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外国僧人与五台山

作者:苏海

  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两汉之际传入我国,东晋、后赵时期传入五台山。魏齐时期,五台山就成了北朝研习《华严经》的圣地。到唐代中叶。五台山佛教发展到鼎盛时期。《金石粹编》卷113《大唐闰州句容县大泉寺新三门记》载:“天下学佛道者,多宗旨干五台”,“而住解脱者,去来回复,如在步武”。佛教的各个宗派,如唯识宗、华严宗、律宗、净土宗、密宗、天台宗、禅宗的高僧都至五台山著书立说,弘扬佛法.开辟道场,建立本宗基地,遂使五台山有大寺360余座,僧人一万有余。又因代宗钦定文殊居于普贤、观音、地藏诸菩萨之上首;以五台山为文殊信仰中心,向全国各地推广文殊信仰,遂使五台山成了“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全国佛教的首府”和“与印度灵鹫山争峻”的世界佛教圣地。于是,世界各国的僧人就到五台山朝拜文殊,取经学法。

  印度僧人朝拜五台山

  《清凉山志》卷四裁,宇文周时,即有梵僧自天竺(古印度)来,礼谒迦叶佛说法处及清凉山文朱住处。适随关西僧道信等数十人至五台山菩萨顶,礼谒文殊菩萨,开了印度僧人朝拜五台山的先河。

  唐高宗仪凤元年(676),古印度触宾国高僧佛陀波利至五台山礼谒文殊菩萨。以其在五台县虒阳岭见到文殊化现的圣老人,受到指点,又返回印度取来了《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在长安与西明寺僧人顺贞译出后,他便带着梵本和译本二次来到五台山,将此《经》传入了五台山。后来,他又受到文殊菩萨接引,隐入了金刚窟,至今也没有出来.只留下了神秘的宗教传说。这是密教传入五台山之始。

  开元年间(713—742),南天竺(南印度)婆罗门僧正菩提仙那,怀着礼谒文殊,瞻礼圣地的虔诚之心,相随越南僧人佛哲跋山涉水,来到五台山,观赏了五座台顶风光,参观了著名的清凉寺、大华严寺等古刹丛林,瞻谒了菩萨顶的真容菩萨和金刚窟等灵迹后.又怀着瞻谒文殊化身——日本高僧行基的愿望.与洛阳大佛光寺沙门道璇、林邑僧佛彻等人,于开元二十四年(736)东渡日本。见到了行基僧正,并将五台山大华严寺的佛教盛况告诉了日本圣武天皇,把五台山佛教和文殊信仰传入日本。

  唐德宗贞元十年(794),北印度高僧般若三藏怀着瞻礼文殊的宿愿.来到五台山,参观了当时著名的大佛光寺等十大寺庙和文殊灵迹,并向五台山僧人介绍了印度著名的那烂陀寺情况。半年后返回长安。贞元十四年(798),他与五台山高僧澄观国师一起译出《华严经》40卷。宪宗元和六年(811)。他叉与日本兴福寺僧人灵仙三藏一起于长安醴泉寺共同译出《大乘本生心地观经》8卷,他还向灵仙三藏介绍了五台山佛教的盛况和文殊灵迹,这为促成日本僧人灵仙三藏于元和十五年(820)朝拜五台埋下了伏笔。

  唐代宗永泰二年(766),中印度那烂陀寺僧人纯陀受不空三藏之托,至五台山主持建造金阁寺。大历五年(770)金阁寺成,铸铜为瓦,涂金其上。费钱巨亿。他还在建成的一座三层九间、高百余尺的大阁一层,塑了一尊端严肃穆的金色文殊骑青毛狮子圣像,建立了密宗道场,使金阁寺成了一座印度式的梵宇琳宫,将印度佛教的建筑、雕塑、绘画等艺术传入五台山,为中印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大贡献。同时,他还向唐代宗传授了神安寡欲的留年之道。

  金代时候,印度僧人苏陀室利和吽哈哆落悉利等人也至五台山参观瞻礼。苏陀室利是中印度那烂陀寺的华严宗僧。他内娴三藏,外彻五明,常诵《华严》,久慕清凉文殊住处。85岁那年,与弟子七人,航海而来。弟子七人三还三死.只有佛陀室利一人随从。前后经过七年,才抵清凉圣地.每至一座台顶,都要诵读《华严》十部,禅寂七日,不息不食.顶礼膜拜,虔诚至极。后于五台山灵鹫寺圆寂。弟子佛陀室利收拾舍利西还。唐括赞曰:

  似似是是,苏陀室利.西竺来游,一百八岁 雪色连腮,碧光溢臂 内蕴真慈,外观可畏,在闵宗朝,连阴不霁。特诏登坛,咒龙落地、赭色伽梨。后妃亲制、施内藏财,度僧起寺。人半疑信,佛陀波利。借路重来,五峰游礼。峨五冠佛,曼殊何异。圆满月面,色非红粹。真人肖生,遥瞻拜跪。

  苏陀室利怀着宗教的虔诚,万里来礼台山,瞻仰文殊,传经送宝,在台山住了十七年,谱写了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的一页。

  吽哈啰悉利,北印度末光闼国人,是鸡足山的密宗僧人.传说他能诵念密咒,降魔伏虎,祛除疾病,具有大神通。皇统中(1141—1149).与其从弟三磨耶悉利等七人来到金国。经熙宗批准。巡礼了五台、灵岩等佛教圣地,到达济南时,建造了文殊真容寺,且留下三磨耶悉利住持寺庙。又到棣州(今山东惠明县)建立了三学寺。后于大定五年(1165)四月圆寂于三学寺。吽哈啰悉利仰倾五台,宣传文殊信仰,对中印文化交流做出了一定贡献。

