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厚重的安庆禅宗文化

作者:杨曾文

  2016年8月21日应邀参加安徽省宣城市泾县举办“首届水西佛教文化论坛”,遇到安庆市太湖县余世磊同志,将他负责主编的《白云山海会寺志》征求意见稿赠我一本,郑重地嘱托我提出修改意见并写篇序。他是我前几年结识的朋友,为人诚恳热情,我当即答应下来。

  太湖县虽以“太湖”命名,但这个“太湖”却不是横跨江浙的那个太湖,因地处湖泊遍布的龙山湖畔而被称为“大湖”,当地人习称“太湖”,沿袭至今。太湖县历史悠久,风景秀丽,古称左县、晋熙,现属安徽省安庆市。

  说起安庆,笔者虽从未到过,但因长年研究佛教历史却也从书上了解个概况。据南宋王象之所撰《舆地纪胜》记载,安庆,春秋时为皖国,自晋以后曾设庐江、晋熙、同安诸郡、舒州等;“自唐为名郡,其山深秀而颖厚,其川迤逦而荡涌,鱼蟹麦禾之饶,仙宫佛寺之胜,清宁而舒缓……风土清美,有山川之胜,粳稻之饶”;并且人杰地灵,人文荟萃,为中华民族文化发展史写下绚丽篇章。

  中国传统民族文化以儒释道三家为主,古来有不少三教名家曾在安庆这个地方留下光辉业绩或遗迹。仅以笔者熟悉的佛教文化历史来说,现安庆市所辖的潜山县、太湖县、岳西县和桐城市等地皆在中国佛教文化史上负有盛名。

  佛教传入中国后经历了漫长中国化历程,至隋唐形成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佛教宗派,其中的禅宗至宋代发展为佛教的主流派,对中国历史文化影响极为深远。近代倡导人间佛教的太虚大师(1889—1947)曾说,中国佛教的特质、骨髓在禅,“禅宗者,中国唐宋以来道德文化之根源也”(《黄梅在佛教史上之地位及此后地方人士之责任》)。

  中国禅宗发展经历了酝酿期、初创期、南北宗并立期和南宗独盛期。从被禅宗奉为初祖的菩提达摩,到二祖慧可、三祖僧璨为酝酿期;唐朝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在黄梅创立“东山法门”,标志禅宗正式成立;六祖慧能从弘忍受法南归倡导“顿教”禅法,弘忍另一弟子神秀与其门下在北方传“渐教”禅法,形成南北二宗对峙局面;此后经朝廷裁定,南宗获得正统地位,得以独盛,至唐末五代形成“禅门五宗”,其中的临济宗、曹洞宗一直流传至今。

  安庆市及其所辖诸县在中国禅宗发展史占有重要地位。一、既是中国禅宗发祥地之一,也是早期传播地区;二、是宋代临济宗迅速走向兴盛的传法基地;三、为宋代曹洞宗从衰微开始走向盛行的传法中心。这里仅作概述。

  北周武帝在建德三年(574)下诏灭佛,六年(577)灭北齐,将此做法推行到原北齐境内。禅宗二祖慧可隐藏于民间,后南下至今安徽安庆市岳西县西南的司空山隐居和传法,后来返回北方,隋初逝世于今河北成安县境。后世在岳西县慧可避难之处建二祖寺,元时寺被毁,现有遗迹“二祖石窟”(二祖禅刹)。

  慧可在司空山隐居期间,收有弟子僧璨。僧璨是禅宗所奉三祖,在慧可北归后往来于司空山和皖公山(或称天柱山、潜山、皖山,在今潜山县西)隐居和传法十余年,居无常处。禅宗四祖道信从他嗣法,辗转至今湖北黄梅双峰山传法,与后嗣弟子五祖弘忍创立“东山法门”,标志禅宗正式成立。1982年4月在浙江省杭州市出土一块铭文砖,左侧刻有“大隋开皇十二年七月,僧璨大士隐化于舒之皖公山岫,结塔供养。道信为记。”意为隋开皇十二年(592)僧璨曾在皖公山隐居和传法,建塔供养诸佛,弟子道信撰铭《己述此事。

  潜山县城西北原有南朝梁时所建山谷寺,后因僧璨在此传法改为二祖寺。唐代中期以后禅宗逐渐兴盛。唐代宗大历七年(772)舒州(治今潜山县)刺史独孤及撰《舒州山谷寺觉寂塔隋故镜智禅师碑铭》《舒州山谷寺上方禅门第三祖璨大师塔铭》,记述僧璨受法于慧可,“得道于司空山”;在圆寂后隋内史侍郎河东薛道衡曾撰碑文;唐玄宗天宝五载(746)河南少尹赵郡李公在山谷寺起塔,相国刑部尚书赠太尉河南房琯又撰碑文;独孤及在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出任舒州刺史后亲访山谷寺,长老比丘湛然等僧以及路经此地的嵩山比丘惠融等希望朝廷为僧璨赐谥号,为塔赐额,于是淮南节度使、扬州大督都府长史兼御史大夫张延赏、独孤及将此事奏明朝廷,朝廷降诏赐僧璨“镜智”之谥号,赐塔“觉寂”之额。

