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两宗祖师永明延寿禅师

作者:继平

  永甽延寿禅师(904—975年)是古代著名高僧。在中国佛教史上,延寿禅师的身份比较特殊,他既是禅宗法眼宗的第三代祖师,又被净土宗徒众尊为净土宗第六代祖师。因此之故,佛教史上称他为“一代巨匠,两宗祖师”。

  延寿禅师,俗姓王,字仆玄,号抱一子。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延寿童年时期,即虔诚信奉佛法,青年时期开始不食荤腥,坚持每天日巾一食。延寿禅师没有出家之前即每天持诵《法华经》,能一目七行。长达二十八品的《法华经》,他经过六十天的阅渎,即能背诵全经。延寿禅师在诵经时,因诚心诵念,音调优美庄严,常常感得群羊跪听。

  吴越王钱穆统治吴越国时期,延寿禅师曾任余杭库史,他那时即信奉佛教,经常行戒杀放生之善事。延寿禅师二十六岁时,曾作税务官员,每见到集市上所卖的鱼虾、飞禽等生灵,就会买回放生。当自己的俸禄用完,就会动用官府巾钱买来放生。后来,延寿因为挪用公款被告发,被判死罪。在押赴刑场处斩时,文穆工指令监斩官,若见到犯人有畏惧表现,就将其处斩;否则,就将其释放。山人意料的是,延寿在临刑寸镇静白若,面无悲容。监斩官问他为何如此镇静,他说“我于国库中钱毫无私用,尽买放生,莫知其数。今死,径往西方极乐世界,不亦乐乎?”文穆王听闻后,被其舍财放生的善心所感,特将其免刑释放。

  延寿禅师二十八岁时,曾为华亭镇守将才。当时翠岩令参禅师迁居龙册寺,大弘禅法。后唐明宗长兴四年(933年),延寿向吴越王禀明自己愿舍弃官位、妻孥,希望跟从明州四明山(今浙江鄞州境内)龙册寺翠岩令参禅师出家。吴越文穆王知道延寿仰慕修道,于是遵从其志愿,延寿于是礼翠岩禅师剃度为僧,法名延寿,字知觉。出家之后,延寿主动承担起为僧众运水搬柴的苦役,完全忘却了自己曾是宰官之身。

  延寿禅师出家后,常以苦行自励,生活艰苦朴素。他从不穿著丝绸之衣,不贪图饮食美味,常以布衣蔬食,以度晨昏。出家后不久,延寿即前往天台山天柱峰,三个月修习禅定。因专注禅定,有名为斥鹦之鸟,在衣褶中垒巢而不觉。不久,延寿禅师拜谒天台德韶国师为师。德韶一见延寿谈吐不俗,知是法器,深为器重,尽心钳锤。一次,全寺僧众出坡劳作,延寿因听见柴薪堕地之声而豁然契会,悟得玄旨,于是说偈云:“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并大地,全露法王身”。德韶禅师对延寿的悟境深为赞叹,并秘密授予禅宗心法,成为法眼宗的第三代祖师。

  德韶对延寿说:“你与元帅(吴越忠懿王)有缘,他日可大兴佛事。”

  延寿禅师在天台山期间,常修法华忏,感得瑞相频现。他经常以二十一天为一期,虔诚礼拜“法华忏”。一日中夜礼忏时,他见到普贤菩萨像前的莲花忽然落在手中。后来又往金华天柱峰诵《法华经》,历时达三年之久。一次,在专注诵念《法华经》时,见到观音菩萨以甘露灌口,从此获得观音无碍辩才。

  延寿禅师当时曾有两种愿望,一是终生专诵《法华经》,二是毕生广利众生。对于这两种愿望,禅师无所适从,于是作两阄以作抉择:一是一心禅定阄,二是专修净土阄。延寿禅师于佛前祈祷,信手拈阄,七次都抓到净土阄。自此,禅师一心专修净土法门。

  作为禅宗和净土宗这两大宗派的祖师,延寿禅师在专修净土的同时,还积极向信徒宣扬禅净双修,导归极乐的修学方式。他曾提出“四料简”的禅净修学理念,为后人如法修习禅宗和净土法门提供了修学的指南:“四料简”云:

  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

  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

  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现世为人师,将来作佛祖。

  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

  从延寿禅师的“四料简”中,我们可以知道,一个修禅者若能禅净双修,不仅现世可以成为人天师表,将来还可以成佛做祖,.成就正觉。延寿还指出,如果专修禅宗或净土宗中的一种法门,修净土法门要比修禅更容易有成就。延寿禅师的禅净双修的理论主张,不仅在当时受到信众的推崇,也成为元、明以后的禅净双修理论的源头。

  后周广顺二年(952年),延寿禅师应请前往浙江奉化雪窦寺任住持。雪窦寺,全称为雪窦资圣禅寺,位于浙江省奉化市溪口镇西北的雪窦山上。寺院始建于晋代,初建于千丈岩瀑布口,寺院因名瀑布院。唐代会昌年间,寺院迁址至雪窦山。唐昭宗景福元年(892年)扩建,建筑规模宏大,佛殿斋堂,经阁钟楼,禅房藏室,丹数百楹,计六干多平方米,藏经阁藏经万卷。南宋时寺院发展至鼎盛时期,由于先后有雪窦重显、永明延寿禅师等著名高僧住持于此,雪窦寺也成为唐宋时期著名的禅宗道场。在宋代,雪窦寺成为与杭州灵隐、天台国清、宁波天童寺齐名的古刹。明代时被雪窦寺列为“天下禅宗十刹”之一。民国后香火日衰。1968年因蚁害而拆除。现在建筑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新建。寺前有古银杏两棵,寺后有张学良将军在被囚中植椭木两株,至今尤茂。

