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六波罗蜜的含义与修学方法

作者:道宗

  一、布施

  布施是六波罗蜜中的第一度,也是六度中的最基本的修行方法。布施最常见的有三种类别:财施、法施、无畏施等三种。凡是以物质利益施与他人的称为财施。财施分为内财布施和外财布施。内财包括自己的头目脑髓、手足生命等:外财指钱财、物品等身外之物。如释迦牟尼佛在因地中发菩提心,修菩萨道时,曾经割了全身的肉来救度一只老鹰。把自己的身体饲喂饥饿的老虎,救了几只老虎母子的生命。法施是指为人讲说佛法真理,引领大众修行的法供养行为。在修法施时,应当随顺众生因缘,依据佛法教理,善巧方便地加以讲说,令众生闻法悟解,发心修行。无畏施就是当众生遇到危难苦厄之事,心生怖畏时,及时加以安慰、救度众生出离险境。

  在《摩诃般若经》中则提出两种布施,一是世间布施,一是出世间布施。这两种布施都是以指向涅槃解脱为目的。《摩诃般若经》卷七中说“是(世间布施)布施因缘,令众生得今世乐,后当令得入涅槃乐。是人布施有三碍。何等三?我相、他相、施相。著是三相布施,是名世间檀那波罗蜜。……云何名出世间檀那波罗蜜?所谓三分清净。何等三?菩萨摩诃萨布施时,我不可得、不见受者、施物不可得亦不望报,是名菩萨摩诃萨三分清净檀那波罗蜜。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布施时,施与一切众生,众生亦不可得。以此布施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不见微细法相。舍利弗!是名出世间檀那波罗蜜。”

  我们一提到布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财物布施。其实,布施可以有多种方式。有则佛教故事说,有一个生活很无助的人,一次向佛陀诉苦说:“我不管做什么事都会失败,这是为什么?”

  佛陀说:“因你从不布施!”

  那人回答说:“可我是一无所有的穷人!”

  佛陀开示说:“不对,即使你没有财富,也可以给人七种布施!”佛陀接着为这个人讲述了七种布施:

  一为颜施:在平时生活中,能够经常和颜悦色的对待他人,即便是你的仇人也不例外。二为言施:向人说好话的布施,存好心、做好事、做好人、说好话,使人因为听了你的善言而生欢喜心。同时”还要劝人以善言布施于人。三为心施:经常尽心尽力地为别人着想,无微不至地关心体贴他人。四为眼施:用慈爱和气的眼神看人,使人从你的眼神中读出关爱和温暖。五为身施:在人需要帮助时,能够身体力行地帮助别人。即便举手之劳也不错过。六为座施:当人需要座位的时候,主动让座给老弱病残的人。七为房施:就是将自己空下来的房子提供给别人休息或住宿。

  佛陀告诉这个穷人说,你若能在平时能够以七种布施来对待别人,你的命运会为之改变,你的财富会如影随形,滚滚而来。

  这个穷人听过佛陀的教化,如醍醐灌顶。从此,他就依照佛陀的言教,对人广行七种布施。不久,他不仅成为受人尊重的人,而且还拥有很多财富,成为一个十分富有的人。

  在六度中,布施是对治悭贪的有效修行方法。大多众生都有贪心,在财物、名利等方面都希望能多多益善。当有人向他们求布施时,他们对自己的钱财却悭吝不舍。通过修行布施,不仅可以减少一个人的贪心,还能使人明了布施可获得福报的道理。只有当他们知晓修布施的意义时,见到前来求索的人,就能随力所能,无不施与一一或以财物施、或以无畏施、或以佛法施。当修布施者不求名利恭敬,只念自利利他,回向菩提时,即是修真布施。

  二、持戒

  佛陀在成道之后,正式开始从事弘扬佛法,度化众生的工作。在度化众生过程中,佛陀还建立了大众共修的僧团。既然是大众集体生活,比丘僧中就有贤能与不肖之区别。虽然大多数弟子都严格依照佛陀的言教行事,但也有一些弟子的言语行为违背佛陀的言教。为了对弟子中不如法的言语行为加以规范,佛陀于是根据弟子不如法的行为,制定了规范弟子言行的戒律。有了戒律,佛弟子就要遵照戒律而行,过着如法如律的生活,从而在清净戒律中长养善心,精修梵行。

  戒律是保持佛子身心清净的重要保障。佛陀住世时,十分重视向弟子讲说戒法,令弟子都能严格持戒。在各种不同的弘法场所,佛陀都告诉弟子要依照戒律的要求来规范言行。佛陀即将涅槃时,遗嘱阿难等弟子在自己灭度之后要以戒为师,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戒律)。如《佛遗教经》云:“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对于不同身份的修学者,佛陀分别制定了不同的戒律。比如,一般的修学者,要持守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等五戒。沙弥和沙弥尼要持守沙弥十戒。比丘要持守二百五十戒。比丘尼要持守三百四十八条戒。

