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普贤菩萨与民间信仰(2)

作者:不详

  (三)唐五代外传之普贤文献

  前面,曾间或提及日本人唐求法僧所著求法目录。唐五代到中国来的日本求法僧,以日本平安初期来华留学,并携去密教经典以广弘密教之八位僧人为代表,即:最澄(天台宗)、空海(真言宗)、圆行(真言宗)、常晓(真言宗)、圆仁(天台宗)、慧运(真言宗)、圆珍(天台宗)、宗睿(真言宗)。人称“人唐八家”,或“八家真言”、“真言八家祖师”。“入唐八家”均撰有求法目录。后来,日本天台宗僧安然以八家目录为主,参以《贞元释教录》及圆觉、梵释两寺之藏书,将人唐八家请回的密教经轨、图像等,重新加以整理,分为三灌顶、胎藏界、金刚界、苏悉地、诸如来、诸佛顶、诸佛母、诸经法、诸观音、诸菩萨、诸金刚、诸忿怒、诸世天、诸天供、诸护摩、诸礼赞、诸赞叹、诸悉昙、诸碑传、诸图像等20部;每种文物文献,皆注示出各家注记、异同、具略之称,编成总目录《诸阿阇梨真言密教部类总录》二卷。是书或称《真言密教部类总录》,简称《八家秘录》。

  下面即以安然《诸阿阇梨真言密教部类总录》为准,统计一下“人唐八家”自中土携回日本的普贤类文献。是书卷上“诸菩萨部第十·普贤法一”之下,著录有:

  观自在菩萨说普贤陀罗尼经一卷。(不空译、贞元新入目录、圆觉、仁海,无说字。)

  清净观世音普贤陀罗尼经一卷。(贞元、圆觉,有贤字。月轮,脱贤字。或检云,无清净字、梵释。)

  大普贤陀罗尼经一卷。(贞元、圆觉,梵释。)

  观普贤菩萨行法经一卷。(亦云,出深功德经中。或无行法字。亦云,普贤经。贞元、圆觉,缺注、梵释。有注,亦云或无观字。)

  大方广普贤所说经一卷。(别有一卷。向三十纸者,非也。贞元、圆觉。)

  金刚顶胜初瑜伽普贤菩萨念诵法一卷。(不空译、贞元新入目录、海仁云,念诵法经。)

  普贤金刚萨埵念诵法一卷。(内云,瑜伽念诵仪轨。不空译、贞元新入目录。海列,外题。澄云,普贤金刚瑜伽法。仁云,普贤菩萨金刚萨埵瑜伽念诵仪轨。)

  金刚顶瑜伽他化自在天理趣会普贤修行念诵仪轨一卷。

  大乐金刚萨埵修行成就仪轨一卷。(出吉祥胜初大教王瑜伽经-)

  金刚顶胜初瑜伽经中略出大乐金刚萨埵念诵仪轨一卷。(不空。)

  金刚顶瑜伽五秘密修行仪轨一卷。(内云,金刚萨唾五秘密修行念诵仪轨。私云,上四重出。)

  梵字胜初瑜伽仪轨一卷。(海。)卷下“普贤赞十”之下,著录:

  普贤行愿赞一卷。(不空译、贞元新入目录、海仁、圆觉、仁云,普贤菩萨赞一本。)

  梵字普贤行愿赞一卷。(海仁运。)

  梵唐两字普贤菩萨赞一本。(仁行。)

  梵唐对译普贤行愿赞一本。(仁运。)

  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赞一本。(澄、运、私云,恐是初赞异本。)

  总计十七种文献,其中以密教文献为主。

  二、普贤菩萨简论——大乘及

  密教经论中的普贤信仰

  (一)普贤菩萨信仰在印度的产生

  1.“普贤”释名

  佛教中盛行之普贤菩萨信仰,“普贤”二字含义若何?有无异称?

  普贤乃梵文Samantabhadra之意译。Samanta,普;bhadra,贤。“普贤”之义,隋吉藏《法华义疏》卷十二曰:“所以言‘普贤’者,其人种种法门,如观音总作慈悲法门名,今作普遍法门。‘普’有二义:一者法身普遍一切处,故总摄三世佛法身,皆是普贤法身。如《华严》云:普贤身相,犹若虚空。依于如如,不依佛国也。二应身普,普应十方作一切方便,故十方三世佛应身皆是普贤应身,皆是普贤应用。故《智度论》云:普贤不可说其所住处。若欲说者,应在一切世界中住。即其证也。注经解云:化无不周曰‘普’,邻极亚圣称‘贤’。”南宋法云《翻译名义集》卷一“菩萨别名篇第六”集诸说云:“《悲华》云:‘我行要当胜诸菩萨。宝藏佛言:以是因缘今改汝字,名曰普贤。’文句云:今明伏道之顶,其因周遍曰‘普’,断道之后邻于极圣曰‘贤’。槁(音醉)李云:行弥法界曰‘普’,位邻极圣曰‘贤’。《请观音经疏》云:跋陀云‘贤首’,等觉是众贤位极故,佛圣首极故。……《圆觉略疏》云:一约自体,体性周遍曰‘普’,随缘成德曰‘贤’。二约诸位,曲济无遗曰‘普’,邻极亚圣曰‘贤’。三约当位,德无不周曰‘普’,调柔善顺曰‘贤’,表于理行。”

  又意译为“遍吉”。此译盖沿用《大智度论》和《观普贤菩萨行法经》之汉译用名也。隋智顗讲说、灌顶笔记《妙法莲华经文句》卷十:“《大论》、《观经》同名‘遍吉’。此经称‘普贤’。皆汉语。”隋吉藏《法华义疏》卷十二:“此土亦名‘遍吉’。‘遍’犹是‘普’,‘吉’亦是‘贤’也。”《翻译名义集》卷一“菩萨别名篇第六”:“观经大论,并翻‘遍吉’。”

  因普贤以大愿著称,故或以“愿王”或“大愿王”、“胜愿王”代指之。《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十:“若诸菩萨,于此大愿,随顺趣人,则能成熟一切众生,则能随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则能成满普贤菩萨诸行愿海。……若复有人,闻此愿王,一经于耳,所有功德,比前功德,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乃至优波尼沙陀分,亦不及一。……善男子!彼诸众生,若闻若信此大愿王,受持读诵,广为人说,所有功德,除佛世尊余无知者。;是故汝等,闻此愿王,莫生疑念,应当谛受。受已能读,读已能诵,诵已能持,乃至书写,广为人说。是诸人等,于一念中,所有行愿,皆得成就。”《普贤菩萨行愿赞》:“若人于此胜愿王,一闻能生胜解心。于胜菩提求渴仰,获得殊胜前福聚。”

  又称为“贤胜”,或“胜愿王”。此即因普贤具有殊胜之誓愿(胜愿)而言之也。《普贤菩萨行愿赞》:“若人于此胜愿王,一闻能生胜解心,于胜菩提求渴仰,获得殊胜前福聚。彼得远离诸恶趣,彼皆远离诸恶友,速疾得见无量寿,唯忆普贤胜行愿。”《华严经海印道场忏仪》卷二四:“南无西南方光明山贤胜菩萨三千眷属。”此“贤胜菩萨。即指普贤。需注意者,诸佛世界另有一“贤胜如来”或“贤胜佛”。《佛说佛名经》卷二:“南无波头摩胜世界中,贤胜如来为上首。南无不瞬世界中,普贤如来为上首。”此处“贤胜如来”和“普贤如来”并举,显非同一佛也。

