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朝阳北塔天宫中的佛家秘藏

作者:李振村

  在辽代,佛教是国教,遍布辽宁各地,现存辽塔有40处51座。“窗开八面风”的八角形塔是绝大多数辽塔的型制,四角形也就是四方形塔很少,还大都分布于朝阳一带,比如说有“关外第一塔”之称的朝阳北塔。

  塔从四角形到六角形再到八角形的变化,是从长期的造塔实践中积累的丰富经验而来。八角形塔更防风、抗震。朝阳北塔之所以没有“进化”,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它是在残破的唐塔基础上维修补建而来的。

  这个“关外第一”就始建年代看名至实归,最早可以追溯到三燕时代,那时候是和龙宫,北魏的时候叫“思燕佛图”;隋朝是梵幢寺塔;唐朝叫开元寺塔;到了辽代整修之后就改名为延昌寺塔,也就是现在的朝阳北塔。

  经过历代修修补补之后,历经一千多年风雨而不倒的朝阳北塔留给后人的完全是一部关于历代宝塔建筑的史书。

  更何况这里还出土了大量的稀世珍宝。墓中出土了多少好东西想必听得多了,可是一座塔里发现了佛舍利以及金塔、银塔、七宝塔等上千件宝物的事,那就是很稀罕了。

  天宫揭秘

  现在我们看到的朝阳北塔,高42.6米,为方形十三级密檐式空筒式砖塔。由夯土台基、砖台座、须弥座、塔身、塔檐、塔刹组成。夯土台基长、宽约100米,高7米,是燕都宫殿遗址,虽逾千年仍十分坚固。塔身四面砖雕密宗四方佛、八胁侍菩萨、二十四飞天、八大灵塔及塔名等图案,精美异常。

  而从外面看不到的地方,北塔之中还隐藏着神秘的天宫、地宫。中宫因其宫门外露早已被发现,内供五方佛主尊大日如来。

  1984年的时候,朝阳北塔因年久失修和自然灾害等方面的侵袭,状态堪忧,于是辽宁省文化厅和朝阳市政府决定对北塔进行维修加固。维修前,文物部门只知道北塔历史悠久,并不掌握具体情况。初步勘察出历史遗迹后,原维修方案随即被推翻。准备期足足用了两年,直到1986年,国家文物局重新制定了方案。

  朝阳市北塔博物馆馆长杜斌在《朝阳北塔——五世同堂宝塔》一文中回忆说:1988年10月21日开始了对塔体本身的勘测和清理。至11月中旬,当清理到塔顶第十二檐时,檐体风化严重。考古人员将残砖移开后,在十二层中心位置发现了几乎被尘土填满的青石。凭经验,考古专家确认这就是北塔天宫。但为了保密,谁也没有外露。1988年11月12日至14日正式清理。清理现场戒备森严,朝阳市公安局派5名警察,荷枪实弹昼夜守在塔下,非工作人员不得靠近。20名考古和施工人员在现场吃住,并且不准与外界联系。

  考古人员趴在临时搭的木板上,用毛刷一层一层、一点一点清理掉灰尘,当第6袋千年尘埃被清出之后,天宫露出了本来面貌。天宫位于第十二层塔檐中部,由门道、甬道、宫室组成,南北长4.2米,东西宽1.39-1.80米,深1.72米。

  1988年11月14日,尘封千年的天宫被打开了。首先发现了散落的七宝塔饰件,接着清理出上万件佛珠等饰件,并发现了木胎银棺。打开银棺,一座舍利金塔映入眼帘。当工作人员打开金塔,又惊奇地发现了塔内一个精致、漂亮的金盖玛瑙罐。金盖打开,罐底一乳白色一红褐色两颗米粒大的晶体呈现出来,联想到北塔是舍利宝塔。北塔博物馆馆长、考古专家董高先生当即说,“舍利,释迦牟尼真身舍利”。

