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地藏菩萨何以又称地藏王菩萨

作者:费业朝

  安徽九华山自唐以降,素以佛教名山著称,并逐渐被佛教徒和封建朝廷认定为地藏菩萨道场。然而,佛门弟子在朝觐九华时,口中念念在兹的却是“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地藏菩萨何以称“王”?这在佛教中本来是个较简单的问题,但笔者觉得这个问题出现在九华山就并不那么简单了:

  本来佛教经典对菩萨称“王”是有解释的。大乘佛教认为,菩萨是佛位继承者,佛是“法王”,故称准佛果位的菩萨为“法王子”。佛典《大智度论》卷四说,“譬如王子,未作王名为王子,已作王不复名王子,即为王,虽是王子,不名王子,菩萨亦如是。”佛在忉利天宫为母说《地藏菩萨本愿经》时,已将南阎浮提众生托付给地藏菩萨,地藏菩萨已经接受,已然为王,故地藏菩萨“虽是王子,不名王子”,已经可以被称为“地藏王菩萨”。佛门中也有认为九华山的地藏菩萨原来是由古新罗国的一位王子修成菩萨果位的,故称其为“地藏王菩萨。此类说法还不止这些。在佛门中菩萨称“王”,本来不足为奇,但笔者凭藉在九华山工作卅余年的经验,感觉“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称号中的“王”字另有其深潜的政治内含。

  史料记载,一千二百多年前,唐开元年间,大唐邻国新罗国的一位法号地藏的比丘来到“华西”修行。唐时,佛门僧人仍有延用俗家姓氏的习惯,因其俗家姓金,故史料称其为“金地藏比丘”。金地藏和尚在大唐江南池州府境内的九华山苦修多年,于99岁圆寂,并示现金刚不坏之身。因佛家认为菩萨转世时多以金刚不坏之身示现,又因其生前“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四句誓愿,与地藏菩萨宏深誓愿无异,佛家遂认定金地藏和尚为“地藏菩萨”再来。九华山是金地藏和尚完成其从人到“神”的整个嬗变过程的圣地,所以后世的佛教徒们也逐渐把九华山认定为“地藏菩萨道场”,并尊称为“莲花佛国”,进而使九华山与文殊菩萨的山西五台山,普贤菩萨的四川峨眉山,观世音菩萨的浙江普陀山并称为中国佛教的“四大名山”。千百年来,九华山香火鼎盛,蜚声四方,不仅吸引了无数海内外香客游人,同时,还一直倍受中华历代帝王的关注。笔者认为帝王们关注九华山,关注地藏菩萨,是有其政治意图的。

  释迦牟尼佛在《地藏菩萨本愿经》中告诉我们,地藏菩萨在无穷久远的过去,在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佛在世时,曾经是一位富有的大长者的儿子,他看见佛祖形象端庄,福业庄严,便向佛请教,如何才能修得这般福德。佛告诉他,应该在久远劫中,度尽一切罪苦众生,才能成就。大长者子依教奉行,果然证得了菩萨果位,修成了地藏菩萨。

  地藏菩萨的另一世是一位婆罗门女,在觉华定自在王如来住世时,婆罗门女的母亲不信因果,而信邪道,寿终后魂魄坠人无间地狱,婆罗门女依佛教导,以变卖家产所得钱财在佛前供养,终使其母得以转世,甚至使与其母同在地狱中的所有众生都得到解脱。婆罗门女也因此修得正果,转世为地藏菩萨。

  《地藏经》还讲了一个小国国王的故事。在一切智成就如来住世时,该国王治下的“所有人民,多造众恶”,这位国王便发愿,“若不先度众苦,令是安乐,得至菩提,我终未愿成佛”。这位未愿成佛者,便是后来的地藏菩萨。