  又音译作“三曼陀飕陀”。唐慧琳《一切经音义》卷二十八“萨昙分陀利经”:“三曼陀飚陀。曼音未盘反。经作慢,误也。飕音盘沫反,梵语,唐云普贤是也,”或作“三曼飕陀”。梁宝唱(?)《翻梵语》卷一“佛名第二”:“三曼飕陀。应云三曼多跋陀罗。经曰普贤。”或作音译、意译并用,作“三曼陀飓陀罗菩萨”,同书同卷“法名第四”:“三曼陀飕陀罗菩萨。译曰普贤。三曼陀飕陀罗经。”卷二“菩萨名第七”:“三曼陀飓陀罗菩萨。译曰普贤。”上述之“飕”,或作“跋”,如“三曼陀跋陀罗”。或作“三曼多跋陀罗”。隋吉藏《法华义疏》卷十二:“普贤者,外国名‘三曼多跋陀罗’。‘三曼多’者,此云‘普’也;‘跋陀罗’,此云‘贤’也。”

  或作“三满多跋捺罗”、“三满多跋捺啰”或“三满多跋捺哩”。这一般出现于密教文献中。唐不空译《仁王般若陀罗尼释》:“三满多跋捺啰野,三满多者是普义,跋捺啰者贤义。野字者,声明中七例八转声中谓声也。下同。此菩萨说三密门普贤行愿。一切诸佛若不修三密门,不行普贤行,得成佛者无有是处。既成佛已,于三密门普贤行休息者,亦无是处。”北宋时代中印度那烂陀寺僧法贤译《佛说瑜伽大教王经》卷一:“普贤菩萨真言曰:崦(引)三满多跋捺啰(二合)吽(引)。”法贤译《佛说大乘观想曼孥罗净诸恶趣经》卷下:“普贤菩萨真言曰:崦(引)三满多跋捺哩(二合引)吽(引一)。”

  又,梵语Visvabhadra亦有“普贤”之义。该词多音译为“邲输跋陀”。《翻译名义集》卷一“菩萨别名篇第六”:“‘邲(澫必)输跋陀’,或‘三曼跋陀’,此云普贤。”

  倘连带其果位而称,则为“普贤菩萨"(SamantabhadraBodhisattva)或“普贤萨埵”。“菩萨”、“萨埵”皆“菩提萨埵”之略称,“菩提萨埵”又为Bodhisattva之音译。Bodhisattva,即誓求佛道之大心人:Bodhi(菩提),觉、智、道;sattva(萨埵),有情,即有生命之众生。

  亦称“普贤大士”。“大士”者,梵语mahisattva之意译。音译“摩诃萨埵”或“摩诃萨”。“maha”,大也。Mahasattva(大士)为菩萨之美称。经论中多用连称“菩萨摩诃萨”,即“名菩提萨埵摩诃萨埵”(BohdhisattvaMahasattva)之略称。

  亦称“大普贤”。这也是对“普贤”的尊称。唐不空译《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卷中:“奇哉大普贤,菩萨之敬仪。是如来轮坛,影现于如来。”唐金刚智译《金刚峰楼阁一切瑜伽瑜只经》卷上:“若诸阿阇梨,曾人金刚界大灌顶,及受金刚界阿阇梨位,应修此法,常以一字齐运三业,当获得大普贤萨埵之身。”佛教文献中并有《大普贤陀罗尼经》。

  可见,“普贤菩萨”、“普贤萨埵”或“普贤大士”,其义实一也。

  至于密教对于普贤的独特称呼,将在本章第三节中讨论。

  2.普贤菩萨信仰的形成

  “普贤”一词,早在《阿含经》产生的时代即已出现。出于《阿含经》的《起世经》,一共有过六种汉译本,现存四种,即:隋代阇那崛多译《起世经》十卷、隋代达磨笈多译《起世因本经》十卷,西晋法立、法炬共译《大楼炭经》六卷,东晋佛陀耶舍、竺佛念共译《长阿含经》卷十八至卷二十二《世记经》。《起世经》卷一《郁单越洲品第二之一》载:

  诸比丘!为郁单越人故,于善现池南复有一苑,名日普贤。其苑纵广一百由旬,七重栏椐,周匝围绕,乃至熟饭清净美妙。诸比丘!此普贤苑亦无守护,郁单越人若欲须入普贤苑中澡浴、游戏、受快乐时,从其四门随意而入。入已,澡浴游戏受乐。既受乐已,欲去即去,欲留即留。郁单越洲中还有一大河名曰威主,河之两岸有船,“七宝庄饰,柔软犹若迦旃邻提迦衣”,此中有郁陀那偈:

  善现普贤等,善华及喜乐。易入并善体,等车威主河。《起世因本经》所记略同。此“普贤”指的是郁单越洲的普贤苑。而郁单越乃须弥四洲之一,又称北俱卢洲、郁多罗究琉、郁怛罗越、咀怛罗矩垆、殂怛罗句垆等,为须弥四洲之一。该洲位于须弥山北之咸海中,洲形正方,周围有七金山与大铁围山,洲内有种种佳妙之山林、河水、浴池、游园、树果等;地上铺黄金,昼夜常明,器物亦多为金银、琉璃、水品所成;其人民面形正方,身高一丈四尺;物皆共有,无盗贼、恶人、斗诤等事,生活平等安乐;人寿足千年,命终之后,生忉利天或他化自在天。该洲于四洲中独无地狱,果报最为殊胜。考早在公元前1000年至前600年左右雅利安人由婆罗门文化中心的印度河流域东移至恒河平原时,所传述的《梵书》中即已有此类传说;而梵语uttara即“北方”之义:上述佛典中所描绘之郁单越,很有可能源于雅利安人对其祖先所居处的美化,佛教产生之后,再援用以指位于中印度以北、心目中的此方世界中最美好之地区。

  或谓“普贤”之名始见于《三曼陀罗菩萨经》,“后广见诸经而成普遍之信仰”。但《三曼陀跋陀罗菩萨经》出现的时代,自应远在《阿含经》之后。何况查《大正藏》本西晋居士聂道真译《三曼陀跋陀罗菩萨经》,内中并无“普贤”字样。当然,“三曼陀跋陀罗”确乃“普贤”之义。所以,聂道真是译,只可谓中土第一部有关普贤菩萨信仰的汉译佛典而已。

  虽然普贤苑尚在娑婆世界,但已经是人们理想中的生活国度。在此基础之上,产生了有西方普贤国、普贤慧佛的说法。《杂阿含经》卷三十八、《增一阿含经》卷三十一、巴利文《中部经》第八十六经等,有央掘摩罗(义为指鬘、指髻)的事迹,称其本为凶人,尝师事邪师摩尼跋陀罗,其师命他杀害千人,各取一指作华鬘,故有“鬘外道”之称。至九百九十九人时,佛陀遥知而愍,前往化度之。央掘摩罗改过忏悔而人佛门,后证得罗汉果。上述《增一阿含经》、《中部经》,有异译本,即西晋竺法护所译《鸯掘摩经》一卷、西晋法炬译《鸯崛髻经》一卷。刘宋求那跋陀罗译《央掘魔罗经》卷三:

