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金地藏与中韩佛教文化交流

作者:张成杰(河西学院) 杜明奎(河西学院)

    内容提要:新罗僧人金地藏到中国九华山弘扬佛法75年,使地藏菩萨的信仰深入人心,使地藏成为中国佛教的四大菩萨之一;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成为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因为九华山、金地藏这样历史文化因缘和纽带,中韩佛教文化之间的交流至今仍在继续着。

  关键词:金地藏  中韩佛教文化   交流

  一、金地藏的生平

  金地藏是新罗王族出身,出生年据推算为696年。俗姓金,名乔觉,地藏为其出家法号,人称“金地藏”。于廿四岁时当唐高宗永徽四年(653)祝发,并携白犬善听,航海来华,至青阳九华山。 “心甚乐之”,便驻足于此。在此苦修75年,于唐德宗贞元十年(794)夏人寂,寿九十九岁。

  他在九华山期间,“自此归山,迹绝人里”,独自苦修36年左右,直到至德初(756)才被诸葛节等乡老发现,并“出帛布买檀公旧地”,为之筑室以为禅居。早期金地藏只是一个高行仰止的僧人,其主要事迹有禅修苦行,以及率众自给。其影响则主要如菩萨行止泽被大众,在当地民众中声望卓著,新罗国人听到金地藏事迹后,纷纷渡海来投,徒众甚多。并没有被神化为地藏菩萨的化身。但在《寺记》、《宋传》的记载中,都已蕴含着将之神化的倾向。如说他人寂前颇多灵异,灭后其尸坐于函中,三年后开函人塔时,发现其颜色鲜活如生。凭着这些神迹,金地藏愈来愈被神异化,这种异化是其被人们尊为神的重要基础。另外,关于金地藏相貌的描述,也是其被神化的一个重要内容。费记说他“项耸骨奇,躯长七尺,而力倍百夫”。宋《高僧传》说他“心慈而貌恶,颖然天悟。七尺成躯,顶耸奇骨特高,才力可敌十夫。”这与普通信众认识中的地藏菩萨的幽冥教主的形象相合。金地藏的特殊法号和地藏菩萨名字的巧合,当地僧俗就把金地藏视为地藏菩萨的化身,加以供奉。最后,社会上层阶级和僧众的因势利导是扩大金地藏的影响和抬升其至菩萨地位的现实因素。金地藏住世时,唐德宗初(780),池州郡守张岩仰慕其高风大德,捐体施舍,并移旧额,奏请置寺,赐额化城寺。宋、明、清三代,九华寺院屡受帝王的赐银、赐名、颁藏和敦封,使地藏信仰活动逐步纳入官方的扶持轨道。上述因缘,金地藏被接受为地藏菩萨应化于新罗、垂迹于九华的应化身,九华山也成为地藏菩萨的道场,以佛教文化名山著称于世。

  二、金地藏的佛学思想

  关于金地藏所学所宗,史料均未言及。但在现代的学术研讨中有对此的各种推测。《宋传》中记载他“素愿写四部经,遂下山至南陵,有俞荡等写献焉。自此归山,迹绝人里”,有学者认为此“四部经”当是窥基所定的《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鼓音声陀罗尼经》,即四部净土部所依持的经典。由此可知其所弘之法与净土教有关。金地藏重禅修坐定,与其门徒修头陀之苦行,“自此归山,迹绝人里……居惟一僧,闭目石室,其旁折足鼎中,惟白土少米,烹而食之”。 另外,他穿则“自辑麻衣,其重兼钧”,并和其门徒“夏则食兼土,冬则衣半火”,因被“号为枯搞众” 因此,有学者认为这些修行特点,都显示了与当时流行的三阶教的教法和行止有一定的关系。金地藏与徒众,无论少长,均采薪种田以自给,又同于禅宗中农禅的主张。

