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无量寿经》会集本的提示

作者:释觉幺

  会集本的出现是有它的特殊原因,但无论会集本会集得如何天衣无缝,都不可能替代原泽本。因为它毕竟不是从梵文原本直接翻译过来,梵义原本皆是佛陀称性而说,不加造作的-而会集本却是会集之人用自己凡夫的意识心加丁拼凑,是不能与原译本等同并论。虽然会集本有种种不足,但对于会集本态度也应该要客观对待,妥善处理。

  第一节会集本出现的原因

  法不孤起,仗缘方生。《无量寿经》之所以有多次会集,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

  1、译本太多,不易把握。…《无量寿经》的五种原译本,在文辞手法,结构布局,内容详略、义理显隐等方面各不相同,故使后人很难全面把握。

  2、阐述过简,滞碍流通。康本虽然也有四种祖师级著述,但此四种著述皆是隋唐时期的著作,距离现在时代久远,文辞较古,且这四种著述对经文诠释和义理彰显都没有很详细的体现出来,故使后人很难领会。

  3、净土法门,契理契机。会集本的出现,其实对原译本的影响暂且不论,但这恰恰说明了净土法门义理弘扬,已经无法满足同时代净业行人的需求。

  总得来说,《无量寿经》原译本的弘扬因为有诸多原因受阻,导致无法满足净业行人的需求。加上《阿弥陀经》因版本单一(唯有罗什和玄奘两位大师的译本,但一直流通弘扬也是独罗什本),篇幅精短,容易读诵,加上有容易领会把握的三疏(u。自明清之后,净土根本三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唯《阿弥陀经》独占一席,对净土法门的弘扬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毕竟《阿弥陀经》涵摄的内容和义理都没有《无量寿经》广和深。故会集本就应运而出。

  第二节四种会集本的不足

  一、宋代,王日休(也名王龙舒)居士。

  会集本名:《大阿弥陀经》(取汉吴魏宋四译,会集而成,缺唐译本。)

  不足之处:

  l、杜撰经文,抄前著后。既是会集旧译,何能杜撰经文?

  2、随意取舍,乖舛经义。康本三辈往生皆发菩提心,而王本唯中辈发菩提心,下辈不发,上辈则未曾谈及。

  3、五译中唐译文义俱精,王氏所会独缺此译。(王氏未见过唐译)

  当时大兴,后因莲池大师谓为“抄前著后、去取未尽”,持其则有不依经文之过失,从此便无人受持。彭绍升居士斥为“凌乱乖舛,不合圆旨”。印光大师在文钞《复王子立居士书二》云:“王龙舒死执三辈即是九品,此是错误根本。;故以下辈作下三品,其错大矣…硬要将下辈作下品,违经失理,竟成任意改经,其过大矣。”

  二、清初,彭绍升(又名彭际清、彭二林)居士。

  会集本名:《无量寿经》(乃取康本而删节会集,仍名《无量寿经》。)

  不足之处:较原译简炼。但只是节本,未能救王氏之失。

  三、清代咸丰中,魏源(又名魏承贯)居士。

  会集本名:《摩诃阿弥陀经》(备取五译,会集成一册。)

  不足之处:

  1、魏本谓往生中“无有胎生”。而魏、唐、宋三译皆曰“有胎生者”。

  2、魏本以“生时痛……是为五痛五烧”数句,概括康本数千言,魏本之文并无来历。

  3、魏本谓极乐宫殿“或依宝树而住”,亦各译所无。

  4、魏本谓法灭之时,“唯馀阿弥陀佛四字,广度群生”,亦非本经原文。是以魏本仍未完善。

  四、民国,夏莲居居士。

  会集名:《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不足之处:

  l、未顺译法,去句未当。经题过长:“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

  2、平等觉经”,乃是整合汉、康、宋三种原译本的经题。“无量清净平等”也即“无量寿”的意思,“清净平等”就是“寿”的另外一种表达。这一改就恰如床上再加床,头上再安头。印光大师也曾批判过,《无量寿经》这部经的经题是不能随意去改动的,改了以后,就很容易“久迷其源”,最后就不知道它指哪部经典。而且大藏经又找不到这部经会集本,后来的人就会说这部经是伪经,假的。所以说真要会集本取代了五种原译本,后人又对这部经进行了否定,那《无量寿经》就彻底消失。