  尼泊尔僧人至五台山瞻礼弘法

  尼泊尔是释迦牟尼的故乡,文朱菩萨是尼泊尔的保护神,因此,迦毗罗卫城的蓝毗尼园就成了中国僧人崇敬向往的圣地,而五台山则成了尼泊尔僧人梦寐以求的圣地,如尼泊尔僧人诺穹·嘎却让说:

  他逝世时,预示将去到人间刹土五台山。

  可见,尼泊尔僧人对五台山的向往之情和对文殊菩萨的崇敬之心。

  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僧人法显抵达迦毗罗卫城和释尊的出生地蓝毗尼园,瞻礼了佛陀遗迹,开创了尼泊尔佛教与山西佛教的友好往来和佛教文化交流,

  元武宗元贞元年(1295),大元帝师、萨迦派第五祖八思巴的高足、著名工艺大师阿尼哥奉武宗之命,随着大队人马至五台山,大兴土木,建寺造塔。

  阿尼哥.字西轩,尼泊尔人。幼年聪慧,长大后擅长画塑和铸像.中统元年(1260),随尼泊尔800名工匠至吐番(令西藏)建造黄金塔。深受帝师八思巴的器重.中统二年(1261),黄金塔成,帝师八思巴为其祝发受具,收为弟子,随即师徒二人一起入见忽必烈,阿尼哥深受忽必烈的赞扬。至元二年(1265)。阿尼哥修复宣抚王楫宋时所进之像,“关鬲脉络皆备,金工叹其天巧,莫不愧服”。阿尼哥一生所成最著者:有塔三、大寺九、祠祀二、道宫一。其中,塔三是:一、“西园之玉塔”,即今已毁的北京西苑护国仁王寺的凌空玉塔;二、“王元十六年建的圣寿万安寺浮图”,即今北京妙应寺白塔;三、大德五年(1301)建的五台山大孚灵鹫寺的白塔,即今五台山塔院寺的大白塔。该塔是阿尼哥晚年的杰作,也是他一生中最好的建筑,还是我国现存的佛舍利塔中的瑰宝。据《元史·阿尼哥传》载,大德十年(1305)逝世前,他“先于五台山北山构招提一区,四年而成,浩然有退休之志”。阿尼哥在五台山断断续续住了13年。不仅参加了建造万圣佑国寺的工程.而且设计监造了大白塔,继而又修建了一所北山寺院,死前还有退休五台山之志。阿尼哥为五台山佛寺建筑增添了光辉,五台山佛教圣地留下了阿尼哥的精湛技艺。大白塔是五台山的象征,也是中尼文化交流的硕果。

  入明之后,又有二位尼泊尔僧人到五台山瞻礼圣容,取经弘法。他们是具生吉祥和实哩沙哩卜得罗。

  具生吉祥,梵名撒哈咱失里,刹帝利种,尼泊尔人。初习三藏五明,寻知语言非究竟法,弃而习定于雪山.十有二年得“奢摩他”。明初,因礼五台.才来此土。洪武二年(1369)至五台山,庄于寿安禅林。师巡礼五座台顶,瞻仰诸寺圣容。参禅弘法度人、慈眉善眼,如古佛然。所以,恒山之人,莫不敬畏,从他归依者众,布施填门塞路,但师漠然置之,悉济饥荒贫穷.洪武七年(1374),太祖闻之,诏住蒋山,开化京师。八年(1374)。上赐诗曰:

  师心好善善心渊,宿因旷作今复坚 与佛同生极乐天,观空利物采东边 目有神光顶相圆.王公稽首拜其前、笑谈般若生红莲。周旋俯仰皆幽玄 替佛说法近市廛,骅骝杂沓拥粉钿.,飘飘飞度五台巅,红尘富贵心无牵.松下趺坐自忘缘,人间甲子不知年、

  赞扬了他的高风亮节.洪武十四年(1381),足患医治无效。一日,奏往五台,帝疑其狂,故意许之。至午。沐浴更衣。危坐而逝。具生吉祥,景仰五台,活着来至五台,死后魂归五台.生死热爱五台,他所从事的中尼文化交流永存五台。

  实哩沙哩卜得罗.叉称室利沙,是尼泊尔的一位知识渊博的“五明板的达”,也是尼泊尔的一位闻名遐迩的密教高僧.他虽然生于帝王之家,但见佛法僧,就起敬信心.遂于16岁那年,出家受具.成了一名僧人.不几年.他就学通了三藏五明,得到了“五明板的达”的美誉、后去天竺游学,遍访名师.瞻礼圣迹,叉成了印度妇孺皆知的一位名僧。以中国是佛教的第二故乡,五台山又是文朱道场,所以,在永乐十二年(1414),他就来到明朝京师(今北京市),在奉天殿觐谒了明成祖,应对称旨,深得圣意,遂分居海印寺。十五年(14l7),奉成祖之命,巡礼五台山,住在普宁寺(今圆照寺),他在五台山期间,参观了显通、殊祥、寿宁、西天等寺,瞻谒了诸佛菩萨和文殊大士的金容,观看了五台山法事活动,聆听了高僧的讲经说法,朝拜了风景优美的五座台顶和文殊灵迹,弘扬了密宗法旨,进行了中尼佛教文化交流.后返京师,在武英殿拜谒汇报了情况。深得圣意,成祖遂授其“僧录阐教”.命居能仁寺.永乐二十二年(1424),成祖逝世,仁宗即位.举行荐扬大典,命师掌行。会后,仁宗授其“圆觉妙应慈慧普济辅国光范弘教灌顶大善国师”之号,并赐金印、金银珠宝等物。次年,仁宗驾崩.宣宗即位。同样举行荐扬大典,又命师掌行。深得宣宗满意。大善国师,不矜名,不崇利;外示声闻,内修大行;遇恩宠而志意愈谦,涉诸缘而戒行弥确、、他教化弟子随器诱掖,渐引上升,不立遏捺,不设蹊径,所以,仅在京师就有弟子数千,深受朝野僧俗尊敬。是明代一位享有盛誉的高僧。