  《地藏经》中还有另一位女儿救母的故事。在清净莲华目如来佛住世时,一位叫光目的女子,她的母亲因为生前爱吃鱼鳖之籽,杀害众生,又经常咒骂毁谤别人,作下恶业,死后堕落在大地狱中,光目女在一位阿罗汉的指导下,以变卖心爱之物所得钱财,在佛前设供,并立志要使地狱中所有罪苦众生得以离开恶道,究竟成佛。光目女因为这些成就而达到了地藏菩萨的果位。

  从大长者子,到小国国王宏愿的实现,从婆罗女、目光女救母度众的成就,都在告诉我们,地藏菩萨累世以来,一直都是佛门中家孝孝父母,大孝孝天下的最伟大的孝道实践者。安徽九华山供奉的正是这位佛门孝道的光辉榜样——南无大愿地藏乇菩萨。

  自从金地藏比丘在江南九华山成就地藏菩萨果位的唐朝开始,中华历代帝王们就关注上了九华山,就重视上了地藏菩萨。帝王们关注的不仅仅是金地藏比丘这个外国人在华修行的故事,而是佛教中地藏菩萨作为孝道实践者和倡导者在中国社会中长期而深远的影响力。地藏菩萨在普通大众心中的影响力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代佛驻世,弘法度众的亲和力;另一方面是,司职地狱,惩恶扬善的威慑力。

  帝王们认识到,在全社会弘扬地藏文化的意义是重大的。特别是对地藏精神中关于孝道的弘扬,无疑能为自己治下的全社会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养老体系。要知道,在中国漫长的封建制度下,全社会是没有失业保险,没有医疗保险,更没有养老保险的。社会养老问题对封建统治者来说一直都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为了解决这一涉及政权巩固和社会稳定的大难题,从唐朝一直到大清朝,很多帝王在登基之际就专门为九华山地藏菩萨御赐金玉宝印,以认定九华山和地藏王菩萨在民众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在九华山现存的十二枚金玉宝印中,印文大多是“地藏利生宝印”,这是官家确认地藏菩萨身份的标志。明代的崇祯皇帝,清代的康乾二帝还专门为九华山赐匾以志景仰。明朝崇祯皇帝“钦赐百岁宫护国万年寺”无瑕老和尚金刚不坏之身佛龛上的“应身菩萨”御匾,是皇家昭告天下确认无瑕老和尚为地藏菩萨应世的标志。清康熙大帝御赐九华的“九华圣境”,和乾隆皇帝御赐九华的“芬陀普教”两块御匾都是在向全民认定,九华山是普天下的教育圣地,地藏菩萨是全民族的道德榜样。所有历代帝王对九华山的这些不同形式的恩赐,很明显,都是为了确立九华山在各历史时期的高规格政治地位,旨在唤起官民两家对九华山的尊敬之情和仰仗之意:南宋时期,佛门中就开始称地藏菩萨为“王”。到大清朝时,皇帝们甚至直接在御赐的宝印印文中称地藏菩萨为“王”。在封建社会中,让一位菩萨享有“王”的待遇,其社会影响力可想而知。这与现代的中央政府给各省州级政府颁发“公章”是没有区别的。古代的帝王们知道,通过弘扬地藏精神,在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庭社会单元中树立起牢固的孝道意识,是解决全社会养老问题最有效的办法。由此可见,封建帝王们为地藏菩萨“封王”是对佛教寄予莫大希望的。这是九华山地藏菩萨被称“王”的关键意义所在。

  当然,弘扬地藏精神,在提振大众信心,在社会稳定的其他方面,其意义也是极为重大的。笔者只是在议论“孝道”方面有所侧重而已。笔者还注意到,即便是在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在九华山开发旅游的同时,也还极为重视佛家地藏文化对全社会的影响力的。这一点,从最近几十年国家对九华山的大规模发展规划,大规模的经济投入,以及对九华山管理机构的高度重视都可见得。今天,我们依然希望佛教能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依然不可忽视九华山地藏王菩萨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今天,我们在九华山地藏王菩萨道场,为我们的共和国祈祷。祝愿我们的共和国国泰民安,社会进步!祝愿全国人民幸福安康!

  摘自:《安徽佛教》2016年冬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