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试论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中的佛教青年关怀

作者:黄凯

  一、  前言

  太虚大师(1889—1947)是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一位具有广泛影响和重要地位的人物,作为近代佛教革新运动的领导者,在对中国现代佛教思想进行改革并付诸实践的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太虚大师不仅是一位佛教思想家,更是一位出色的佛教活动家。在大师一生中,他不仅创作了七百多万字的不朽著作,同时,也进行了许多佛教实践活动,如创办佛学院,开展僧教育,提倡教理、教制、教产三大佛教改革等,并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广泛宣传入生佛教理念。由于太虚大师为近现代中国佛教的生存与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被誉为“中国的马丁·路德”。

  对太虚大师的研究一直是近代佛教研究的切入点,但针对太虚大师与佛教青年展开研究的文章却比较少见。太虚大师如何看待佛教青年?他有过哪些关于佛教青年的理论和实践?这些理论和实践又对近代佛教发展有怎样的影响和贡献?本文正是基于对以上问题的思索而成,以期为丰富和饱满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研究略尽绵薄之力。

  二、太虚大师佛教青年关怀的思想

  太虚大师如何看待佛教青年?如何来定义佛教青年?对于佛教青年,他持怎样的态度?有如何的寄予?笔者通过整理太虚大师的著作中相关的内容,希望通过对这些问题的梳理,能够展现太虚大师佛教青年关怀思想的全貌。

  (一)太虚大师对佛教青年的定义

  太虚大师在其1933年所作的《劝全国佛教青年组扩国团》-—文中,开宗明义,对佛教青年的概念做厂介绍:

  这里头所谓的“佛教青年”,读者先勿要误会为专指僧尼以言。固然、以大悲心秉持佛法而救人救众生的大乘僧尼,确为护国的佛教青年主干:但我们的佛教青年,是遍在农、工、商、学、军、誓、政、法各界中的。凡信奉佛教为修己淑群标准的英勇人众,都是这里头所谓的佛教青年,所以、  “青年”乃“英勇”的标准帜,亦不论年龄的少长。

  可以看到太虚大师对于佛教青年的界定是相当宽广的,首先,不论僧俗皆可称为佛教青年,但其中以僧众为主:其次不论年龄大小也部可以称为佛教青年,青年的称呼看重的是一种“英勇”的气概,而非实际年龄的长幼。因此,太虚大帅对佛教青年的定义,可以概括为:“以僧为主,僧俗皆可,信奉佛教,长幼无碍”。

  (二)太虚大师对佛教青年的寄望

  在太虚大师所处的那个特殊的时代,国家社会面临危难,佛教发展同样面临瓶颈和问题,佛教的兴亡盛衰,其命运决定于全体僧众及信佛的在家弟子,尤其又在决定于壮年和青年的身上。那么佛教青年应当具备怎样的素质和能力才能承担起这一份责任与担当呢?太虚大师对此问题的论述,根据对象可以大致分为针对僧青年、针对俗青年和针对所有佛教青年的。

  l、对僧青年的寄望

  (1)深入丛林革新佛教

  太虚大师一贯主张佛教改革,因此他也将青年发展与佛教的改革联系在了一起,他指出革新中国佛教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路是进入旧佛教的体系中,从内而外潜移默化的改革,一条路是完全创立一个新的佛教集团。虽然这两条路对佛教僧青年都有严格的要求和极高的挑战,但是太虚大师还是希望佛教的僧青年,能够走第一条路,深入丛林、深入禅堂、深入经忏,从内而外慢慢的改新以达到革新中国佛教的目的,这与太虚大师一贯的人间佛教思想是完全相契合的。

  (2)特殊时期严格要求

  太虚大师认识到他所处的时代是中华民族遭受危难的时代,也是中华民族大奋斗的时代,更是僧青年们内苯教义、外应时宜以振兴发扬佛教的时代。然而当时的佛教僧侣中虽不乏尽力于救国护教工作的有为青年,也有一些消极逃避、退失佛教徒立场的人。因此,针对当时特殊历史时期的佛教现状,对僧青年们提出了四点期望和勉励:一、应较一般人有定力而无怖畏,能镇静而不慌乱。二、运用佛理写作文章,以身历目击之状况感想,描写告人。三、虽在作救护看护等慈济工作,亦必内充虔敬三宝、不懈禅诵等精诚,使人不觉崇信,决不轻弃僧相以改投他界,忘舍佛僧根本。四、身处在后方较安地带,不能毫不关念战区失地之惨痛情况,而懈怠荒嬉。

