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我国古代的“四朝高僧传”

作者:德谦

  我国古代有很多人为高僧作传,每个宗派又有各自派别的高僧传记。这些高僧传记流传到后世最有名的有梁朝慧皎著十四卷《高僧传》,继之有唐代道宣律师著三十卷《续高僧传》,接着又有宋代赞宁著三十卷《宋高僧传》,最后有明代如惺著八卷《大明高僧传》。以上四个不同朝代高僧所著述的四部高僧传记,在佛教界流传很广,合称“四朝高僧传”。

  一、慧皎《高僧传》

  《高僧传》,又作《梁高僧传》、《梁传》,是梁朝佛教史专家慧皎(497—554)所著,收录于《大正藏》第五十册。慧皎,俗姓陈,会稽上虞(今属浙江)人,南朝梁代高僧、佛教史学家。慧皎学涉内外,博通经律,常住会稽嘉祥寺,—每年春夏弘扬佛法,秋冬专事著述,撰《涅槃经义疏》、《梵网经疏》,阐扬涅槃学说。慧皎鉴于当时佛教盛行,出家人很多,但不少“名僧”徒具虚名,为矫正时弊,遂“博谘故老,广访先达”,收检史料,于梁天监十八年(519)编撰完成《高僧传》十四卷。

  《高僧传》中共收录了上自东汉明帝永平十年(67),下至梁朝天监十八年(519),共四百五十三年,二百五十七位高僧的传记。又加上旁出附见之高僧二百七十四人,实际收录有五百多位高僧的传记。本书所涉及的有魏、吴、晋、宋、齐、北魏、姚秦等九个朝代中高僧的事迹。

  《高僧传》全书共分为十科十四卷。慧皎在搜集前人资料的基础上,采用分科布局,博采众家之长,然后根据高僧德业将高僧传记分为译经、义解、神异、习禅、明律、忘身、诵经、兴福、经师、唱导等十科,最后添附撰者自序与总目录。

  本书第一至三卷收录了佛经翻译家迦叶摩腾之后35位佛经翻译家的传记。第四至第八卷收录了自朱士行之下共计一百零一位义解高僧的传记。第九至第十卷收录了佛图澄之下共计二十位神异高僧的传记。第十一卷收录了僧显之下二十一位习禅高僧的传记,以及慧犹之下十三位明律高僧的传记。第十二卷收录了僧群以下共十一位忘身高僧的传记,以及昙邃之下二十一位诵经僧人的传记。第十三卷收录了慧达之下十四位兴福僧的传记,以及帛法桥之下十一位经师的传记,另有道照之下十位唱导僧的传记。第十四卷为作者慧皎所作的《自序》和本书的总目录。除此之外,还收录了王曼颖与慧皎两人往来的文书两篇。

  《高僧传》从第六科忘身篇至第十科唱导篇中,所收录的都是直接度化众生、致力于弘扬佛法的高僧传记。这类高僧的传记,常被其他高僧传记所忽略,因而,这几科也成为区别其他高僧传记的出彩之处。

  《高僧传》是慧皎在前代僧传的基础上撰写的一部高僧传记。他在撰写《高僧传》之前,曾阅读了许多前代僧人的传记。他发现前代僧传有诸多缺点:有的侧重叙述某一类僧人,涉及面狭窄;有的只记录某一地方僧人,记录地域不够全面;有的纪事过于简略,繁简失当;有的只收录名僧,却将高僧遗漏在外。慧皎在《序录》中云“前之作者,或嫌繁广,抗迹之奇,多所遗削,谓出家之士,处国宾王,不应励然自远,高蹈独绝,寻辞荣弃爱,本以异俗为贤,若此而不论,竟何所纪。”慧皎认为,前代的僧传多为名僧的传记,这些名僧祇是有声名,但并没有高德。自己所撰写的这部僧传,只收录德行俱佳的高僧。那些名气大,德行寡的僧人则不在收录之列。如《自序》云:“前代所撰,多曰名僧,然名者实之宾也,若实行潜光,则高而不名;若寡德适时,则名而不高。名而不高,本非所纪高而不名,则备今录。”正因于此,慧皎通过多年收集各种史料,发愿写一部叙事全面的高僧传记。他在《序录》中说:“尝以暇日遇览群作,辄搜捡杂录数十余家,及晋、宋、齐、梁春秋书史,秦、赵、燕、凉荒朝伪历,地理杂篇,孤文片记;并博咨故老,广访先达,校其有无,取其同异,撰成此传。”