  在为仁宗举行完荐扬大典后,师就请求辞归五台山。但宣宗虑其年事已高,五台苦寒,而末及时许可。但他世缘已尽,遂于宣德元年(1426)正月十三日逝世。后御祭火化,将舍利一分为三.一塔子京西香山.建寺曰真觉;一塔于五台l山普宁寺基.建寺曰“圆照”;一令山西太原布政使也造塔复祭 可惜,后者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了前面二塔 五台山圆照寺这座室刊沙塔,是一座典型的金刚宝座砖塔,是中尼文化交流的标志,也是中尼友谊的象征。

  韩国僧人至五台山礼谒求法

  韩国与我国是唇齿相依的邻邦,韩国的文化早就受到中华文化的熏陶感染 早在苻秦建元八年(37Z),沙门顺道就将佛教经像传入高句丽。东晋太元九年(384),梵僧摩罗难陀经过我国,将佛法传入百济。至于新罗佛教则是在讷只王初期(417—418),由高句丽传入。因此说,韩国佛教和我国佛教有着源远流长的亲缘关系,至于五台山佛教和韩国佛教的关系则是始于新罗僧人慈藏。

  慈藏,俗姓金,新罗著名僧人。唐贞观十年(363),同门人僧实等l0余人入唐求法。首先,他来到佛教圣地五台山.参观了大华严寺及其周围的lZ座寺庙,叉瞻礼了五座台顶的五方文殊,在中台孺童文朱像前,默默接受了文殊说的“了如一切法,自性无所有。如是解法性,即见舍卢那”之偈。叉接受了文殊化僧送予的释迦本师道具绯罗金点袈裟、佛钵、佛头骨和百粒舍利。住了两年之后,去了长安取经学法。贞观十七年(643)带着太宗敕赐的礼物和五台山求得的经像、袈裟、舍利、法器回国。之后,他即将从五台山带回去的袈裟、佛头骨、舍利分别安置于皇龙寺九层塔、通度寺戒坛和大和寺内。复又将白头山大根脉改名五台山.其五座台顶分别是:东台满月山,南台麒麟山.西台长岭山,北台象王山,中台风卢山。此后,人们又在五台山麓慈藏结居之地兴建了月精寺和五类圣众九石塔,使其成了韩国佛教最盛、佛法长兴之地。之后,孝昭王也崇奉文殊,遂创建了真如院,塑了文殊像,还于东、南、西、北、中五座台顶分别新建了观音房、地藏房、弥陀房、罗汉堂和文殊院,并分别安置了观音、地藏、无量寿、释迦和文殊等像;还于各台地上画了对应的一万尊观音、地藏、无量寿和大势至、释迦和五百罗汉、毗卢遮那的36种化身;又令各台常住5名僧人,结为圆通社、金刚社、水精社、白莲社和华严社,常年诵读相应之经;又把宝川庵改为华严社,定为五台山本社,置毗卢遮那像和《大藏经》。设法轮社;还把河西府道内的八州之税,充为五台山的四事之资。这样,就把中国的五台山信仰传入了韩国,使溟州五台山成了韩国著名的佛教圣地。

  自慈藏之后,又有韩国的著名僧人慧超、行寂、崇济、郎智等也至五台山巡礼求法。慧超,新罗人。及冠之前便来到唐朝取经学法。他曾去过印度瞻礼圣迹.开元十五年(727)回到长安。二十一年(733)从密宗大师金刚智受法。大历八年(773).叉从不空三藏受法,是不空三藏的六大高足之一。建中元年(780),他到达五台山,住在乾元菩提寺,勘写密经及自序,述其秘闻。译作有《大乘瑜伽金刚经》,著作有《往五天竺国传》等。慧超是著名的密宗高僧,他与其法兄含光一起.把不空三藏所传的密法传入了五台山,使五台山成了全国著名的密宗道场。

  行寂,俗姓崔,著名禅师。唐懿宗咸通十一年(870)来到长安保堂寺.后至五台山。住在大华严寺,他曾瞻礼了五台山的寺容、灵迹和五座台顶,在南台还受到文殊化僧的点化。后至衡岳、曹溪,礼谒禅宗祖庭,参学禅法。中和五年(885)回国。他至五台山参学修禅,促进了五台山与韩国的友好往来和双方禅文化的交流发展.

  崇济法师也曾至唐求法。参学于长安光明寺的善导大师,念阿弥陀佛,修行净士法门。后来,他也至五台山。首先,瞻礼了玄中寺祖师昙鸾大师的出家之地——佛光寺,又礼拜了净土四祖法照国师创建的竹林寺和各大寺院,并受了五戒.后于开元年中回国,弘扬五台山的净士思想。

  郎智法师也曾至五台山,随众听讲,学习教义,旋即回国。宣传五台山文殊信仰,从而使五台山名被韩国。

  斯里兰卡僧人至五台山礼谒弘法

  斯里兰卡是亚洲南部印度洋中的一个岛国,早在公元前三世纪时,就成为南亚的一个佛教文化中心.在东晋孝武帝时(373—396),他的国王曾敕沙门昙摩来华送给孝武帝一尊玉佛。从此开始了中斯佛教文化交流.据《高僧法显传》载,东晋义熙六年(4l0),法显在归国途中,曾渡海抵达此国.法显在此住了二年,观光了无畏山寺、佛牙寺、交提(山)寺、摩诃毗珂罗寺和盛大的佛牙供养法会,并在参学之余得到了《弥沙塞律》等佛教要籍。义熙七年(411)离开此国。法显是我国第一个去此取经学法之人。从此,中斯两国建立起了友好往来,经济贸易和思想文化交流的纽逞带。至于五台山与斯里兰卡的友好往来,则是始于唐代。