  西方去此过三恒河沙刹,有国名普贤,佛名普贤慧。余如上说。由于是经倡导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佛性,唯佛法为究竟乘、其余皆为方便法门,所以经中实羼有大乘佛教时期的因素。另外,由经文可知,普贤国实为他方净土世界。此普贤国,极有可能是普贤苑的进一步理想化。

  西晋竺法护译《生经》中首次出现了“普贤菩萨”及“普贤愿”。是经卷三《佛说总持经第二十二》:

  闻如是。一时世尊游于摩竭,在法闲居,佛之道树初成道时,与万菩萨俱,一切成就。普贤菩萨,行于无愿,其行无余……于时莲华藏菩萨,入诸法所趣之心,无所垦碍,所念法门无诸弊碍,诸菩萨行为普贤愿,合集等行,正住于愿,入诸佛法,见十方佛,加于大哀,度于无极,降伏众生,休息恶趣。

  按,生经即本生经,乃记述释迦于过去世受生为各种不同身形及身份而行菩萨道的故事。巴利文佛教文献中亦有生经,即四部尼柯耶(相当于汉译《阿含》)之外的第五部小部经,约成书于公元前3世纪。本生经的作者不详,当系佛教徒改造印度民间故事而成。由于本生经中亦杂有弥勒等诸弟子及阿弥陀等诸佛之本生故事,故其最后定型当在大乘佛教时期。也就是说,《生经》中的“普贤菩萨”或“普贤愿”亦当出现在公元以后吧。

  同样属于生经系列的北凉昙无谶译《悲华经》中,不但有“普贤菩萨”甚至“普贤如来”之称,甚至详细地述说了普贤的来历。据该经,过去无量劫有世界名删提岚,佛号宝藏如来;有转轮圣王名无诤念,王有千子;王及诸子于宝藏如来前次第发愿,宝藏如来则一一授记,当成观世音、大势至、文殊师利、普贤、阿闲佛等。卷四《诸菩萨本授记品第四之二》:

  善男子,尔时宝海梵志白第四王子能伽奴言:“乃至发愿亦复如是。”尔时佛告阿伽那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行菩萨道时,以金刚慧破无量无边众生诸烦恼山,大作佛事,然后乃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男子,是故号汝为‘金刚智慧光明功德’。”尔时佛告金刚智慧光明功德菩萨:“善男子!汝于来世过一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入第二恒河沙等阿僧祇劫,于此东方过十恒河沙等世界中微尘数等世界,有世界名日不昀。善男子!汝于是中当得作佛,号日‘普贤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佛世界所有庄严,如汝所愿悉皆具足。”此处之“能伽奴”“普贤”是宝藏如来授记曰,第四王子能伽奴或阿伽那又名“金刚智慧光明功德”菩萨,未来世将于东方之不晌世界,作“普贤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同卷载,第八王子泯图发心曰:

  世尊!我今所愿,要当于是不净世界修菩萨道,复当修治庄严十千不净世界,令其严净如青香光明无垢世界;亦当教化无量菩萨,令心清净无有垢秽皆趣大乘,悉使充满我之世界;然后我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愿我修行菩萨道时,要当胜于余诸菩萨。……

  世尊即为泯图授记曰:

  尔时世尊赞阿弥具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世界周匝四面一万佛土清净庄严,于未来世复当教化无量众生令心清净,复当供养无量无边诸佛世尊。善男子!以是缘故,今改汝宇名为‘普贤’。于未来世过一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入第二恒河沙等阿僧祇劫,末后分中于北方界,去此世界过六十恒河沙等佛土,有世界名知水善净功德,汝当于中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号‘智刚吼自在相王如来应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善男子!尔时普贤菩萨摩诃萨头面着地礼宝藏佛。尔时如来即为普贤菩萨,而说偈言:

  汝起善导师,已得如所愿。善能调众生,皆令得一心,度于烦恼河,及脱诸恶法,来世作灯明,诸天世人师。是世尊为第八王子更名为“普贤”,称其将于未来世在北方的知水善净功德世界作如来。

  总之,在过去劫的删提岚世界,宝藏如来授记无净念的第四王子能伽奴未来在东方的不晌世界作“普贤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佛,第八王子泯图即“普贤菩萨”,于未来在北方的知水善净功德世界作“智刚吼自在相王如来应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佛。

  这里透露出几个重要信息:其一,在《悲华经》产生之前,也就是公元前的部派佛教时期,很可能有一在家佛教信徒曰“普贤”,此人或可能属于刹帝利种姓、在社会颇有地位,因其具有大誓愿,为佛教界所尊宗。到了大乘佛教时期,更奉为菩萨,且谓其将于未来世成佛。

  其二,《悲华经》中的“普贤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直承《央掘魔罗经》中的普贤国和普贤慧佛;而“普贤菩萨”泯图,又下启《生经》中的“普贤菩萨”及“普贤愿”。

  其三,“普贤菩萨”或“普贤愿”,乃“普贤如来”观念与被奉为。菩萨”的“普贤”的混合物。

  另外,叙述释迦牟尼从兜率天宫下降人世、再至初转法轮之间的化迹的《方广大庄严经》,内中亦出现“普贤佛”之称。唐朝地婆诃罗译本卷十一《转法轮品第二十六之一》:

  弥勒!所转法轮体性如是。若有如是转法轮者,乃名为佛,名正遍知,名自然悟,名法王,名导师,名大导师¨一¨名普贤,名普光,名普门,名端严,名无所著。

  考此经兼具《维摩经》、《华严经》及如来藏等的思想因素,故而可能始创于第一批大乘佛教经典产生之后。同样敷衍世尊诞生、出家、成道等事迹,以及佛弟子归化之因缘的《佛本行集经》,乃集佛传之大成者,为诸佛传中最数详尽。隋代阁那崛多译本中,亦有“普贤如来”,该书卷一《发心供养品第一》:

  阿难!彼大主领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智胜如来。阿难!彼智胜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普贤如来。

  卷第二《发心供养品中》:

  阿难!彼普贤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月如来。阿难!彼月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分陀利如来。阿难!彼分陀利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无垢如来。阿难!彼无垢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证我如来。

  是经不但包括了佛统谱、王统谱、多数本生谭,并杂糅各种异传,显然,其与《方广大庄严经》属于同一时代的文献。也就是说,经中的“普贤”佛,亦如《悲华经》一样,上承普贤国和普贤慧佛而来。

  总之,初期普贤菩萨信仰的产生,当如下表所示:

  需要注意的是,从雅利安人的理想化故土而来的佛教“普贤如来”或“普贤佛”信仰,再糅以源于真实“普贤”而来的“普贤菩萨”观念,所产生出来的大乘佛教时期的普贤菩萨信仰,实际上与上述两个源头还有一个杂羼之处或者说交汇点:普贤菩萨所住方位。佛教中最初的“普贤苑”在北方,“普贤菩萨”泯图也是将在北方“知水善净功德世界”作“智刚吼自在相王如来应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普贤国”、“普贤慧佛”在西方;“不晌世界”之“普贤如来”又在东方:这三种方位观念,混合、妥协为《华严经》中住于西南方的普贤菩萨:

