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阿含经》故事七则

作者:释界定

  导言

  在早期经典《阿含经》中,蕴含着丰富的佛教伦理思想。这种伦理既可看作是佛教伦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亦可视为全球伦理中的宝贵资源。这种伦理思想是以佛陀为主导的、凝聚全体僧众智慧的思想结品,并在佛教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套完整的伦理道德体系。从《阿含经》中看,这些伦理思想主要具有下列几个特点。

  一是平等思想。佛教从佛性平等出发,推论出种姓平等、男女平等以及僧团中的比丘平等,随着僧团的扩大,一些与释迦佛沾亲带故的释迦族弟子可能带有某种先天的优越性,比如大家所熟知的车匿,佛陀为此还制定了“默摈”制度。本期故事选萃中,作者选取了《亲疏平等》和《喜好调笑的难陀》两个小故事。低沙比丘是佛陀的亲表弟,平时在僧团中“不修恭敬,无所顾录,亦不畏惧”,引起了僧团诸比丘的不满。而难陀尊者是佛陀的异母弟,出家前生活优渥,对出家清苦生活很不适应,于是开始放逸自己。对待他们的行为,佛陀态度很明确:身为佛陀的亲眷,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以身作则遵守律仪,如此方才不枉为佛陀的亲眷。这些故事的生动事例,均体现了佛陀的平等思想。

  二是报恩与忠孝。这些集中在《知恩报恩》、《波斯匿王的孝心》、《成道与孝道》及《闻偈尊父》几篇故事中。佛陀对弟子们反复强调:居家要孝敬父母和师长,出家在努力成就道业之时,还要兼顾对父母的尽孝。波斯匿王的祖母去世了,他失魂落魄了很长时间,觉得愧对祖母,并把这份孝心向佛陀表达;一位老父亲为了成就儿子,不惜四处流浪,佛陀以偈颂的形式,巧妙地使这位不孝的儿子悔过自新;恕罗尊者虽成就阿罗汉果位,但其始终没有忘记“常回家看看”的父训,不仅回乡探望了父母,还善巧地度化了他们。这不仅是比丘孝心的表达,同时也是“报父母恩”的生动体现。对于一些忘恩的比丘,佛陀甚至说:“连野狐尚能知恩报恩,更何况出家比丘呢?”

  三是居家伦理。这种思想在佛教的孝经——《善生经》中有诸多体现。这种伦理不仅体现了孝敬、报恩、处世原则,同时还体现在夫妻之间的伦理。在《为妇之道》中,善生妇倚仗出身豪贵,处处居高临下,对公婆、丈夫很是看不起。佛陀假借应供之机,指出世上有从优到劣的四种妇人,然后请善生女对号入座。善生女听后十分惭愧,从此痛改前非,争做贤妻良母。

  综上所述,佛教伦理在处理和规范僧俗的生活及行为规范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它可以有效弥补戒律之不足,并能潜移默化地使僧俗更加方便善巧地融人到各自的组织中去,从而既有利于佛教的规范运作,同时也有益于僧俗各自的行持。

  亲疏平等

  自释迦佛成道以来,在五印度享有极高的威望。佛陀亲族中亦有不少善男子随佛出家,勤修梵行。然而其中有极个别比丘,仗着与佛陀有层亲缘关系,便骄傲自大,不守僧团规矩。

  有位低沙比丘,出家前是佛陀的亲表弟。自打这位低沙比丘出家后不久,便觉得自己身份特殊,“不修恭敬,无所顾录,亦不畏惧”,根本不把其他比丘放在眼里。众人对他好言相劝,他非但不听,相反却讥嘲谩骂。低沙的行为,在僧团中造成了很坏影响。

  不得已,诸上座将这一情况向佛陀禀报。佛陀闻后,火速嘱人将低沙比丘叫到跟前”厉声质问:“低沙!你仗着是我的亲表弟,在僧团里目中无人,蛮不讲理,并且还不听劝谏,恶口伤人,有这回事儿吗?”