  (3)还俗佛子仍须精进

  太虚大师所处的时代战乱纷纷,时局动荡,因此社会各界人士因为时局不安而出家为僧的固然不少,但僧青年还俗进入政、学、军、岗界的也同样不少,他们有的是因为个人情欲,有的是因为环境变迁,有的是别有抱负,不一而足。但是太虚大师认为,即便僧青年离僧返俗,但仍旧是佛教的四众弟子。太虚大师勉励还俗的僧青年,返俗之后,不要避去佛教徒的名义,甚至连以前的师友,也不再联系。而要继续热心佛法的弘护及修学,要以在家佛教徒的身份,加入各地的在家佛教徒团体,或者四众佛教徒的佛教会等。

  2、对俗青年的寄望

  太虚大师在《劝全国佛教青年组护国团》一文中,对佛教青年提出了“爱护国家,为佛教青年的本务之一”的寄望与要求,他说:

  今中国的国难巳严重到极点了!所以佛教青年应站向一般爱国救国民众的最前线,认清了国难发生的因缘所在,  负担起护国的责任。……我们处在中国国家和观今时代的佛教青年,当立即负起护‘国家的国’和‘世界的国’的护国责任!

  太虚大师主张,除了立志专守佛教的僧侣之外,其他佛教青年均应站到爱国救国护国的前线,担负起护国的责任。尽管因各人所从事的职业不同,而护国的方式不同,但是太虚大师还是大力提倡和鼓励佛教青年直接从军参与到护国工作的第一线。从军护国虽然主要是针对在家众佛教青年的期望,但是,实际上,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许多僧青年也加入军队拿起刀枪保卫国家,可以说是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佛教现象。

  3、对所有佛教青年共同的寄望

  除了以上比较明确针对僧、俗二众佛教青年分别的勉励与期望外,太虚大师还有一些思想,其内容则是包含对僧俗二众佛教青年共同的寄望。

  (1)走两条路,引领时代进步

  大师认为过去到现在的人间,是由精神而进到物质的,现在到将来的趋向,是由物质而到精神的。而在这个交替转换之际,能够回翔盘旋其间的唯有佛法。大师鼓励青年们应当站在时代之前。太虚大师为佛教青年指出了两条路,一条即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现实主义道路,一条即为精研佛法的精进主义道路,这两条路分别针对佛教青年中的在家众和出家众,可以说为当时的佛教青年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2)精研佛学,复兴中国佛学

  太虚大师鼓励佛教青年们认真研习中国佛学,他认为中国的佛学必须由青年来振兴,他说:

  青年对于佛学,应有学问及道德作基础,从事社会事业,均须本此精神去做。总之、中国佛学基础极为丰富,其构成之系统极为伟大精密。过去衰落者不必说起,现在要把他复兴起来,这种责任,须要青年负起来!

  大师鼓励佛教青年深入梵巴藏,对佛法做深入的学习和研究,从而将其应用于现实生活中,使中国佛学能够再次复兴。

  三、太虚大师佛教青年关怀的实践

  太虚大师关怀佛教青年的实践活动也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关于僧青年的实践,一方面是关于俗青年的实践。在僧青年方面以开展僧伽教育为主,在俗青年方面则以推动佛化新青年为主。

  (一)开办佛教教育

  太虚大师的一生是佛教改革的一生,在他的佛教改革运动中又无时无刻不把兴办僧教育放在首要位置。大师办僧教育的整体目标为:培养出全能型的住持佛教的僧宝,希望他们具备:第一,学会整个的僧伽生活;第二,通达教法:第三,理事弘法。这样的人才必抱有菩萨之愿力悲心,且必既长于学问,又不避艰难,是知识、行为和能力的高度统一,也就是内本人生佛教,外行菩萨戒行。。太虚大师一生极重视青年僧材的培养及僧教育的普及,一生曾创办或主持过多所佛学院。