  《古清凉传》载,唐麟德年间(644—665),斯里兰卡大菩提寺僧释迦蜜多罗以95岁高龄跣足来王长安。他向二圣奉表,申请瞻谒五台山。二圣被其至诚所感,特蒙恩许,命翻译和沙门智才乘驿送往,于乾符二年(667)抵达五台山。当他望见五台山著名古刹清凉寺时,便五体投地,顶礼数拜;当朝拜台顶时,在其三里之外就肘膝而行,筑坛沐身,以西方法供养文殊大圣。到中台时,还将香花和钱投入太华池.供养五台山的护法神——龙王爷。当他至大孚灵鹫寺时.以见东堂外壁泥皮剥落,还亲手泥涂,抹好为止。在此住了一宿,甚觉欣慰.多罗在五台山住了四月有余,朝拜了台顶,参观了寺庙。瞻谒了圣容及其灵迹。每到一处,都是克念默祈,肘膝而行,五体投地,至诚顶礼。五体投地是印度半岛诸国最重的一种礼仪,多罗将其传入五台山,从而丰富了五台山的佛教礼仪文化。时至今日,五台山的僧人还延用不止。

  再一个至五台山的斯里兰卡僧人就是开元三大士中的不空三藏。不空,不仅是中国佛教的四大译师之一。而且也是中国佛教密宗祖师、唐代玄肃代三朝帝师;下空不仅对中国佛教译经事业有所建树.而且对五台山佛教的发展,特别是对文殊信仰的推广,功绩尤大。首先,在五台山建立了金阁寺及六处供养舍.开辟了密宗道场,创立了密宗其次.令金阁、玉华、清凉、华严、法华五大寺.每寺着22名僧人常年读诵《仁王护国经》、《密严经》和《法华经》,为国行道,使五台山成了大唐帝国的皇家道场、镇国道场。复次,借助代宗权力令全国所有寺庙都建文殊院(堂)、塑文殊像,在五观堂都供文殊像,从而建起了以五台山为中心的文朱信仰之网,大力弘扬了文朱信仰,使五台山成了世界佛教的文殊信仰中心。 第四,将文殊置于普贤、观音、地藏诸菩萨之上首,使五台山成了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第五,翻译了有关文殊的不少经典、仪规,大大宣传了文殊法门。第六.大历五年(770),他还王五台山修功德,代唐代宗祈福延寿,帝祚遐长。

  总之,不空三藏对五台山佛教所作的几项重大贡献至今影响犹存。时至今日,金阁寺仍是一座宏伟壮观的大寺,他所弘扬的文殊信仰已成了世界佛教徒的共同信仰。

  日本僧人至五台山巡礼求法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梁武帝普通三年(55之)。中国的佛教经像就传到了日本。隋唐时候,中日通好,日本天皇不断派遣使者和留学生、学问僧、请益僧至唐研求佛法和唐朝的典章制度.遂使中国的学术文化和精神信仰大量传到日本。据日本《佛学大辞典》载,大和国矶城郡的多武峰,以山有五峰,形似中国五台山,故亦称五台山。山上有入唐学生定惠,为其逝世的父亲中臣镰足修建的一座十三重塔,内还供有文殊菩萨像。据说这座塔就是仿照唐代五台山大华严寺宝塔院的舍利塔修建的.说明至迟唐高宗调露元年(679)之前,五台山文殊信仰就已传入日本。时隔五十余年,印度僧人菩提仙那和越南僧人佛哲(彻),因在五台山时.听一文殊化身老翁曰:

  文殊不在也,见托生日本国。

  遂抱着瞻仰文殊化身的愿望,于大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同唐僧道璇乘船至日,受到文殊化身行基僧正及其所率沙门、官僚等的盛情欢迎.还被圣武天皇敕住大安寺,赍供曰隆、开元二十九年(741),圣武天皇敕建东大寺。当此寺完工时,圣武天皇仿效我国武则天的做法,在其南大门上挂起了“大华严寺”区额。天宝八年(749),新铸毗卢舍那佛像落成,圣武天皇诏菩提仙那为开眼道师。这尊佛像是日本最大的佛像,被称为奈良大佛。天平宝字三年(759),菩提仙那又被敕为僧正,时称婆罗门僧正。“僧正讽诵《华严经》,以为心要”。思托《延历僧录.道璇传》说,道璇去曰时带去了《华严章疏》,又修行《华严经.净行品》。在二师的带动下,天皇的支持下,其“弟子承习,至今传之。大法由斯绍隆,群生以之回向”。东大寺成了当时日本研习《华严经》的圣地,华严信仰也推广到了诸国分寺。因此说,菩提仙那师徒和道璇,不仅把唐代五台山佛教的盛况告诉圣武天皇,而且又借天皇之力,将五台山信仰推广到了日本各地。

  唐德宗贞元二十年(804),日本南京兴福寺僧灵仙三藏同空海、圆基、桔逸势、金刚三昧、法道等人,乘船于次年抵达大唐国都长安醴泉寺,学习梵汉译语。唐元和五年(810)七月二十七日至次年三月八日,在醴泉寺同罽宾般若等八人译出《大乘心地观经》八巷。灵仙三藏担任笔授并译语,是参与唐朝译经事业的唯一日本僧人。灵仙三藏受到去过五台山的般若三藏的启发,或同行或独自于元和十一年(820)九月十五曰至五台山停点普通院。他在五台山瞻礼了大华严寺、菩萨顶等著.名寺院,在金阁寺住了二年,后多在铁勒兰若和七佛教诫院,最后移住大历灵境寺浴室院。长庆五年(825),渤海僧贞素将嵯峨天皇赐与灵仙三藏的百金送到五台山铁勒兰若,灵仙三藏回献嵯峨天皇一万粒舍利、新经两部和造敕五通等物、太和二年(828),淳和天皇再赐百金,法孙贞素叉至五台山灵境寺寻访,时灵仙三藏“死来日久”。灵仙三藏是日本最早瞻礼五台lU清凉圣境的高僧,也是迁化于文殊金色世界的一位日本僧人。他为五台山留下了自制的手皮佛像和金铜塔。因此,为了纪念这位日本与五台山佛教文化交流的先驱,1987年6月。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其题写了“日本国灵仙三藏大师行迹碑”;日本东寺长者、石山寺座主、大僧正鹫尾隆辉撰写了碑文,五台山管理局和五台山佛教协会还为其盖了六角碑亭。将其石碑安置在了金阁寺灵仙三藏碑亭之内、这是五台山与日本文化交流的历史佐证和当代友好情谊的结品。