  西南方有处,名光明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日贤胜,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总之,普贤信仰渊源于雅利安人迁徙到恒河流域后对于在印度河吽故土的理想化和神圣化,但它成为一种普遍性的佛教信仰,则成立于大乘佛教时期;这种公认的普贤菩萨信仰,是原本产生于不同地域的多种说法、多种观念,加以妥协化、混合化的结果。


  (二)大乘普贤信仰

  虽然佛教文献中早即有对于“普贤苑”的描述,但在后来最盛行的还是普贤菩萨信仰。

  1.有关普贤菩萨来历的其他异说

  其实,大乘佛教文献对于普贤菩萨的来由、其化境,还有其他说法;

  (1)东方“宝威德上王佛国”之菩萨

  后秦鸠摩罗什译《妙法莲华经》卷七《普贤菩萨劝发品》、也即是经最后一品称,释迦牟尼佛宜讲完毕《法华经》之后,

  尔时普贤菩萨,以自在神通力,威德名闻,与大菩萨无量无边不可称数,从东方来。所经诸国,普皆震动,雨宝莲华,作无量百千万亿种种伎乐。又与无数诸天、龙、夜又、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喉罗伽、人非人等,大众围绕,各现威德神通之力,到娑婆世界耆阇崛山中,头面礼释迦牟尼佛,右绕七匝,白佛言:“世尊!我于宝威德上王佛国,遥闻此婆婆世界说《法华经》,与无量无边百千万亿诸菩萨众共来听受,唯愿世尊当为说之。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如来灭后,云何能得是法华经?”

  佛告普贤菩萨:“若善男子、善女人,成就四法,于如来灭后,当得是《法华经》:一者、为诸佛护念,二者、殖众德本,三者、入正定聚,四者、发救一切众生之心。善男子、善女人,如是成就四法,于如来灭后,必得是经。”

  尔时普贤菩萨白佛言:“世尊!于后五百岁、浊恶世中,其有受持是经典者,我当守护,除其衰患,令得安隐,使无伺求得其便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民、若为魔所著者,若夜叉、若罗刹、若鸠盘茶、若毗舍阇、若吉遮、若富单那、若韦陀罗等,诸恼人者,皆不得便。……

  世尊!我今以神通力故,守护是经,于如来灭后阎浮提内,广令流布,使不断绝。”

  普贤菩萨从东方之宝威德上王佛国来至娑婆世界,欲听闻释迦牟尼佛说法;而其使命亦是在“后五百岁、浊恶世”,即公元后的大乘佛教时期弘布《法华经》。这里透露出一个信息:普贤菩萨最初的弘布范围在东印度,《法华经》的产生与普贤有莫大关系。

  (2)东方净妙国土菩萨

  宋元嘉年昙无蜜多于扬州译《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载,在释迦牟尼佛般涅槃之前的三个月,佛在毗舍离国大林精舍重阁讲堂,为阿难、弥勒等说法曰:

  佛告阿难:“谛听!谛听!·善思念之。……阿难!普贤菩萨,乃生东方净妙国土,其国土相,《法华经》中已广分别,我今于此略而解说。”由于该经的主旨乃阐述《法华经旷普贤菩萨劝发品”,故其产生年代当在《法华经》之后。而且,所谓“东方净妙国土”与上述东方“宝威德上王佛国”,实际上当是同一佛国世界。

  再结合以上对普贤菩萨信仰在印度起源的分析,我们可以进一步作这样的推测:属于东方某一世界的普贤菩萨,其源头当上溯至于东印度的某位对佛教弘布有大贡献的在家居士。

  2.大乘普贤形象的演变

  由于部派佛教禁止偶像崇拜,所以当时人们心目中的普贤形象究竟若何,现已难究。而大乘佛教中的普贤形态,借文献文物尚可窥其端倪。

  (1)在家居士形象

  正由于大乘普贤菩萨信仰乃某个历史人物“普贤”与佛教普贤佛的混合物,故而最初的大乘佛教普贤形象乃呈居士相。

  印顺法师将印度佛教分为初期佛教、大乘佛教和密教三个时期,认为初期佛教以出家解脱为中心,“初期佛教,以出家的声闻僧为中心,释迦佛自身、舍利弗、目犍连、大迦叶们,都是现出家相的。出家有什么特殊风格?可称为自在解脱。”在家弟子“不处于住持佛教的地位,而是外围的信众”。至于从净居天到饿鬼、畜生的鬼神,“在佛教中,处于不关重要的地位。”大乘佛教则以在家为中心,“佛教的中心是演变了。处于佛教中心的佛与弟子,都现为在家相。如文殊、观音、普贤、维摩诘、善财、常啼等菩萨,可说都是在家的”。“佛的真身现在家相,有发,戴天冠,佩璎珞,如毗卢遮那就是这样。论到菩萨,如文殊、普贤、观音、善财、维摩等,大多是在家的,出家菩萨是很少见的”。“当时,出家解脱相的声闻僧(连释迦佛在内)……不再代表佛法的重心……末了才决定,二乘都要回心人大乘的”。“天(鬼畜),不远处于外围,地位抬高了”。在以“从出家移人在家,从人而移向天”为特征的大乘佛教中,“这以在家为中心的佛菩萨,表现了大悲、大智、大行、大愿的特征,重六波罗蜜、四摄等法门。”“人世利生,充满了本生谈中的菩萨精神”。而表现“大行”菩萨精神的“普贤”乃“在家的”,实际上也表明了最初的真实人物“普贤”的居士身份。

  上列公元1世纪或2世纪的菩萨像,或可借以一睹早期的普贤菩萨形象吧。这些菩萨像,完全是当时高贵的刹帝利青年,即所谓王子的写实,世俗人物的味道很浓。但菩萨与菩萨之间,区别并不是很大。

  (2)骑乘六牙白象之天神

  后秦鸠摩罗什译《妙法莲华经》卷七《普贤菩萨劝发品》,明确了普贤菩萨的形象:

  尔时普贤菩萨白佛言:“世尊!于后五百岁、浊恶世中,其有受持是经典者,我当守护,除其衰患,令得安隐,使无伺求得其便者……是人若行、若立、读诵此经,我尔时乘六牙白象王,与大菩萨众俱诣其所,而自现身,供养守护,安慰其心,亦为供养《法华经》故。是人若坐、思惟此经,尔时我复乘白象王现其人前,其人若于《法华经》有所忘失一句一偈,我当教之,与共读诵,还令通利。尔时受持读诵《法华经》者,得见我身,甚大欢喜,转复精进,以见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罗尼,名为旋陀罗尼、百千万亿旋陀罗尼、法音方便陀罗尼,得如是等陀罗尼。”

  “世尊!若后世后五百岁、浊恶世中,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读诵者.、书写者,欲修习是《法华经》,于三七日中,应一心精进。满三七日已,我当乘六牙白象,与无量菩萨而自围绕,以一切众生所惠见身,现其人前,而为说法,示教利喜,亦复与其陀罗尼咒,得是陀罗尼故,无有非人能破坏者,亦不为女人之所惑乱,我身亦自常护是人。唯愿世尊听我说此陀罗尼咒。”

  在这里,普贤菩萨最显著的特征是骑乘六牙白象。

  实际上附属于《法华经》之《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描摹得更为详细:

  普贤菩萨身量无边,音声无边色像无边,欲来此国,入自在神通,促身令小。阎浮提人三障重故,以智慧力化乘白象,其象六牙七支跬地,其七支下生七莲华;象色鲜白,白中上者,颇梨雪山不得为比。身长四百五十由旬,高四百由旬。于六牙端有六浴池,一一浴池中生十四莲华,与池正等,其华开敷如天树王;一一华上有一玉女,颜色红辉有过天女,手中自然化五箜篌,一一箜篌,有五百乐器以为眷属;有五百飞鸟,凫雁鸳鸯皆众宝色,生花叶间。象鼻有华,其茎譬如赤真珠色,其华金色含而未敷。

  说明普贤乘白象乃是因为“阎浮提人三障重故”;对于白象的身高,六牙顶端的浴池、莲花、玉女、飞鸟等,都有逼真的描绘。

  可以说,《法华经》和《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等大乘经典所形容的普贤菩萨形象,是在上列古印度东南部马图拉雕刻的菩萨像和西北部犍陀罗菩萨像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经中的这些描述,实际上奠定了普贤菩萨的基本特征、或者说借以区别于其他菩萨之处,并一直为以后的印度和中国的大乘佛教所遵循。

  需要说明的是,自古以来,全身纯白之象由于既有巨大威力而又性情温顺,故而在印度受到极高的尊崇,且多作为国王或王子的坐骑。如当年释迦太子到迦比罗卫国的较场参加比武招亲大会,原就是准备乘坐白象去的。当年释迦亦是乘白象而人于母胎的。《太子瑞应本起经》卷上:“菩萨初下,化乘白象,冠日之精。因母昼寝,而示梦焉,从右胁人。”其实,一切菩萨都是或乘白象、或自化白象,而自兜率天降下。世友撰、玄奘译《异部宗轮论》:“一切菩萨人母胎时,作白象形。一切菩萨出母胎时,皆从右胁。”这实际上就是对于俗世统治者的模仿。佛教界给出的原因,亦与俗世略同,如《同述记》:“以象调顺,性无伤暴有大威力如善住龙.,故现此仪。意表菩萨性善柔和有大势,师子王等虽有威力然多杀伤,故圣不现师子形。”所谓“菩萨性善柔和”,即指菩萨所具之大慈大悲,“大势”即法力广大也。不过,白象所具之六牙,显属于自然界中不可能存在之想象之物,以之喻指佛教之六度。隋吉藏《法华义疏》卷十二:“《普贤观经》云:六牙表六度,四足表四如意足,七支跬地表七觉分。”

  可见,六牙白象确实能够代表普贤菩萨的“德周法界”、“至顺调善”两个方面,故而获得了一致认同。

  当然,也不是说凡是六牙白象皆与普贤有关。如山东滕县出土的东汉画像石、徐州博物馆藏汉代画像石等,皆有六牙白象。

  (3)以十罗刹女而为胁士

  《妙法莲华经》卷七《陀罗尼品第二十六》称,有十罗刹女誓愿守护受持《法华经》。

  尔时有罗刹女等,一名蓝婆,二名毗蓝婆,三名曲齿,四名华齿,五名黑齿,六名多发,七名无厌足,八名持璎珞,九名争帝,十名夺一切众生精气,是十罗刹女,与鬼子母,并其子及眷属,俱诣佛所,同声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欲拥护读诵受持《法华经》者,除其衰患。若有伺求法师短者,令不得便。”即于佛前,而说咒曰:

  Iti me iti me iti me iti me iti me, nime nime nime nime nime, ruheruhe ruhe ruhe ruhe, stuhe stuhe stuhe stuhe stuhe svaha.

  “宁上我头上,莫恼于法师。若夜叉、若罗刹、若饿鬼、若富单那、若吉遮、若毗陀罗、若犍驮、若乌摩勒伽、若阿跋摩罗、若夜叉吉遮、若人吉遮,若热病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乃至七日,若常热病,若男形、若女形、若童男形、若童女形,乃至梦中,亦复莫恼。”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若不顺我咒,恼乱说法者,头破作七分,如阿梨树枝。

  如杀父母罪,亦如压油殃,斗秤欺诳人,调达破僧罪。

  犯此法师者,当获如是殃。

  诸罗刹女说此偈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亦当身自拥护受持、读诵、修行是经者,令得安隐,离诸衰患,消众毒药。”

  类似记载,又见于《正法华经》卷十《总持品》。这种说法,特别为日本天台宗、日莲宗所尊崇。

  由于《妙法莲华经》同卷下面《普贤菩萨劝发品第二十八》中,释迦赞叹普贤誓于未来世护助《法华经》(参考本节下面“普贤之功用:护持流通大乘经典”部分),而普贤菩萨的果位要高于罗刹女,故而大乘佛教或以十罗刹女为普贤菩萨之胁士。

  3..大乘普贤菩萨之定位

  (1)普贤之身份

  在大乘佛教中,普贤菩萨的地位若何?

  释迦牟尼佛之右胁侍

  所谓“胁侍”,指侍立于诸佛菩萨之两边,协助之教化众生也。“胁侍”,或作“夹侍”、“挟侍”、“胁侍”、“胁立”、“胁士”。“胁侍”之“侍”,即侍立之义;“士”,“大士”也,“菩萨”之异译。右胁侍,即侍立于右边。胁侍可由菩萨、童子、罗汉等充任。佛菩萨像之有胁侍,至少在大乘初期即已出现,如出土于古印度马土腊、现存最古的释迦像,中央趺坐者为释迦,其后方左右各有执持拂子之胁侍一尊。

  《妙法莲华经》卷一《序品第一》载,文殊菩萨告诉弥勒菩萨及诸大士、善男子:过去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尔时有佛名日月灯明,宣说大乘经《妙法莲华经》。日月灯明佛人无余涅槃之后,妙光菩萨(文殊师利之前身)持《法华经》为人演说;之后,辗转而至于释迦牟尼佛。卷七《普贤菩萨劝发品》又说,释迦临灭度后,该经由普贤菩萨护持流通。故而世间以文殊菩萨为释迦牟尼佛之左胁侍,普贤菩萨为右胁侍。三者共处于此方娑婆世界。

  由于中土一般尊左,故而人们多认为,左胁侍的地位较高。隋代智顗《维摩经玄疏》卷四:“而文殊既是释迦左面侍者,此土位行最高。”宋宗鉴集《释门正统》卷三《塔庙志》:“今殿中设释迦、文殊、普贤、阿难、迦叶、梵王、金刚者,此土之像也。……若以菩萨人辅,则文殊居左,普贤居右。”其实,倘依另一标准、即知行理智定慧等法门而论,则普贤又当在左、文殊在右矣,因为文殊司诸佛之智、德,普贤司诸佛之定、慧。

  另外,佛教界还有一种佛菩萨安置法:释迦牟尼佛居中,左为弥勒菩萨、无垢称菩萨等,右为文殊师利、观自在菩萨、普贤菩萨等。唐菩提流志译《佛说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

  尔时金刚密迹主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向者所说广大画像等法,当云何作?唯愿说之。”尔时世尊告言:“善男子!凡欲画像,……先于中画释迦牟尼佛,坐七宝莲华座如说法势。于佛右边画文殊师利,如童子相貌,顶戴宝冠,项着璎珞种种庄严,身如郁金色,面貌熙怡,瞻仰如来。次右边画观自在菩萨,次画普贤菩萨、虚空藏菩萨、无尽意菩萨。次于释迦牟尼如来左边,画弥勒菩萨。次画无垢称菩萨,次画除一切障菩萨,次画月光童子,次画金刚藏菩萨。已上菩萨等,各于七宝莲华座上,皆须画本形,乃至手执,并依本法画之,勿使漏脱。”

