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论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中融儒入佛的特点

作者:蒋炎洲

  ——以《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为例

  一、太虚大师出生的时代背景

  太虚大师应世的时期正是近代中国世道最黑暗,社会最纷乱,人民最苦难的时代,由此中国社会发生了一系列的重大变革。列强入侵、太平天国起义,使清朝陷入内外交困的窘境。一批开明的封建官僚士大夫开始倡导向西方学习,发起了谋求富国强兵的改革之路——洋务运动。

  当时的历史环境下,佛教也是弊病丛生,清政府及地方豪强更想借兴办社会教育之名侵占寺庙土地、房产。因此“庙产兴学”与佛教本身的问题,也使得佛教处于内忧外患、危机四伏的境况。但自古乱世出英雄,危机酝酿着转机,各界均催生出一批非凡人物。清末民初,佛教界也涌现出一批扶正佛法、力挽狂澜的高僧,被誉为民国四大高僧之一的太虚大师,继承传统,锐意革新,以自己的方式,弘扬佛法、挽救劫运,使佛教千年古树再抽新枝。

  太虚大师清光绪十五年(1889)出生于浙江海宁长安镇。大师在《自传》中说:“我生为乡镇贫子,幼时孤苦羞怯,身弱多病,毫无一点异禀可称述——特先声明于此,以免后来的人为我造谣——殊不类佛徒,而反有些近似‘少也贱多能鄙事’的孔仲尼。这也或者是我适宜于开创反贵族的人民佛教,和反鬼神的人生佛教的一个因素”[1]。大师自言家庭背景是他日后提出人生佛教思想,走向佛教革命之路的重要因素之一。大师把自己的童年经历比作与孔仲尼相似,可知其对孔子的了解及认同。

  中国传统儒家思想,起于《易》,经周朝之文、武、周公,至春秋孔、孟得以完成。自汉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直至清末民初,儒家思想已融入到中国人的血脉中,化成了百姓日用而不觉得的价值观。

  所以对于孔子儒家思想的认同,不仅是太虚大师,即使是当时社会上的其他新学革命派人士,其骨子里仍然深受着儒家思想的影响。故此,欲解决中国的社会、人心问题,如果不了解儒家的哲学思想,将是空谈。太虚大师深知这一点,虽然出家,但其对于佛教的革命思想中透出了强烈的儒家气息。他提出了很多融儒入佛的新观点,奠定了人间佛教思想的根基。

  二、太虚大师的佛教思想

  (一)佛教革命思想的确立

  大师自幼丧父,母改嫁,从5岁起随外祖母在修道庵生活,外祖母信奉“道教”,大师《自传》中写道:“外婆又每年轮流着到杭州天竺、玉皇,及到普陀山、九华山进香。……下普陀山,顺便到宁波的天童、育王及灵峰晋香,去回不过月余。从此,我对于寺院僧众更深歆慕”。[2]

  童年经历成为太虚大师日后出家的前缘。1905年6月太虚大师15岁,于平望小九华寺出家,同年12月往天童寺受戒,受到得戒和尚敬安的着意栽培,圆具后敬安和尚修书介绍其往宁波永丰寺随歧昌法师学习佛经。在这里太虚大师结识了华山法师,遂开启了他对新学的认识,其革命思想从此萌芽。太虚大师在《自传》中写道:“华山在当时的僧众中,开新学风气的先导。已于杭州与僧松风等设办僧学,交游所及,多一时言维新办学校人士。……于谭嗣同《仁学》尤爱不忍释手,陡然激发以佛学入世救世的弘愿热心,势将不复能自遏,遂急转直下的改趋回真向俗的途径”。[3]

  太虚法师励志以佛学救世,但当时佛教界本身弊病太多,要解决社会问题,首先要解决佛教自身的问题。1913年,太虚在敬安法师的追悼会上首次提出佛教教制、教产、教理三大革命。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太虚对于西洋学说,及自己以佛教救世的力量发生怀疑,遂转入普陀山闭关潜修佛学,了余法师请来印光大师来给他封关。印光大师的思想有着典型的融儒入佛风格,太虚对印光大师赞誉有加,如他在撰写《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塔铭》中写道:

  师本由儒生入佛,历游禅教而归专净业。适儒士被弃于民初欧化之际,故清季以来,曾读儒书而被导入净土法门者独多也。余识师普陀后寺于宣统元年,继此十年间,余每每居普陀前寺,与师往返普陀前后山甚频,书偈赠答非一,近廿年始渐疏阔,师与余相契之深,远非后时起信诸缁素所了知。师志行纯笃,风致刚健,亲其教览其文者,辄感激威德力之强,默然折服,翕然崇仰。[4]