  有学者指出,金地藏的宗教实践以禅定修行传统为中心,并不明确属于某一特定的宗派的传承法系。在他的修行传法过程之中,显出了一些不同的宗派思想实践的影响[1]。

  三、金地藏在中韩佛教文化交流史上的地位与影响

  中韩两国佛教关系是最密切的,特别是对中国佛教发展有较大影响的,新罗僧人金乔觉到中国九华山弘扬佛法。金乔觉在九华山弘法75年,虽然没有创立宗派,也没有著作传世,但他却使地藏菩萨的信仰深入人心,使地藏成为中国佛教的四大菩萨之一。地藏菩萨与文殊、观音、普贤菩萨合称中国大乘佛教的“四大菩萨”。地藏菩萨信仰在中国以至于大半个亚洲有着悠久深远的传统,在中国佛教中地位独特。浩如烟海的佛教典籍中,有关地藏菩萨的经典数量虽不算很多,但其影响却很大,并深深渗入到中国的民风民俗中去,甚至成为了中华民族文化心理的有机组成部分。地藏菩萨的道场就是九华山—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与浙江普陀山、四川峨眉山、山西五台山并称为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九华山地藏道场的形成,更是地藏信仰中国化的一个重要成果。九华山在宋、元、明、清各代,又继续大规模地建筑寺庙,鼎盛时期达到300余座,僧众达四、五千人,香烟缭绕,经年不绝,遂有“莲花佛国”、“佛国仙城”等美称。

  金乔觉不仅对中韩佛教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而且对中国佛教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中国佛教史上具有一种特殊的地位。[2]

  四、金地藏与当代中韩佛教文化交流

  中韩佛教文化之间的交流,因为九华山、金地藏这样历史文化因缘和纽带,至今仍在继续着。特别是中韩建交于1992年,两国佛教文化交流日益密切,中韩佛教关系,实质上已成为两国间在佛教领域内进行的全方位的交流活动。为了纪念一代大师,中韩两国佛教界成立“金地藏学术研讨会”,兴起了研究金地藏的热潮,围绕着九华山、金地藏开展交流活动。1996年9月,九华山的59件珍贵佛教文物,在韩国首尔民族博物馆展出,后移至金地藏的家乡庆尚北道大邱博物馆和庆州市佛国寺继续展出,展出历时10个月,受到了韩国人民的热烈欢迎。九华山佛教文物的展览,是一个有利契机,扩大了九华山的对外交流,加深了两国人民的友谊。

  政府间的交流也进一步加强。九华山所在地池州市政府与韩国的球礼郡结为友好城市,池州师专也与韩国京仁大学、韩瑞大学结为友好学校,合作办学,互派留学生,进行学术互访。

  两国佛教界2007年11月20日,韩国佛教主要宗派组成联合迎请安奉委员会,到中国恭迎金乔觉地藏菩萨像。在九华山隆重举办了“恭送金乔觉地藏菩萨宝像赴韩国供奉暨祈愿中韩两国人民吉祥安乐大典”。11月21日,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叶小文会长率代表团护送地藏菩萨像赴韩国。11月23日,由中韩两国佛教界携手在韩国首尔奉恩寺举办“金乔觉地藏王菩萨奉安法会暨祈愿北京奥运会开办成功文艺演出”。是中韩佛教界共同举办的一项较高规格的交流活动。

  2009年11月20日,中韩佛教界联合在庆州举行迎奉地藏菩萨像暨韩国东国大学庆州校区百年纪念馆竣工仪式。韩方代表高度评价中方赠送的金乔觉地藏菩萨像,强调这充分体现出中方高度重视中韩友谊特别是两国佛教文化领域的交流与合作,相信这将会有力推动两国佛教及各领域友好往来。自2000年以来,每年都有近15万韩国人来九华山观光、朝拜。由此可见,佛教交流能超越政治与意识形态的隔阂,而金地藏正是中韩佛教友谊的象征。?

  [1]张新鹰在《九华山地藏断想三则》《世界宗教研究》1992年第二期。

  [2]真禅:《论金乔觉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地位与作用》,《法音》,1991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