  在雪窦寺,延寿禅师一方面禅净并弘,广接徒众,另一方而开始着手惮宗鸿篇巨著《宗镜录》初稿的撰写。山于延寿禅师德行及弘法的影响,十方学子都慕名前来求法。延寿禅师则常以禅法按引学徒。一次,延寿禅师应清上堂说法云:”雪窦这里,迅瀑千寻,不停纤粟,奇岩万仞,无立足处。汝等诸人向甚么处进步?”他以雪窦山而临高悬的瀑布,险峻的山岩来比喻自己禅法非同寻常,以此考问前来参学的禅子打算如何修行。

  僧问:“雪窦一径,如何履践?”师曰:“步步寒华结,言言彻底冰。”禅宗学徒问禅师雪窦禅法如何修证,延寿禅师则用与所问无关的言句,告诉禅子,禅的修证需向无言语文字处下功夫,方可证得,一旦陷入言语的窠臼,则背离了修禅的宗旨。正因为延寿禅师的修禅指点,有很多禅子在其门下明见本性。

  延寿禅师不仅以禅法接人,还常以禅诗阐述自己的山居生活体验。禅师有偈曰:

  孤猿叫落中岩月,野客吟残半夜灯。

  此境此时谁得意,白云深处坐禅僧。

  关于延寿禅师住锡雪窦寺修道的生活状况,诸多高僧传记中都有描述。如《宋高僧传》描述延寿禅师说:“迁遁于雪窦山,除诲人外,瀑布前坐讽禅默。衣无缯纩,布襦卒岁,食无重味,野菜断中。”这段传记之文讲述了延寿禅师在住锡雪窦寺时的修学生活。禅师不仅不厌其烦教诲学徒,而且解行并重,还常于寺旁的瀑布前坐禅诵经。延寿禅师平常生活,饮食简单,布衣蔬食,聊以度日。

  延寿禅师在雪窦寺弘法期间,白天忙于弘法度众,上堂说法,晚间则念佛阿弥陀佛名号,行道发愿,求生西方,从不间断。

  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延寿受吴越忠懿王邀请,复兴杭州灵隐寺。次年,迁住永明寺(今杭州净慈寺)教化徒众。在永明寺,禅师常以一百零八件佛事为日课,其中重要的修学科目有:念佛、礼佛、忏悔、诵经、坐禅、说法等,并且每天虔诚顶礼十方诸佛,以及文殊、普贤、观音、大势至、弥勒等诸菩萨,每夜施食旷野鬼神。延寿禅师还发愿求生西方,日念十万声佛号,日暮往别峰行道念佛,每天跟从禅师念佛之人常有数百。忠懿王一向敬重禅师德行,听说禅师念佛之事后,大为赞叹说:“自古求生西方者,未有如此之切也。”于是为延寿禅师建西方香严殿以作供养,并赐号“智觉禅师”。延寿禅帅住锡永明寺长达十五年之久,读诵《法华》等大乘经典共达一万三千部,门下弟子有一千七百人。许多重要的佛教事务,都是在这里完成的。为了表明自己住锡永明寺的修学旨趣,延寿还作偈云:“欲识永明旨,门前一湖水。日照光明生,风来波浪起。”

  延寿禅师住锡永明寺时期,不仅注重修学,还创作了大量佛教论著。其著名著作《宗镜录》一百卷,就是在此最终定稿并刊行于世的。另有《万善同归集》六卷、《神栖安养赋》、《唯心决》、《受菩萨戒》等书,也是在此期间完成的。

  北宋开宝七年(974年),延寿禅师回到天台山,在山上开坛传授菩萨戒,一时引来一万多名受戒学徒。此为延寿禅师最后一次主持传戒法会。此后,禅师闭门谢客,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净土。开宝八年(975)十二月二十六日,禅师早上起来之后,焚香礼佛,向众人告别,然后结跏趺坐而化,世寿七十二,僧腊四十二。

  太平兴国元年(976年)门人为延寿禅师建塔于大慈山,并另建塔院以作永久纪念。宋太宗皇帝还专门为塔院赐匾额“寿宁禅院”。延寿禅师圆寂后,经过二十五年,至北宋咸平元年(1000年),宋真宗敕赐延寿禅师所住锡的永明寺为“资圣寺”,以缅怀延寿禅师的圣德。宋崇宁五年(1106年),宋徽宗追谥延寿禅师为“宗照禅师”。到清代之后,雍正皇帝追赐“圆妙正修智觉禅师”封号。

  作为“两宗祖师”的延寿禅师,不仅对佛教各种宗派都有深入研究,还在博通诸宗派的基础上,提出了禅净双修的修学理论。在积极接引学徒修学的同时,禅师还不辞劳苦,殚精竭虑著书立说,为后人修学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从延寿禅师的修学行持中,我们看到了一代高僧解行并重的光辉形象,他为我们的修学建立了一座可资效法的精神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