  低沙比丘本想抵赖,以为佛陀慈悲,对此事不会较真儿。当他见到佛陀语气如此严厉,只好低头认错,并当众忏悔。

  佛陀对低沙说:“僧团和合靠大家,我也在僧数,从不搞特殊。你作为我的亲表弟,不仅要心怀谦卑,常修恭敬,还要比别人做得更好,如此方能不枉出家一场!”佛陀当众宣布:“从今开始,我的亲族比丘如有违犯律法者,当从严惩处!”

  诸比丘见佛陀对待亲疏如此平等无二,皆欢喜赞叹,作礼而去。

  喜好调笑的难陀

  在佛陀的众多弟子中,难陀尊者容貌端严,仪表堂堂,具备三十种相好。此外,难陀尊者还是佛陀的异母弟。刚出家时,尊者尚能精勤修持,摄守六根;可时间久了,难陀便觉得修行不光清苦,且很枯燥,一点情趣都没有。

  于是,尊者的道心开始退转:他不再穿粪扫衣,而是尽挑上等的好衣服穿,吃喝方面也很讲究,就连乞食用的钵盂都要选择上等的材质和别致的款式。在一夜间,尊者仿佛又重新回到了贵族奢靡的王宫生活。不仅如此,尊者在威仪方面也开始不拘小节,与僧俗嬉戏打闹,言语也是玩世不恭。

  佛陀对此早有耳闻。有一天,世尊将难陀叫到跟前。

  “难陀!听说你在穿着吃喝方面都很讲究,有这回事吗?”难陀老实作答:“的确是这样,世尊。”

  “另外,你在行为举止方面也是威仪散漫,整天嘻嘻哈哈,取笑逗乐,没个正经样,也是实情吗?”佛陀问。

  面对佛陀的质问,难陀尊者低下头,不敢出声。

  佛陀说:“难陀!你身为我的异母弟,出家前也是堂堂刹利王子身份,该得到的,你都得到了;该享受的,你也曾享受了。现如今披度出家,理应勤修苦行,常行乞食,穿粪扫衣,乐住山林,不恋世俗爱欲,只有如此方才不负出家一场。如今是何原因,令你论落到如此不堪境地?”

  佛陀一席话,难陀尊者羞愧得无地自容。他立誓从此改过自新,乐处山泽深林,专精道业。此后未久,尊者便在修持上取得了很大进步。

  知恩报恩

  曾经一段时间,佛陀带领着弟子们住在王舍城外的竹林精舍。

  有一天晚上,众比丘在法堂里静坐习禅。大约在半夜时分,佛陀前来探望大家。

  正在此时,王舍城外的灵鹫山方向,传来了野狐们阵阵的哀鸣声。

  野狐的哀鸣声在法堂里回荡,经久不散……

  佛陀微睁双目,轻声问弟子们:“比丘们!你们听见野狐的哀叫了吗?”

  “是的,世尊!我们都听到了,挺可怜的。”诸比丘回答。

  “那你们是否知道,野狐因何而哀鸣呢?”佛陀问。

  “我们不知道啊,世尊!还是请您为我们明示吧!”诸比丘答道。

  佛陀开示说:“这些野狐们,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疥疮,痒痛无比。它们彼此抓挠,早已遍体麟伤。它们在绝望之余,想通过哀鸣来祈求获得人类的帮助。假如此时有人能帮它们医治的话,这些野狐必将知恩图报。”

  比丘们听后,彼此面面相觑,只得摇头叹息。

  佛陀扫视了诸比丘一周,继续开示说:“知恩报恩乃为人之本,哪怕是滴水之恩,亦当涌泉相报。我们众中的极个别比丘,愚痴顽固,从来不知恩报恩,贪用信施无惭无愧。身为畜类的野狐尚能知恩报恩,我们身为比丘,更应该精勤修习,惜福培福,以报答檀信之恩!”