  日本僧人最澄、空海、常晓、圆行、圆仁、惠运、圆珍、宗睿是平安朝的入唐八大家。其中,圆仁、惠运、宗睿又是日本平安朝至五台山巡礼求法的三大家。

  圆仁(794—864),俗姓壬生氏,是日本比睿山延历寺的第三代座主,也是日本天台宗的著名高僧.日本天台宗就是其师最澄大师在我国天台宗的基础上,吸收了密宗、禅宗和菩萨圆戒而创立的一个具有日本特色的宗派,所以,他就踏着传教大师的足迹,瞻谒祖庭天台山,巡礼唐境.方师求法,于承和五年(838)偕其弟子惟正、惟晓、行者丁雄万一行,乘船入唐.当他抵达扬州之后,因未批准其瞻谒祖庭的奏请,再次潜行登陆,到了登州文登县青宁乡赤山新罗院时,听新罗圣林和尚说,天台山离此很远。五台山离此颇近,近年天台山的志远和尚、文鉴座主和玄素弟子,现在都在五台山弘传天台教义.修习法华三昧。叉听说进禅师在院行道时,遇见了文殊大圣。因五台山是字内著名灵山.又是一个显密并传、诸宗竞秀的佛教圣地,所以.圆仁慈觉大师就“沐向天台之议,更发入五台之意”。他在平卢节度使兼登州诸军事押衙张咏的帮助下,被批,隹巡礼五台山。开成五年(840),慈觉大师一行四人离开登州.经过来洲、青州、济州、贝州、冀州、镇州.行程两千四百余里.晓行夜宿四十七天,于四月二十六日抵达五台l山东门龙泉普通院,开始了他在五台山的巡礼求法、

  一、瞻谒寺容

  圆仁瞻谒了竹林寺、大华严寺、王子寺、玉华寺、金阁寺、大历灵境寺和大历法华寺等七座著名寺院、在华严寺的阁院.礼谒了武则天修建的“二层八角佛舍刊塔”(今大白塔的前身)。在菩萨顶文殊像前.发愿回曰后要造文朱偻、他见五台山的寺院多数在“峻崖上建立,四方崖面,尽是花楼宝殿。任地高低,堂舍比栉。经像宝物,绝妙难明”。

  二、巡礼灵迹

  圆仁巡礼了五座台顶、二圣对谈石、金刚窟和宝石山等文殊灵迹。他说:

  五顶圆高,超然独秀于众峰之上。五顶之地.五百里外,四面皆有高峰张列,围护五台而可千里,并其峰刃而有重墟围绕之势。五台山乃众峰之中心也.五百毒龙潜山而吐纳云气,四时八节辍雷而雹频降矣.入此山者。自然起得平等之心。

  他描写了五台山的自然景观,觉得“入大圣境地之时,见极浅之人,亦不敢作轻蔑之心.若逢驴畜,亦起疑心,是文朱化现欤!举目所见,皆起文殊所化之想。圣灵之地,使人自然对境起崇敬之心也”。表达了他对文殊金色世界的崇拜。

  三、观瞻斋会

  圆仁观瞻了停点普通院的百僧斋、竹林寺的七百五十僧斋、七日僧斋、大华严寺的千僧斋、金阁寺的降诞斋和为国行道法会.这些法会都规模宏大,物品丰富,红火热闹,庄严肃穆,宗教氛围极浓。其显著特点是不论僧俗男女、长幼大小、尊卑贵贱,都是平等供养。“山中风法,因斯置平等之式”。表现了佛教“众生平等”的思想。四、访师求法 在大圣竹林寺,他请登坛大德灵觉在白玉戒坛给其弟子惟正、惟晓授了具足戒。在大华严寺聆听了贤林、志远、玄镜、法坚、文鉴、持念、洪基等座主对《法华经》、《天台疏》、《摩诃止观》的讲解,交流了中曰天台宗的情况.还呈上延历寺未决三十条疑难问题.请志远和尚解疑。他抄录了大华严寺中日本国未有的天台文书,绘制了天台大师影像,记述了竹林寺的斋礼佛式、赞文和法照大师的五会念佛 在停点普通院和七佛教诫院抄录了渤海僧贞素的《哭日本国内供奉大德灵仙和尚诗并序》及其它有关灵仙三藏的材料。在大历灵境寺。抄写了圣金刚像之碑文。向天竺三藏法达抄写了五台山诸灵化传碑,接受了五台山供养主僧义圆赠送的《五台山化现图》一铺。总之,他在五台山巡礼求法两个月又十二天,行程五百余里,于开成五年(840)七月八日离开五台山,带回从五台山求得的天台教迹及诸章疏传记等三十四部三十七卷,并五台山士石等三种。其中,有唐磷德年中西京会昌寺沙门会赜撰的《清凉山略传》一卷、此《志》现存于日本国图书馆,是一本极其珍贵的孤本。

