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近现代都市佛教中的社会功能(二)

作者:达亮

  ——以潮州开元寺为中心

  三、对外友好交流功能

  唐时的大佛寺在国际担负着文化交流的作用。潮州开元寺当时也担负着此项任务。寺内有位“韩弟子任国祚”奉献的铜香炉,这说明当时潮州开元寺曾驻锡过朝鲜僧人,素有“百万人家福地,三千世界丛林”之美誉的潮州开元寺,也是联结海内外佛教文化的纽带与圣地。古代有关潮州开元寺国际往来的文字极少,近代主要为中、日、泰文化交流较多。

  一、中日交往东密复兴

  1、东密复兴王弘愿。唐中宗神龙元年(705),中天竺僧般刺蜜帝携梵文《楞严经》到广州,房融在光孝寺笔授翻译,为岭南有泽本密宗经典之始。如果说《楞严经》是密宗经典,那么此时密宗已传入广州。唐大历十一年(776),代宗下令全国僧尼一月之内通诵《尊胜陀罗尼经》,日诵二十一遍,此时之密宗必然传入广东。开元七年(719),中国密宗创始人之一、南天竺僧金刚智携弟子不空来至广州,后经广州北上洛阳传播密宗。《宋高僧传》记载他“所住之刹,必建大曼陀罗灌顶道场,度于四众”。可推论其在广州曾建密宗大曼陀罗道场。开元二十九年(741),不空率其弟子含光等37人来广州,在光孝寺开坛设场传教,受灌顶都数万人。此后,密宗在中国的流传渐次式微。宋代岭南未见有密宗流传的文字记载。至元末,始有喇嘛胆巴帝师(1230-1303)被贬潮州,在潮州;城内建宝积寺,以密宗咒术弘化,颇受人信奉:及至民国初,广东潮州人工弘愿译日本密宗第四十八代祖权田雷斧《密教纲要》行世,并于民国十五年(1926)在日本获雷斧传为密宗四十九代祖,先后在潮州创“震旦密教重兴会”,在广州创“解行学衬”,与其弟子冯达庵(宝瑛)等致力于密教在巾国的重兴,受灌顶者达数百人。

  其实,潮州开元寺在中外文化交流方面也具有重要地位。在唐宋以前,岭南第一古刹光孝寺是中外佛教文化交流的门户。印度及东南亚各国高僧来东土弘法,经海路者大多由广州登陆,第一个驻锡地就是光孝寺,如昙摩耶舍、达摩、求那跋陀罗、不空等都曾在广州光孝寺弘法。在南方前往西域取经的中国高僧,也将光孝寺作为西行的始发港。近代以来,光孝寺被其它机关占用,其地位一落千丈。而潮州开元寺则得到较好的保护,在中外佛教文化交流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潮州开元寺的僧人走出国门,前往日本学习东密,而东密的回传,潮州开元寺是广东乃至全国的主要弘传基地,可以说潮州开元寺的地位相当于唐宋时期的光孝寺,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尤其是在民国佛教的复兴运动中,潮州开元寺的作用尤其突出,可称得上是广东佛教复兴运动的中心。

  民国初期,潮州开元寺无疑处在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前沿。在民国初期的中国佛教复兴运动中,东密的回传复兴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东密复兴,便与潮州开元寺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东密复兴的先驱人物,是与潮州开元寺关系密切、被称作“以居士为当代传承密教得阿阇黎位之最初第一人”。的潮州居士王弘愿,广东潮安县人,清末秀才,曾任金山中学校长。他原名师愈,号慕韩,皈依佛法后改名弘愿,号圆五居士。他曾在潮安金山中学任教8年,1912年任校长。不久辞职,又曾与谢安臣同主汕头《汉潮日报》笔政。40岁时因读《华严经》而始信佛,经常向潮州开元寺怡光法师请教教义,借阅经典。民国七年(1918)2月,潮汕地震,潮州开元寺殿宇受损,住持传实和尚倡修,王弘愿作募捐启示。民国十一年(1922),潮州开元寺殿字被飓风吹损,王弘愿与怡光法师等共倡募修。民国十三年(1924)潮州开元寺内唐代石经幢修复,王弘愿为之题书《准提真言》梵文。

  王弘愿于民国十四年(1925)在广东潮州密教重兴会创办《佛化》季刊,不过没有过多久便夭折了。民国十九年(1930)怡光法师圆寂,王弘愿为之撰传。翌年,倡募补修潮州开元寺收藏的明、清两代《大藏经》。

  王弘愿博览西洋译籍,对日本的各类书籍也抱有浓厚的兴趣,还通过自修掌握了日文。民国七年(1918)他阅读了日本密宗丰山派权田雷斧大僧正所著《密教纲要》,书中宣传的“即身成佛”的教理引起了他的兴趣,并将它译成中文,由潮安刻经处刊刻。此书一经行世,即引起了国内僧俗两界的普遍关注。在佛教复兴运动的领袖太虚大师的支持下,王弘愿又翻译了权田雷斧所著的《曼荼罗通解》和《大日经疏续弦秘典》《兴教大师觉镘传》《融通念佛圆门章》等密宗书籍,出资翻印了日本高僧空海在唐学习时所记录的笔记《金刚经义诀》。此外,还撰写《日本密教高祖弘法大师传》《慧果阿阇黎传》《圆五居士文集》《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疏序口义记》《送终大要》(潮安王弘愿·王福慧)和《密教的数息观》等一系列介绍日本东密宗的书籍和文章。王弘愿译介日本密宗典籍,在中国佛教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国内僧俗学密的热情高涨,使得密宗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再次得以复兴。王弘愿译介日本密宗典籍,促进了中日佛教文化的交流,引发了东渡日本学习东密的热潮。