  波斯匿王的孝心

  波斯匿王身为大国国王,却十分注重孝道,这在当时,可谓妇孺咸知。

  有一年,国王一向敬重的祖母不幸离世,这对波王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当料理完祖母的后事,他遍体尘垢,披头散发,精神显得有些恍惚。在众人的搀扶下,他执意前来拜见佛陀。

  佛陀见到波王如此落魄,显得有些意外:“大王,您这是从哪儿来?瞧您弊衣乱发,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幸?”

  听到佛陀关切地询问,国王再次悲从心来:“世尊呀!我真是太不幸了!自幼对我无比疼爱的祖母,竟舍我而去。这些天来我茶饭不思,哪有心思来整理衣冠呢!”

  佛陀闻后,惋惜地说:“大王!看来您对老祖母,真是无比的尊崇和爱戴啊!”

  国王答:“世尊!当老祖母去世的那一刻,我简直都要疯了!当时我想:如果有人能让我的祖母起死回生,我会当即将世间所有的宝贝都赏赐给他。即使他需要我的王位,我也心甘情愿,!可是令人沮丧的是:无论我如何祈求,老祖母还是回不来了……”

  佛陀面色凝重,对国王软语宽慰。

  许久,波斯匿王止住了悲痛,对佛陀说:“世尊,人死不能复生。我记得您经常教导我们说:世间一切众生,有生就必有死,最终都会归于穷尽。想想也是,世间哪有生而不死的道理呢?”

  佛陀听后表示赞叹:“大王所言极是!有生总有死,世间的确是没有生而不死的。”佛陀开导说:“从四种姓来说,无论是高贵的婆罗门,还是卑微的首陀罗,最终归宿都趋于一致,那就是朝着死亡的道路持续前行。退一步说,即便是生到长寿天界里面,当福报一享尽,也还要和死神打交道的。既然一切众生的归宿都是一个样,那我们还是淡然面对亲人们的离去p巴!”

  波斯匿王听后,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许多。当再次礼拜佛陀后,高高兴兴地回宫处理国家大事了。

  孝道与成道

  (1)

  有位恕罗居士,一次偶然闻佛说法,便生起出家的念头。他来到佛前,请求佛陀为他剃度。佛陀说:“你出家没问题,但是经过父母应允了吗?”恕罗无奈,只得返回家里,向父母请求自己出家之事。父母听后,一百个不答应: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会舍得让他出家?一连几天,任由恕罗磨破嘴皮,父母就是死活不松口。最后恕罗横下一条心:要是不让我出家,我就绝食!于是他连续绝食一个星期,连站立的气力都没有了。

  眼看着儿子恕罗日渐虚弱,他的父母动员恕罗的妻子、亲朋故友以及街坊四邻,都前来轮番规劝。但是恕罗始终不为所动,坚持出家学道。想罗的父母最后只得软下心来,勉强同意儿子出家,但前提条件是:出家后,要时常回来探望父母。对于这个条件,恝罗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2)

  出家后的恕罗心情大悦,用功勇猛。他在佛前受具足戒后,便来到远离故乡的一处森林中静修。这这里,他克服万难,最终成就阿罗汉果位。此后,他一路云游弘法,不知不觉当中,时间已过去十年。

  有一天尊者在静坐之中,突然回想起出家前对于父母的承诺。为了早日兑现承诺,他日夜兼程来到只园精舍,向佛陀顶礼和请假,打算回乡探望父母。

  佛陀慈祥地对尊者说:“恕罗!出家人既要讲修行,也要向父母尽孝。你能回乡探望父母,我很欣慰。另外,弘法利生是出家人的本份,你在往返途中,要让那些没有得度的人得到度化,使那些没解脱的人得到解脱。恕罗,你放心去吧!”

  辞别了佛陀,恝罗便踏上返乡的征程。

  (3)

  当恕罗站在自己熟悉的家门口时,看到年迈的父亲正在整理须发。老父看到有个出家沙门站在他家门口,以为是来乞食的,眼睛都不愿看一下,便愤怒地咆哮道:“你们这些光头沙门都被恶魔迷住了,让我家断种无子,破坏我好端端的家庭。我一看到你们,就会怒火中烧。你还不快给我滚开!”

