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从宗教院校的成长论赵朴初的人间佛缘

作者:赵金国、邓玉超

  (湖南科技大学讲师)

  如果我们用“信仰、理解、施行、印证”来概述赵朴初先生的“佛缘”,那么培养“信、解、行、证”的弘法者应该是赵朴初先生最大的心愿。然而,根据新华社2017年9月7日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简称《条例》,自2018年2月1日起施行。进而,培养弘法接班人的“宗教院校”已经列入到《条例》的第三章,宗教院校的人才培养、文化传承得到国家的重视,正式编入2018年版的《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版的《宗教事务条例》与2004年版的《宗教事务条例》相比,做了很大的完善之处:一是增加了第三章宗教院校,二是增加了第七章宗教财产《条例》,《宗教事务条例》14年的发展清晰可见,国家对宗教文化的态度开放包容,以满足人民群众的信仰需求为价值取向,把公共服务与人民幸福联系起来,我想,这也与赵朴初先生1938年参加53万难民和流浪儿童救济事业的初衷是一致的,是人间佛法的施行和印证。

  一、宗教院校是培养弘法者的主阵地

  赵朴初先生是忠实的弘法者,早年就学于苏州东吴大学开始学佛,1928年后,任上海江浙佛教联合会秘书,上海佛教协会秘书,佛教净业社社长;1938年参加53万难民和流浪儿童救济事业,中国佛教协会主任秘书,上海慈联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常委兼收容股主任,上海净业流浪儿童教养院副院长;1980年后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和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佛学院在文革后恢复招生。

  中国佛学院在党和政府领导下,秉持赵朴初先生“多闻多思、知恩报恩”的院训,由宗教团体出资举办院校培养爱国爱宗教后备人才、忠实地阐释宗教教义、培养当代有宗教教职人员的重要基地。中国佛学院坚定走中国特色宗教院校办学道路,努力培养和造就热爱祖国、接受党和政府领导、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有宗教学识、立志从事宗教事业并能联系信教群众的宗教人才队伍。

  2004年国务院出台了《宗教事务条例》,随后2007年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了第6号令,公布自2007年9月1日起实行《宗教院校设立办法》,第二条明确规定,宗教院校是宗教团体举办的培养宗教教职人员和其他宗教专门人才的全日制院校;宗教院校分为高等和中等,高等宗教学院学制为四年以上,毕业生学历为本科以上;中等宗教学校学制为二至三年,毕业生学历为中专或大专。宗教院校设立办法》第七条、第八条明确规定高等宗教院校设立标准,培养方案、教学学制、办学标准、招生对象,师生比列,专任教师比列,教学设备器材图书、办学资金来源情况,要求教学场所必须能够满足师生的宗教生活和日常生活、体育锻炼等方面的基本需求。《宗教院校设立办法》成为宗教院校生存和发展坚强保障,为培养宗教教职人员和其他宗教专门人才提供了机制依据。

  1956年,中国佛学院创办于北京,院址设在法源寺。1959年举办第一届研究班开学,1961年9月研究班再升为研究部。1985年5月24日中国佛学院第一届学生会成立,2004年重新审定《中国佛学院管理规章制度》。中国佛学院有本科教育和硕士教育。其中本科教育学制4年,招生计划30名,1班,教学课程设置有:佛教史、唯识、中观、天台、华严、禅宗、净土、律学、佛教文物、佛教音乐、古典文学、现代文学、中外哲学、历史学、文献学、时政、外语、书法等;完成培养方案的课程学习任务,颁发国家宗教事务局认可的学士学位。硕士教育学制3年,招生计划5名,完成培养方案规定的课程学习任务,并通过毕业论文答辩,颁发国家宗教事务局认可的硕士学位。1956年办学至今,除去文革时期,累计中国佛学院为国家宗教事业输送约1820名学僧毕业,分别到各地宗教事业岗位上献身。同样,湖南佛学院由湖南省佛教协会举办,1998年经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湖南省人民政府、湖南省宗教事务局等部门批准成立;自1998年开办以来,学院秉持培养爱国爱教、遵纪守法、信仰虔诚、自愿献身佛教事业的青年僧才为基本目标。已培养300多名学僧毕业,分别各大寺院担任僧职。

  由此可见,宗教院校培养爱国爱教后备人才、遵纪守法、信仰虔诚、忠实地阐释宗教教义、自愿献身佛教事业的僧才为宗旨,目前已经名符其实的履行职责,成为培养弘法者的主阵地。