  在这段文字中,太虚表达了其与印光大师的法谊之深和崇敬之殷,表明他对印光大师导儒入佛的成功经验和弘化方式是认同的。

  由上可以清晰看到,传统的儒家思想、佛教思想和西方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和民主主义思想对太虚大师产生了多重的影响,使之最终形成了具有革命性的儒佛融通的人间佛教观。

  (二)人间佛教思想的提出

  人间佛教思想在上述的时代背景下,逐渐酝酿。太虚大师提出“人生佛教”,是为对治佛教鬼神化的时弊。他在《人生佛教的开题》中说:“若要死得好,只要生得好;若要做好鬼,只要做好人,所以,与其重死鬼,不如重‘人生’”[5]。这都与孔子《论语·先进第十一》中说的“未知生焉知死”,以及《论语·述而第七》中说的“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儒家思想如出一辙。

  有学者论述:“人生佛教的思想是太虚大师在1924-1925年期间开始酝酿,1928年大师在上海俭德储蓄会开讲《人生佛学的说明》,标志着“人生佛教”思想的正式提出。人间佛教则是太虚大师在1932-1933年期间提出来的,1933年大师在汉口商会演讲《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标志着“人间佛教”概念的提出”[6],其中也阐述了与《人生佛教的开题》一文中相同的鬼神观。

  《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一文在1934年元月发表于《海潮音》第十五卷第一期的《人间佛教》专号上。而人间佛教思想也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佛教最可宝贵的智慧结晶”。[7]

  三、《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中的儒佛思想

  (一)开宗明义,畅佛本怀

  《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开宗明义地指出:“人间佛教的意思,并非是教人离开人类去做神做鬼,或皆出家到寺院山林里去做和尚的佛教,乃是以佛教的道理来改良社会,使人类进步,把世界改变罢了”[8],这实际上说出了释迦牟尼佛的创教本怀。释迦牟尼佛因看到众生生、老、病、死之苦,而发心出家修行,以期断除烦恼,令众生皆得解脱。他于菩提树下悟道后,大转法轮,讲经说法,以教育的方式,让众生能够通过听闻佛法,改变错误的认识和行为方式,以此推动社会和人类的进步。他提倡众生平等的理念,强烈冲击了印度严苛的种姓制度,他慈悲与和平的教导,帮助众生解除内心的痛苦和恐惧。佛教的传播,并非为了扩大僧团,掌握私权,而是寄望于以佛教的慈悲和智慧改变世界。

  释迦牟尼佛的思想,在中国得以发扬光大,得益于佛教的中国化之路,即佛教与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的有机结合。而在《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一文中,清晰体现出太虚融儒入佛的人间佛教理念,这是囊括了世间与出世间法的圆满的佛教思想。该文“从一般思想中来建设人间佛教”“从国难救济中来建设人间佛教”“从世运转变中来建设人间佛教”等几个方面分别论述了建立人间佛教的必要性、可行性和建立方法,集中展现了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和实践路径。

  (二)融儒入佛以治世

  儒佛合流,并非民国才有,自两汉之际佛教东传,在其中国化进程中,始终走着一条融儒入佛、佛道合流的道路。

  就入世哲学而论,融儒入佛,不失为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虽然当时社会上名流极力推行新学思想,但是传统儒家思想深植于人们内心,要想挽救世道人心,必须与儒家的传统道德相结合,借而用之方有实效。

  1.对“一般思想”善巧引导

  太虚大师演讲中用较大篇幅论述了“从一般思想中来建设人间佛教”。“一般思想”即不明佛教真相的大多数人的思想,分析了一般人看待佛教是“神异的、奸盗的、闲隐的、朽弃的”佛教。一般人对佛教有很多误解,所以太虚大师以“佛教教人的报恩理论”来论述,分别从:报父母恩、报社会恩、报国家恩、报圣教恩等佛教的报恩观,阐述了佛教的入世观,以此阐明佛教知恩报恩、积极入世。

  当今时代,佛教同样面临着被误解的危机,佛教界更需要从入世角度,阐释佛法。以报父母恩的孝道思想为基础,进而展开,扩大为邻里、乡党、社会、国家,最终归于报圣教恩。这与儒家孝道思想,以及《大学》“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如出一辙。而这也是佛教本来的思想,从《观无量寿经》净业三福可知。