  《高僧传》内容精深,义理明确,条理清晰,文采斐然。本书是中国佛教史上第一部系统的僧传及后世研究古代哲学、文学、历史之重要著作。其所创传记体例,为后世历代僧传所仿效。书中所记中印文化的交流,以及对中亚历史和地理情况的叙述,保留了很多古代中西交通史上的珍贵的资料。

  二、道宣《续高僧传》

  《续高僧传》,又称《唐高僧传》,简称《唐传》、《续传》,共三十卷,收录于《大正藏》第五十册。该僧传是唐代律学高僧道宣律师所著。由于是接叙慧皎之《高僧传》,故称《续高僧传》。《续高僧传》收录了南北朝梁代天监元年(502)起,至唐贞观十九年(645)止,共计144年之间的高僧传记。

  《续高僧传》的体制,与慧皎的《高僧传》大体相同,也分为十科,只不过将“神异”为“感通”,将“忘身”改为“遗身”,将“诵经”改为“读诵”,将“经师”、“口昌导”合为“杂科”。此外,增设了“护法篇”。经过增删调改之后,本书的十科分别为:(一)译经,四卷;(二)义解,十一卷:(三)习禅,五卷;(四)明律,二卷;(五)护法,二卷;(六)感通,二卷;(七)遗身,一卷:(八)读诵,一卷;(九)兴福,一卷;(十)杂科,一卷。每一种结束,道宣也像慧皎《高僧传》一样加以论述。

  《续高僧传》与《高僧传》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同。慧皎的《高僧传》对在世僧人不予立传,而道宣则对在世有影响的僧人也予以立传。比如当时尚在世的慧净、慧休、法冲等人都收录入传记中。慧皎《高僧传》中所记载的高僧多为吴越之地高僧,很少述及北方的高僧。道宣由于生活于南北统一的唐代,因而对南北高僧都有论述,并侧重补录北方佛教的状况,从而弥补了慧皎《高僧传》遗漏北方高僧的缺憾。

  道宣在《自序》中云:“始佢梁之初运,终唐贞观十有九年,一百四十四载,包括岳渎,历访华夷,正传三百三十一人,附见一百六十人。”这是道宣最初成书时所作的序言。今本《续高僧传》所记录年代的下限至麟德二年(665)。比如第四卷《玄奘传》记述,玄奘圆寂于麟德元年。第二十五卷《法冲传》云:“今麟德,年七十九矣。”书中记载圆寂于贞观十九年之后的永徽、显庆、龙朔年间的高僧共有二十多人。本书下限止于麟德二年,也就是道宣律师圆寂的前二年,距离道宣最初成书已经过去二十年。道宣在《自序》中说:“正传三百三十一人,一作三百四十人,附见一百六十人。”其实,今本《续高僧传》正传凡四百八十五人,附见二百十九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道宣在初编《续高僧传》成书之后二十年间,又陆续增补了很多高僧传记,这些传记被结集为《续高僧传》十卷,书名见于他自己所著的《大唐内典录》第十卷,和与他同时代的道世着的《法苑珠林》第一百卷中。此十卷书后来即按科分别羼入初稿中,所以现行本记载贞观十九年以后永徽、显庆、龙朔年号的事情很多,最迟到麟德二年(665)为止。

  道宣撰写《续高僧传》所参考的资料很广,他自称“或博咨先达,或取讯行人,或即目舒之,或讨譬集传。南北国史,附见徽音:郊郭碑碣,旌其懿德。皆撮其志行,举其器略”。道宣所采用资料大致有三类:第一类是著作类,比如杨炫之的《洛阳伽蓝记》(见卷一(菩提流支传))、灌顶的《智者大师别传》(见卷十七(智频传))、王劭的《舍利感应记》(见卷二十六(道密传))、费长房的《历代三宝纪》(见卷一(拘那罗陀传)、卷十六(信行传))、彦琮的《众经目录》(见卷一(阇那崛多传))。第二类是碑铭,如陈叔宝(见卷七(法朗传))、庾信(见卷十六(僧实传)、《僧玮传))、道安(见卷十六(僧实传))等所撰的碑铭记。第三类是作者亲身采访的资料,如功回(卷十三)、慧休(卷十五)、僧达(卷十六)、智则(卷二十五)等传记,这些资料分别是道宣从老师或朋友,或是探访遗迹、听人的讲述。