  其实,在部派佛教时期,释迦牟尼佛之左右胁侍乃迦叶、阿难二位罗汉。或以舍利弗、目犍连为释迦之两大弟子或胁侍。

  毗卢遮那佛之右胁侍    。

  在《大方广华严经》中,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一道,襄助发明毗卢遮那佛之大义。故世以此三人为“华严三圣”:毗卢遮那佛为主尊,文殊菩萨为左胁侍,普贤菩萨为右胁侍。

  而据东晋天竺三藏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三《卢舍那佛品第二之二》,毗卢遮那佛所住为莲华藏世界:

  尔时普贤菩萨,欲分别开示故,告一切众言:“诸佛子!  当知此莲华藏世界海,是卢舍那佛本修菩萨行时,于阿僧祇世界微尘数劫之所严净,于一一劫,恭敬供养世界微尘等如来,一一佛所,净修世界海微尘数愿行。……”

  则作为毗卢遮那佛之右胁侍,普贤亦处于莲华藏世界矣。

  诸佛之长子

  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十:

  一切如来有长子,彼名号日普贤尊。我今回向诸善根,愿诸智行悉同彼。

  愿身口意恒清净,诸行刹土亦复然。如是智慧号普贤,愿我与彼皆同等。

  我为遍净普贤行,文殊师利诸大愿。满彼事业尽无余,未来际劫恒无倦。

  我所修行无有量,获得无量诸功德。安住无量诸行中,了达一切神通力。

  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

  这一段话,被唐代宗密(780—841)列入其《圆觉经道场修证仪》卷三,作为修行仪则中之“至心发愿”的内容。

  《华严经》中所谓“一切如来有长子”之“长子”,并非血缘意义上者,而是指普贤为一切如来之大弟子。可见,普贤实际上负担了在诸佛在世时辅佐教化、于诸佛寂灭后承续其法统的重大职责,为一切诸佛之“补处”。这个身份并不局限于具体佛国或某一佛名,而是一个超越时空的概念。南印度三藏金刚智在唐代所译《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卷四即云:“普贤法身遍一切,能为世间自在主。无始无终无生灭,性相常住等虚空。”

  明末清初曹洞宗僧为霖道霈(1615—1702)对此义亦有阐发。其《为霖禅师旅泊庵稿》卷二:

  举。《华严·行愿品》云:“一切如来有长子,彼名号日普贤尊。我今回向诸善根,愿诸智行悉同彼。”

  颂曰:

  尘刹如来之长子,克担家法日普贤。愿周法界真因满,德遍尘方觉果圆。

  位后位前同一际,即缘即性总无边。一毛孔内深深处,智行何曾有间然。

  一切菩萨之上首

  “上首”也者,诸种事物或人物之中的第一位、魁首也。唐白居易《三教论衡·问道士》:“道门扬弘元法师,道心精微,真学奥秘,为仙列上首。”宋叶适《兵部尚书蔡公墓志铭》:“孝宗亲策,将为上首。”由于中土一般尊左,故而在位次安排上,上首指左手一边。是可谓一座大众中的主位。元杨梓《敬德不伏老》第一折:“今日圣天子设一宴,乃是功臣筵宴。有功者上首而坐,簪花饮酒。”

  在大乘佛教中,自以释迦牟尼佛地位最尊,故而或认为释迦乃一切菩萨中之上首。隋吉藏《法华论疏》卷上:“如来为上首者诸菩萨等依如来住故以彼如来于彼国土诸大众中得自在故  ‘如来为上首’者,牒经又睹诸佛圣主师子文也。如来已为众圣之主,故称上首也。‘诸菩萨等依如来住故’者,菩萨有依佛得住于理,故佛为菩萨上首。”清比丘书玉《毗尼日用切要香乳记》卷下:“经云,诸佛之母,释迦之师,大智独尊,常为一切菩萨上首。”然倘在诸菩萨中,多以文殊师利为上首。唐不空译《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卷二:“尔时则是一切如来出现赞叹,而作证明。诸佛如来同声共说,曼殊室利当为菩萨上首,普贤十六大士等得诸佛唱言,叹深行德。”《佛说观无量寿佛经》:“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萨三万二千,文殊师利法王子而为上首。”

  关于诸菩萨中谁为上首,其实经论所说并不一致。例如,或谓普贤、文殊皆为上首,普贤排名于文殊之前。东晋天竺三藏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十四《人法界品第三十四之一》:“尔时佛在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大庄严重阁讲堂,与五百菩萨摩诃萨俱。普贤菩萨、文殊师利菩萨,而为上首。”或谓文殊、普贤共为一切菩萨之上首,“常助成宣扬如来之化导摄益”。或谓菩萨上首的名单中,尚可加上观音等人,《大智度论》卷三十:“如是菩萨诸佛赞叹,何者是如文殊师利、毗摩罗诘、观世音、大势至、遍吉等,诸菩萨之上首,出于三界,变化无央数身,人于生死,教化众生故。如是希有事,皆从甚深般若波罗蜜生,以是故说,欲得诸佛称叹其名,当学般若波罗蜜。”

  《悲华经》卷四,第八王子泯图发心曰:

  世尊!我今所愿,要当于是不净世界修菩萨道,复当修治庄严十千不净世界,令其严净如青香光明无垢世界;亦当教化无量菩萨,令心清净无有垢秽皆趣大乘,悉使充满我之世界;然后我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愿我修行菩萨道时,要当胜于余诸菩萨。……这是泯图自称其修行在诸菩萨中最胜。《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十《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又有“普贤广大愿王清净偈”共62颂。唐澄观疏、宗密钞《华严经普贤行愿品别行疏钞》,将其中三颂称为“转法轮愿”,该愿又名“摄法上首愿”,指普贤愿为佛上首弟子,摄取一切佛法,转授众生。其实在密教中,普贤菩萨亦是诸执金刚之上首。

  也有称普贤为等觉之大士、因人之上首。“因人”者,与“果人”对称,乃对未达到佛果之前的修行者的总称。《翻译名义集》卷四:“又因人五力,佛果十力。因人五力者,一信力,二精进力,三念力,四定力,五慧力。”隋吉藏《法华义疏》卷三:“问:‘何故不告缘觉?’答:‘法华之会,无缘觉果人。虽有缘觉因人,不及利根声闻,故不告也。”是则普贤不但为菩萨之上首,亦为其他一切修行者之上首矣。

  从座位在左,衍生出寺院首座之义。南朝梁武帝《十喻诗·梦》:“出家为上首,人寺作梁栋。”《景德传灯录》卷九《潭州沩山灵佑禅师》:“华林闻之,曰:‘某甲忝居上首,佑公何得住持?”’