  二、宗教院校是佛法交流的主渠道

  翻开中国佛学院的发展历程,我们清晰可见,宗教院校已经成为化交流的主要形式,国家交流的途径,文佛法交流的主渠道。1960年10月11日 为纪念法显法师到锡兰取经1550周年,中国佛学院委托中国驻锡兰大使张灿明向锡兰“维迪阿兰卡拉大学”赠送一批佛教经书。 1964年3月18日佛教四众弟子在中国佛学院所在地法源寺举行“玄奘法师圆寂1300周年纪念法会”日本佛教界人士西川景文长老、大河内隆弘长老、中浓教笃法师参加了法会。1981年2月17日 中国佛学院传印法师、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馆员姚长寿居士,应邀请前往日本净土宗佛教大学进修。

  赵朴初与星云法师虽然都不是太虚大师的亲传弟子,但都继承了人间佛教的太虚思想。赵朴初认为:“人间佛教主要内容就是五戒十善”,扩充为四摄、六度 ”。星云则直截了当的说:“五戒十善是人间的佛教,四摄、六度是人间的佛法 ”。星云大师认为如果我们这个世界,没有恶人侵扰,没有政治迫害,没有经济缺陷,没有情爱纠纷,没有交通事故,没有环保污染,有诸上善人聚会在一起,有善良的同胞相敬互爱,这就是人间净土。赵朴初也认为,太虚‘议政而不干治”之说遭某些人嘲笑攻击是不对的,他,针对这些非议挺身而出说:今日中国的佛教,是没有人权可言的。以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佛教,而要求它担当起弘法利生,护国济民的事业,这是戏论;赵朴初坚信弘扬‘自度度他’,必须从人间的自己度脱出发,才能度脱众生,他以佛教的人权而为之奋斗一生,表明了“信、解、行、证”人间佛法。

  为了旱日实现“鉴真回国”的愿望,赵朴初先生亲率中国佛教代表团和中国佛学院代表对日本进行了友好访问,此次访问受到日本宗教界的热烈欢迎和隆重接待,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日中友好佛教协会理事民道端良秀盛赞“这次访问将成为近代以来中日佛教史上一大事件而永载史册,将成为将民期中断的中日佛教友好交流重新展开,再现昔日辉煌的良好开端日本佛教界表示要为中日两国人民建立起钢铁般的团结关系而努力奋斗 。为了迎接佛像“鉴真回国”,赵朴初先生成立了“全国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委员会”。鉴真大师像回国不是偶然,是2000多年来两国人民友好交流的历史沉淀,是鉴真东渡之后1200多年来两国文化交流见证;赵朴初先生用自己的施行印证了他的人间佛法。1985年2月13日 日本庭野和平财团在东京宣布,将1985年“庭野和平奖”授予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赵朴初,表彰赵朴初为促进中日友好交流和宗教界的友好交流以及维护世界和平所作出的显著贡献。

  三、赵朴初是人间佛教的施行者

  中国佛教的两次变革,一次是慧能六祖的变革,另一次就是太虚的人生佛教。 佛教自印度到中国就以“佛”为重要特征是以佛为本,成佛的境界为终极目标,以佛的言词定为教义,以佛的行为当楷模,以佛的人格为模范。所以,印度佛教是佛本主义的特点。在这样的成佛终极追求下,与佛相比,人的地位是卑微的,人的主体性和尊严受到忽视和压制。禅宗是中国佛教宗派之一,菩提达摩为创始人,下传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直到五祖弘忍,下分为南宗惠能和北宗神秀,俗称为“南能北秀”。北宗神秀主张“坐禅观定法”为依归,讲究渐进禅法,渐修菩提。所以简称为“渐悟”。然而南宗惠能大师是则主张“即心即佛”、“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为依归。不拘泥“坐禅”“观定”修行方法与否!所以称之为“顿悟”。