  太虚大师进一步论述“从事正当职业无碍于学佛”的道理,以及“佛教的一个经济办法”,即“人生只要有衣、食、住、行就可了,要很多资本堆积起来作什么?”的财富观,并阐明了“佛教的缘成史观,比经济史观要透彻明白的多”。而在大师论“辩证法与诸行无常”时,对当时人们刚从鬼神迷信转入科学迷信的执着进行了破除,他说:“最新的科学与佛学历万古而常新,亦非新时代的科学所能及。”[9]

  大师从“一般人”的“一般思想”分析佛教的入世观,从财富、生死无常等人人需要面对的切肤问题进行论述,融儒入佛,破除了世人认识上的误解,为“人间佛教”奠定了理论基础。

  2.儒家省过修德与佛教因果业报的结合

  太虚大师根据当时的社会现状,从敦伦尽份的角度劝人勿徒逞悲愤,而是要踏踏实实“各尽各人的力量,从实际上坚忍耐劳去工作”。并提出了“想免灾难要省过修德,从佛教因果业报上讲……提倡要清本正源的拔济灾难,须要各人反省过愆,而勇于进修业……由修德行善之结果,社会自然安宁”的因果观。进一步论述了“安份尽职为救国基础”[10]的观点。

  太虚大师上文提倡的“省过修德”“安份尽职”的思想,显然是融合了中国传统儒家思想。而佛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业报思想,对于人心的止恶向善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乱世人心不安的一剂镇定剂。

  太虚大师还提出剿匪先得民心归顺,剿匪的人,要发佛菩萨的大慈大悲、救世救民的愿心。提出“有攻人杀器,不如有保民防具,可为全世界开辟出一条光明的坦道”的理论,显露出太虚大师慈悲不杀的佛教理念。太虚大师提倡施政要立诚为公,然立诚在今日政治信用破坏后,是起死回生的救命针。[11]

  从以上观点可以看出,太虚大师慈悲不杀的观点和注重人心塑造的教育理念,以防止私心与贪心。这与儒家的“仁慈”思想和“诚心正意”理念是相吻合的。太虚大师“施政要立诚为公”的观点从理上讲是要防止“偷心”,与儒家“大公无私”的思想也是一致的。

  3.以中国克己崇仁思想对治西方纵我制物之路

  太虚大师提倡“从世运转变中来建设人间佛教”。他从西方国家的变革,论述了“可知纵我制物的思想,即为造成近代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文明的源泉”,导致“世界各国都已陷入走不通的死路”。而中国无出路中的出路是:“将纵我制物的思想,改变成中国文化根本精神的克己崇仁”;又从“罗斯福的善邻主义”“日内瓦的世界佛教大会”“佛教的原则与人类新道德”说明利他则自他俱利,害他则自他俱害的辩证因果报应观。继而阐发“菩萨是改良社会的道德家”的观点,即“菩萨乃能将佛教实现到人间去”的人间佛教思想。[12]

  太虚大师以上论述,主要说明现在西方纵我制物的思想已经陷入死路,而佛教的治世作用蓄势待发,可以在世界各国推行和使用。其中重要的理论基础就是中国传统的“克己崇仁”的儒家思想和佛教破除我执的思想相结合。儒家经典《孟子·梁惠王》:“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和《礼记·曲礼上》:“欲不可从”的思想,强调了私利和纵私欲的危害,此正是对西方纵欲思想的顶门一针。由此可知,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是融儒入佛,借儒家传统道德之力而推行人间佛教思想。

  (三)融儒入佛,构建世间与出世间法圆满的思想体系

  人间佛教是世间与出世间法互相含摄、完整的思想体系。太虚大师强调广行慈善,同样强调佛教的终极关怀“发菩提心,圆成佛道”。其注重佛教在人间的事业,然其目标始终不离圆成佛道。

  1.佛教的慈善观

  太虚大师在文中劝导“善堂的慈善家最好能信佛”,还开示“以慈悲恻隐的心肠来做慈济事业,也即为佛菩萨济生度人的基础。但这种世间善事,虽然功不唐捐,若不能信佛学佛回向菩提……,都是有限量而不究竟的”[13]。大师以此劝导人们要行善,还要有佛菩萨般的慈悲心,不仅如此,更要发广大心,回向菩提以圆满佛道。

