欲涅槃时报未生怨王。”作是念已便诣王宫,告门人曰:“为我通王,云迦摄波今在门首欲见大王。”时守门人闻是语已,便入宫中既至王前正属王睡,即还却出报迦摄波曰:“圣者大王现睡。”尊者报言:“汝宜更去为我觉王。”守门人曰:“王性暴恶难可侵犯,我今不敢,恐王嗔责刑戮于我。”迦摄波告曰:“若如是者待王觉后为我报知:大迦摄波为欲涅槃,来就王门与王取别。”作是语已便往鸡足山中,于三峰内敷草而坐。作如是念:“我今宜以世尊所授粪扫纳衣用覆于身,令身乃至慈氏下生,彼薄伽梵以我此身,示诸弟子及诸大众令生厌离。即便入定三峰覆身,犹如密室不坏而住。”复作是念:“若未生怨王来至于此,山即为开。若王不见我身便呕热血而死。”念已入定舍其寿行。是时大地六种震动,流星下落诸方赫焰,于虚空中诸天击鼓。尔时具寿大迦摄波,踊身空中现诸神变:或流清水或放火光,遍起密云降注洪雨。作是事已,入石室中右胁而卧重垒双足,入无余依妙涅槃界。

  后来,未生怨王于梦中惊醒,听到门人的禀报之后,得知大迦叶示灭,悲痛欲绝,因而亲自前往鸡足山,希望能够见到尊者最后一面。当时,鸡足三峰自然开裂,形似莲花。未生怨王看见迦叶端然入定,身上覆盖着曼陀罗花,庄严无比。待其退出后,山峰又自然合拢。

  总的来说,在佛入灭后,大迦叶能主动挑起统领大众的重担,结集圣典,避免教团的分裂,同时又持守佛的衣钵入定鸡足山,等六十七亿年后,弥勒降生成佛时,把佛的衣钵献给他,并协助他教化众生,足可以见大迦叶在佛教史上是具有重大贡献的,并且是历万劫而不朽的。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