  慧能六祖变革。禅宗是以心性为基点,通过心性修持获得心性升华,摆脱烦恼、追求生命自觉和精神境界的文化理想。实现精神境界升华:自然——内在——超越。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又是从自然中分裂出来的独立实体,向往与自然一样具有永恒性、无限性,是人类最深沉、最根本、最强烈的内在愿望。但是,现实与美好愿望并非一致,生命短暂与时间永恒、生命个体与空间无限、生命主体与宇宙客体等一系列人类所面临的矛盾,是禅宗精神超越的对象和目标。禅宗通过无限扩张个体心灵的作用来摆脱个体生命的局限,进而消除心灵有限与无限的矛盾,从而在内心实现内外的超越,使有限与无限在心灵中圆融,解脱精神困苦。相传,一祖达摩面壁九年为坐禅修定,所以得道。二祖慧可立雪断臂得达摩衣钵真传得道。三祖僧璨跟随二祖慧可学佛数年,后得授衣钵为禅宗三祖。三祖在入寂前,传衣钵于弟子道信为禅宗四祖。司马道信求法,26岁时被三祖授以衣钵,提出了“择地开居,营宇立象”定居传法。五祖弘忍生性勤勉,白天劳动,晚间习禅,擅长“闻言察理,解事忘情”,道信把衣钵传给弘忍后,弘忍在双峰山东冯茂山另建道场,取名东山寺,史称东山法门,后世称为禅宗五祖。公元672弘忍为觅法嗣,邀各门人各呈一偈,表明悟境,上座神秀呈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惠能听说之后,亦作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弘忍将认为惠能的悟境高于神秀,夜里为传授《金刚经》大意,授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处,惠能大悟,遂将衣法密传给惠能,惠能连夜南归。

  慧能对禅宗有四各方面的变革:慧能的变革之一:“应无所住”而灭万法。人在宇宙之中,是宇宙的部分,在人与宇宙、人与万法、人与佛的关系上,主张心法起灭万法,以无为法。慧能的变革之二:“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 ”“直心”即是本心、真性,慧能认为直心与佛心一样,只要见心就能立身成就佛道。慧能的变革之三:“何名禅定?慧能认为“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也就是说,传统佛教的修行法门是改造修行的生活方式,按照既定的修行坐忘修行,这样的改造束缚了本性,不合乎人的自然本性,慧能认为,成佛的关键是对本真心性的觉悟,而非对修行方式的改造和自然本性的束缚,主张见性成佛、立地成佛。慧能的变革之四:“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上自释迎牟尼创立佛教直至五祖弘忍,“离世出家”一直被视作主体解脱的先决条件,然而慧能却将这主体先决条件解脱寓于现实生活之中,认为悟道成佛不需要任何先决条件,佛法就在世间,就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之中。“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初参祖师,问曰:即心即佛,愿垂指谕。师曰:前念不生即心,后念不灭即佛。成一切相即心,离一切相即佛 ”。慧能的“一念成佛”应该就是“成一切相即心,离一切相即佛”的离相成佛,见性成佛。

  赵朴初是人间佛教开拓者。从中国佛教思想的发展历史来看,太虚的“人生佛教”对慧能“人本佛教”有继承与开拓意义。慧能人顿教法门以人心为主题,改变了之前以佛为至上的修行方式,在人与佛关系上,确立了人在修佛中的主导地位,人人具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实现了关注“人生”向关注“人心”的转变。与前人相比,人间佛教更加强调了佛教的现实品格和践行意义,如果说把“六祖革命”界定传统佛教发展的转折,实现了从佛本宗教到人本宗教的转变、从印度佛教向中国本土佛教的融合,那么禅宗发展到太虚“人生佛教”也可算是一种转变,而赵朴初的人间佛教也是对佛教发展的另一大转变。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在强调佛教的现实性和人生性有积极地入世倾向,然而针对太虚大师入世不彻底,赵朴初提出了现代“人间佛教”的主张,从而拉开了中国佛教现代化发展的新进程,强调了爱国爱教、护国利民、普渡众生、利乐有情人间佛教和修行方式。

  赵朴初施行人间佛教。赵朴初提出了建立“人间佛教”的倡导,他的“人间佛教”意在弘扬了去恶行善、平等慈悲的人文关怀精神,注重普渡众生、利乐有情的利他精神,显露了庄严国土、净化人间的实践精神,立足人间,宣扬“爱国爱教”、“护国利民”的爱国精神;紧密结合时代特征、与时俱进、适应潮流,完成了中国佛教发展方向的转折使命。赵朴初用一生践行“信仰、理解、施行、印证”的方法来弘扬佛法,开创人间佛教发展的新路程。