  佛陀认为,戒是戒定慧三学的基础,也是成就无上佛果的基础。修行之人因戒能生诸禅定,由定能发慧。佛弟子应当将戒律视为渡苦海的宝筏,暗室中的明灯,要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守护戒律。佛陀叮咛弟子,护持净戒,常当一心,勤求出道,要身常行慈、口常行慈、意常行慈。《十诵律》云:“持戒者,不犯佛所结戒,随大戒教,知威仪,知应行处、不应行处,乃至破小戒生大怖畏。”

  佛陀指出,在自己灭度之后,佛子当以戒为师。佛子若能严格持戒,就与佛住世无异。《佛遗教经》又云:“若人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稳功德住处。”戒是佛子第一安隐功德住处。佛子若持戒,则能由持戒功德生起各种善法。若不持戒,则各种功德无由生起。

  若佛子严格持戒,可获得持戒的诸种功德利益。如《正法念处经》云:“持戒智慧人,常得三种乐:赞叹及财利,后生于天上。……若人乐持戒,则得至涅槃。持戒人为贵,应亲近持戒。”《大智度论》亦云:“持戒之人具足安乐,名声远闻,天人敬爱,现世常得种种快乐,若欲天上人中富贵长寿,取之不难。”《大智度论》又云:“戒为一切众生众乐根本,譬如大藏出诸珍宝;戒为大护能灭众怖,譬如大军破贼;戒为庄严如著璎珞:戒为大船能度生死巨海;戒为大乘能致重宝至涅槃城;戒为良药能破结病。戒为善知识,世世随逐不相远离令心安隐。”

  “戒为无上菩提本,长养一切诸善根”。持戒是一切善法得以生起的根源。无论修学哪种宗派,都应当按照戒律的要求,从身语意三方面规范自己。在日常修行生活中,首先要深入律藏学习戒律,明了佛陀制定这些戒规的缘由与意义。在从理论上明了戒律的基础上,再能够以戒律的要求指导自己的修学和生活,处处要求自己如法如律。若能如此修学戒律,则不仅能培养高尚的德行,还能具足清净戒行,成就圣果。

  三、忍辱

  忍辱思想是佛教的基本思想之一,也是六波罗蜜的重要内容。忍辱就是对外界加于自己身心的苦恼、痛苦都能够忍受,而没有怨恨之心。忍辱是大乘佛教的重要教义,也是各种经典论述的重要内容。《大乘义章》卷十二云:“言羼提者,此名忍辱。他人加毁名之为辱,于辱能安目之为忍。”《华严经》云:“慈悲为首,不损众生,是名羼提波罗蜜。”《瑜伽师地论》云:“言忍辱者,谓于他怨,终无返报。”《法华经·序品》中说:“见佛子住忍辱力,增上慢人恶骂捶打,皆悉能忍,以求佛道。”这就是说,修忍辱的人,能够忍受外来的一切侮辱和恼害而不生嗔恚之心,真正能做到“忍辱如大地”,能承受一切。可见,忍辱就是对外界加于自身的各种侮辱和怨害能够忍受,没有怨恨,更不会加以报复。

  忍辱有不同的类别。《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七载,忍辱含不忿怒、不结怨、心不怀恶意等三种行相。在《解深密经》卷四中讲述忍辱波罗蜜的类别,包括耐怨害忍、安受苦忍、谛察法忍等三种。对于这三种忍辱的功用,《摄大乘论释》卷七云:“耐怨害忍,能忍受他所作怨害,勤修饶益有情事时,由此忍力遭生死苦而不退转。安受苦忍能正忍受所遭众苦,由此忍力于生死中虽受众苦而不退转。谛察法忍堪能审谛观察诸法,由此忍力建立次前所说二忍。”《优婆塞戒经》卷七《羼提波罗蜜品》云:“忍有二种,一者世忍,二者出世忍。能忍饥渴寒热苦乐,是名世忍;能忍信戒施闻智慧正见无谬,忍佛法僧,骂詈、挝打、恶口、恶事,贪嗔痴等悉能忍之,能忍难忍、难施、难作,名出世忍。”

  忍辱不仅能完善一个人的人格,而且还能止诤免祸。如《中阿含经》卷十七《长寿王本起经》云:“若以诤止诤,至竟不见止。唯忍能止诤,是法可尊贵。”人与人之间的诤论,多是因为诤论者的嗔恨心使然。修行者如果能够修忍辱之行,则诤论自然会停止。可见,忍辱能够止息诤论。《杂阿含经》卷四十云:“不怒胜嗔恚,不善以善伏。惠施伏悭贪,真言坏妄语。不骂亦不虐,常住贤圣心。”一个若能控制怒气,嗔恨之心就不会生起。

