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万境空闲一个僧——名禅山居诗

作者:谭特立

  仁者乐山,智者乐山,古来高僧,尤喜深山水边,住庵而居,以静能空,至静至空,而获得禅悦,悟得禅趣。山居诗远离世俗,万境空闲中,一念不生,获得开悟的反映。

  唐贯休禅师,于咸通年间隐居钟陵山,那里环境幽静,远离尘嚣,天地之间,独处一人,于是,他作诗曰:

  休话喧哗事串难,山僧祇合住深山。

  数声清磬是非外,一个闲人天地间。

  绿圃空阶云冉冉,异禽灵草水潺潺。

  无人为向群儒说,岩桂枝高亦好攀。

  深山之中,有绿色的园圃,空空的台阶,异禽和灵草,水声潺潺,寺庙里清远的磐音,一切世俗的是非都消匿得烟消云散。

  南泉禅师说:“学道之人,痴钝者难得。”贯休作为一个闲人,处于如痴如钝的山居生活中,他说:

  千岩万壑路倾欹,松桧濛濛独掩扉。

  剔药童穿溪罅去,采花蜂冒晓烟归。

  闲行放意寻流水,静坐支颐到落晖。

  长忆南泉好言语,如斯痴钝者还稀。

  修禅,以“虚怀若谷,不存俗念”为本,永明禅

  师住进深山后,作修禅师说:“任从苍藓没行踪。”

  贪生养命事皆同,独坐闲居意颇慵。

  入夏驱驰巢树鹊,经春劳役探花蜂。

  石炉香尽寒灰薄,铁磬声微古锈浓。

  寂寂虚怀无一念,任从苍藓没行踪。

  万机来临之时,禅者的心应如死水寒灰。永明禅师作诗说:

  心地须教合死灰,藏机泯迹绝梯媒。

  芳兰只为因香折,良未多从被直摧。

  寒逼花枝红未吐,日融水面绿全开。

  支颐独坐经窗下,一片云闲入户来。

  花开花落,日出日没,春去冬来,禅者不拟议分别,任运自然,坚持“事多兴废莫持论”的佛理,永明禅师又作诗说:

  事多兴废莫持论,唯有禅宗理可尊。

  似讷始平分别路,如愚方塞是非门。

  刳肠只为生灵智,剖舌多因强语言。

  争似息机高卧客,年来年去道长存。

  摒除私欲烦恼,万般放下,知足常乐,自有好景观前,永明禅师又作述意山居诗曰:

  有山有水更何忧,知足能令万事休。

  大道不从心外得,浮荣须向世间求。

  冲开烟缕飞黄鸟,点破潭心漾白鸥。

  好景尽归余掌握,岂劳艰险访瀛洲。

  石屋禅师在深山高岩住庵而居,四十余年,因而取号“石屋”,山居多暇,瞌睡之余,常作偈语以自娱。有云衲禅师请书,以为欲知石屋趣向,石屋于是静思,随意走笔作诗,并特别嘱咐云衲,“慎句以此为歌咏之助,当须参意,则有激焉”。他说:

  柴门虽设来尝关,闲看幽禽自往还。

  白璧易埋千载恨,黄金难买一身闲。

  云霄晓嶂闻寒瀑,日落秋林见远山,

  古柏颜晓清昼永,是非不到白云间。

  禅师以深山石屋而自豪,作诗曰:

  纸窗竹屋槿篱笆,客到篙汤便当茶。

  多见清贫长快乐,少闻浊富不骄奢。

  看经移案就明月,供佛替瓶折野花。

  尽说上方兜率好,如何及得老僧家。

  又说:

  岳顶禅房枕石台,白云飞去又飞来。

  门前瀑布悬空落,屋后山峦起浪堆。

  素壁淡描三世佛,瓦瓶香浸一枝梅。

  下方田地虽平坦,难及山家无点埃。

  久居石屋,最好修禅:

  白发禅翁久住庵,衲衣风卷破槛毵。

  溪迎扫叶供炉灶,霜后苦茆覆橘柑。

  本有天真非造化,现成公案不须参。

  豁开户牖当轩坐,尽日看山不下帘。

  四十余年独隐居,不知尘世几荣枯。

  夜炉助暖烧松叶,午钵充饥摘野蔬。

  坐石看云闲意思,朝阳补衲静功夫。

  有人问我西来意,尽把家私说向渠。

  以一颗平常之心,甘居林下,独来独往,无忧无虑,任运闲情,自有神光现前:

  自入深山万虑澄,平怀一种任腾腾。

  庭前树色秋来减,槛外泉声雨后增。

  挑荠煮茶延野客。买盆移菊送邻僧。

  锦衣玉食公卿子。不及山僧有此情。

  竞利奔名何足夸,清闲独许野僧家:

  心田不长无明草,觉苑常开智慧花。

  黄土坡边多蕨笋,青苔地上少尘沙。

  我年三十佘来此,几度晴窗映落霞。

  茅屋青山绿水边,往来年久自相便。

  数株红白桃李树,一片青黄莱麦田,

  竹榻夜移听雨坐,纸窗晴起看云眠。

  人生无事清闹好,得到清闲岂偶然。

  岩居修行好,好在觉心圆净,自在说禅:

  自觉从前世念轻,老来任运乐闲情。

  芒鞋竹杖春三月,纸帐梅花梦五更。

  求佛求仙全妄想,无忧无虑即修行,

  松风昨夜炽然说,自是聋人不肯听。

  白发头陀老病侵,往来茅屋几年浑。

  消磨本有凡情执,析荡今从圣量心。

  百鸟不来山寂寂,万松长在碧沉沉。

  分明空劫那边事,一道神光自古今。

  我本禅宗不会禅,甘休林下度余年。

  鹑衣百结通身挂,竹篾三条蓦肚缠。

  山色溪光明祖意,鸟啼花笑悟机缘。

  有时独上台磐石,午夜无云月一天。

  历遍乾坤没处寻,偶然得住此山林。

  茅庵高插云霄碧,醉径斜过竹树深。

  人为利名惊完辱,我国禅寂老光阴。

  苍松怪石无人识,犹更将心去觅心。

  又作五律诗云:

  深山僧住处,端的胜蓬莱。

  地上并无草,园中却有梅。

  闲多诸想灭,静极自心开。

  一顶破禅衲,和云晒石台。

  叙述山居生活云:

  一镢足生涯,居山道者家。

  有功惟种竹,无暇莫栽华。

  水碓夜舂未,竹笼春焙茶。

  人间在何处,隐隐见朵麻。

  百丈禅师主张“一日不作,一日不是”的农禅生活,石屋禅师自述山居生涯七绝诗曰:

  厌烦劳役爱安闲,个样如何居得山。

  百丈已前岩穴士,生涯全在蠼头边。

  又述山居诗曰:

  茅屋低低两三间,团团环绕尽青山。

  竹床不许闲云宿,日未斜时便掩关,

  又说:

  茅屋方方一丈悭,四檐松竹;四围山。

  老僧自住尚狭窄,那许;云来惜半间。

  溪边黄叶水住去,岭上白云风往来。

  争似老僧常不动,长年无事坐岩台。

  在闲居中,石屋禅师悟得身后事,作七绝诗说禅曰:

  百年日月闲中度,八万尘劳静处消。

  绿水光中山影转,红炉焰上雪花飘。

  一事无心万事休,也无欢喜也无忧。

  无心莫谓便无事,尚有无心个念头。

  临机切莫遍刀枪,拼死和他战一场。

  打得赵州关于破,大千无处不皈降。

  我见时人日夜忙,广营屋宅置田庄。

  到头一事将不去,独有骷髅葬北邙。

  中峰禅师喜好山水,居六安山时,悟得万境空闲

  的禅理,以世间出世法作诗曰:

  胸中何爱复合憎,自愧人前百不能。

  旋拾断云修破衲,高举危磴阁枯滕。

  千峰环绕半间屋,万境空闲一个僧。

  除此现成公案外,且无佛法继传灯。

  数朵奇峰列画屏,参差泉石畅幽情。

  青茅旋赣尖头屋,黄叶频煨折脚铛。

  云合暮山千种态,鸟啼眷树百般声。

  世间出世闲消息,不用安排总现成。

  中峰禅师曾近水筑庵而居,作《水居诗》曰:

  住个茅庵远市尘,东西南北水为邻。

  风休独露大圆镜,雪霁全彰净法身。

  波底月明天不夜,炉中烟透室常春。

  闲将法界图观看,心眼空来有几人。

  水国庵居最寂寥,世涂何事苦相招。

  去村十里无行路,隔岸三家有断桥。

  数点鸦声迎暮雨,一行鱼影涨春潮。

  陈年佛法从教烂,岂是头陀懒折腰。

  明时,憨山禅师山居时,作五律诗说禅曰:

  斗大一庵居,其中任卷舒。

  云霞生户牖,星月挂庭除。

  念息心愈寂,尘消境自如。

  南熏时入座,飒飒六窗虚。

  又作七律诗说禅曰:

  堪嗟往事梦中游,翳眼空花不可求。

  心路信如云散月,形骸任似水浮沤。

  生存一息佘三寸,老入千峰胜十筹。

  从此人间踪迹断,更无忧喜上眉头。

  依岩结构草为庵,乍可容身止一龛。

  但得心源归湛寂,任从世事付痴憨。

  三竿日上还高卧,丈室云封不放参。

  佛祖直教踪迹断,何须前后列三三。

  憨山七十岁时,说:“余生平抱烟霞之癖,早年行脚,三十住五台,冰雪中者八稔,及居东海一十二载,知命之年,乃被业风吹堕瘴乡将二十年,嗟乎人生几何,忽忽往来已七十岁,浮光幻影,岂能长久,顷蒙圣恩,赐还初服,特来南岳作投老计,因缘未偶,乃就湖东古道场地,仗诸檀越助营安居,创始于甲寅九月既望,落成于腊月逼除,草草苟完,从此一片身心,始得休息之地,如久客还家,以释重负,其逍遥洒落,何快如之。”遂作山居修行诗曰:

  灌木丛中一小庵,石床为座草为龛。

  杜门口似维摩诂,莫问前三与后三。

  形如枯木念如灰,雪满头颅霜满腮。

  不是老来偏厌世,眼中无处著尘埃。

  身心放下有余闲,垂老生涯在万山。

  不许白云轻出谷,好随明月护柒关。

  地炉无火石床寒,瓦鼎香消坐夜残。

  万籁声沉心更寂,却疑身在镜中看。

  雪峰禅师因住雪峰山而号。一次,秋雨后作《山居诗》曰:

  冻雨乍收阴晴半,霜叶从风飞历乱。

  岑楼兀兀坐跏趺,妙香寂寂闻鼻观。

  山禽不断响钧輈,俗客无缘乘款段。

  岩畔梅花冷看人,一任流年暗中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