  (2)普贤菩萨之阶位:证得十地以上、妙觉以下补处位之等觉菩萨

  我们知道,每一佛出世,都有两大弟子作为辅佐,帮助阐扬佛之教化。如:阿弥陀佛、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琉璃光佛、日光遍照和月光遍照菩萨等。这两大弟子,都为该世界、该佛之无量无数菩萨中的上首。作为此方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之上首,普贤的果位是很高的。

  在六道众生中,唯有人类可以修行佛道。世人凡是发菩提心、立成佛的大志愿、学修菩萨行,即可称为菩萨。菩萨与佛的区别,不过是佛已经修行成功、达到至高至上究竟圆满觉悟而已。而菩萨又有大小、浅深之区别,计有五十二阶位(十信位、十住位、十行位、十回向位、十地位、等觉、妙觉)。这些阶位,依从下向上,可大别为三个阶段:

  其一,凡夫菩萨,或称“新学菩萨”,即开始发心修行佛道之凡夫。这是处于修学信心的阶段,即十信位,主要修习十种信心、持十种善业,故而又称“十善菩萨”、“十信菩萨”。姚秦竺佛念译《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上:“佛告敬首菩萨:‘佛子!吾今略说名门中一贤名门,所谓初发心住。未上住前有十顺名字,菩萨常行十心。所谓信心、念心、精进心、慧心、定心、不退心、回向心、护心、戒心、愿心。佛子!修行是心,若经一劫二劫三劫,乃得人初住位中。住是位中,增修百法明门。所谓十信心,心心有十,故修行百法明门。常发无量有行、无行大愿,得人习种性中,广行一切愿。”,“十善”则指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不嗔、不痴。如此修行,一旦菩提心成就,即可进入不退菩提心的贤位。《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下:“若一劫、二劫、三劫修十信,受六天果报。上善有三品:上品铁轮王,化一天下;中品粟散王;下品人中王,具足一切烦恼。”

  其二,贤圣菩萨。包括五十二阶位之中的十住、十行、十回向,以及十地位中的前八地。所谓十住,指菩萨修行过程中五十二阶位中的第十一至第二十阶位,即:(1)初发心住(或称“波蓝耆兜波菩萨法住”、“发意”。指由前十信之心,相蹑进修,显发十住之心,始人空界,住于空性之位);(2)治地住(或称“阿阇浮菩萨法住”、“持地住”。指所发之心,净如琉璃,所证之理,显若精金,故而心与理地相契);(3)修行住(或称“渝阿阇菩萨法住”、“应行住”。指在前二住的基础之上,可遍修诸行,皆无障碍);(4)生贵住(或称“阁摩期菩萨法住”。指因为前几住的功德,可与妙理冥契,下生将降诞于佛家,为法王子);(5)方便具足住(或称“波渝三般菩萨法住”、“修成住”。指相貌与佛同,种种善巧方便皆具足不缺,可自行利他);(6)正心住(或称“阿耆三般菩萨法住”、“行登住”。指成就第六般若,心相亦与佛同);(7)不退住(或称“阿准越致菩萨法住”、“不退转住”。指已人于无生毕竟空界,佛身、佛心二者合成,在修行路上唯进无退);(8)童真住(或称“鸠摩罗浮童男菩萨法住”。指其体虽微(童>,但已一时具足佛之十身灵妙之真相);(9)法王子住(或称“渝罗阁菩萨法住”、“了生住”。谓自初发心住至第四之生贵住,称为人圣胎;自第五之方便具足住至第八之童真住,称为长养圣胎;至此,长养功养,相形具足,称为出圣胎);(10)灌顶住(或称“阿惟颜菩萨法住”、“补处住”。谓菩萨既为佛子,堪行佛事,故佛以智水为之灌顶)。上述十种阶位属于“住位”,故称“十住”。

  在“十住”的基础之上,为了厌有为、求菩提和满佛德、于现在和未来世中救度众生、求实际及证法如这四大目的,还需要修五十二阶位中的第二十一至第三十位,即“十行”:(1)欢喜行(由于已经修成前十住,已成佛子,具足佛之妙德,能于十方刹土随顺饶益众生,自他俱喜);(2)饶益行(善能利益一切众生);(3)无嗔恨行(既能自学,又能利他,故而自无嗔恨),(4)无尽行(或称“无屈挠行”。谓可在过去、现在、未来三际,随顺众生之根机,无穷尽地化现其形,而施行教化);(5)离痴乱行(常住正念而不散乱,了达一切法门,并无差误痴乱);(6)善现行(因无痴乱行,复能于同类中,显现异相,而一一异相又圆融无碍);(7)无著行(以般若观照之力,诸行圆融,无执著障碍);(8)尊重行(尊重善根、智慧等法,悉皆成就,由之更增修自利利他之行);(9)善法行(成就十方诸佛轨则或种种化他之善法,以之守护正法,令佛种不绝);(10)真实行(前而修得之圆融德相,一一皆是无为真实之性,性本然故;依此性起修,则所修之行亦无非真实矣)信

  在十种利他行之后,再修五十二阶位中的第三十一位至第四十位,即十回向:(1)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以悲愿之心,行六度四摄而救护一切众生,怨亲平等);(2)不坏回向(将从三宝处所得到的不坏之信,回向此善根,令众生获得善利);(3)等一切佛回向(等同于三世佛所作之回向,即不著生死,不离菩提而修之);(4)至一切处回向(以由回向力所修之善根,遍至一切三宝乃至众生之处,以作供养利益);(5)无尽功德藏回向(随喜一切无尽善根,回向而作佛事,以得无尽功德善根),(6)随顺平等善根回向(即回向所修之善根,皆能坚固成就);(7)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回向(因明了十方众生皆我本性,故所能平等成就之一切众生善根,既无有遗失,亦无高下之分);(8)如相回向(顺随真如相,而将所成之善根回向);(9)无缚无著解脱回向(或称“无缚解脱回向”。于一切法无取执缚著,得解脱心,以善法回向);(10)法界无量回向(回向之时,愿求法界差别无量)。十回向所得三种善,趋于三处:真如实际是所证、无上菩提是所求、一切众生是所度。由于十回向乃初地以前菩萨所修之法,故而也有人将它们摄于十三住中之解行住、地前三十心中的后十心、地前三贤中之后十位、五位中之资粮位、六种性中之道种性。

  一般而言,达到十住、十行、十回向阶位者,可称“地前菩萨”或“地前三贤”、“大乘三贤”。到此阶位,只断见思惑`尚有尘沙无明惑在,并未人“十圣”(十地圣位)。《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上称,三贤的菩萨已经制伏了三界烦恼、粗业道、粗相续果,亦不起粗;“佛子!亦可得言修三坚法,人圣人位。但法流水中,心心寂灭,自然流人,妙觉大海。”

  与“三贤”相对,往前另有“十圣”或“十地”。佛典中所说之“十地”,有乾慧等十地、欢喜地等十地、声闻之十地、辟支佛之十地、佛之十地等说法。其中,声闻十地、辟支佛十地、佛十地与欢喜十地,合称“四乘十地”。所谓乾慧十地,指:(1)乾慧地(过灭净地、寂然杂见现人地、超净观地、见净地、净观地。乾慧,仅有观真理之智慧,尚未为禅定水所滋润);(2)性地(种性地、种地。由于智慧与禅定相伴,虽然仍爱著诸法实相,但并不起邪见);(3)八人地(第八地、八地。人,忍。指苦法忍、集法忍、灭法忍、道法忍、苦类忍、集类忍、灭类忍、道类忍);(4)见地(具见地。谓见四谛真理);(5)薄地(柔软地、微欲地。已断除诸厨恼,但犹存薄余习);(6)离欲地(离贪地、灭淫怒痴地。断尽欲界烦恼,得刚那含果或五神通);(7)已作地(所作办地、已办地。证得阿罗汉果);(8)辟支佛地(观十二因缘法而成道)。辟支佛者,乃梵语pratyekabuddha之音译;意译为缘觉、独觉。本指五师而能自觉自悟之圣者。包括两种情况:出生之时,佛法已灭,无佛驻世,因前世修行因缘(先世因缘),自凭智慧得道;自证自觉,不从他闻,因观悟十二因缘之理而得道。修行者倘达到了第八地辟支佛地、即五十二阶位之第四十八阶位这一阶段,“已发菩提心,已登菩萨位,从贤人圣,修大悲大智行,上求下化”。即自己既需要继续上进,但又可以教化凡夫菩萨或其他未发心者。