  三、赞宁《宋高僧传》

  赞宁(919—1001)是北宋律宗高僧,著名的佛教史学家。俗姓高,祖籍渤海(今山东阳信西南),隋末移居吴兴郡德清县(今浙江德清县)。赞宁于后唐天成年间(926—929)在杭州祥符寺出家。清泰初年(934—936)入天台山受具足戒,此后专心精研三藏教典。曾常住杭州灵隐寺,多年致力于修学南山律,著述律学专著。他与人谈论佛法,常辩才宏放,三言两语即挫败他人之论锋,赢得了“律虎”的美誉。赞宁勤奋好学,精通内学之外,兼善儒、老、百家之言。赞宁博闻强记,擅长诗文,声望日增,受到当时东南一带侯王名士的敬仰。他曾与吴越国很多贵族以文义切磋,和浙中很多士大夫以诗文唱和,他的见解和文采都为时人所推崇。

  赞宁撰著的三十卷《宋高僧传》(又名《大宋高僧传》),收录于《大正藏》第五十册。本传因于左街天寿寺编修完成,故又称“天寿史”。本书是赞宁于太平兴国七年(982)奉敕编纂。书中辑录了由唐太宗贞观年中(627—649)至宋太宗端拱元年(988)为止,共计三百四十三年之间的高僧传记。赞宁受命之后,广泛搜寻高僧事迹,采集有关记载高僧事迹的碑文,撰集成三十卷《宋高僧传》。如赞宁在《进高僧传表》中云:“臣等遐求事迹,博采碑文,今已撰集成三十卷。”自序中也说:“或案诔铭,或征志记,或问辅轩之使者,或询耆旧之先民。”

  《大宋高僧传》共收录正传五三一人,附见一二五人。本传沿用《高僧传》和《续高僧传》的体例,共开十科。本传分《译经》、《义解》、《习禅》、《明律》、《护法》、《感通》、《遗身》、《读诵》、《兴福》、《杂科》十篇,每篇之末有论,均与《续高僧传》相同。但在有些人的传末又附以系曰,来申明作者的宗旨,或者自为问答,来解释某一疑难,这是前传所无。其中《译经篇》三十二人(附见十二人),主要记载国内外从事佛经翻译的高僧传记:《义解篇》七十二人(附见二十二人),收录善于解说佛经义理的高僧传记:《习禅篇》一百零三人(附见二十九人),收录专心修习禅宗的高僧事迹:《明律篇》五十八人(附见十人),收录持戒严谨,专修律学的高僧事迹;《护法篇》十八人(附见一人),收录不顾个人安危,一心护持佛法的高僧传记:《感通篇》八十九人(附见二十三人),收录高僧在修学佛法过程中的感应事迹;《遗身篇》二十二人(附见二人),收录了因专注于修道,忘记自身存在的高僧传记;《读诵篇》四十二人(附见八人),收录了以读诵为业的高僧传记;《兴福篇》五十人(附见六人),收录了以修学祈福为业的高僧传记:《杂科篇》四十五人(附见十二人),收录了以上九科未曾收录的其他类别的高僧传记。

  赞宁在撰著《宋高僧传》过程中,不仅参考了碑铭等重要史料,还收录了一些野史中的有关记载。其中,“习禅篇”除了云门宗开山祖师云门文偃禅师之外,其他禅宗各派别重要高僧都有传记。赞宁尊重史实,对禅宗内部争议事迹也毫无隐讳,因此,这部高僧传记也是研究禅宗史的重要史料。其次,律宗的南山、相部、东塔三家的争执,记载在道岸、如净、昙清、圆照等传和《明律篇》的论述中。它虽于各家所根据的理论没有详细的说明,但是对于律宗的发展,则是很宝贵的记录。另外,《译经篇》论中所载译经的六例,译场的设官分职,也是译经史上重要的文献。

  《宋高僧传》撰著完成之后,赞宁于端拱元年(988)冬十月,派遣弟子显忠智轮入宫上表进献,太宗皇帝大喜,赐予锦帛加以奖赏,命加入大蒇经中加以流通。宋太宗在《批答》诏书中云:“敕通慧大师赞宁省所,令左街天寿寺赐紫僧显忠进编修有宋高僧传三十卷事。具悉一乘妙道六度玄门,代有奇人迭恢圣教,若无纂述何以显扬。紧尔真流,栖心法苑,成兹编集,颇效辛勤。备观该总之能,深切叹嘉之意。其所进高僧传,已令僧录司编入大藏。今赐绢三千匹,至可领也,故兹奖谕。”