  3、擅删古佛,远缘难寻。在五种原译本都有提到,在过去无量无边无央数劫以前,有很多古佛出现于世,第一尊佛是锭光如来,最后一尊佛是世自在王如来。将这些古佛一一列出来是有深义的。其一,诸古佛乃阿弥陀佛得度的因缘。佛法是宇宙真理,无始无终的。有佛无佛出世皆是存在世间的,这些久久才成就出世的每一尊佛,因为大悲愿力,所以出世于世间,目的是为了教化度脱无量的众生,是皆得与佛一样证得宇宙真理。每一尊佛的出世、人灭都是随着各自的度化因缘来定。所以这些佛相继出现,令佛种不断,如世间的灯灯相续,无有尽期。弥阿陀佛在因地,不但与诸佛缘深,且还是依诸佛为缘起,种下了很深的善根。如《妙法莲华经》所说的,阿弥陀佛和释迦牟尼佛在无量劫之前,同为十六王子的身份,在大通智胜佛前就已经“受持佛智,开示众生。”其二,两土释尊皆是在娑婆世界成就佛果。第一尊佛是释迦牟尼佛的授记师,最后一尊是阿弥陀佛的授记师,可以得知阿弥陀佛因地修行也是在我们娑婆世界,在极乐世界成佛。

  4、随意拼凑,愿目不明。夏本会集本中所列的四十八大愿,是用二十四小段来整合在一起,在一个愿目中又涵括两愿或者三愿,这种方式是很不可取的。因为四十八大愿,是阿弥陀佛针对众生不同的根机所发的,有些是对他方菩萨所发,有些则是对十方众生所发d且前面的四十八大愿在后面的胜果中都能一一找到相应兑现的果德。而夏本是从五种原译本随自己的意愿摘抄,架构已经打乱,自然就无从体现。

  另外还有汉、吴二译皆谈到边地疑城,中辈和下辈都有,而在夏本里也没有体现出来。又五种原译本都谈到上品往生者,须舍俗出家,行作沙门的功德。非常强调、推崇出家的功德,在夏本里也看不到。又汉、吴二译都有提到“阿阇世”和“五百大长者子”,来虔诚供养佛,夏本却把这个“子”字给去掉了,请问这“长者子”和“长者”是同一个概念吗?等等这些。包括一些起码的过失,有人称此本“悉本原译,会集而成,流畅自然,浑然天成”且被誉为“最善本,是末法九千年度化众生的唯一善本”。如果仔细的审视一下,应该说这不过是溢美之词罢了。

  第三节正确看待会集本

  四种会集本,王本、彭本和魏本等三种会集本,因为受到莲池大师和印光大师等祖师的大力呵斥,基本是没有人再继续弘扬。而夏本乃是出在印光大师之后,没有权威的祖师出来表态,加上此本得到当时黄念祖、梅光羲等大德的大力推崇,及现代海外某法师的极力弘扬,近些年了,此经和讲解的光碟就流传遍布全球。有些道场,特别是居士念佛道场,基本上是以此经作为定课。而近几年有些法师为了护法,针对会集本的过失,写了不少抨击的文章,有些人甚至斥此本为伪经,主张烧毁掉。一时间,形成了两股势不两立的力量,这样净土宗教内的争执,对净土法门的弘扬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目前教内弘扬净土宗,有较高权威的大安法师的态度是:“我们对待这个事情的看法应该是什么呢?以原译本为主啊,以会集本为辅的格局,你得要摆正这个关系,不能喧宾夺主,如果你心里这个关系摆正之后,你去读读它,或者研究研究他,都没有问题的。就怕你的知见本身就不正,有很多人听说,读了会集本就等于五种原译本都读了,他这一种观念,五种原译本他碰都不碰,试问,接受这种观念的人,他读过五种原译本没有?很少有人读过啊。我是接触过一些搞净土法门,甚至讲无量寿经的,当我提了一个观点之后,他产生怀疑,我跟他回答,我说这个观点是来自无量寿经原译本的哪种哪种,他听了之后是…,因为他没有看过。”(录音整理)

  为了正本清源,厘清彼此的关系,坚定净土修行的信念,末学就此谈谈几点拙见:

  一、主次摆正,切勿颠倒。佛经自西域传入,再经过翻译这个过程和工作是非常周密和不易的。译经的基本流程,是先设立译场,译场一般都是朝廷御赐建立。然后成立一支译经团队,团队的成员都是通过各地的推荐,再经过严格的把关筛选,集当时佛教界的精英分子。最后为了保证翻译工作的效率和质量,翻译人员须有明确的分工和责任:有主译、笔受、润文、证义、参译、校勘、梵呗、监护大臣。工作流程是由“译主”宣读梵文佛经原文;再由精通梵汉两种文字的“笔受”将梵文转译成汉文,之后“润文”对汉文进行加工,“证义”从宗教义理角度对译文把关,“参译”将译出的汉文再翻回梵文,看是否符合原意。“校勘”从汉文角度进行勘正,“梵呗”,按照新译经文高声朗读,检验音韵是否流畅、悦耳。监护大臣一般由朝廷委派的大员担任,不负责具体工作。

  且五种原译本皆可能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听众面前所宣说,每次宣说内容自然是有所不同。读原译本,自然就会有如亲临法会,聆听释尊说法的殊胜利益。如隋朝天台智者大师诵《妙法莲华经》至“药王菩萨本事品”时,忽然入定,在定中还见释迦佛在灵山会上讲法,法会还未散。而夏莲居居士,会集《无量寿经》五种原译本,第一,没有梵文对照,不能完全领会佛当时的时节因缘;第二,自己闭门造车,靠自己个人的意旨就把五本原译本整合成一本,让后人无法得知释尊是何时,何地,对哪些听众所宣说的经。所以说会集本无论你会集得如何天衣无缝,都不能跟原译本等同并论,更何况夏本存在的问题也不少。