  其三,佛菩萨。包括继续修习十地中之第九地、第十地,以及等觉、妙觉阶位。第九地为菩萨地,指菩萨自最初发心至成道前;第十地,佛地,非指佛果,而是指不共通于声闻、缘觉,仅佛与菩萨持有之十八不共法。此十地,皆为菩萨所具。《大品般若经》卷六称,菩萨依方便力而修六波罗蜜,同时顺次行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可经前九地而终至于佛地。《大智度论》卷七十五,以此十地各配于三乘之阶位,可见十地乃三乘所共。《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上:“佛子!乃至三贤十地之名,亦无名无相,但以应化故,古佛道法有十地之名。”《本业璎珞经疏》卷上:“‘佛子!乃至三贤十地之名亦无名无相’者,举理彰用故,无名相也。但以应化故,古佛道法,用相常同,故言‘古佛道法有十地名也’。”

  “等觉”又作“等正觉”,本乃佛之十号之一。等觉者,与正觉相等之觉也,指所遍悟之真理,与诸佛所悟菩提内容相等。故以之作为菩萨修行至极位之称。又以之称内容上与佛相等,而实际上修行比佛略逊一筹者,即菩萨修行阶位五十二位中之第五十一位。等觉菩萨在成佛之前,在凡夫位时,比照真理修行。按,佛所具有之正觉、所觉悟之智慧,或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乃梵语anuttara-samyak-sambodhi、巴利语anuttara-sammasambodhi之音译。略称“阿耨三菩提”、“阿耨菩提”。意译“无上正等正觉”、“无上正等觉”、“无上正真道”、“无上正遍知”。以佛所悟之道为至高,故称无上;以其道周遍而无所不包,故称正遍知。

  妙觉,大乘菩萨修行五十二阶位之最后一阶位。佛果之别称,指已臻觉行圆满之究竟佛果。又称“妙觉地”。在“等觉”的基础之上,再断除元品无明,方可到此妙觉位。此阶位达到了修行的究极理想境地,断尽一切烦恼,智慧圆妙,觉悟涅槃。

  “妙觉”阶位或称“无上士”,故而“等觉”又称“有上士”。又,梵语anunarasamyak—sambuddha,音译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意译“无上正等觉者”,指完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人。故作为佛陀之尊称。省称“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三耶三佛”、“三耶三佛陀”等。

  印顺法师说:“第三阶段的菩萨,是证得大乘甚深功德,与佛相近似的。《楞伽经》说:‘七地是有心,八地无影像;此二名为住,余则我所得’。这是说:八地以上的菩萨,与佛的智证功德相近。《般若经》说第十地名佛地,龙树解说为:如十四夜的月与十五夜的月一样。所以虽还是菩萨地,也就名为佛地。这样的佛地大菩萨,是久修二阿僧祇劫以上所到,如文殊、观音等,初学是不容易学到的。”

  一般而言,从五十二位之第四十一位、即十地之第一地开始,即可名为大菩萨矣。“菩萨的名称极通泛,但此处所说的三万六千菩萨,是指的大菩萨——摩诃萨。摩诃是大,萨即萨埵(有情),合称大有情。经里说,大菩萨于一切众生中,最为上首,是人中的领导者;有高超的智慧,深切的悲心,广大的行愿,成就了无边净功德法,所以说是大有情。如曼殊、观音等初地以上的菩萨,都是此中所指的大菩萨。除了三万六千大菩萨而外,应该还有许多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等位次菩萨,也在会听法。药师法会的大菩萨,有三万六千,比起八千众的大苾刍,超过多多,可见学大乘法门的多于小乘”。

  普贤菩萨在这五十二个阶位之中,究竟属于哪一个阶位呢?圣严法师《法鼓全集》第四辑第八册《禅的世界》有云:

  菩萨的等级很多,有凡夫菩萨、贤位菩萨、圣位菩萨等。佛的十种称号之一是“应供”,意即阿罗汉,释迦牟尼佛便是究竟阿罗汉,也是究竟菩萨。而圣位菩萨,有初地以上至十地以前的菩萨;尚有十地以上补处佛位的菩萨,例如: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地藏菩萨、普贤菩萨、文殊菩萨、弥勒菩萨……

  显然,普贤菩萨早已顿超十地,而证人了一生补处位也。——其实,十回向之第九无缚无著解脱回向,也与普贤有一定关系:此阶位之菩萨,行普贤之行,具一切种德。

  “一生补处”位,即五十二阶位之第五十一阶位“等觉”位。一生补处,为梵语eka-jati-pratibaddha之意译。略称“补称”。原义为“最后之轮回者”——因其还存在有元品无明,受变易生死,所以尚须经过最后一次轮回。经过此生(一生),于来生定可在世间成佛,补前佛之位,故名。“一生补处”又作“一生所系”,亦指仅此一生被系缚于迷界,来生即可成佛也。这是菩萨的最高阶位,处此阶位者为“等觉菩萨”、“一生补处”或“一所系菩萨”。一般而言,能臻于等觉位者有众多菩萨,《佛说大乘菩萨藏正法经》卷三十六《胜慧波罗蜜多品第十一之四》:“一切有学那含辟支佛,于此福行,应先发起如是胜心,得不退转一生补处,次当作佛。”但佛教界多弥勒为一生补处菩萨。需要说明的是,《佛说无量寿经》等所倡的弥陀净土,内中之阿弥陀如来乃尽未来际不入涅槃的报身佛;故而往生者并不能补其佛处,只是具有至十方佛土任何世界补佛处之功德而已。但亦称为一生补处菩萨。该经卷上:“设我得佛,他方佛土诸菩萨众来生我国,究竟必至一生补处。”《佛说阿弥陀经》:“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劫说。”

  “等觉”位又称“金刚心”、“邻极”。“金刚心”者,谓此阶位菩萨之信心坚固不动,犹如金刚之坚硬而不被任何物质所破坏,反倒可借之摧破烦恼。又有“等觉金刚心”之辞。净土宗则以之代指坚信弥陀本愿之心。日本真宗以为,得他力信心者,必获往生成佛。故而以等觉位菩萨之信心,比拟于弥勒菩萨所起之等觉金刚心,称为“横超金刚心”;主张于此世,即可达到与弥勒同等之阶位——等觉位。至于“邻极”者,指等觉位仅次于妙觉位也;佛陀大弟子舍利弗即有“邻极亚圣”之称。

  总之,普贤菩萨与弥勒菩萨一样,其阶位为等觉位,可绍补他佛而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