  潮州开元寺还是弘传东密的重要场所。粤东地区掀起的密宗热,同时吸引了日本密宗高僧前来潮州弘法。民国十三年(1924)6月,日本密教传灯大阿阇黎、79岁高龄的权田雷斧大僧正偕小林正盛、小野冢场与澄等共12人莅潮弘传密法,传法的主要场所就是潮州开元寺。从6月8日至14日,权田雷斧在开元寺藏经楼下禅堂,共举行了5次灌顶法会。当时,前来受法的远近缁素不计其数,“地方军政显要,如潮梅护军使洪兆麟、潮安县长吴少荃等,多来受法,执弟子礼”;还有“四川省知名居士程宅安亦不惮跋涉,来潮礼受灌顶”。人坛接受灌顶者近百人,而王弘愿接受正传灌顶,独得金刚界、胎藏界两部传法灌顶,得遍照金刚密号。后随其赴日本学法授职,为第四十九世阿阇黎。同年归国后,在潮州创办“震旦密教重兴会”,并刊行密宗经籍数十种。民国二十年(1931)以后,有胡毅生、梁智广、赵士觐等建“解行学社”于广州六榕寺千佛塔侧,请潮州王弘愿弘扬密教。当王弘愿在广州“解行精舍”传授密教之时,广州的佛教徒又请浙江蒙藏委员会、西康诺那呼图克图来粤传授西藏密教。至此,广东才有西藏密教流传。

  王弘愿曾到中山大学文学院讲授佛法,后因病重,传法于惠阳冯宝瑛等四弟子。民国二十三年(1934),汕头密教重兴会创立,王弘愿受聘为中山大学文学院讲师,主修广东通志宗教志。可以说,粤东地区是近代中国密教重兴运动的重镇,而潮州开元寺则又是这个重镇的中心。

  《佛光大辞典》是这样记述王弘愿的:

  (王弘愿)潮安人,为近代中国佛教弘阐东密之先驱、民国七年(1918),曾将日僧权田雷斧之《密宗纲要》译为中文,十三年,从雷斧习密,且受其传法灌顶。后遂于广州六榕寺为人灌顶,主张居士身可作阿阂黎,受比丘顶礼,备受太虚、曼殊揭谛等之非议,开僧俗、显密诤论之端。晚年事迹不详。

  王弘愿可谓是由儒人释最典型的人物,他早年也是排佛的,从早年的名号“师愈”、“慕韩”可以看出,后来他专注于佛教密宗之建设,可谓一大奇迹人物。因此,在中日佛教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2、东密第一僧纯密和尚。纯密(1901—1970),职位阿阇梨,潮州黄檗宗僧人,法名一印,号纯密,接法后名森印;俗姓陈,广东潮州人,清光绪二十七年生于潮州府城家伙巷。

  释纯密之父从商,家境宽裕,与王弘愿居士有戚谊。王弘愿居士于民国七年(1918)译出日僧权田雷斧的《密宗纲要》一书。释纯密少时在府城就学,深受王弘愿居士及其所译《密宗纲要》一书影响。在东渡日本学习密宗的热潮中,潮州开元寺僧人充当了先驱。民国十年(1921),释纯密在王弘愿居士的鼓励下,东渡日本求法,在高野山学习东密(日本密宗),是全国近代第一个东渡日本学习东密的僧人。民国十五年(1926),释纯密迁居苏悉地园任住持。

  民国十六年(1927)春,释纯密法师应邀赴暹罗(今泰国)弘法;民国十八年(1929)春,又应邀赴新加坡弘法。所到之处,颇受欢迎。潮汕僧人应邀出国弘法,这在当时的潮汕佛教界,实属罕见。民国二十三年(1934),释纯密再次东渡日本,前往东京购请真言宗金刚界、胎藏界两部经像法器置于“苏悉地园”。@“苏悉地园”至今是广东省唯一的密宗道场。

  民国三十一年(1942),释纯密法师代理开元寺住持。潮州开元寺自清乾隆元年(1736)从临济宗易为曹洞宗后,住持开元寺之僧人须接曹洞宗法卷方可为本寺执职,阿阇梨接法后名森印,故能在此年任潮州开元寺住持。

  佛化之行于中国,盖自汉唐宋代之后日渐式微,前清以来,密宗更少传授:

  密教重兴会王弘关(愿)居士前年由广州返潮州后,即患半身不遂症,缠绵经年,医治无效,已于本年(1937)1月间逝世,同时,香港真言宗居士林黎乙真居士亦以喉疾逝世,中国密教复兴以来,此两居士得权田雷斧之传,公然为人开坛灌顶,因此曾引起国内佛教徒之激烈辩诤,华南佛教近数年来以诺那上师及赵公壁等之提倡,密教最为兴盛,今诺那超(赵)公壁等相继逝世,而曼殊揭谛又飞锡杭州西湖,硕果仅存之阿阇黎,只潮州纯密大师而已,华南密教恐将渐次消沉矣。由此可知,释纯密是我国近代最先东渡日本学密僧人,也是广东省僧侣自清代至今东渡扶桑求法仅有之一人,且又最早在国内设置真言宗坛场“苏悉地园”,是自宋代密宗于汉地失传后,为东密在我国近代佛教界兴起的滥觞。促进了中日佛教文化的交流。

  从唐代岭南有密宗译本经典之始,到民初潮州王弘愿、释纯密等大力提倡和推动复兴中国密宗,特别是东密在潮州开元寺的弘传,为近现代中国东密文化的复兴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历史性贡献,也将近代中国东密文化复兴运动推向高潮。

  民国二十四年(1935)十一月三十日,“欧洲拉脱维亚国僧人帝释(师)呜阿阇梨率徒庆喜(德国人),来开元寺瞻礼。住持福来和尚具素筵接待,并赴西湖游览。即日返汕头”。

  二、中泰联谊缘结佛殿

  潮州开元寺泰佛殿位于韩江大桥东侧笔架山南麓,该佛殿仿泰国越盂乍玛匹寺(俗称云石寺)模式构建,为国内汉地佛教寺院中第一座泰国式佛殿,是潮州开元寺一处独立殿阁。为我国汉寺佛教第一座独具亚热带风情、规模恢宏、建筑优美的园林泰国式佛殿。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的1982年,海外潮人开始与家乡恢复密切联系,许多潮人纷纷回家乡兴办公益事业,支持家乡建设。此时,泰国憍领陈森卫先生在陈振泰先生的牵引之下,拟捐款在开元寺“崇行堂”旧址兴建泰佛殿。

  1984年春,潮州统战部副部长刘佐催、宗教局副局长张得海,及陈逢磷(陈振泰之叔父)三人前往泰国与陈森卫先生商议具体方案,但事有凑巧,陈森卫先生得病,不能再议此事,因此建泰佛殿一事暂时搁下。此是开元寺建泰佛殿之前的一段因缘。现设在原方丈厅高2.45米的佛像,座下前面刻有数行泰文,并配套佛前全套泰式铜制供器,就是这段因缘的见证。

  1991年,定然法师继任开元寺住持,在时任市委书记林锡荣同志的牵头引见下,谢慧如先生发心捐资赠建潮州开元寺泰佛殿。

  1992年9月6日,由泰国御封华宗大尊长仁得大师、华宗副尊长仁晁大师率领的“泰僧团”,由泰国憍领谢慧如先生为团长、张荣炳先生为副团长、泰国空军总司令干·披曼贴上将,泰国国立法政大学前校长陈贞煜博士、陈有汉博士、胡玉麟博士为名誉团长的“泰华各界举行潮州开元镇国禅寺泰佛殿解夏布施团”一行247人,到泰佛殿前来举行呈献迦绋那衣仪礼,盛况空前。

  1997年6月,泰国诗琳通公应邀访问中国,6月27日专程到泰佛殿礼拜,签名留念。受到潮州开元寺时任住持弘澈法师暨两序热烈欢迎。这一象征中泰文化交流和友谊的活动,引起泰国电视台及新闻界的关注,均作宣传报道,轰动一时。

  近代住持智诚、慧原、定持、定然、弘澈曾出访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斯里兰卡、法国等国,加强此国的交流。近数年来,潮州开元寺多次组团到泰国访问、弘法、传戒,进行佛教文化交流,联结东南亚各国华憍的乡梓之情,也成为联结中外佛教文化的纽带和圣地。

  潮州开元寺大悲殿,2003年竣工。该殿重檐歇山顶,朱墙碧瓦。殿内供奉由旅泰憍胞蔡卓明居士供奉的84尊汉白玉观世音菩萨大悲应身圣像。匾额“大悲殿”为香港国际潮学大师饶宗颐教授所书。殿内供奉的84尊应身像是汉地佛寺之最,亦是国内第一座最多供奉84尊汉白玉观世音菩萨大悲应身像的殿阁,在全国开元寺当中只有潮州开元寺有配殿大悲殿和学院岭东佛学院。

  潮州开元寺泰佛殿为国内汉地佛教寺院中第一座泰国式佛殿,是潮州开元寺一处独立殿阁,为我国汉寺佛教第一座独具亚热带风情、规模恢宏、建筑优美的园林式泰国风格佛殿。

  开元寺泰佛殿、大悲殿是中泰人民友谊的象征,亦是中泰文化交流的标志,通过佛教架起中外友好交流的桥梁。

  结束语

  综上所述,潮州开元寺具有以超社区的社会慈善凝聚教化、文化传播、对外交流等社会功能,同时还是联结海内外佛教文化的纽带与圣地,亦可看出潮州开元寺在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对于社会的存在和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