  一个人修忍辱有多种功德利益。《大智度论》卷三十亦云:“忍为一切出家之力,能伏诸恶,能于众中现奇特事。忍能守护,令施戒不毁。忍为大铠,众兵不加。忍为良药,能除恶毒。忍为善胜力,于生死险道安稳无患。忍为大藏,施贫苦人无极大宝。忍为大舟,能渡生死此岸到涅槃彼岸。”《寒山诗》亦云:“嗔是心中火,能烧功德林。欲行菩萨道,忍辱护真心。”

  忍辱作为修菩萨行的重要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我们为人处世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被人误解乃至诽谤的事情发生。当遇到这些不快之事时,我们应当以佛教的忍辱精神来对待。忍得一时之辱,不仅可以磨练自己的性情,避免可能引发的祸患,还可以使那些因嗔心作恶之人认识到自己的过错,主动改恶向善。

  四、精进

  “精进”,又作“精勤”、“勤精进”,是指勇猛勤策进修各种善法。也就是依照佛教教义,在修善断恶、去染转净过程中,不懈怠地努力上进。精进是六度之一,也是修道的根本途径。

  对于精进的含义,诸多经论中都有论述。《华严大疏》五曰:“精进,练心于法名之为精,精心务达目之为进。”《慈恩上生经疏》下曰:“精谓精纯无恶杂故,进谓升进不懈怠故。”《大智度论》卷十六云:“于一切善法中勤修不懈,是名精进相。于五根中名精进根,根增长名精进力,心能开悟名精进觉,能到佛道涅槃城是名正精进,四念处中能勤系心,是精进分,四正勤是精进门,四如意足中欲精进即是精进。六波罗蜜中,名精进波罗蜜。”《成唯识论》卷六曰:“勤谓精进,于善恶品修断事中勇悍为性,对治懈怠满善为业。”《摄大乘论》卷二云:“又能远离所有懈怠、恶不善法;及能出生无量善法、令其增长,故名精进。”《五蕴论》云:“云何精进?谓懈怠对治,心于善品,勇悍为性。”《善生经》云:“若不计寒暑,朝夕勤修务,事业无不成,至终无忧患。”精进不仅代表了修学的勇猛勤策,而且还能对治懈怠等习气毛病。

  在不同的经论中,精进可为不同的种类。最常见的是两种精进之说。《大智度论》卷十六中将精进分为身精进与心精进两种。精进虽为心数法,然由身力而出,故称身精进,如行布施、持戒是为身精进,而修忍辱、禅定、智慧是为心精进;勤修外事为身精进,内自专精为心精进;粗之精进为身精进,细之精进为心精进:为福德之精进为身精进,为智慧之精进为心精进等。《大方广十轮经》卷八《精进相品》将精进分为世间精进与出世间精进两种。世间精进乃勤修布施、持戒等诸有漏业;出世间精进则勤修灭一切烦恼、惑障等诸无漏业。

  精进是成就菩提的基本途径,因此,诸多经论中都强调修学者当勤精进。《十诵律序》云:“诸大德为道故,当一心勤精进。所以者何?诸佛一心勤精进故,得阿耨菩提,何况余善道法。”由于精进具有强劲捷疾之推进力量,因此经典中常用精进弓来比喻精进。如《大智度论》卷十云:“忍铠心坚固,精进弓力强,智慧利劲箭,破懦慢诸贼。”《佛遗教经》云:“汝等比丘,若勤精进,则事无难者,是故汝等,当勤精进,譬如小水常流则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数数懈废,譬如钻火未热而息,虽欲得火,火难可得。是名精进。”

  精进能够对治懈怠。修行人常有这种毛病,初发心时修行精进用功,但坚持不了几天便懈怠放逸。修行一旦懈怠,便不会有任何进步。相反,还会导致堕落。

  学佛之人,应当不忘初心,努力广修各种善行,永不懈怠放逸。还应当劝告勉励他人精进修学。尤其是对于初学者来说,由于业障牵缠,或者被世务所困,或为病缘所恼,更应当昼夜六时,勇猛精进,礼佛诵经,供养赞叹佛菩萨,忏悔所造诸种业障,随喜各种功德,回向无上菩提,发大誓愿,无有休息,令恶障消灭,善根增长。

