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论当代佛寺的多重功能

作者:姚南强

  佛寺是当代僧尼的栖身处,善男信女的朝拜地,亦是大众观摩的文化景观处。对内而言,佛寺是信众自养修持的存身地,对外而言则是弘法度众的根据地。由此出发,形成了佛寺的多重功能,有些是传统传承下来的,有些则是在现代条件下更新扩充的。对这些功能的定信,也正是体现了寺院的责任。择要分析如下:

  一、精进修持的精舍

  古代印度,最初的僧人是处于一种流浪化缘的生活,如佛陀化道前曾在山洞中苦行,菩提树大悟道后,接受了牧养女的供奉,可能到了鹿野苑初转法轮时才有了相对固定的住所。后来一些比较富裕的信众常常邀请佛陀及弟子到家中长住,并经常为僧人提供讲学弘法及住宿的处所,这些处所就是早期的佛教寺院的雏形。东汉明帝永平十年,西域僧人迦叶摩腾与竺法兰来到中原,朝廷安排他们住在鸿胪寺,后来汉明帝敕旨兴建白马寺,明令该寺为迦叶摩腾与竺法兰的安居处所,后代因此通称为“寺”、所谓“院”者,原指官舍,后因唐高宗敕建大慈恩寺作译经院,于是“院”和“寺”合在一起成为佛教建筑及佛教场所的专称。禅宗则称寺院为“丛林”。由此可见寺院实为供佛和僧众聚居修行的处所,所以组织寺众进行集体的“修持”活动应为寺院的第一功能。出家僧尼每天的生活都是与修持息息相关的,从清晨四点开始“晨钟”108响,起床、洗漱,然后列队到大殿上早课。然后入斋堂早粥,早粥后回禅坐禅,其间行香和坐香交替,中午的午斋叫过堂,午斋后又坐禅,后晚斋,晚斋后又有晚殿三堂功课,晚上9点,止静入睡。寺院要组织好这些常规的修持活动。每一年又要安排冬、夏安居,禅七、闭关、举行佛、菩萨诞生、成道日的法会等。寺院这方面的法务是十分繁忙的。

  二、弘法度众的法苑

  如果说第一功能重在度己那么这第二功能则在于度人。组织法师讲经说法,做超度法事,对信众进行开示和心理抚慰等,这些都是一种法布施,为众生求福田,又称之为佛教经忏,能从根本去觉悟众生,永脱苦海,这是寺院最大的功德。

  三、佛商运行的业主

  目前,相关的法规把寺庙等宗教场所归为“民办非企业组织”,也就是“民办事业单位”这类单位是由社会力量和公民个人创办,以公益为目的,提供公益的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团体。“非营利性”应是其主要特征之一。宗教如果要在自己信众之外、社会福利等方面的公益服务。公益性是现代社会宗教与社会发生联系的主要渠道。

  但是“非企业”性、“非营利性”也不是绝对不容许宗教组织进行一定的经济经营,只是要限定在自身发展需要的前提下,当然这种“自身发展需要”是一种很模糊的界定。作为佛教寺院其主要的经济来源应是信众的供奉,但不足的部分必须依靠自养,国家不可能拨款养庙。中国佛教历史上有农禅的传统,有所谓“一日不耕,一日不食”的说法,也有过相当发达的寺院经济。但在当代中国,土地已归国家或农民集体所有,已无田可耕。要想自养只能走“商禅”、“工禅”之路。对此,太虚大师曾提出过佛教经济建设的思想:“佛教寺僧的经济建设,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寺僧不联合开发其经济的源流,则所兴办事业将无力荷负久远。”并具体提出三项计划,即山乡寺僧办农场、林场;城市寺僧办笋莱罐头工厂、僧服制作工厂、图书馆、印刷厂、商店等;还有是经忏服务。甚至提出主张办一全国的佛教银行。当代中国寺院的经济经营已远远超出太虚所提出的法物、经怅的范围了,当然其经营的行业必须是正当合法的。以利于社会宗旨,如《优婆塞戒经》第二说:“为众生故,求以弘利。”《六度集经》卷第三中说:“治生以道,福利无尽。”具体如《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八中说:“营生之业者,田种行商栗,牧牛羊兴息,邸舍以求利,造屋舍床卧,六种资生具。”但寺院经商并不唯利是图、过分追求利益,而是首先将服务放在第一位,尽心尽力满足广大信徒佛法爱好者的需要。寺院的经济自养事业,营利基本用于寺院的日常开支,用于弘法文化和社会公益慈善事业。佛门的口号是“来自十方,回报十方”