  惠运(788—869),平安城人,二十岁上依东大寺泰基、中继二师受戒,学习法相义理。寻从本寺宝慧法师禀受灌顶,日本仁明天皇承和九年(842),同圆修一起乘舶入唐。次年,二人同登五台山,巡礼圣迹,参观寺庙,瞻谒金容,游览名胜,并向五台山,的高僧大德取经学法。后至长安青龙寺从义真法师学习密法.惠运在唐六年,于唐大中元年(847)六月,带着真言经轨等一百八十卷,乘船回日,将带回的孔雀一只、鹦鹉三只、狗三只。献给了仁明天皇。日本仁明天皇嘉祥元年(848)奉敕兴建安祥寺,被敕为安祥寺开山祖师。安祥寺不仅弘传密法,而且兼习律相,特别是在惠运法师的倡导下,律相兴盛,戒律严格,佛法相当兴隆。他对日本与中国及五台山佛教文化的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故史称其为平安朝的入唐八大家之一。

  宗睿(809—884),姓池上氏,平安城人。十四岁上子睿山载真法师披剃,学习经论。日本淳和天皇天长八年(831)受具足戒。尔后,遍访名师。广习经论.先从兴福寺义演法师学习法相,次从延历寺义真座主听闻台教并受菩萨戒,复从围城寺智证大师受两部密法,更趋东寺实慧僧正禀受金刚界,卒礼禅林寺真绍受阿阇梨灌顶.日本清和天皇贞观四年(862),从真如法亲王,乘船入唐请益。初至五台山巡礼圣迹,瞻仰寺容.游览台顶。

  在西台维摩石上见五色云,东台那罗延窟侧见圣灯及吉祥乌,又闻圣钟、

  次登天台山,后至长安、洛阳求学密法.唐咸通六年(865)回国,带回经论章疏一百三十四部一百四十三卷、真言道具八种、曼荼罗图样等十余种、佛舍利七十粒.其中密教典籍居多,对日本密教的发展起了巨大促进作用,而且也建立了日本东寺与中国五台山的友好关系,促进了中日文化交充。日本阳成天皇元庆三年(879)春敕任东寺长者,冬天即任僧正,史称其为日本平安朝的入唐八大家之一。

  继圆仁、惠运、宗睿这日本平安朝入台三大家之后.还有仁明天皇时候的遣唐学问僧慧萼也至五台山巡礼求法.日本仁明天皇承和八年(841)秋天,慧萼乘船入唐。他“自雁门上五台,经过略遍”.巡礼了五台山灵迹.朝拜了文殊菩萨后。后登上天台山过冬。次年,他为了向本国请求五台山供养费,乘船回国。时隔三年。 即日本仁明天皇承和十二年(845)秋天,他奉橘太后之命.又乘船入唐,将橘太后亲手制作的绣文袈裟、宝幡、镜奁和五台山供.施舍给了会昌法难中的五台山寺僧。二年以后,于唐大中元年(847),乘船回国,日本清和天皇贞观四年(86Z)九月三日,慧萼随从真如法亲王、宗睿等人.又乘船入唐。第三次去五台山巡礼求法。唐咸通四年(863),他带着从五台山法华寺“领头得观音圣像”,取道四明(令浙江宁波市).乘船回国。当船到普陀山时,因被风浪所阻,附着石上,不得前进。船主以为负载过多,遂卸下货物,但船还不能动。时慧萼以为木雕观音圣像“于海东机缘末熟”,便奉像于潮音洞侧的张氏家,船即继续行进。因为张氏崇信佛法,即舍宅为观音院.后来,又将像请置于开元寺,时人称为“不肯去观音院”,也称“五台寺”。年长日久,逐渐成了南海的禅刹名蓝。这就是普陀山为观音道场的来历。因此说,慧萼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普陀山的开山祖师。慧萼不仅三上五台山。增进了五台山和日本佛教的友好情谊、文化交流,而且又开辟了观音道场。还把五台山与普陀山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所以说.他是唐代在中国开辟佛教道场的唯一日本僧人,也是中国佛教史上的著名高僧。他的法绩是中曰佛教史上的一段佳话,他的名字永世留芳、千古传颂!

  此外,唐代时至五台山巡礼求法的日本僧人,还有圆觉和济诠.日本仁明天皇承和五年(838),圆觉乘船入唐。承和七年(840)之后.长住五台山,巡礼求法.后到长安,帮助日本平安朝入唐八大家之一的圆珍法师抄写圣教经文,绘制曼荼罗图样等,将五台山佛教和长安佛教传入日本。尔后,阳成天皇庆元元年(877).又有日本僧人济诠法师,带着上自天皇、下至公卿施舍的大量黄金.作为五台山文殊菩萨的供养费,入唐至五台山.资助了人中年间(847—859)刚刚复兴的五台l山佛教,为五台山佛教再次兴起贡献了日本人民的力量,表达了日本人民对文殊菩萨的崇敬之心和对五台山佛教的关心,从而增进了五台山和日本佛教的友谊与交流。

  总之,盛唐时期日本名留史册的十一位僧人入台巡礼求法, 使五台山的佛教文化广泛传入日本,对日本的佛教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

  日本奈良时期的佛寺建筑多在城市.故也叫都市佛教。自平安朝的入唐八大家,特别是圆仁、惠运、宗睿三大家,自五台山和天台山考察佛教回国后。就继牛师空海、最澄的思想,在高野山、比睿山、比栉山和爱宕山等山区兴建了不少寺庙.这些寺庙多和五台山佛寺的建筑布局一样,环山造寺,恢谷建殿,随势设堂,把佛寺建筑和自然环境和谐地统一起来,形成了一个清净幽雅的修行环境。其中,比睿山延历寺的建筑就参照了五台山佛寺的建筑风格。尤其是该寺圆仁慈觉大师修建的文殊楼.不仅仿照了五台山大华严寺菩萨院文殊堂的式样,而且建堂所用基石、狮子迹士、灵石和柳木,都还是圆仁大师从五台山带回去的,从而兑现了他对文殊菩萨的许诺。从此,该寺就成了日本赫赫有名的古刹。这三大家王天台、五台的取经求法,促进了都市佛教向山岳佛教的形成和发展,也促进了日本佛教的民众化和山区交:通、文/匕、经济的发展+