  五、禅定

  禅定是六度之一,禅定的“禅”,汉语意思为“思惟修”、“静虑”。所谓“思惟修”表示研习的意思,“静虑”表示心体寂静。“定”表示心安住于一境而不散动之义。禅定合起来表示止息一切思虑,令心安住于一境而不散乱的状态。《大乘义章》卷十三曰:“禅者是中国之言,此翻为思惟修习。……心住一缘离于散动故名为定。言三昧者,是外国语,此名正定。定如前释,离邪乱故说为正。”《大智度论》卷二十八曰:“四禅亦名禅,亦名定,亦名三昧。除四禅诸余定亦名定亦名三昧,不名为禅。”

  《法华经·安乐行品》曰:“深入禅定见十方佛。”六度集经曰:“复有四种禅定,具足智慧:一常乐独处,二常乐一心,三求禅及通,四求无碍佛智。”《顿悟入道要门论上》曰:“问:云何为禅?云何为定?答:妄念不生为禅,坐见本性为定。本性者,是汝无生心。定者对境无心,八风不能动。八风者,利衰毁誉称讥苦乐,是名八风。若得如是定者,虽是凡夫,即入佛位。”

  坐禅习定,降伏妄想,从而破迷开悟,是历代禅宗祖师最主要的修行方式。禅宗丛林中的坐禅有一定的仪轨。习禅者只有按照一定的坐禅方法来修行,才能达到明心见性的修行目的。一般来说,禅定不一定能使所有人悟道解脱,但要悟道解脱却必须要坐禅习定。在戒定慧三学中,定是从戒至慧的桥梁。

  对于坐禅习定的修学方法,《五家参详要路门》附录云:“夫修禅定者,先须厚敷蒲团,结跏趺坐。”禅的意义就是在定中产生无上的智慧,以无上的智慧来印证,证明一切事物的真如实相的智慧,这叫作禅。坐禅时首先要选择适宜的环境,最好是在远离嘈杂的寂静处。其次要从五个方面调节身心。一是调节饮食。坐禅之前既不能吃得过饱,也不能使自己处于饥饿中。二是调睡眠。坐禅前调节睡眠,不可睡眠过多,致心昏昧;也不可缺少睡眠,导致昏沉。三是调身。先须要铺设坐具,使身体安稳久坐,然后调整定式。坐时可采用半跏跌坐或全跏跌坐等不同形式。四是调息。调息就是坐禅时令呼吸通畅,从而心安意悦,明净入定。五是调心。坐禅有妄想生起,要调伏乱想,令心专注于参究,五分散之意。

  六、智慧

  智慧,又称般若,是指已经证得究竟解脱的佛的智慧。对于智慧的涵义,《佛学大辞典》解释为“决断曰智,简择曰慧。又知俗谛曰智,照真谛曰慧,通为一也。”《大乘义章》卷九曰:“照见名智,解了称慧,此二各别。知世谛者,名之为智,照第一义者,说以为慧,通则义齐。”《法华经义疏》卷二曰:“经论之中,多说慧门鉴空,智门照有。”《瑜伽论记》卷九曰:“梵云般若,此名为慧,当知第六度。梵云若那,此名为智,当知第十度。”《大智度论》卷三十四曰:“般若波罗蜜多是诸佛母。父母之中母功最重,是故佛以般若为母,般舟三昧为父。三昧能摄持乱心,令智慧得成,而不能观诸法实相。般若波罗蜜能遍观诸法,分别实相,无事不达,无事不成,功德大故,名之为母。”

  智慧是从实相般若的本体,生起观照般若之妙智。当人经过修习前五度,最终证得无漏智慧,他就能够对世出世间一切诸法,达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程度。佛陀在菩提树下悟道之后,就能将八种妄心转化为四个菩提妙智。般若妙智是佛本来具足的根本智。一般的修道者可以通过断尽烦恼,证得智慧圆满,理事成就的大智慧。般若智慧是六度的先导,只有在般若智慧的引导下,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等前五度,才能得到更好地开展。

  智慧能度愚痴。一般众生都有无明烦恼,痴迷无智,只要依靠般若智慧的引导,才能破迷开悟。释迦世尊当年出家修道,一方面是为了度化众生出离苦海,另一方面是为教化众生断除烦恼,开启与佛一样的大智慧。世尊花了二十二年时间,讲说六百卷《大般若经》,其目的在于引导众生以般若妙智,来破除众生的愚痴烦恼,以及外道的邪见,最终以般若之智,照见五蕴皆空、能够度一切苦厄。彻底悟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

  般若智慧可通过修行前五度而得。《金刚经》所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是修行般若的有效方法。达摩禅师从印度来东土所传的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方法,也是修习般若的有效法门。

  六波罗蜜是学佛者学菩萨道,修菩萨行的有效方法。现代的学佛者在修习六波罗蜜时,只有深刻体悟每一度的内涵,并依照其修学要求认真修学,则可消除妄想烦恼,开启智慧,趣证菩提之果。

  摘自:《觉群》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