  四、文化弘布的中心

  当今时代由经济型社会向文化型社会过渡的背景下,社会文化正渗透入生活的各个领域,佛教文化特色,饶益于社会,才能获得自身的生存发展。寺院的佛教文化,应该包括两个层次,一是从宏观角度,从佛教佛义出发,对传统佛教文化精华的弘播。现在国内很多寺院,都兴办佛教杂志,出版佛学丛书,组织佛学学术评研究,建立寺院网页,组织梵乐团院,精心布局寺院景观,乃至举办以寺院为中心的庙会和文化节庆,以此弘扬佛教的积极理念,促进社会良俗正气。另一层次则是要形成本寺院的制度文化,或者叫做佛寺精神,如台湾佛教寺院的形成了佛光山“四大宗旨”(文化、教育、慈善、共修),法鼓山的“心灵环保”,慈济功德会的“慈善、医疗、教育、文化”四大志业和社会公益的“一步八脚印”。在内地,如河北柏林寺的“生活禅”模式,江苏茗山法师的净土理念取向,上海玉佛寺的“文化建寺、教育兴寺”等。

  五、慈善布施的实体

  佛教有反哺报恩观念,要报四种恩,寺院是布施和慈善的实体。印光大师曾说:“能与家庭,用与社会,尽谊尽分,是名善人。”寺院从事各种社会救济、社会福利活动,如救灾捐款,赈粮施粥,办养老院。残疾福利院,行医、施药,助学等,救助社会弱势群体,可减轻国家负担,缓解社会矛盾。

  佛家的施报更强调施与者“不思回报”,是一种慈悲济世的崇高胸怀,如《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住,行于布施。”要在施者、被施者和所施上“三轮体空”,具有彻底的利他主义精神。

  六、僧众教育的基地

  现代社会的激烈竞争,实际上是一种知识的竞争、人才的竞争,除了适当的门进之外,寺院的教育培养是根本。这种教育从对象说又分为出家和在家两部分,就出家僧尼教育的内容而言又分教义学习和文化学习两部分。教义学习既在日常的讲经诵习研读之中,又可办专门的佛学院、佛学班、研讨会。

  而文化的提高也十分重要,据国内有关调查,在五大宗教教职人员中,文化层较高的是天主教和基督教,佛、道、伊三教相对层次较低。而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国民的文化程度也在逐步提高,新世纪以来,我们对玉佛寺1000名信众的调查,其文化程度构成如下:

  小学                     80人        占80%

  初中                     390         占39%

  高中和中技            330人      占33%

  大专以上               200人      占20%

  也就是说高中文化以上的占53%。在上海龙华寺对53位信徒进行了问卷调查,其中小学或小学以下文化程度的只有3人,只占总数的5.7%,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只有14人,占总数的26.4%,具有高中或中专文化程度的有27人,占总数的50.9%,值得注意的是还有9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其中大专5人,本科4人),占总数的17%。也就是说高中文化以上的占67.9%。

  面对较高文化层次的信众,如果我们的出家师傅还是文盲和半文盲,不免会相形见绌,影响教化效果。近年来许多寺院采取参加自学考试,和高校联合办学乃至考读硕、博研究生和出国留学,显著地提高了僧众的文化素质。寺院还应办居士的佛学研究班,要形成内部激励机制,要创建学习型寺院,人人学习,终生学习。

  七、外交联谊的窗口

  赵朴初会长说:“在历史上,中国和亚洲许多国家的高憎大德,曾梯山航海,往来于陆上和海上的‘丝绸之路’,传播友谊的种子,交流中外文化。我国法显、玄奘、义净鉴真等大师们的西行和东渡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典范。我们应当继承和发扬这一优良传统……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的佛教徒….应当发扬中国佛教国际友好交流的优良传统,以利于我们积极参加增进同各国人民友好,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和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业”  今年3月27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科文组织总部发表演讲时说:“佛教产生于古代印度,但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中国唐代玄奘西行取经,历尽磨难,体现的是中国人学习域外文化的坚韧精神。根据他的故事演绎的神话小说《西游记》,我想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根据中华文化发展了佛教思想,形成了独特的佛教理论,而且使佛教从中国传播到了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从佛教的发展史看,佛教从古印度南传至斯里兰卡、缅甸、柬埔寨、泰国等地,北传至中亚、中国、朝鲜、日本、蒙古、俄罗斯,进一步转遍欧美各国,国际交流是佛教弘法的广阔空间,也是增进各国友好交往,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渠道。新时期,我国正在建设陆上和海上两条丝绸之路。佛教在对外联谊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最近,习近平在访问印度时,还特邀莫迪总理来华访问,看看西安玄奘的译经、藏经地。一些名山名寺.更应成为中文化交流一个主要窗口。例如,玉佛禅寺是上海乃至全国接待海内外宾客和外国元首、首脑最多的寺院之一。平均每天要接待外宾和台港澳同胞千余人次。自1978年对外开放到上世纪末.曾先后接待了外国元首和首脑人物250多批。十多年来,前任住持真禅法师和现任住持觉醒法师,先后到20多个国家和台港澳地区弘法访问。—切具有条件的名山大刹,应该积极开展这一面的活动。

  摘自:《圆音》2016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