  尊者心里清楚,自己出家十年,其间从未回乡探望,父母早已心灰意冷。想到这里,他不想再惹父亲生气,转身准备离去。

  恰在此时,家里的一个老佣人端着一盆发馊的饭食,正准备倒掉。恕罗便跟随佣人身后,低声说道:“施主!您能否把盆中的饭食,施舍一点给我呢?”老佣人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便回过头来,冲着想罗上下仔细打量。不看则已,这一看,眼前竟是自己家的少主人!她惊慌之余,便飞奔回家大叫:“老爷!少爷回来啦!少爷回来啦!”

  恕罗老父刚理了一半须发,忽地听到自己儿子回来了。他简直不相信自己耳朵,待再次确认后,他来不及整理须发,便跟着老佣人,三步两步来到恕罗跟前。

  (4)

  当见到久别重逢的儿子,恕罗的父母拉着儿子的手不放,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老父亲听说儿子竟然吃剩饭剩菜,诧异地说:“恝罗!你是金贵之身,怎么能吃那些东西呢?再说你都走到自家门口了,为何不进来吃一顿饭?”

  恕罗说:“我这次回来,就是来看望你们二老的呀!还没开口,就被您一顿臭骂。我怕惹您生气,就打算离开了。”

  恝罗父亲说:“哎呀,我说的都是气话,你可不能往心里去!”

  父子俩整整一个下午,都在一起促膝长谈。父亲问:“恕罗!你这次回来,有何打算?不会再回到寺庙里了吧?”

  “父亲!我是出家人,不回寺庙,你让我回哪里?”恕罗说。

  “回家呗!寺院那么清苦的地方,你回去干嘛?不用回去了!”愁罗父亲一边说着,一边吩咐佣人,把家中的金银财宝悉搬出,堆得跟小山似的。他指着那些财宝对儿子说:“恝罗!你是我唯一的儿子,这些财宝都是你的,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再说你要是一辈子出家了,谁来继承偌大的家业?”

  恕罗听后,对父亲说:“我既已出家,这些钱财对我,不仅无用,反而会成为我的羁绊。您还是把它们装上牛车,扔到恒河里去吧!”

  恝罗的父母一想,看来用这些金钱,已经无法换回儿子的回心转意。

  (5)

  怎么办呢?必须要把儿子留住,这次可不能再让他轻易走了!想来想去,他们想到了恕罗的俗妻。自众恕罗出家后,他的俗妻便返回娘家,苦苦等着恕罗回来接她。这一等,就是十年!

  听说丈夫回来了,她立即璎珞严饰一番,便返回婆家。看到恕罗,不由分说,一把抱住恕罗,伤心地哭个不止。

  恝罗尊者始终不为所动,他对父母及俗妻说:“并非我不通人情,而是我已证得阿罗汉的果位,永远不会再舍戒还俗了。”

  恝罗已证得圣果了?这着实令全家人感到意外。他们开始有些不相信,但从恕罗的言谈举止,以及他所展现的神通来看,的确已成就圣果。恝罗父母此时转悲为喜:成就阿罗汉果位,也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啊!

  至此,恕罗的父母及亲眷,从此再也不提还俗继承家业之事了。

  后来,恕罗尊者为其父母、俗妻及众多亲朋说法,使他们都成了佛教虔诚的三宝信徒。

  闻偈尊父

  有一天清晨,佛陀著衣持钵,前往舍卫城中去乞食。在城中,佛陀遇到一位衰朽的老人,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拿着破碗,在挨家挨户要饭。

  佛陀很奇怪,就询问道:“老人家,看您这把年纪,怎么还出来要饭呀?”