  对于赞宁应诏撰述《宋高僧传》一事,好友王禹偶对其才华至为赞叹。他在《赠赞宁大师》:“诏修僧史越江滨,万卷书中老一身。.赴阙尚留支遁马,援毫应待仲尼麟。”又在《寄赞宁上人(当时赞宁新修《高僧传》有诏赴阙)》诗:“支公兼有董狐才,史传修成乙夜开。天子远酬丹诏去,高僧不出白云来。眉毛久别应垂雪,心印休传本似灰。若念重瞳欲相见,未妨西上一浮杯。”王禹偶在诗歌中既表达了对赞宁奉诏修僧史的赞叹,也表达了对这位方外好友的思念之情。

  《大宋高僧传》记事年代接续《续高僧传》,为承前启后的重要高僧史传。书中根据大量原始资料,整理排比,叙述完整,章节整齐,保存了大量极具价值的佛教史料。本书对研究宋代佛教的发展历史和概况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四、如惺《大明高僧传》

  《大明高僧传》,简称《明高僧传》,共八卷,是明代高僧如惺法师所著。收录于《大正藏》第五十册。如惺号幻为,为天台宗真清的弟子,复从千松得禅师习禅宗,曾住天台山慈云寺及嘉兴楞严寺。除本传外,还著有《得遇龙华修证忏仪》四卷。

  《大明高僧传》收录了北宋末年至明神宗万历年间约五百多年的高僧事迹。本书依照高僧修学的类别分为译经、解义、习禅三科,计收正传一三八人,附传七十一人。《译经》科中收录元代高僧沙哕巴一个人,附传二人;《解义》科中收录南宋至明代万历年间四十四人;《习禅》科收录北宋末至元仁宗年间六十七人。共正传一一二人,另附见六十八人。本书中所收录的僧人,多为南方僧人,北方的僧人仅有数人而己。

  对于撰著《大明高僧传》的缘由,如惺法师在《大明高僧传叙》中云:“然僧史始于汉明,传灯远溯七佛皆终于宋,惟神僧传迄于元顺而止。明兴,太祖高皇帝开国以来,国家之治超于三代。佛法之兴盛于唐宋,独僧史传灯诸书尚寥寥无闻。良可叹也,然吾侪有力者不以为念,有志者无以为缘,而我国朝人物其果不若唐宋乎。予于庚子校刻前代金汤编,今岁又缉国朝护法者以补其缺,间于史志文集往往有诸名僧载焉,因随喜录之。自南宋迄今略得若干人,命曰大明高僧传,以备后之修史者采摭,云尔。”

  可见,如惺有感于佛教传入中国之后的僧史或高僧传,大多终止于宋代。宋代以后虽然出现了许多高僧,却没有人为他们作传记。为了彰显明代圣僧的行谊,令天下的沙门都能见贤思齐,于是查阅各种史料,撰述了南宋之后至明代的高僧传记,以供后世修史者作参考。书名“大明”是指编撰本书的时代,并非指书中收录高僧所生活的起止时代。如惺本打算接叙《宋高僧传》所止年代,不过《宋高僧传》止于北宋初,如惺的《大明高僧传》则因种种原因始于南宋初年,中间仍有一百多年的空白。

  《大明高僧传》是如惺收集查阅《宋学士文集》、《天台方外志》、《罗湖野录》、《五灯会元》、《佛祖历代通载》等各种史料而撰著。本书《习禅篇》绝大部分都是从《五灯会元》删节成篇,因而这些僧传中保留了很多语录的痕迹。

  《大明高僧传》仿照梁代、唐代和宋代三部僧传而作,不过在每科之后没有“论”。在有的僧传后有“系曰”,表明了作者的一部分观点。如《祖觉传》“系曰”:“古为人师者……未尝轻许而贼夫人子;今人才见灵利后生,便使拈弄公案,作得一偈顿焉称赏。”《蕴能传》“系曰”:“世之师徒宾主相见,能具此(大沩禅师和蕴能)风采作略,庶两无遗憾。”

  与前三部高僧传相比,《大明高僧传》撰述归类不够严肃完整,分科也过于单一,无法代表北宋末至明代高僧传记的全貌。尽管如此,在本僧传中还是保存了其他僧史中没有的传记,而且能将北宋末年、南宋、元、明等四个朝代的僧传结集在一起,这对宋元明三个朝代的佛教史研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以上“四朝高僧传”全面记载了佛教传入中国以来至明神宗万历年间,共计一千五百多年的佛教历史和高僧传记。这些高僧传记依照时间顺序,全面记录了具有不同方面专长的高僧修学和弘法事迹,以及当时的佛教概况和政治制度、风俗民情等史实。这些保存在僧传中的大量价值不凡的佛教史料,为我们研究古代佛教发展历史和佛教宗派的发展演变提供了大量翔实的资料。

  摘自:《觉群》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