  舍利传奇

  据传释迦牟尼的舍利是在公元383年传入中国的。隋文帝于公元601年命天下各州敕建舍利塔,朝阳在隋文帝时为营州,是仁寿第二年第二批敕建舍利塔的五十三州之一。营州在思燕佛图遗址上重新修建了梵幢寺塔以奉安所颁舍利。

  唐朝高僧道世所著《法苑珠林》舍利篇记载:“仁寿二年正月二十三日复分布五十三州建立灵塔。令总管刺史已下、县尉以上废常务七日。请僧行道教化打刹。施钱十文一如前式。期用四月八日午时,合国化内同下舍利封入石函。所感瑞应者。别录如左……营州(三放白光惑得古石解作函)……”

  孙超在《朝阳佛祖真身舍利的传奇经历》一文中介绍说,仁寿元年(公元601年)6月13日,隋文帝杨坚六十大寿。在仁寿宫的仁寿殿,杨坚颁布了一项重大决定:在天下各个州郡中,选择30个州郡,建立舍利塔,来安奉释迦牟尼佛舍利。杨坚亲自从七宝箱取出30份佛祖舍利,放在龙椅前的玉案上烧香礼拜。然后把舍利分别放入30个金瓶中,以熏香之泥封印其盖,派人送往选定的30个州中。

  仁寿二年(公元602年)正月二十三日,隋文帝又下诏书,令在全国再选53个州,建立灵塔,安奉佛祖舍利,朝阳(当时叫营州)就在这第二批的53个州内。

  仁寿四年(公元604年),隋文帝又在全国选了31个州安奉佛祖舍利。就这样,隋文帝先后三次在全国选了114个州,每个州安奉一份佛祖舍利。

  在朝阳北塔天宫和地宫中发现的碑刻中,证明了这两颗舍利就是释迦牟尼的真身舍利。

  在立于天宫门板外侧的天宫物账碑上,开头一句话是:“今聊记石匣内……”以下记载石匣内安奉的主要物品名称及数量。因文字大多剥蚀,能够辨认的有“经塔”、“舍利两粒”、“金莲”等。后面刻写的是:大契丹重熙十二年四月初八日午时再藏……

  研究者认为四月初八是释迦牟尼佛诞辰日,在这个日子再藏舍利只能是佛祖舍利。

  天宫中鎏金银塔内还有题记铜版和银经卷,上边写有:重熙十二年四月八日与舍利同时葬此银塔……

  北塔地宫中也曾发现辽代重熙十三年刻写的题记砖,上刻有“霸州邑众诸官同共齐心结缘弟三度重修所有宝安法师奉隋文帝敕葬舍利……”辽代时,朝阳称霸州,题记砖中第一句是说,僧俗众人第三次重修北塔事;第二句是说“宝安法师奉隋文帝敕葬舍利”。

  北塔地宫位于塔心室下台基座内,呈长方形,南北长2.05米,东西宽1.76米,高4.48米,四壁由沟纹青砖砌筑,白灰勾缝,地面铺青砖,宫顶盖柏木。因地宫多次被盗,发现时里面剩下文物很少。但其中石经幢、石函等遗物对于考古却有着重要作用。

  五世同堂

  朝阳北塔,清代以前史籍无明确记载。至晚清和民国年间所修地方志,略有所录。随着北塔维修工程的展开,研究者们用确凿而丰富的考古资料,揭开了“五世同堂”塔的面纱。也就是现在我们所了解的以三燕宫殿夯土台基为地基、以北魏“思燕佛图”的台基为台基、隋唐砖塔为内核、辽塔为外表的独特的“塔上塔”“塔包塔”的构筑形式。