  圆仁慈觉大师不仅带回日本《五台山大圣竹林寺释法照得见台山境界记》一卷.而且还带回了净土四祖法照国师撰的《净土五会念佛略法事仪赞》一卷,从而把五台山著名的净土道场大圣竹林寺的佛教盛况和法照创作的五会念佛传到了比睿山,兴起了修行常行三昧和引声念佛的法事活动,使五台山的佛教音乐传到日本.圆仁慈觉大师还仿照金阁寺上僧座安文殊像,不见置宾头卢座的做法,在其食堂中设置了天台六师供.弘扬天台信仰.还仿照不空三藏的密法.设置了皇帝本命道场,修炽盛光法,祈祷皇位长久。叉设立了总持院,常诵《仁王护国经》、《密严经》、《法华经》.为国行道,以镇国基。从而争得了朝廷对天台宗的扶持和弘扬、圆仁、宗睿、惠运带回日本许多经论章疏传记,其中有《清凉山略传》一卷、《广清凉传》三卷和清凉国师澄观、百部疏主窥基、密宗祖师不空、天台座主志远等五台山高僧的不少关于华严、法相、密宗、天台、禅宗、律宗的著作。这就对日本相应诸宗特别是天台宗、真言宗和禅宗的形成、发展、兴盛都起了无法估量的作用。

  圆仁慈觉大师著有《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四卷,是研究唐代佛教、会昌发难,特别是唐代五台山佛教不可缺少的宝贵资料。因此说,它们是研究中国佛教史、中曰佛教文化交流史的重要史料。它和智证的《行历抄》、瑞欣的《入唐记》、策彦的《初度集》和《再度集》等书,合称日本著名的五大游记。特别是圆仁慈觉大师的《行记》,叉可与我国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同称为东方三大游记。

  继唐代日本僧人入台巡礼求法之后,五代时又有以宽建为首的日本僧人超会、宽辅、澄觉、长安等l 1人至台瞻礼圣迹,取经学法。宽建是日本兴福寺僧人,后唐明宗天成元年(926),他们一行获准入华,带着醍醐天皇敕赐的百两黄金及营原道真、纪长谷雄的诗集各3卷、橘广相诗集2卷,都良香诗集一卷,小野道风的行、草书各一卷,于次年正月入华.不幸,宽建闷死于建州浴室。他的从憎超会、宽辅、长安等一行于明宗长兴年间(930—933)到达洛阳。不久,便至五台山朝拜文朱,巡礼圣迹,且向五台山奉献了道贤法师为父母消灾息厄,获得无上菩提、祈求文殊保佑的“藏经桶”一个,之后,澄觉王凤翔、长安、洛阳、浙江一带弘法,宽辅在洛阳弘法,超会在中国学通了汉语,忘了曰语,到85岁高龄时还非常健壮。从上述情况看来,五代时入华的日本僧人,其目的是瞻礼圣迹,为亲人祈福。炫耀日本光辉灿烂的文化,向中国传经送宝。可见,日本文化特别是佛教文化,已由原来的向外求学、移植、吸收阶段,走上了创新、成熟、独立发展的道路.开始向外输出自己的优秀文化了。

  入宋之后,至五台山的日本僧人有裔然、寂明和成寻等三行。他们至五台山的目的也同五代时入台僧人一样,是消除罪障,为后世获得无上菩提。

  奝然.日本东大寺的密宗僧人.日本圆融天皇永观元年年(983),他抱着“愿参五台山.欲逢文殊之即身”的目的,偕其弟子成算、柞一、嘉因,乘船入宋,他们一行先至台州,朝拜了天台山国清寺,后到宋都汴京(今开封市),晋谒了宋太宗,献上记载日本国体的《王年代记》、《职员令》等书和十余种铜器,并以书回答了宋太宗的询问。太宗甚为感叹,授“法济大师”之号,馆太平兴国寺。雍熙元年(984)三月,敕准朝拜五台山。于是,他们一行同至五台山,朝礼了圣迹,瞻谒了文殊瑞相。后至洛阳白马寺、瞻礼了腾兰道场。又参观了龙门大佛,瞻谒了善无畏的真身塔.他们师徒四人在宋四年,于雍熙三年(986)乘船回国,带回了太宗敕赐的开宝藏和旃檀佛像等物。第二年,肃然叉着弟子嘉因入宋。向宋太宗献上士物,以报优遇之恩。同时,嘉因还至五台山,举行了施财供养,以祈冥福。当他们都回国之后,裔然弟子成算继师遗愿,经天皇批准,把栖霞寺内的释迦堂,改名“清凉寺”,并在该寺山门上挂起了“五台山清凉寺”的匾额,使五台山信仰又一次传入了日本。

  寂昭,俗.名定基,是一位擅长讲经说法的法师.宋真宗咸平五年(100Z),他抱着“巡礼五台山”的目的中请入宋.次年五月,偕其弟子念救、元灯、觉因、明莲等7人,乘船入宋,到达汴京(今开封市),晋谒了宋真宗,献上无量寿佛像、《法华经》和水品念珠,应对称旨,深得真宗欣慰,遂授“圆通大师”之号,并批准巡礼五台山和天台山.且令所过州县供以食宿。于是,他们便至五台l山,瞻谒五顶,“参拜文殊化身”,巡礼圣迹.后至天台山,拜谒了四明知礼.请教了源信师父所托的天台疑问27条。后令其徒3人回国.元灯留下弘化.后寂于中国。寂昭在宋3。余年,还升任了苏州僧录司,后迁化于杭州清凉山麓。他们师徒7人此行,不仅进行了中日文化交流,而且也增进了中曰友谊。