  二、误解康本,谛笑皆非。主张会集本的人,普遍指责最善原译本康本,四十八愿里没有“莲花化生愿”和“国无妇女愿”。这乃是不用心体悟,人云亦云。此话源自梅光羲在《重印《无量寿经)五种原译本会集序》所说:“虽曹魏康僧铠师所译,号为详瞻,而汉吴唐宋四本中义旨亦有康本所无者。如四十八愿中最重要者,厥为莲花化生,与国无妇女两愿,而汉吴本有之,曹魏本所无。”梅光羲先生在这里将“莲华化生”愿和“国无妇女”愿称为时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中的根本大愿,这是极为不妥的。因为从古至今,大家都一致公认的四十八大愿的根本大愿是第十八、十九和二十这三愿。就算按照黄念祖最极推重日本的净土真宗的看法,“王本愿”是第十八愿,怎么排也不可能轮到“莲花化生”和“国无妇女”这二愿。而且,康本虽然没有明确提到这两愿,但已在第三十五愿中提到了“转女成男”愿,如经文: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其有女人闻我名字,欢喜信乐,发菩提心,厌恶女身。寿终之后,复为女像者,不取正觉。

  连女像都不“复”有了,那极乐世界的妇女又从哪里出来?妇女不存在,那极乐世界的圣众不是化生又该怎样生?

  康本确实没有明显提到往生极乐世界的圣众都是化生,是因为还有胎生。不过这里的胎生,并不是我们凡夫意识中十月怀胎之胎生,而是指求往生之众生,不能直接往生到极乐本土,只是生到边地疑城。如下卷“说疑城诫勿生疑”经文:

  若有众生,以疑惑心,修诸功德,愿生彼国。不了佛智……然犹信罪福,修习善本……此诸众生,生彼宫殿,寿五百岁,常不见佛……是故于彼国土,谓之胎生。

  因此可知,依本经所示,并非所有生于极乐世界的众生都是“化生”。如果是“以疑惑之心修诸功德”,即使是往生了,因为“不了佛智”的缘故,只能生到边地疑城,如胎狱般不能见佛闻法,也见不到诸圣贤众。因此康本四十八愿,则不提“皆莲花化生”一事,而是在另一段谈,只要真正对佛智不产生丝毫的怀疑,才能在七宝华中化生,如经文:

  若有众生,明信佛智……信心回向。此诸众生,于七宝华中,自然化生。

  康本这样安排,一方面,既可以避免那些以疑惑心往生的胎生众生,怀疑佛愿不真实,明明说是化生,为什么还有胎生?另一方面,又可以区别化生与胎生的条件是有差别的,让求往生的众生知到如何取舍。且“胎生”这个概念,不但康本有,其余四种译本亦都有提到胎生之意思。得知极乐世界有胎生,这一事实乃是极乐净土的共义。不过这个胎生也是属于化生,只不过是不能马上见佛闻法和见诸圣众,必须于其中自责虔诚的求忏悔,等五百岁后舍离了化城,升到极乐世界的本土之后,这个时候才能和真正的莲花化生到极乐本土的圣贤众,可以同样自在无碍的见佛、闻法、修行。故此化生非彼化生,所以康本就不在愿目中明确提出来。

  进一步说,各原译本之所以有差异,是因为所依据的梵文底本不尽相同。而底本不同,则源于释尊乃是多次宣讲此经。既然要会集这部经,就得要在不同原译本的经文和义理中有所取舍。那请问这种取舍的标准是什么呢?或取或舍,皆出个人主观意识,但原译本皆是依照梵文翻译。现在认为它有些地方该舍,有些地方该取,那是否可以说,这该舍的部分是不可信的?而梵文底本乃是根据佛的每次说法,后人记录下来的。那么,既然可以将佛的原话记录随意删改,那是否可以说佛的某次讲法是可取的,某次讲法是不可取呢?就单从这一点来看,主张、支持会集之人就已经陷入到一个怪圈圈里了!

  三、正确引导,不斥不顺。虽然会集本的出现,隐患不少。但不可否认,会集本对当今的净土法门的弘扬,确实是功不可没。所以我们也不能对会集本全盘否认,对于会集本已深信不疑的净土行人,不可冒失给予批评,否则严重会断送众生的法身慧命。而是引导其再深入净土经典,特别是五经一论,及《无量寿经》五种原译本,最好能通读,以使对净土宗的义理作全面深入理性的把握。对于即将修学净土法门者,应予介绍五种原译本,以康本为主,并为其讲解原译本的重要性,和会集本的过患,预防未来陷入取舍的困惑。

  摘自:《普陀山佛教》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