  1922年,太虚大师创立了武昌佛学院。佛学院开办后,历经二十多年,办院重心从养成住持僧材转为培养宏法于世界的佛学研究人员,后来演变为世界佛学苑图书馆。它是太虚大师佛教改革运动的据点,誉播海内外。在它的带动下,各地仿其宗旨风格创办的佛学院纷纷建立。

  1927年,太虚大师应邀来到厦门,任南普陀寺方丈和闽南佛学院院长。闽南佛学院为会泉、转逢、常惺等人模仿武昌佛学院办学宗旨、风格于1925年创办的,它是我国继武昌佛学院之后又一所规模较大、制度较健全的新型佛学院,是太虚完全按照其僧制改革思想予以实践的一所佛学院,被称为太虚佛教改革的第二大本营。

  太虚大师曾出国弘法多年,回国后即致力于世界佛学苑的筹建工作。太虚先后在武昌和北平设立世界佛学苑筹备处,打算以雪窦寺作为世界佛学苑禅观林,以北平柏林学院为中英文系,以闽南佛学院为华日文系,以资对外联系;在四川建立的汉藏教理院以及武昌佛学院改设的世苑图书馆,直属世苑系统,以推动世界佛教运动。

  以上只是列举太虚大师佛教僧伽教育的几件主要事迹,大师的佛教教育革新与其倡导的教制革命、教产革命内在上是一体的关系。太虚大师的佛教教育思想已融入他对整个佛教现代化转型的全盘思考,突破了传统的丛林教育模式,对于现代佛教教育起到了先锋引导的作用。’

  (二)推动佛化新青年

  “佛化新青年”是20世纪20年代出现的以改造旧佛教、创造新佛学为目的,以佛法为本、兼收西方文化并以之为用的佛教革新青年。太虚大师的学生张宗载、宁达蕴二人,他们于民国十一年(1922年)成立了  “北京平民大学新佛化青年团”,  民国十二年(1923年)正式成立了“佛化新青年会”,并出版会刊《佛化新青年》,是以佛法摄化社会青年,后经太虚大师改称佛化新青年会,并推太虚大师为导师,推行太虚大师革新佛教的主张,  “以农禅、工禅服务社会,  自食其力,和尚下山为口号,推行佛化新运动”。

  太虚大师是佛化新青年的导师。从双方的通信中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关系,太虚在给《佛化新青年》的主事张宗载、宁达蕴的信中说“望时时记清楚,是佛化的,非非佛化的;是新青年的,非非新青年的。以努力前进……希佛化新青年会早遍全国。””张宗载与宁达蕴二人一同回函,信中处处表现出对太虚大师充满的敬意,俨然执弟子礼。

  佛化新青年自成立佛化新青年会以来,举办及参与了不少活动,如赈灾、演讲、宣传等,其背后可以看到太虚大师努力的身影。民国十三年(1924年),印度著名哲学家、文学家泰戈尔(R.N.Tagore)来华访问并应佛化新青年会邀请在法源寺作演讲。太虚大师为此事撰写《希望老诗人的泰戈尔变为佛化的新青年》一文,给予呼应和鼓舞。大师通过与泰戈尔的隔空对话,表露了佛化新青年的高度寄望。

  虽然佛化新青年团体因为种种原因没能继续发展下去,但是太虚大师对于佛化新青年寄予的厚望和付出的努力是不可否认的。大师重视青年人才的培养,主张以佛化新青年革新佛教、造福社会的思想理念也成为近代人间佛教思想的重要内容,对之后印顺、星云等人的人间佛教思想都有着深刻的影响。

  四、结论

  佛教是青年的宗教,不是老人的宗教,是朝气蓬勃的宗教,不是暮气沉沉的宗教。青年是进步的动力,于社会如此,于佛教也是如此。太虚大师一生推行人生佛教的理念,坚持创办佛学院、开展僧伽教育、提倡教理、教制、教产三大佛教改革。在其理论思想和实践中处处可见对佛教青年的关怀和叮嘱。太虚大师创办佛学院教育僧青年,推行佛化青年会培养在家青年,大师的思想和实践对于今天中国佛教的发展依然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借鉴意义。

  摘自:《雪窦山佛教》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