  2.出世间体系

  回向菩提,实际上是强调了人间佛教的超人间性。李利安教授说到:“超人间信仰是佛教全部理论架构和实践体系得以支撑和运转的主要因素”[14],这是太虚大师建设人间佛教思想的理论基础。

  太虚大师在《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中有一首自述偈,说明人间佛教既重人格的完善,又具解脱之圆成佛道思想,偈曰:“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圆佛即成,是名真现实。”此偈强调了“人成”而圆满于“佛成”。

  (四)使人间佛教思想成为普世价值观

  文章最后,太虚大师从正反两个方面做了论述。首先展望了“三十年后的太平世界”:“我们在此时,真能修菩萨的愿行,将亚洲文化贡献到欧、美各国,我敢作一个大胆的预言:三十年中,便可把相争相杀的人间地狱一扫而空,变成太平世界。此并非凭空的揣想,如有修菩萨行的人,必可实证到的”。同时也说到“中国人做错了将延长祸乱或再落人后”。进而,大师指出一条明路:“现在我们要想自救救世,非将中国的文化发扬成领导各国的文化,恢复为世界的先进国,不足为中国人无出路中找到的一条出路。”[15]

  太虚大师“将中国的文化发扬成为领导各国的文化”,在近代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博士与日本池田大作对话中也表达了类似观点,汤因比说到:“解决21世纪的社会问题,唯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

  太虚大师生前开展了很多国际交流活动,他希望能把中国佛教,即把儒佛融通的人间佛教思想发展成为解决世界问题的最有利思想。

  四、结 论

  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是融合世出世间法的圆满的佛教思想。关注人成,落脚于佛成。正如其《人生佛教之目的》一文中写的人生佛教的四个目的:“一是人间改善,以佛教五乘共法中之五戒等善法净化人间;二是后世胜进,推行佛教因果与轮回的基本理论;三是生死解脱,于人成而进入佛成;最后是法界圆明,普度众生,此为大乘至极之效果,亦佛法究竟之目的也”[16]。四者具足,则是融世出世间法的圆满佛教思想,正如大师所言:“是四重为全部佛法所包容之目的”[17]。以人间佛教思想,使“法界圆明”,达到治国、平天下的目的,是太虚大师思想的圆满体现。

  这些特点从大师《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一文中可以清晰看出,该文可说是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标志性文章,可以代表太虚大师推行和实践人间佛教思想的宏观思路。虽说大师受新学的影响,具有西方民主和革命色彩,同时,太虚大师出家为僧,学习中国大乘佛法,又生于中国,根植于中国传统思想沃土之中,当世道人心、社会国家遇到问题时,欲以佛法的智慧解决现实的问题,必然需要借儒家思想之力而善导之。所以说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既具有新学的革命性,又是一条新一轮的融儒入佛的中国化佛教改革之路。

  中国古老而朴素的孔孟学说和佛教智慧,对解决当今社会问题、人心道德问题,乃至对全球治理依然有价值。而太虚大师提倡的人间佛教思想,正是儒佛融通的,包含世出世间法的圆融无碍的,以达到“法界圆明”为最终目的的中国化大乘佛教思想。

  (作者为《江苏佛教》期刊编辑)

  注 释:

  [1][2]太虚:《自传》,《太虚大师全集》第十九编·文丛http://tx.foyuan.net/book/Article19_020.html

  [3]太虚:《自传》, 《太虚大师全集》第十九编·文丛http://tx.foyuan.net/book/Article19_023.html

  [4]余池明: 《太虚法师与印光大师的因缘》,《泽溥群萌——印光大师与四众弟子的法缘》,团结出版社,2015年版,第93页。

  [5]太虚:《人生佛教开题》,黄夏年主编:《太虚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223页。

  [6]裴勇: 《先回到太虚大师去——人间佛教定位之再检视》,http://fo.ifeng.com/a/20170321/44558164_0.shtml

  [7]邓子美: 《二十世纪中国佛教智慧的结晶》,《法音》,1998年第7期。

  [8][9][10][11][12][13]太虚:《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太虚大师全集》第十四编·支论http://tx.foyuan.net/book/Article14_011.html

  [14]李利安: 《当代人间佛教所面临的核心理论问题》,“人间佛教的当今态势与未来走向”,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财团法人佛光山文教基金会,2009年,第21页。

  [15]太虚:《建设人间净土论》,《太虚大师全集》第十四编,http://tx.foyuan.net/book/Article14_011.html

  [16][17]太虚:《人生佛教之目的》,《太虚大师全集》第二编,http://tx.foyuan.net/book/Article02_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