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漫谈涅槃思想

作者:兴法

  一、前言

  涅槃,不是佛陀的独创,在佛教产生前,涅槃已经是印度很流行的哲学思想。涅槃一语于非正统的婆罗门中已经使用,后来正统婆罗门亦在大史诗Msha-bharata中使用此语。他们都以涅槃来代表解脱的境界,但其解脱的程度如何及获得解脱的方法如何却大有差别。解脱的方法大都是禅定或苦行。解脱的境界中,有认为色界定与五色界定的种种禅定状态是涅槃,或有主张沉溺于五官欲乐的世俗快乐中为涅槃,或有修苦行以达绝欲而离欲得涅槃,这都是当时修道者追求的结果。

  二、佛教涅槃思想的产生

  综观《奥义书》的解脱思想,及著名的六师外道的轮回解脱观,他们或是禅意论者,或是定命论者,或是无因的偶然论者,其修行方式或苦或乐,但都有偏差,即使随缘者也是一种无记的无所谓状态,并非行于中道。当时的思想界,活跃而混乱。在这样的环境下,释尊经过艰苦的修行与探索,证悟了诸法实相,并建立了实现解脱的正道。释尊认为,禅定并非究竟的解脱之道,仅是增长智慧的助缘,无智慧的苦行与享乐皆有违中道,皆不能趣向解脱。修行应当着重于当下贪嗔痴的灭尽、心的解脱,如《阿含经》所言,贪嗔痴永尽是名涅槃。

  三、部派佛教的涅槃观

  佛陀的涅槃思想是应时代的要求而产生的,但佛陀对涅槃境界的阐述并不多,更多的是开示缘起的实践法则。因涅槃不可以语言、思维来表示,所以释尊点到为止,不多作说明。多说,只能引人想人非非而已;从名言上去推论,很容易作形而上的拟想。因此,涅槃寂静在佛陀时代说得非常简略。

  佛陀涅槃后,发展到部派分化时,涅槃思想大放异彩,一方面出于对佛陀证悟境界的仰慕,另一方面也是因佛弟子修行的不同层次而呈现。为了使初学者有次第可循,也为了弘扬自派,各部派都对涅槃作了不同的定义和解释。关于部派佛教的涅槃观,《异部宗轮论》中有详细记载,下面略作整理。

  各部派的主张虽各不相同,但大致可分为两类:1.主张“三世有”的部派,可说依蕴、界、处——身心的综合活动来解说生死。依蕴、处、界立补特伽罗的有,如犊子部、说一切有部等。犊子系立不可说我,认为负起轮回解脱的主体是刹那生死的五蕴内在的统一性,此内在统一性,就是不可说我。如《俱舍论·破我品》:“若定无有补特伽罗,为说阿谁流转生死。”《异部宗轮论》亦云:“其犊子部本宗同义,谓诸法若离补特伽罗,无从前世,转生后世。依补特伽罗,可说有移转。”由“我”而轮回,由“我”而解脱。“我”若依圣道修习则能获得涅槃解脱。说一切有系也以假名的补特伽罗作为轮回解脱的主体。虽然说一切有部主张一切诸法实有自性,但因诸法自体恒住自性,诸法之用又刹那变化,所以此法不能担任前世转到后世的任务,更不能以此而有解脱。“有世俗补特伽罗,说有移转。”故立名担任前后流转乃至解脱的任务。经部反对犊子部的实我及有部的假名我,由此而在常住法体上建立一个一味相续的一味蕴与在生灭作用上建立一个无常演化的根边蕴,由此二者的和合为胜义补特伽罗,并由此说明有生死与涅槃。2.主张“现在有”的部派,依一心来解说。依心来解说的有分别说系,大众部等。分别说系认为肉体会坏灭,粗显的六识也有间断,无法常住,故无法担任生死涅槃的桥梁,由此主张有一相续不断的细心负此重任。《成实论》载:“又无我故,应心起业,以心是一,能起诸业不自受报,心死、心生、心缚、心解。;”大众部也认为心有前后一贯的不变性,由此心而有生死涅槃。《婆沙论》说:“惟心心所有异熟因及异熟果。”《成实论》也证知:“以心是一,故能修集,若念念灭,则无集力。”若心无常变灭,自身都无常,怎能连续前生至后世?

  以上列举几个部派建立生死涅槃的主体,成立真实我,成立假名我,成立相续不断之细心。无论所立我还是心,都是为了成立佛教的轮回解脱思想,今生之人都相信有前生后世,也相信通过修行能了脱生死趣人涅槃,因此依何而有流转与还灭就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

  四、大乘佛教的涅槃观

  涅槃思想经部派的分化,已变得众说纷纭,每一部派,每一圣者都可以根据自己所证而描述涅槃境界及其修行方法,只要不违背三法印,都是正确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后来者又于前者基础上更有体会,由此而深化发展了涅槃思想。大乘佛教时期涅槃思想已经非常圆满。此节对大乘三系涅槃观作宏观的比较。