  赵朴初的普渡众生。佛教有五乘教法,修持五戒的人乘、奉行十善的大乘、言教闻法的声闻乘、独自觉悟的缘觉乘和普度众生的菩萨乘。五乘教法中,前四乘均注重个人解脱可称为小乘佛教,只有菩萨乘将自觉与觉他、自利与利他统一起来,才能体现慈悲济世的大乘佛教教义。赵朴初,信仰菩萨乘作为佛教徒的修行法门,建立“人间佛教”思想体系,实行人间佛教教义。在全面沦陷的1938年,赵朴初先生秉持“普渡众生”的教义,担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理事,中国佛教协会秘书、主任秘书,上海慈联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常委兼收容股主任,上海净业流浪儿童教养院副院长,上海少年村村长,为53万多名流浪者和难民提供救济,完整的施行了“普渡众生”的教义。与太虚相比,赵朴初的“人间佛教”展现了利他先于自利的大乘精神。太虚认为“止仰唯佛陀,完成在人格”,强调个体的人格完善,而非普渡众生。赵朴初的“人间佛教”则将自我解脱寓于普渡众生的利他施行中,注重在利他中自利,度人中自度。因此,赵朴初先生的“人间佛教”更加突显了“普渡众生”、“利乐有情”的利他精神。

  赵朴初的净化人间。赵朴初的“人间佛教”凸出了庄严国土、净化人间的实践精神。赵朴初“人间佛教”将佛陀净土拉回到现实人间,将对彼岸世界的向往转化为对此岸世界的改造,将佛教的理念境界拉回到人间现实上,凸显了施行教义的可行性。赵朴初提出了“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入世口号,将建立人间净土的理想推到实行阶段,推向社会实践,落实到扶贫济弱、贩灾救苦的慈善活动和社会福利事业之中,落实到推进国家对外交流、维护世界和平、促进祖国繁荣的行动之上,落实于佛教界弘扬开展学术研究、举办僧伽教育的施行中。文革后的1980年,赵朴初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恢复了佛学院的招生,兼任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顾问,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工作要职。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实践之中。太虚将人间净土的口号民主、自由、博爱、平等融入到佛教教义之中,而赵朴初则把佛教教义施行到到社会现实之中,以践行的修行方式追求人间净土的理想,实现了佛教发展的入世转向。

  赵朴初以院校培养弘法者。中国佛学院的院训:多闻多思、知恩报恩,是赵朴初先生的题词。“多闻多思”,要求弘法者在佛法学修上遵循“多闻熏习、如理作意、勤修加行、法随法行”的纲领,是学佛的自受用;“知恩报恩”,是,要求弘法者在利他行谊中四恩总报的济世情怀,是学佛的他受用,隐喻着“自受用”与“他受用”相结合的修行方法。中国佛学院是培养中国佛教专门人才的院校,是国家宗教事务局批准设立的全国汉语系高级佛学院,意在为国家和宗教培养专门才。在喜饶嘉错、赵朴初、吕澄、噶喇藏、阿旺嘉错、祜巴勐、巨赞、周叔迦、明真、法尊、持松、郭朋等人的推动下,1955年组成中国佛学院筹备委员会,1956年国佛教协会一届三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通过了《中国佛学院章程草案》,1956年9月28日上午8点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喜饶嘉措大师、赵朴初居士、周叔迦居士、大众僧人,以及中国国内外的佛教代表团,在大雄宝殿礼佛共同在藏经楼里举行成立典礼,喜饶嘉措大师担任院长赵朴初居士担任副院长。1956年的迎接第一届100多人学僧,来自全国24个省,分为甲、乙两个班级,学制二年,课程囊括“佛教历史”、“佛典通论”、“佛学基本知识”、“佛教文物常识”、“戒律”等科目,毕业完后分配到各地的寺院担任僧职。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佛学院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于1980年9月正式恢复教学,1980年12月先生赵朴初担任院长,在赵朴初推动下,开启了文化课、佛学课两大版块的学习过程:文化课囊括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写作、中国哲学史、西方哲学史、外语(英、日、梵、巴)、书法、计算机、文献学、图书馆学、法律法规、茶道课;佛学课囊括中国佛教史、印度佛教史、南传佛教史、印度学、戒律学、唯识法相学、中观三论学、禅学、天台学、净土学、华严学。在赵朴初努力下,1981年学院开始向外选送留学生传印法师和姚长寿居士两人,到日本京都佛教大学学习,本科学生德宗等四人前往日本学生深造,开启了国际交流学习的渠道。1985年5月24日,“中国佛学院学生会”成立,建立了完成了教学培养体系。如今,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自2018年2月1日起施行,“宗教院校”已经列入到《条例》的第三章,培养弘法接班人的正式的到国家高度认可,都源自于赵朴初等老一辈先生们的共同努力。我想,这也一定印证了赵朴初居士人间佛教的修行要诀“信、解、行、证”,呼应了“普渡众生”的利他精神,追求人间净土的理想。

  摘自:《赵朴初110周年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