  成寻,俗姓藤,日本大云寺僧人,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抱着“龄迫六旬.余喘不几,宿缘所摧”.巡礼五台山、天台山的弥切愿望.带着圆仁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和裔然的《入宋日记》,偕其弟子赖缘、快宗、圣秀、惟观、心贤、善久、长明一行8人,乘船入宋。同年十月。他们一行8人从汴京起程去五台山。11月27曰抵达繁峙宝兴驿,开始巡礼五台山。他在“西台见五色云,东台见圆光,光照寻身,光中现群菩萨,其数一万许。南台见金色世界”.次叉参观了真容院、太平兴国寺和金刚窟、大华严寺等寺。他见五台山的寺院宏伟高大,殿堂庄严华丽,珍贵文物甚多;寺内僧人济济,法轮常转。密教典籍甚伙,佛教相当兴盛.他送给五台山佛寺砂金3两、银l0两、唐绢3疋、钱3贯、《法华经》、皇太后宫的御经供养目录、太皇太后亮所付的镜、发、文等,而五台山回赠他先帝御书《妙华莲华经》一部八卷、《舞无义经》一卷、《观普贤经》一卷、《阿弥陀经》一卷、《般若心经》一卷、《广清凉传》三卷、药3种、茶2斤、菩萨石9颗、石提子3颗、药枕2个、烧石1颗、钱2贯、偈颂2首等等.充分表现了中日两国僧人的友好情谊。同年l2月离开五台山.循原路回京。在京都延和殿晋见了宋神宗,献上银香炉、木穗子、念珠、五香、水精、紫檀、琥珀、织物及显密法门六百卷。神宗赐他紫衣、绢帛等物。馆于太平兴国寺传法院。次年,神宗叉敕赐“善惠大师”之号,复加“译场监事”.受到神宗隆重优渥,熙宁七年(1074),成寻着弟子赖缘、快宗等5人带着神宗致日本朝廷的国书和所赠的金泥《法华经》、锦缎20疋、新译经书四一三卷及五台山所赠书物,并其著《参天台五台山记》等回国。成寻留宋9年,后于元丰四年{1081)寂于汴京开宝寺,漆全身子传法院,成寻大师将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中日文化交流,增进了日本大云寺和中国五台山的友好情谊.特别是其著《参天台五台山记》是研究宋代五台山、天台山佛教不可或缺的济枓。他在五台山佛教史乃至中曰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光辉一页

  宋以后的辽金时期,没有一位日本僧人至五台山巡礼求法,直到元泰定四年(1327),才有一位日本东福寺的邵元禅师至五台山巡礼圣迹,

  邵元.俗姓源,号古源,又号如如道人、物外子,日本越前人,为日本临济宗东福寺开山圣一国师圆尔的法孙,是日本的著名禅师 他以“慕中华释教之盛”,领略江南山川风物的情趣和体验中国佛教丛林生活并修行禅法的目的,附舶访道入元。他先后参访了明州雪峰山椎隐悟逸、福州方广寺无见睹、天目山正宗寺断崖了义、龙山千岩元长,又礼了中峰明本之塔,感悟了《中峰广录》中“妙性圆明,离诸名相”之理:之后.因他听了断崖禅师向他介绍的五台山佛教的盛况,便去游五台山。他在五台山“见圣光接身,人皆惊异”,遂游历了诸台,参观了寺庙,瞻谒了文殊大圣,参访了大德禅师、领略了五台山风光.后住于玉泉寺、少林寺,居于首座地位,时遇“朝廷选僧百员,禁中转《大藏》,元预焉”,遂至大都(今北京市)转《大藏》。此后,川页便游历了京都古刹名胜。因梦母招归,于元至正十七年(1347)返日。古源邵元有参禅悟道的《语录》一卷,是日本著名的一位禅师,而且他还撰写了《少林寺照公塔铭》、《贡副寺长生供记》、《新拈玉佛殿记》、《少林寺息庵送行碑》等,是一位留在中国碑铭的惟一的日本僧人。他的入元礼台交流了中曰禅学,开创了日本南禅寺与中国五台山的友好往来,在元代五台山佛教史上留下了光辉一页。

  所述的印度、尼泊尔、韩国、日本、越南等五国僧人,都是明代之前王五台山从事佛教文化交流的名留史册的主要高僧的片断法绩,很可能是挂一漏万。随着五台山研究的深入,我想定会逐渐增多。至于清代特别是后期,以其是一个闭关自守的封建王朝,所以,来五台山的著名外国僧人就很少。民国年间,由于军阀混战,军国主义的浸略,社会动荡不安,因此,来华弘法的僧人就不多,到五台山巡礼求法的僧人自然也很少了。解放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国家社会稳定。思想解放,经济发展。文化多元.出现了一片蒸蒸曰上的繁荣景象。五台山也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俱进,不仅成了一个驰名中外的旅游避暑胜地,而且真正成了一处世界佛教圣地。据五台山区政府统计,本世纪初,就有五大洲的53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友人和僧尼至五台山,旅游观光,取经弘法,从事学术文化或佛教文化交流、事实上,五台山研究会和五台山区政府,在本世纪来,往往是隔二、三年就举行一次佛教文化研讨会。至于五台山佛教协会和各大寺庙接待来自各国从事佛教文化交流的僧人,那就更多了。这就将五台山文化和文殊信仰传播到了世界各国,五台山也吸收了世界各国文化的精华.充实了自己,丰富了自己.提高了自己,从而使五台山真正成了国际佛教文化交流的中心。

  摘自:《佛教文化》2009年第1期