  朝阳北塔建于高大的夯土台基之上,三燕王朝曾在台基上修建了一座宏伟的宫殿。考古人员发现的三燕遗物主要是建筑构件,诸如瓦当、础石还有陶器、铁器等。

  北魏时期的“思燕佛图”是建在三燕时期宫殿遗址三层台式夯土台基之顶层台上的土木结构楼阁式塔。木塔容易引发火灾,一场大火之后,“思燕佛图”只剩下了塔基址和环绕塔周围的殿堂建筑遗址。

  木塔容易出问题,隋朝就开始建砖塔。隋的梵幢寺塔也就是安奉佛舍利的隋文帝敕建舍利塔,就是在北魏思燕佛图下部夯土塔体上重建的砖塔。研究者表示,隋的梵幢寺塔整体风貌是一座方形空筒式十五级密檐砖塔。从修塔用砖上看,北塔原始砌体砖是隋代流行的细绳纹砖。从塔的建筑遗迹上看,能看到上、下两层互相迭压的现象,上层为盛唐,下层为隋代。还能看到内外相包的现象,最外为辽代,中层为唐代,最内为隋代。

  北塔塔基座发现辽砖以内便是典型的唐砖,弧线或直线形粗绳纹砖。北塔塔门基座内发现一块唐代残石碑。碑文有“隋之……龙城紫塞……圣上乃……”残存字样,可推测为唐人记述隋人所建梵幢寺舍利塔之事,又记唐人奉旨重修隋塔之事。在北塔的一处彩画上发现有朱书“天宝”二字的题记。另外,在北塔天宫中发现的文物中有刻铸“顺天元宝”的铜钱,顺天为安史之乱中史思明伪号。唐代仅仅是对隋代梵幢寺塔进行了维修,所以,建筑风格似保留了隋塔的风貌。

  契丹人建辽国后,朝阳北塔重修了两次。第二次规模较大。这次重修,是在隋、唐塔的外层包砌了辽代风格的密檐式砖塔,也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北塔。

  硕壮抗震

  在辽宁,被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辽塔共有40处,计51座,数量占全国辽塔总数的一半以上。我省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辽塔分布在沈阳、大连、鞍山、锦州、阜新、辽阳、铁岭、朝阳、葫芦岛等9个市。辽代建塔,京、府、州以上城市,一城至少一塔。

  朝阳北塔虽然是以隋、唐塔为内核重建的四方塔,但是辽塔特点仍是十分明显。建筑材料从木质转向砖塔就不说了,外观看上去就十分硕壮,而中原的塔都是看着细高挑。这一点从塔高与底径之比就能看出来。辽塔甚至接近二比一,而其他的塔有的是四比一。

  塔这种建筑传入中国后,中原等地大多是阁楼式塔等比较高大的塔,在塔内有塔梯,可以供人们攀登至顶,凭栏远眺。而辽塔绝大多数都是实心塔,是不可以登攀的,没有了登高观赏的功能。但是观赏只看辽塔自身就够了,辽塔塔身上的各种浮雕塑像绝对是超越时代的艺术精品。

  唐代以前的塔多为四方塔,如西安的大雁塔小雁塔。辽宋时期,四方塔逐渐进化成六角及八角形塔。基座繁复塔面精雕细琢成了辽塔独有的特色,辽塔形制亦多为八角形塔体的实心密檐式。辽塔的塔基或第一层塔身都十分高大,六七米高的都有。

  辽塔的大实心和大体格也起到了抗震的作用,唐山大地震时,无数建筑甚至被夷为平地,但辽塔——天宁寺塔、观音寺塔等数十米高的砖塔却是裂而不倒。

  研究者认为抗震能力强的技术原因还有,辽塔的塔身平面都是对称的,有效地抵御了来自各种方位的地震横波的袭击。另外就是厚重的塔身,有的塔身外墙厚达2米,都是用特制的塔砖、特制的灰浆砌成的,不只防火更防震。

  辽塔的独树一帜,与当时辽国国力强盛技艺发达是分不开的,也与契丹人对汉文化兼收并蓄和对艺术的追求紧密相连,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来源:辽沈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