  老人见到佛陀,一脸的惭愧:“师父啊,都怪我教子无方!我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为他置办家当,为他盖房娶妻,并将我一生积蓄都毫无保留地交付给了儿子。没曾想,自从儿子得到家产后,就不管我的死活。没有法子,我朝不保夕,只好出来讨饭了。”

  佛陀对老人很是怜愍,对老人说:“老人家,您想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吗?”老人听后说:“想啊,我做梦都想回家过安稳祥和的日子呀!”

  佛陀听后,稍加思忖,便对老人说:“这样吧,我教您一首偈子,你回家后,把偈子说给亲朋好友和街坊邻居们听听,你儿子自然回心转意了。您现在能记住不?”老人回答说:“师父!我仔细听着,应该可以记住。”

  老人将佛陀所诵的偈颂铭记于心,辞别佛陀后,老人步履蹒跚地回到家里。他的儿子子媳妇见到老人后,依然不理不睬,甚至连水都没递上一口!老人见状很伤心:看来我要当众诵偈了!

  第二天上午,老人将亲友和街坊都喊到自己家门口,当众诵出佛陀的偈颂:

  生子心欢喜,为子聚财物;亦为娉其妻,而自舍出家。

  边鄙田舍儿,违负于其父;人形罗刹心,弃舍于尊老。

  老马无复用,则夺其黄麦;儿少而父老,家家行乞食。

  曲杖为最胜,非子为恩爱;为我防恶牛,危险地得安。

  能却凶暴狗,扶我阁处行;避深坑空井,草木棘刺林。

  凭杖威力故,峙立不堕落。

  众人听偈后,对老人的遭遇深表同情,对儿子的不孝行径表示愤慨。他的儿子儿媳听后异常惶恐:父亲一生目不识丁,现如今却能流利诵出如此深义的偈颂,一定是受到神仙的点化!夫妇俩越想越怕,立马给父亲下跪,忏悔自己的过失,并当着大伙儿的面指天立誓:自今之后,奉父亲为一家之主,家中事无大小,一律听从父亲的安排!

  自从过上幸福日子后,老人时常感怀佛陀的恩德。有一天,他吩咐儿子备上厚礼,带领全家前往只园精舍拜见佛陀,聆听正法。从此老人一家皈依佛门,成为虔信的三宝弟子。

  为妇之道

  须达长者有四位儿媳,其中一位名叫善生。这位善生女自恃出身豪门贵族,对长者家的一切横竖看不顺眼,对自己的丈夫也是轻慢十分。自打这位高傲的新媳妇过门后,长者的家庭气氛陡然紧张,上上下下都要看善生女的脸色行事。

  面对此情此状,须达长者真是苦恼不已。最后他只得向佛陀求助:“慈祥的世尊啊!您能否为我的儿媳开示说法,好让她心开意解呢?”

  佛陀默然受请,并择日率众至长者家,接受饭食供养。

  饭食已毕,佛陀将善生女叫至座前,对善生女说:“世上有四种为妇之道,你听说过吗?她们分别是:有妇如似母,有妇似亲亲,有妇似贼,有妇似婢。”佛陀解释道:

  第一种是“有妇似母”。这样的妻子,将丈夫视为自己的儿子一样,瞻视供养无所遗缺,处处照顾得无微不至;

  第二种叫“妇似亲亲”,将丈夫视为自己最亲的人,夫妻二人同甘共苦,相濡以沫。他们既是亲人,又是至友,真正做到了比翼双飞;

  第三种是“有妇似婢”,将丈夫视为自己心中的太阳,为了家庭,为了丈夫和孩子,常怀慈仁悲愍之心,日夜操劳,却从无怨言;

  最后一种是“妇如似贼”。这样的女人对待丈夫犹如奴仆一般,居高临下,横竖挑理,甚至欲除之而后快。

  佛陀讲完了四种为妇之道,慈祥地问:“善生啊,说说看,你是属于哪种妇人呢?”

  善生女听后,惭愧地低下了头……

  摘自:《普陀山佛教》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