  (一)性空唯名系之涅槃观

  中观宗以缘起性空解说生死涅槃,说生死涅槃悉由缘起,悉皆如幻。因缘起而有生死,因缘起故有涅槃,“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就说明了生死涅槃的缘起性。因为是缘起,故二者皆无自性,无自性故空,如此则不把生死涅槃对立看待。但也由于视涅槃亦如幻化,故招不知者之问难:‘若一切法空,无生无灭者,何断何所灭,而称为涅槃?”答:“若诸法不空,则无生无灭,何断何所灭,而称为涅槃?”三论宗以破而不立的方法,只抓住对方“空故无涅槃”的问难,反问“不空故何涅槃”?以其之矛攻其之盾则可去除对方之执著,而无须详加分析。涅槃在性空者眼里已成为不用语言描绘,同诸法一样,皆是幻化,不可执着,证空性之当下应是涅槃。

  中国三论宗基于性空思想的理解,对涅槃之义多有发挥其中最突出为僧肇大师的《涅槃无名论》。下面以此为例而予说明,论中认为涅槃是无名无相,无有余无余之分,尽是假名安立而已。但为令众生得度故用极不可思议,极微妙的语言去描绘涅槃。“涅槃,秦言无为亦名灭度。无为者,取乎虚无寂寞,妙绝于有为;灭度者,言其大患永灭,超度四流。”此用无为、灭度解释涅槃,因为涅槃超越了有为,是一种虚无、寂寥的空灵之境,灭却了烦恼,超越轮回,得到了解脱。这是以无为法来比拟涅槃,实际上涅槃并非真有个实体可得。“涅槃非有,亦复非无,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涅槃是诸法实相,离于有无二边,不可以言诠心虑,但又不可以以为在心识之外有这么一个涅槃存在,他是自然的“泥洹尽谛者,直结尽而已,则生死水灭,故谓尽耳,无复别有一尽处耳。”不但没有一处一时可为涅槃命名,而且亦无实在的名称可得。

  涅槃没有形体可以指视“涅槃”只是暂时权宜之称,实不可以当称涅槃之本来面目其体离一切相,超越于常论,把天地万物都融通无碍,非色声香味触,故虽见色闻声而不落于见闻觉知之中,处于诸有之中又超越万物之上,无有得亦无无得。涅槃之境不可言宣即使用最准确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即使证者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未证者看来,仍然是玄之又玄,还是难以捉摸涅槃为何状那么究竟如何体证涅槃?为解决这一困惑,我们可从经论中找到答案。“不离诸法而得涅槃诸法无边故,菩提无边。”涅槃就在诸法之中,不是离诸法之外的什么不可捉摸的东西。“以知涅槃之道,存乎妙契,妙契之故,本乎冥一。”我们因圣言量知有涅槃之道,依教修行妙合心境,感应道交,心境如如。这样涅槃就在当下那一刻。涅槃圣境不在诸法之外,更不在生死之外,心外无法,故要契证涅槃是依佛教诲,努力熏修,开发自家宝藏而已。净名曰:“不离烦恼而得涅槃。”天女曰:“无出魔界而人佛界。”涅槃就在烦恼之中求,体达烦恼的缘起性体达烦恼的实相,当即是为涅槃。在这里,涅槃实相已与生死烦恼统一于缘起性空的旗帜之下,不再是小乘者所理解的绝然分开。但要注意虽说烦恼生死即涅槃,并非生死就简单地等于涅槃,因此也指示了涅槃的修证之道——以缘起观烦恼,体达即涅槃。

  由无住、不离烦恼而论涅槃这样的涅槃思想,发展为菩萨道——不厌生死,不欣涅槃。由不欣涅槃故,才有悲心方便人生死度众生,不厌生死故,才有智慧住于生死中度众生。而不像烦恼众生一般沉论生死,人在此时,不仅没有自我的生死痛苦,也没有不论环境的、生活的、自然的、思想的种种自他的烦恼障碍。所有的便是心解脱的当体,是平等无碍的舍离境界。不要把涅槃想得高不可及,更不要理解成死后的另一种极乐境界。遵从佛陀的根苯教育,使内心贪嗔烦恼灭尽,实现当前心灵的自在,加以大乘菩萨道的精神——不舍众生自他解脱。如此圆满结合,完成佛道之行,到达佛道之至极目标——涅槃解脱。

  五、结语

  本文基本上是按照佛法的发展线索叙述。虽仅涅槃一味,但因人类认识的浅深而呈现出高低次第。依印顺导师所说,大乘佛法的甚深义,依于涅槃而来,而在大乘法的开展过程中,涅槃渐渐又呈现出不同的含义。于大乘佛法中,我们可再进行抉择。缘起法是佛法的中心,依缘起而说的流转与还灭是佛教永恒的课题,既要探讨众生流转的原因和结果又要探讨还灭的因果,使众生慕灭修道。修道很重要,但若无涅槃解脱的理想目标,长远的修道之路很难以坚持,并且佛陀出世的目的就是为令众生都得解脱自在。行者当先从文字下手,研究探讨涅槃解脱的理论,深刻领会佛陀的慈悲,进而从实践下功夫,依佛开示的教法脚踏实地地修行。因缘具足,定能如佛陀般得涅槃解脱自在。

  参考文献

  [1]《奥义书》

  [2]《异部宗轮论》

  [3]《俱舍论·破执咸品》

  [4]《娑婆论》

  [5]《成实论》

  [6]《涅槃无名论》

  [7]《摄论》

  摘自:《传灯》201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