  六祖慧能从五祖弘忍受法南归,在广东韶州曹溪宝林寺创立以弘传“顿教”禅法著称的南宗,后裔弟子传法干各地,在唐末五代相继成立“禅门五宗”,将禅宗推向新的发展时期。慧能的著名弟子之一、最早进入京城的本净禅师,曾传法于司空山无相寺,在唐玄宗天宝三载底(已进入745年)应诏进京城长安住人白莲花亭子,奉敕与众僧论辩“何者为道”。他以基于南宗禅旨的“无心是道”“即心是佛”和“道本无修”等精妙语句作答,受到皇帝和群臣赞扬。

  进入宋代,禅宗发展为中国佛教的主流派。禅门五宗中云门宗、临济宗、曹洞宗比较兴盛,而在进入两宋之际,云门宗已失去传承,临济宗中的黄龙派也走向衰落,只有临济宗中的杨岐派和曹洞宗日渐盛行。在这个过程中,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等寺曾是振兴临济宗杨岐派的传法中心。

  临济宗杨岐派创始人方会禅师门下嗣法弟子中以白云守端最有名,对后世影响也大。守端(1025—1072)长期住持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传法育徒,名闻遐迩。弟子法演(1025年前一1104年)从他嗣法后,前后住持四面山寺(在今太湖县东北)、太平寺(在今潜山县城北)、白云海会寺长达二十七年,弘扬临济禅法,门下弟子很多。晚年应请到蕲州黄梅县(在今湖北省)住持当年五祖弘忍创建的东山寺(宋代一般称五祖寺),由此以五祖为号。五祖法演的弟子中以圆悟克勤(1063一1135)、佛鉴慧勤、龙门清远、开福道宁、大随元静最有名。在圆悟克勤门下出了大慧宗杲,创大慧派;另一弟子虎丘绍隆创虎丘派,从此使临济宗杨岐派迅速盛行于天下,而与此同时黄龙派走向衰微。

  安庆也是宋代曹洞宗摆脱颓势转向振兴的传法中心。曹洞宗从唐末到宋初,教势可谓不断如缕。宋初洞山下五世大阳警玄(真宗时因避讳改警延)虽然有名,然而直至年老找不到称心的嗣法弟子,不得已死前托咐好友临济宗浮山法远(991—1067)代他寻找嗣法弟子。法远先后住持舒州太平兴国寺、姑苏(今苏州)天平寺、浮山寺(在今安徽枞阳县东北)。他从弟子中选中义青(1032—1083)嗣法大阳警玄,传曹洞宗。义青嗣法后,应舒州知州之请,住持太湖县白云山海会禅寺八年,然后应请住持在今桐城市北的投子山(亦名凤凰山)胜因禅院四年,因以“投子”为号,逐渐名声远扬。投子义青的弟子中以芙蓉道楷、洪山报恩二人最有名。通过他们的努力,逐渐改变曹洞宗颓败沉寂的局面,为曹洞宗的振兴奠定了基础。

  现在中国禅宗寺院以传承临济宗和曹洞宗为主,有“临天下,曹半边”之说。如前所述,在中国禅宗的兴起、宋代临济宗和曹洞宗的发展过程中,安庆的司空山和皖公山一带、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以及其他的县市的佛寺曾是重要传法中心,做出过重大贡献。

  安庆太湖县也是当代中国佛教界著名代表人物、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赵朴初居士的家乡。赵朴初居土(1907—2000)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上海佛教界从事支援抗日、救济难民和参加新民主革命事业作出卓越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与爱国爱教的高僧大德共同参与筹建中国佛教协会,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参与推进佛教界的民主改革;在“文革”后出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协助党和政府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加强对宗教事务管理,适时地提出和倡导富有进取精神的人间佛教思想,积极引导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动员和团结各民族佛教徒参加社会主义各项建设事业;致力发展佛教教育培养人才和开展佛教文化研究;积极开展民间外交,为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维护世界和平做出巨大贡献。

  在当今举国加速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形势之下,作为民族传统文化组成部分的佛教文化也受到高度重视。安庆市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出于继承传统、光前裕后的考虑,组织编写《白云山海会寺志》,值得充分肯定和赞叹。我将书稿大体浏览一遍,感到结构合理,内容也相当充实,最后一章《白云灯录》收录有宋代守端、法演、义青等人的传录,可为世人了解和研究禅宗,特别是临济宗杨岐派的振兴与白云山海会寺的关系,提供了方便参考的资料。联想到自南宋后遭遇战乱等原因,海会寺有关资料早已散佚殆尽,更加彰显现在编撰寺志的重要。

  赵朴初居士逝世后,太湖县的有关领导和同志几次约请我到安庆太湖县参加纪念赵朴初居士的学术活动,皆因缘不契而未能成行,2015年冬,第二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暨太湖禅宗文化学术研究会在太湖县召开,我原本欣然应请准备前往,不料因严重雾霾而致飞机改期,于是又失去一个机会:我希望以后再有机缘亲往太湖县登临白云山参访著名禅宗祖庭海会寺和其他名胜之地,并前往赵朴初居士祖居瞻仰和凭吊,表达对这位德高望重前辈仁者的敬仰之情。

  笔者借为《白云山海会寺志》写序的机会,将在中国佛教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原为同安郡、舒州的安庆及所辖县市的佛教重要事迹略加梳理,一并写进序文,谨望为翻阅寺志和了解安庆古代佛教文化者方便参考。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教授。本文是作者为《白云山海会寺志》所作序,标题为编者所加)

  摘自:《安徽佛教》2016年冬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